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付恐懼的最佳方式,就是做好準備。不是避開我們害怕的事物,而是勇於面對,為我們自身的安全負責。 你沒理由不能在緊急情況下成為現場最可靠的人。你不應該把自己的個人安全委託給陌生人,因為他們未必比你更有資格。

 

 伊芙.波普拉斯,911倖存者,美國特勤局前特務,接受過測謊和人類行為科學等相關專業訓練,經常出現在CNN等各大媒體,探討涵蓋國家安全、執法、自我保護、行為分析,以及如何無畏地活在當下。)


▌成為自己的應變護衛

好萊塢每次拍攝關於特勤局特務的電影,主角通常都是應變護衛,例如1993年克林.伊斯威特的懸疑片《火線大行動》、1994年尼可拉斯.凱吉的喜劇片《第一夫人的保鏢》,還有2013年傑瑞德.巴特勒的動作片《全面攻占:倒數救援》,這些電影都描述應變隊的特勤人員如何保護總統(或是開車載第一夫人)。在現實生活中,就是這些人員護送總統進出空軍一號,共乘稱作「野獸」的加長型禮車,還有在集會時站在總統的講臺旁邊。 

我負責保護總統時,會時刻提高警覺,以確保一旦發生問題,我們已經準備好即刻解決。為了迅速並有效地應付任何威脅,我們受過戰術和技巧方面的訓練。我希望你能擁有這種應變心態,來面對你在人生上遇到的阻礙。  

▌狀態意識 

去任何地方都評估環境,此乃保護自己的關鍵。我們應變隊把這稱作「狀態意識」,宗旨是辨識出周圍的危險行為,並迫使自己隨時觀察環境。 

在現實生活中,你的狀態意識雖然不需像捍衛美國總統的應變護衛那樣敏銳,但你還是應該注意所在環境,連同周圍的一舉一動。因為你有在「注意」的時候,才看得見問題出現,也才有時間做出反應。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拓展自己對狀態意識的了解,採取一些簡單又快速的措施,來確保自身安全。我進入某個餐廳、戲院或演唱會場的時候,會先花五分鐘觀察環境,在腦海中製作一份情勢報告。這個步驟很簡單,卻可能可以救命。 

預先想好辦法,我就能在所在的場合和人群當中放鬆。

▌策略性選位 

1.餐廳:

我和先生去餐廳時,通常會爭奪「背牆而坐」的位子。我和他都討厭背部不設防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喜歡坐在餐廳的中央地帶。露出背部、看不見身後,就是一項弱點;相反的,如果背靠牆壁,你就能看見前方所有動靜。也許這讓我們有點像難伺候的客人,但我們通常都會在餐廳裡走一遍,評估現有的座位,然後告訴帶位員我們想坐哪。這麼做很值得,因為如此一來,我們就能更自在地享受用餐。

2.戲院和演唱會:

我很喜歡看電影,但對擠滿人的戲院充滿戒心,而紐約市幾乎每家戲院都人滿為患。我在選位子的時候,不會選擇正對大銀幕的座位,也就是靠近中間、前後左右被一大堆人包圍的位子,我幾乎從不坐中間那幾排。相反的,我會尋找最靠近出口的座位,而且不是主要出口,因為我知道那是發生緊急情況時人人都會推擠而去的方向。我尋找離我最近、離其他人最遠的其他出口。我也選高度較高的座位,因為這更方便讓我看到誰進入電影院、有什麼動靜。 

你會希望你的座位能讓你迅速離場。 

如果你坐在電影院的正中央,而你在臨時發生狀況時想離場,就得看周圍的人們願不願意讓路,而這就是危機所在,因為就算你在災難發生時保持冷靜,並不表示其他人也會保持冷靜。他們的反應會直接影響你,所以如果他們慌成一團,那我只能祝你好運。 

每次出席人多的場合,請觀察你和出口之間有多少人,因為一旦發生什麼狀況,他們到時候就會成為你必須想辦法「橫越」的障礙。

你每次來到某個地點,就該先找到兩個出口,這也是最簡單的步驟。你只需要轉動腦袋瓜,事先想好計畫,以防出於任何理由而需要匆忙撤離。別忘了,不是每個「第二出口」都必須是門扉,窗戶也可能是出口。 

我在安排維安計畫時,常常會考慮到這個問題,因為我不只要擔心受護者的安危,也要擔心參加同一場活動的其他人。有時候,與會人數可能是數以百計甚至千計,我知道集體恐慌的危險性,所以會跟當地警方密切合作,準備兩套應變計畫,一套給我的受護者,另一套給其他與會人士。 

你在尋找兩個出口的時候,請換上自我應變的腦袋,花點時間思索:如果事情出了差錯,我要怎樣盡速逃離。

--本文摘自亞馬遜五顆星高評價書籍《真正無懼的身心防彈術:美國特勤局專家帶你提升心理素質,面對各種挑戰》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