close
商品編號:02600140

決戰王妃外傳:璀璨待續

The Selection Stories 2
作者原文名 Kiera Cass
譯者 張靜惟
出版日 2017-02-01
定價 $330
優惠價 79折 $261
  • 分享至
數量
  • 試閱

書活網特推

看更多

內容簡介

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
全球40國讀者上癮追讀
改編電影熱烈籌拍中
《我就要你好好的》知名導演再創揪心大作!

她和他的結局過後,還有隱藏的璀璨新頁……
那些尚未傾訴的私語,一直在心上閃閃發亮

★全球唯一:獨家最完整收錄作者私藏壓箱故事!

★絕美呈現:伊利亞王國手繪地圖+人物原創插畫+角色珍貴族譜+官方小說搭配歌單+綺拉悄悄話

《決戰王妃》系列最關鍵的一集!她和他的「璀璨待續」,揭開作者綺拉也不忍下筆的黑暗秘密,深入主線故事的關鍵留白與伏筆,與心愛的角色更親近──

亞美利加和麥克森決定永遠牽住彼此的手,後來呢?那兩年極度私密的時光、平淡卻不凡的日常婚姻生活,首度公開!

神祕而優雅的安柏莉王后,在久遠的王妃競選中訴說渴望,卻又為了什麼而黯然逃離?在她美麗的光環之下,藏著令人無限心碎的時刻……   

亞美利加最親的好友瑪琳奮不顧身追求所愛,系列最揪心、最黑暗的故事終於揭露:關鍵的那一晚,麥克森王子的行動,究竟是如何改變了她的命運?

那些曾經入選的女孩們,如今何在?從其他人眼中看到的競選與皇宮是什麼樣貌?前所未見的系列故事,點綴章節開頭的浪漫原創插畫,深入心愛角色的今昔過往、未來與後續,是妃迷決粉不能錯過的珍藏壓箱名本。

讀者揪心好評

◎原本以為只是「搭配」本傳閱讀的故事集結,可是讀完了《璀璨待續》,我卻完完全全愛上了這本書!這些故事讓我走進了好多角色的內心世界,還看見了許多連亞美利加都不曉得的私密場景和內心話!我甚至認為這是「決戰王妃」全系列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一集,特別是書中收錄在《真命天女》大結局過後的漏網鏡頭!──艾妮蔓,五星好評

◎我又做了一個超級糟糕的美妙決定──就是拿起這本書。雖然今晚只剩下五小時能睡,但《璀璨待續》的故事簡直完美無瑕,我感覺自己終於和決戰王妃系列心愛的角色們更加親近了!──梅根,五星好評

◎能讀到皇后和瑪琳的故事實在太棒了!安柏莉皇后一直只在小說背景現身,直到《璀璨待續》,我才對她有了深入的認識,也窺見了她和克拉克森國王的感情世界。瑪琳的故事也好窩心,聽著她一一訴說那些困難的抉擇,我才明白,她是如何依隨自己的心意──而這就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時光書虫,五星好評

◎本集為「決戰王妃」系列寫下了完美句點,讓我們窺見了所有角色在正規的「結局」之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書的篇幅也恰到好處,讓人心滿意足!──莉莉安,五星好評

好評不斷的「決戰王妃」閱讀旋風!

無數書迷仿效書中浪漫橋段,引爆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
稱霸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蘋果日報、紐約時報、亞馬遜、邦諾、iBook年度小說榜
亞馬遜書店讀者五顆星滿分好評★★★★★
全球最大書評網Goodreads 50萬讀者熱情推薦
美國年度最佳10大YA、讀者票選最佳YA小說、年度最期待小說
美國讀者票選「最等不及馬上想看的小說」「年度最美書籍封面」
長踞美國、巴西、英國、德國、法國、荷蘭暢銷排行榜

作者 
綺拉.凱斯(Kiera Cass)

《紐約時報》青少年文學冠軍作家  

著有《決戰王妃》系列與The Siren等暢銷小說。畢業於瑞德福大學,現與家人住在維吉尼亞州克里斯欽堡。想知道更多綺拉的書、影片與她喜歡的可愛蛋糕,歡迎前往www.kieracass.com。

譯者 
張靜惟  
臺大外文系畢業。天熱趴著,天冷窩著,嗜好是深情的凝望。從事翻譯工作六年。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40
ISBN:9789861336022
320頁,25開,平裝,套色
看更多

電子書

各大電子書城,出版日同步華麗上架
看更多

目錄

王后

最愛

賽勒絲

侍女       

兩人的燦爛時光   

她們如今何在       

男孩心事       

我們的閃亮日常    

綺拉悄悄話&官方設定大公開    

綺拉的QA時間   

亞美利加、艾斯本和麥克森的族譜   

階級清單      

候選者完整名單   

《決戰王妃》官方歌單       

看更多

試閱

〈最愛〉

作者綺拉的話

關於瑪琳的故事,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故事篇名我想了好久。我們現在要讀到的是史上最棒好姊妹的故事,天性樂觀的她,墜入了愛河,而且而且,喔,我的天啊,我愛死她了!

