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S0800001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作 者:蔡康永太陽臉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森羅文庫
出版日期:2004年05月28日
定價 230 元
優惠價  -21%  182 元
內容介紹
親愛的會員,在這個炎炎暑假中,只要你的名字有「蔡˙康˙永˙太˙陽˙臉」任一字,訂單金額250元以上,即獲贈「聽蔡康永說那些男孩教我的事」CD一張,陪你過暑假!(此CD 並無單獨販售哦。)

CD朗讀:蔡康永(本尊) / 音樂提供:YIRUMA<情書>專輯/風潮唱片



當蔡康永獨特的世界與
太陽臉深具魅力的繪畫世界交錯,
記憶中的男孩們栩栩如生地重現了……
將那些男孩一一編號,只是方便我記得並書寫他們,其實並沒有任何意義;還有,我只是想寫一些我生命中遇見的,關於男孩們的故事,就只是這樣子而已……

關於男孩,每個人都可以寫出一堆故事,可是能讓人一篇接著一篇津津有味讀下去的,恐怕只有蔡康永的男孩故事了;乍見書中描述,只覺心頭一震,雖是作者認識的男孩,看來卻如此熟悉;在某些看似陰森而絕望的情節中,可以發現一絲情感與愛的幽微光芒,及令人會心一笑的黑色幽默。搭配他親自挑選的搭檔太陽臉的細膩插圖,使得每個男孩的影像栩栩如生,忽地就躍入眼簾,就彷彿好久以前認識的男孩又回到記憶中一般……


作者介紹
蔡康永
相信愛,相信正義,相信文明,相信宇宙是值得的。
面對欲望時會軟弱,面對邪惡時會軟弱,喜歡別人多過喜歡自己。
從上個世紀的尾巴,開始參加公共活動,比方說,主持一些節目,寫一些東西,講些話,安慰或者傷害一些別人。
根據地是台北,血統有時被認為是上海,但不管怎麼說,很肯定自己是不重要的,很肯定自己是不重要的,很肯定自己是不重要的。

太陽臉
1970年出生於台中市的公獅子。
銘傳大學商業設計系畢業,曾任職平面設計公司及中國時報副刊組美術編輯。
2000年開始成立個人工作室,專職平面設計及插畫。
個人網站:www.sunny-face.com。
規格
商品編號:S0800001
ISBN:9861360131
頁數:126,中西翻:10,開本:1,裝訂:1,isbn:9861360131
內容試讀


給所有教過我的男孩


是啊,你們都教過我了,現在我變成這樣。

我應該謝謝你們嗎?還是應該苦笑?

人生就是這樣吧────男生啊男生啊男生啊男生啊男生啊自己,或者,女生啊女生啊女生啊女生啊自己。

給你們編上編號,免得你們的臉漸漸模糊了。

這樣做,到底是打算要一直記得你們,還是準備要開始一個一個、把你們忘記呢?

我也不確定。也許還會有男生來教我也說不定。

-------------------------------------------------------------------------------------------- 

緊身制服男孩

緊身制服男孩的全身制服都繃得很緊,緊到令人不安的地步。

「你的褲子很緊,很好看。襯衫這樣短短的,快遮不住肚子,也很好看。」我說。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穿呀?我媽拿了我爸全部的錢跑了,我沒錢買新制服啦。連吃飯的事都沒人管,還管制服呢。」他說。

「喔……反正這樣穿也很不錯。」

「你真夠白痴的。」他說。

我們沈默了一陣子。

「那……你學費怎麼辦?」我問。

「管他的,交不出來最好,就不用來上這些鬼課了。」他恨恨的看著一層一層的教室,然後看著我:「這個學校的人,大概都跟你一樣,搞不清楚什麼叫做貧窮吧。」

我說不出什麼話來。

「媽的,我爸最蠢了,一定要我唸這家有錢人小孩唸的學校,神經病,搞得亂七八糟!」


我們班有一個同學,家裡超級有錢,是個笨蛋。

這個同學約了我好幾次,約我去他家玩。

我去找這個同學,講好晚上去他家。

到了他家以後,我問他,他爸爸有沒有一個專門放酒的房間?他說有,我說我要去看。

他帶我進去他爸放酒的房間,我選了一瓶外國酒。我常常經過的路上,有一家賣酒的店,店的櫥窗裡有瓶酒的樣子我很記得,我就照我記得的,選中了那瓶我認為樣子、標籤都很像的外國酒。

我叫我那個同學把那瓶酒拿下架子,拿出房間,然後叫他把酒放進我的書包裡。

「你拿這個酒要幹嘛?」他問。

「我會調酒,要用到這種酒,調好以後請你喝。」我說。

他「噢」了一聲,乖乖把酒放進我書包。

過一天,我站在賣酒的店的櫥窗外,把書包裡的酒,跟櫥窗裡的酒,再小心的比對一次,果然都一樣,酒瓶,標籤上印的字,都一樣。

我走進這家店,問老板櫥窗那瓶酒要多少錢,老板講了一個嚇我一跳的很高的價錢。於是我把書包裡的酒拿出來,我跟老板開了個半價,比他跟我說的價錢便宜一半,老板就把我那瓶酒買下了。

雖然只是一半的價錢,還是很多錢,我口袋裝著這些錢,找到男孩,把錢交給他。

「這是什麼?」他問。

「錢,給你交學費的。」我說。

他愣住了,過了五秒鐘,他爆出一陣大笑,「哇哈哈哈」那種毫無顧忌的大笑。

我皺起眉頭,不明白。

「你真的相信我跟你說的那些鬼話?!哇哈哈哈……我快笑死了,我媽怎麼可能拐我爸的錢跑走,哈哈哈……」

我嘴巴張大大的:「那……那你的制服?……」

「制服,哈哈哈,對啊,還有制服的事……」男孩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廢話,我當然有新的制服,醜斃了,誰要穿,當是舊的才酷!哈……」

我把錢從他手裡拿回來。

我把錢交給那個為我偷家裡酒的笨蛋同學,告訴他我把那瓶酒打破了,錢是賠給他的。

他也不要錢。還說打破沒關係,他明天再拿一瓶來給我。

緊身制服男孩耍我,讓我莫名其妙多出一筆錢來,不過,大概也在別的地方,讓我少了些什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