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被美國雜誌選為「世界最頂尖的40大年輕商學院教授」, CNN則評為「世界8大商學院明日之星教授」之一的尼可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是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的心理學和行為科學教授。

艾普利是當今最優秀也最具創意的社會心理學家,他的課程,探究了我們「讀心」能力的力量和局限,整理成暢銷書《
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在進入這門課的主題之前,想請你先讀下面這一則動容的小故事,出自這本書的序文,一個關於艾普利教授和他的家庭的故事。


讀懂人心真難?從一個小故事說起

2011年春,太太潔恩和我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乘著一輛廂型車,車上的空間很小,座位坐起來也很不舒服。我們當時剛在一所法院獲判取得兩個小兄妹的合法監護權,那兩個小兄妹就是我們現在的兒子和女兒。我們先前雖然填寫了一大疊文書,還等待了好幾個月,不過最後的結果倒是很簡單。「孩子是你們的了。」法官說。

廂型車開到一道鐵絲網大門前,我們的孩子就住在門內的收養中心。車子的喇叭響了幾聲,然後等待著大門打開。我緊張得腸胃糾成一團。我緊握著潔恩的手,彷彿攀抓著懸崖邊緣一樣。孩子的生父正在大門的另一邊,等著和我們見面。

那天上午,他花了半天的時間,才從衣索比亞鄉下的一幢土屋來到法院出庭,一路上的交通工具包括自己的雙腳、鏽蝕的公車以及破舊的廂型車。他必須當面向法官證實自己因為妻子罹病去世而無力獨自扶養子女。即將成為我們家庭成員的這對兄妹嚴重營養不良,在世界衛生組織的生長曲線圖上只達百分之二,還不到最低存活標準。他們幼小的人生深受赤貧造成的狀況折磨。

車子停下來之後,我的腦筋一直轉個不停。他會怎麼看待我們?他看到我們會覺得開心還是難過?他是自己想見我們,還是被迫的?他內心的情緒是悔恨還是寬慰、充滿了痛苦還是希望,或者是混雜了以上這種種的感受?他是不是對我們隱瞞了這對兄妹的某些可怕祕密?決定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到孤兒院去,把他們交給別人撫養,是什麼樣的感覺?

潔恩和我已經有了兩個我們親生的孩子,當時分別為五歲和十歲。我知道身為父親是怎麼一回事。我體驗過搖著孩子睡覺的感覺、聽過他們初次說出的「我愛你」、曾為他們在少棒隊上打出的全壘打深感自豪,也確信自己會為了救他們而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但我沒有經歷過那種迫使我必須牽著孩子的手,將他們帶到孤兒院去,把他們送給別人的絕望處境。我深深想要了解、想要知道、想要從這個人的眼中觀看這個世界,以便有一天能夠向孩子解釋他們的遭遇,可是他的心思對我而言卻全然是一團謎,我完全不曉得身在他的處境是什麼感覺。

下車走進收養中心的辦公室之後,我們看到兩名男子滿臉焦慮地坐在老舊的椅子上,他們身穿沾了泥土的T恤與破舊的牛仔褲,外面套著尺寸過大的西裝外套。其中一人抬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淚水隨即從他的眼眶湧了出來。這個外貌強悍的農夫竟然就這麼哭了起來,令我不禁大感意外。他站起身,走了過來,然後伸出雙臂抱住了我。在接下來的幾分鐘裡,我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緊緊抱著對方,兩人都淚流不已。那個擁抱,感覺像是我這輩子最久的一次,他一直不肯放手。

那個擁抱背後蘊含了一輩子的資訊,蘊含了他對那兩個孩子的過去所擁有的了解,以及他對他們的未來所懷有的希望,蘊含了他對當下這件事情的認知以及他內心最深刻的感受。那個擁抱蘊含了我滿心想要了解的心智。我雖然把那個人緊緊抱在懷裡,卻永遠搆不著他的心思

那天上午我體驗到這一點:要透過別人的眼光看世界、要真正了解別人的心思,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


我在那一刻所體會到的深切感受,正代表了我過去二十年來從事心理學研究所學到的一項科學教訓:我們人生中出現的每一個人,都幾乎同樣難以理解,不論是我們的同事、鄰居、朋友還是家人。即便是你的配偶,也比你猜想的還要神祕得多⋯⋯