我篇名真的想了很久。

後來我們決定以〈最愛〉為名,這下終於「感覺對了」。瑪琳深受亞美利加和人民所愛,對讀者來說,她肯定是你們所有人最想了解的角色。

能述說她的故事,我感到格外幸運,因為身為一名作家,這是相當獨特的機會。在「決戰王妃」系列中,有一個場景是我不忍描寫的,而且還曾透過三種不同的角度述說。如今有機會能以稍微不同的方式寫下她的故事,我感到相當開心。

其實很令人耳目一新喔。在亞美利加的愛情故事中,她面對許多抉擇,因此難以向前,但瑪琳的故事簡單又可愛,而且這段故事解釋了我之前還不了解她的一點:這女孩一旦下定決心,誰也別想阻擋她。


◎1

我拉著禮服在肩頭處的薄紗,裹緊自己。卡特現在安靜下來了。皇宮的牢房雖然冰冷,但他的沉默更令我全身發寒。聽到他被衛兵痛打而發出的哀嚎很可怕,但那至少讓我知道他仍在呼吸。

我將雙膝抱到胸口,全身顫抖。另一滴淚流下我的臉頰,現在唯一的安慰是淚水的溫度。我們心底其實都明白,這段感情一定會淪落至此,但我們仍然私下幽會見面。我們怎麼可能不再相見呢?

我不知道我們會怎麼死。吊死?槍決?或者更複雜、更痛苦的死法?

我不禁希望卡特沉默是因為他已經死去。如果還沒死,那我希望他比我先死。我寧可自己最後的回憶是他死去,也不願他最後的回憶是我死去,那會令我心碎。即使此刻獨自關在牢房裡,我唯一希望的是他的痛苦能盡快結束。

走廊上傳來騷動,我心跳加速。時候到了嗎?這就是終點了嗎?我馬上閉上眼,努力忍住淚水。為何會走到這一步?我原來是最受寵愛的其中一位候選者,為何如今被貼上叛徒的標籤,在這裡等候處決?噢,卡特……卡特,我們究竟做了什麼? 

* * * 

我不覺得自己是愛慕虛榮的人。但幾乎每天早餐之後,我都覺得該回房間一趟,重新補完妝再去仕女房。我知道這很蠢。麥克森明明傍晚才會再見到我。當然到了傍晚,我還是會重新上妝,換好衣服。

我付出的努力似乎沒有效果。麥克森有禮又親切,但我覺得自己和有些女孩不一樣,我和他之間沒有火花。難道是我有問題嗎?


我在皇宮裡確實過得很快樂,但我一直覺得其他女孩(嗯,至少有些女孩)了解一些我不明白的事。參加競選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風趣、美麗又聰明。但如今置身於一群女孩之中,每天唯一的任務就是吸引一個男生的注意,我開始覺得自己黯淡、無趣又微不足道。早知道以前在家鄉應該多注意身邊那種急著找個好丈夫、馬上定下來的朋友。她們花許多時間談論衣服、化妝和男生,而我卻專心學習、聽講。我感覺自己錯過了很重要的一課,現在進度悲慘地落後。

不。我只是需要繼續嘗試,如此而已。我記住了詩薇亞這週歷史課教過的所有事情。我甚至寫了筆記放在身上,隨時可以複習。希望麥克森覺得我既聰明又才貌兼全。我也希望他覺得我很美,所以回房補妝是必要之務。

安柏莉王后也這麼做嗎? 她總是輕輕鬆鬆地驚豔全場。

我停在樓梯上,望著我的鞋子。高跟鞋在地毯上勾了一下。我沒看到鞋子上有什麼,於是我繼續向前,想趕快進到仕女房。

快走到一樓時,我將頭髮撥到後面,繼續思考自己該做的事。我真的很想贏得競選。我和麥克森相處的時間不多,但他心地好,人又有趣,而且──

「啊!」我的高跟鞋被樓梯絆到,碰一聲跌倒在大理石地上。「噢。」我唉叫。

「小姐!」我抬頭看到一個衛兵奔向我。「妳沒事吧?」

「沒事。我真丟臉。」我紅著臉說。

「我真不知道小姐們穿這些鞋要怎麼走路。妳們沒有天天摔斷腳踝真是奇蹟。」

我咯咯笑,他伸出手。

「謝謝你。」我伸手梳梳頭髮,順平禮服。

「不客氣。確定妳沒有受傷?」他緊張地看著我,打量有沒有擦傷或破皮。

「屁股撞到的地方有點痛,除此之外都沒事。」這是真的。

「也許我們應該帶妳去醫院廂房,以防萬一。」

「不用,真的。」我堅持說。「我沒事。」

他嘆口氣。「不如妳幫我個忙,還是去一趟?如果妳受傷,我卻沒有幫忙,我心裡會很難過。」他湛藍的雙眸令人無法拒絕。「而且我相信王子也會希望妳去。」

他說得的確有道理。「好吧。」我妥協。「我去。」

他咧嘴笑了笑,嘴角帶著一絲狡黠。「那好吧。」他一把將我抱起,我嚇得抽一口氣。

「我不覺得需要這樣。」我告訴他。

「沒關係。」他邁起腳步,所以我無法下去。「好了,我說錯的話請告訴我,妳是瑪琳小姐,對吧?」

「是的,沒錯。」

他臉上一直掛著笑容,我不禁也朝他微笑。「我很努力記得妳們每個人的名字。坦白說,我的訓練成績不算好,完全不知道為何獲選來皇宮。但我不想讓他們失望,所以至少試著把候選者的名字記清楚。這樣一來,如果有人需要什麼,我會知道那個人是誰。」

