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2600032

復仇的舞會就要開始:狼女之舞

譯者 翁德明
出版日 2005-01-27
定價 $360
優惠價 79折 $284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 席捲法國的奇幻歷史小說!
* 三個月熱銷25萬冊,雄踞暢銷排行榜長達20週。
*史上最曲折離奇的復仇計畫!
揉合歷史、博學和幽默的傳說——一本精心架構的好書。        ──法國世界日報

書中的女人既柔弱又堅強,她們的命運引人入勝;讀者和她們一起作夢,隨著她們的故事神魂顛倒。──巴黎人雜誌

一本生動活潑、史料豐富的書,佈局有如戰慄小說,但同時也是一則迷人的愛情故事。──西南報

夫杭索瓦戰勝了洛哈琳之後,無可自拔地投入煉金術的實驗中,這讓亟欲復仇的狼女們無從下手,不過她們也恢復了平靜安樂的生活。然而,有一天,夫杭索瓦被派駐到巴黎了,伊莎柏要如何面對與仇人重逢的時刻?
夜空的星星隱藏有神秘的徵兆,將所有的星星連結起來後,不可思議地浮現一個狼頭的輪廓……這個星象是否為上帝的旨意呢?是否正暗示著,狼女的勝利時刻就要到來了? 
這回將由伊莎柏的孫女瑪麗來進行復仇行動,她們是否能成功呢?然而,夫杭索瓦又會用怎樣的伎倆來對付他們呢?不到最後關頭,沒有人知道結果……
總之,命運之網已經展開了,被網羅的將是身在其中的每一個人……沒有人可以躲得過!

被法國文壇譽為「歷史小說新后」的嘉梅爾,以豐富的創造力,編織出詭譎多變的復仇計劃、淒美絕倫的愛情故事和女性追求自由的勇氣。
從古至今,多少女性即使陷於再艱難的困境,仍不放棄希望,傾注生命的一切,渴求自主、愛情與正義,在《狼女之舞》裡,我們看到了女性最美麗的光輝。



作者介紹
米海伊‧嘉梅爾 Mireille Calmel

一九六四年生於法國南部。九歲時生了一場大病,醫生都認為她復原無望。當她在醫院中與病魔對抗的同時,她開始寫作,不只是為了擺脫恐懼,她的內心深處一直確信自己「唯有透過書寫才不會死亡」。她是一位用寫作延續生命的作家。
十五歲時,米海伊‧嘉梅爾的病真的痊癒了,她癒後只有一個想法:活著,精彩地過活。於是她淋漓盡致地發揮寫作的才華,她寫過詩歌、新聞報導和劇本。後來,她花了五年的時間撰寫長篇小說,二○○一年即以《艾莉蓮諾的床》在文壇初試啼聲,一躍成為暢銷作家,首部作品的銷售量已突破一百萬本,被翻譯成八國語言,深受廣大讀者的喜愛。《狼女之舞——受詛咒的房間》是她的第二本書,也是「狼女之舞」系列的第一集,二○○三年甫上市三個月即熱銷二十五萬本,並雄踞排行榜長達二十週。
米海伊‧嘉梅爾作品中那一股揉合歷史與虛構,交織情慾與仇恨的風潮正席捲全歐洲,她甚至被譽為「歷史小說的新后」。有別於一般的歷史小說,她成功地將奇幻和激情的元素融入真實的歷史架構中,更擅長以女性英雄為主角,深刻描寫女性追求正義、自由與愛時所遭遇的磨難,再以豐富的創造力將眾人的命運化為一頁頁神秘、懸疑的冒險傳奇。

譯者簡介/翁德明
法國巴黎第四大學法國文學博士,現任教於中央大學法文系。譯有《零戰》《愛的春藥》《昨日之島》《海洋‧海》《睡眠帝國》等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032
ISBN:9861330526
頁數:44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0526
看更多

試閱

前言

「弗羅賀,一五二一年五月十六日

春光明媚,植物抽芽,昆蟲嗡嗡地響,可是,今天這日子真奇怪。在這處土地上,我很少看見天空那麼樣清朗無雲,很少聞到如此強的香氣。

我準備動身了。是否因為如此,我的感官都磨利了?我想不是。過了六年,盼到今天這異香撲鼻的日子。水上開的睡蓮,從此不必擔心枯萎。

夫杭索瓦‧得‧夏茲洪把我攆走。我想,從一開始,我就暗中企盼他快行事,趁此結束我這幻滅後的苦難,但願我早日解脫這喪子之痛,但願籠罩在這居所裏的詛咒早日從我身上移去。永遠。

真奇怪啊!回憶不斷湧現腦海,他答應我,讓我帶著安托奈│瑪麗一起走。即使他不同意,我斷然也不會將她留下來的。他對這孩子根本就漠不關心。有時我甚至想,可能不只漠不關心,說不定還恨她。這幾年裏,小孩一共生了三個,只有她一個養活到今天。她是老大,後面生的兩個也非愛的結晶,只是天性想要繁衍,那種動物性的需要。兩個小孩出生不久就都死了。我想,生命中絕沒有「偶然」這一回事。這片土地注定不會有男性繼承人,至於理由為何,就不是我智力能理解的。

我的丈夫將來必定還會另娶別人。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已開始積極物色,但我確定,他的夢想永遠別想實現。任何姑娘嫁給了他也將和我一樣,育不出半個兒子的。上帝的意旨(或者是魔鬼的意旨)已經刻畫在這塊領地的歷史上了,將來必然會實現的。意義?至少我已放棄找尋什麼意義。夫杭索瓦該求別人原諒的事不可勝數。他對自己的佃戶、部下,對我,幹了多少人神共憤的事。什麼報應逃得過天譴?