你,天生就有讀心術

人類大腦最傑出的能力,就在於能「想像別人的心思」,理解別人。

這本書要告訴你,科學研究在這方面所揭露的事實:大腦的這項能力如何運作、這種能力如何犯下導致誤解與衝突的錯誤,以及我們該如何以更明智的態度面對別人的心。

書中會探討「讀心術」,但不是一般人聯想到的那種。不是可以讓你在派對上令朋友大吃一驚的神奇戲法,也不是心電感應、超感視覺,或其他各種能夠與人建立心靈連結的超感官能力。

我要談的,是你每天都會憑直覺反覆運用的讀心術,也就是你對別人腦子裡有什麼想法、心裡有什麼感受、想要什麼或是打算做些什麼,所進行的推測。這種讀心術,能夠讓你建立以及維繫為人生賦予珍貴價值的親密關係,讓你在別人眼中維持你想要的形象、與別人從事有效的團隊合作、與競爭對手鬥智取勝。這種讀心術是所有社會互動的基礎,建構了種種假設的網絡,而使得大型社會能夠有效運作。我把這種讀心術稱為「真正的第六感」。

如同其他各種感官,這種第六感也不免有其極限。以我與我們孩子的生父會面那一刻為例,別人的人生經歷一旦與我們自己差異過大、他們的文化背景一旦太過陌生,或是我們對他們的過往一無所知,這時第六感顯然就無法發揮作用。不過,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這種令人自知有所不足的經驗卻極少出現。比較常見的情形是,我們推測別人心思的能力運作得非常迅速又極其自然,以致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這種行為,甚至也沒有想到,該反思自己對別人心智的猜測有可能是錯誤的。

你的第六感幾乎隨時都積極運作著,從早到晚。

你一早起床,就會穿上自己認為能讓別人對你產生良好印象的服裝;夜裡上床之後,也還是不免想著,別人是不是覺得你頭腦聰明、值得信賴,或者別人是不是真的喜愛你。在職場上,你輕易即可看出下屬對於工作毫無頭緒,卻又深信上司必然認為你聰穎過人。你接到同事請病假的電話,便直覺認定對方撒謊,但客戶聲稱他們對你的作品深感滿意,你卻又滿心認定他們的稱讚必然是發自肺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你看見街角那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一時之間感受到赤足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是多麼令人羞辱的事情,於是忍不住丟了些零錢給他。

以上這一切完全沒有任何神奇奧妙之處。每天,我們都不斷推測著別人的想法、信念、感受與需求,並且依此引導自己的日常生活。這就是你真正的第六感。你擁有讀心術的能力。

原因很容易理解。你我都是地球上這個社會性程度最高的物種的一員,沒有一個人能夠獨自存活。和諧相處以及爭強鬥勝都需要與別人互相協調,不論是與朋友、配偶、隊友或同事合作,還是與敵人或對手競爭。她真的愛我嗎?他說的是真話嗎?我要怎麼讓部屬開心?我的孩子、朋友、顧客或競爭對手究竟想要什麼?知道別人的心思是取得社會成功的必要元素,因為這種能力可以讓你在別人開口之前先預期對方即將說的話,在別人做出選擇之前就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並且在對手採取行動之前就先預測他的下一步。

在最好的情況下,這種讀心術可以創造出事事皆協調順利的美妙成果。名廚安東尼.波登描述自己和副主廚之間的默契時,就曾經提過這麼一個例子:「在我們一起合作的那段美好時光裡⋯⋯我只要對史蒂芬瞥一眼、挑個眉,或者以下巴做個細微的小動作,我所需要的東西—不論我當時需要的東西是什麼—就會立刻完成。」

社會共識有明顯可見的效益,因此你、我以及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對於判讀別人的心思習以為常,這種第六感的運作幾乎無聲無息。大哲學家傑瑞.福多指出:「共識心理的運作極為順暢,讓人絲毫不察。」只有偶爾在第六感超出其限制,或事實證明有誤時,我們才會重新注意到這種心智運作的存在。

本文出自《為什麼我們經常誤解人心?:芝加哥大學行為科學教授揭開心智運作的真相

芝加哥大學最有趣的心理實驗課!世界頂尖商學院教授、最會說故事的社會心理學家,

以20年精采研究和大量有趣的科學實驗,帶你真正讀懂人心,得到行事為人的智慧!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