我喜歡他說話的樣子。雖然他只是在陳述自己的事,卻好像在訴說一個故事。他的表情充滿生氣,語氣飛揚。

「這麼說來,你很優秀啊。」我鼓勵他。「別對自己那麼沒信心。我相信如果你分派在此,當初的訓練表現一定很好。你的司令官想必覺得你有很大的潛力。」

「妳人太好了。再跟我說一次妳是從哪裡來的,好嗎?」

「肯特省。」

「喔,我來自艾倫省。」

「真的假的?」艾倫省就在肯特省東方,卡洛林納省北方。我們就像鄰居一樣。

他邊走邊點頭。「是的,小姐。這是我第一次離家。嗯,如果訓練期間也算的話,是第二次。」

「我也是。其實天氣有點難適應。」

「真的! 我一直在等秋天來,可是我不確定這裡的秋天到底明不明顯。」

「我懂你的意思。夏天很不錯,但每天都是夏天怎麼受得了。」

「沒錯。」他堅定地說。「妳能想像聖誕節氣氛多詭異嗎?」

我嘆口氣。「沒有雪真的差很多。」我這句話發自內心。我整年都在期待冬天,那是我最愛的季節。

「差太多了。」他附和。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止不住笑容,也許是因為我們聊起天來很輕鬆。我從來沒有跟哪個男生聊得那麼輕鬆。老實說,我經驗不多,但也許是我多慮了,聊天本來就不需要隨時戰戰兢兢。

我們接近醫院廂房入口處,他慢下腳步。

「你可以把我放下嗎?」我問。「我不希望他們以為我斷了條腿。」

他咯咯笑。「沒問題。」他將我放下,替我開門。醫院廂房的桌前坐著一名護士。

衛兵替我開了口。「瑪琳小姐在走廊上摔了一跤。可能沒什麼事,但我們仍希望來檢查一下。」

護士立即站起,很高興自己總算有事做了。「喔,瑪琳小姐,我希望不會太痛。」

「不,只是這裡有點痠。」我碰碰我的臀部說著。

「我馬上替妳檢查。非常感謝你,衛兵。你可以回崗位了。」

衛兵朝她頷首,並邁步離去。他關上門之前,朝我眨個眼,挑起嘴角笑了一下,我待在那裡,傻傻笑著像個白痴一樣。

* * *

走廊的聲音越來越響,我被拉回現實。我聽到衛兵此起彼落向人問好,他們口中吐出的都是同樣的兩個字:殿下。

麥克森來了。

我衝向牢房門上的小格窗。我看到走廊對面的牢門打開(那是卡特的牢房),衛兵帶著麥克森走進去。我豎耳去聽他們的對話,雖然我聽得見麥克森的聲音,但一個字也聽不清楚。我也聽到了虛弱的回應,知道那是卡特在說話。他人很清醒,而且還活著。

我悲喜交集,又是嘆氣,又打了個寒顫,趕緊將薄紗拉回肩上。

幾分鐘之後,卡特的牢房再次打開,我看著麥克森走向我的牢房。衛兵讓他進來之後,便把牢門關上。他一看到我便倒抽口氣。

「我的天啊,他們對妳做了什麼?」麥克森走過來,並解開他的西裝外套。

「麥克森,我對不起你。」我哭著說。

他脫下外套,蓋到我身上。「衛兵撕壞妳的衣服嗎?他們有傷害妳嗎?」

「我不是故意要對你不忠。我從來沒想過要傷害你。」

他雙手捧住我的雙頰。「瑪琳,聽我說。衛兵有打妳嗎?」

我搖搖頭。「衛兵將我推進門時,禮服的肩紗被扯破了,除此之外,他們什麼都沒做。」

他吐出嘆息,顯然鬆了口氣。他真是好人,即使發現了我和卡特的事,他仍顧慮著我的安危。

「對不起。」我又柔聲說。

麥克森雙手放到我的肩上。「我最近也開始明白,愛情一來躲也躲不掉。我當然不怪妳。」

我凝視他溫柔的雙眼。「我們曾試著阻止自己。我保證我們真的努力過了。但我愛他。我願意明天就嫁給他……如果我們還有明天的話。」

我垂下頭,不由自主大聲痛哭。我想用淑女該有的姿態面對這一切,優雅、有尊嚴地接受懲罰……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