至少,我還有瑪麗作伴。我的女兒,我的骨肉。當年她出生時,那樣瘦小,那樣孱弱。那樣孱弱,腦袋還沒有我的拳頭大呢!因此,當年一直拖到九月底,我才能返回弗羅賀,那時,她已兩個月大,城堡那邊的修葺工程也告完峻。好長一段日子,我的心都忐忑不安。夫杭索瓦堅持,在迎賓的準備工作還沒就緒之前,絕不為她舉行受洗儀式。說實在的,那慶祝會辦得還真風光,我們結婚好幾年,才見過那麼一次。吟遊詩人從各處雲集過來,還有玩雜耍的,領著精明猴兒,還有幾隻熊,那熊能以後腿站立,戴嘴罩的嘴巴不停咕噥咕噥。

我不清楚,夫杭索瓦哪裏來的金錢,可對賓客那樣任意揮霍。城堡裏外全部裝飾起來,夜裏還有燈燭照個通明。他讓人運來大批綾羅錦緞,堡裏上下一律做新衣穿。我一問到錢的事情,他就裝襲作啞。實情是,他在等候國王大駕光臨。可是國王哪裏照顧得了那麼多的低階附庸,就算他聯姻的對象是我那赫赫有名的布爾朋家族,那也於事無補。國王果真沒來。我的丈夫再一次氣得七竅生煙,慶祝活動才一結束,整張臉就刷地陰沉起來。當然,這事遠遠傳開了去,讓人當做話柄說了不知多久,說國王對於他的邀請敬而遠之。日後該是眾人取笑的對象了。對於那些比較遲鈍,看不出在這事情裏有人丟盡了臉的人,來日充其量只記得哪個闊綽領主曾經慷慨辦過一場盛宴罷了。

等到打完躬、做完揖,慶典才一結束,他就令人拔起帳篷,燒燬布幔,差點沒氣得把城堡放火燒了,把人連帶殺了。要不是于克出面安慰,他說不定把妻子女兒一刀砍成兩截了。後來,他把自己緊緊關在塔裏,像以前那樣,一關就是好幾晝夜,真是怪人。

隔了幾天,他又出現在眾人面前,下令眾人在他有生之年不得再踏進蒙蓋賀勒一步。他只命令十二名衛士戌守該處,又教一名女侍,一名洗衣婦人,一名廚子照顧他們生活起居。于克也因他的總管身分而被要求留在蒙蓋賀勒,而他的妻子則在我的手邊聽我使喚。我也不懂,為什麼夫杭索瓦硬要拆開這夫妻倆。如果不要這樣,對我還便利些。一定是在他盛怒時,于克拉住了他的臂膀,所以他才要藉機處罰于克的。不過既然瑪麗一副喜孜孜的樣子,我再抱怨下去難免顯得無理了。

生第一胎以後,我的身體非常虛弱,阿爾貝希照顧瑪麗照顧得比我勤快,替她換衣物,替她洗澡、哄她疼她。我能給這孩子的,只有餵哺母奶。

那個女人也真奇怪。我對她從沒有過好感,可是多了這層褓母的關係,我們至少比以前親近。她的表情總是落寞哀傷,可是只要我的小孩去到她的跟前,她那張臉立刻轉陰做晴。我想到于克曾經說過:「她不能生小孩。」或許褓母一職滿足了她的母性。我原本可以剝奪她這個慰藉的,誰教她用愛心,用她妻子的名分,轉移了于克對我的渴想。不過算了,要沒有她,瑪麗還不知道能不能存活下來呢。我們比起以前親近多了。像阿爾貝希那樣冷漠,那樣拒人於千里之外,那樣怪異的人,能夠和她稍微熱絡起來已經不容易了。有時,她還是會用一雙迸射金屬寒光的眼睛瞪著我看,可是只要瑪麗對她伸出小手,那道目光就會立刻斂起。記得女兒剛能站立學步的時候,第一步便朝她跌跌撞撞而去,第一顆乳牙掉下來,也是小手捧著送去給她。原本我要妒嫉死了,可是卻從來沒發作過。因為後來又懷了兩次身孕,身子虛弱不堪,後來兩個孩子都沒養大,都夭折了,我的心情一直低潮得很。阿爾貝希對待瑪麗只有和顏悅色。我很清楚,這個褓母絕對不會令她不快,或者對她做出任何傷害。

…….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