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1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2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3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4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5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6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7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8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9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6400013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0:莉子脫胎換骨的祕密
万能鑑定士Qの事件簿X
作 者:松岡圭祐
譯 者:李漢庭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WOW系列
出版日期:2014年12月25日
定價 260 元
優惠價  -21%  205 元
內容介紹

看莉子如何從詐騙集團眼中的肥羊,變成什麼都能鑑定的萬能鑑定士!

日本暢銷破400萬冊系列!

好好鎖在保險箱裡的公司印鑑,竟然蓋在從沒見過的合約上!
連全國第一鑑定家都無法解開的印鑑雙胞謎團,莉子能否順利破解?

三年前,「萬能鑑定士Q」的鋪子剛開幕,天然呆又不會懷疑他人的莉子老是受騙,又無法活用學來的知識,營運狀況慘不忍睹。看不下去的恩人瀨戶內陸,決定把私藏的思考方法傳授給莉子,使她的推理能力突飛猛進。

在莉子逐漸獨立時,遇見了一對母子,他們辛苦經營的連鎖美容院,竟然被心懷不軌的人仿冒公司章、簽下經營轉讓權。莉子決定幫助走投無路的他們,接下開店以來的第一件大案子。沒想到,之前一直引導莉子成長的瀨戶內陸,似乎正在進行什麼可怕的事情。莉子腹背受敵,還必須查出真相,她要怎麼化解危機?

莉子到底是如何成為能屢破懸案的萬能鑑定士?本集將為你解開這段不為人知的祕密!

忠實讀者熱血推薦

唯一讓我覺得不過癮的地方是,(本系列的每一本書)實在太容易看完,幾小時馬上秒殺,我又要眼巴巴期待下一集出版了!這系列真的很推薦給喜愛日常推理的小說迷唷!──部落客vernier

魅力四射又讓人燃起保護欲的女主角,博學強識的鑑定解謎⋯⋯「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系列很輕很好讀,推理不複雜,劇情和期待卻異常充實和多樣。──動漫情報部落格「模物語」

用字淺顯易懂,情節卻緊張曲折,外帶推理解謎過程的來龍去脈交代得合乎邏輯且頭頭是道,劇情不摻水、不拖戲。──部落客TinaRay

作者簡介
松岡圭祐

1968年12月3日生於日本愛知縣。曾經以催眠師及魔術師的身分在綜藝節目演出。1997年推出第一部推理小說《催眠》,甫一出版便在日本造成轟動,被譽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心理推理」小說傑作。《催眠》的銷售量至今已突破一百萬本,創下小學館文庫本的空前暢銷紀錄,並曾被改編拍成電影及電視劇。目前松岡圭祐的推理小說共分為《催眠》《千里眼》及《魔術師》三大系列,展現過人的寫作深度和廣度,每每讓讀者耳目一新。其中《千里眼》系列,不但曾入圍「大藪春彥賞」,評價更勝過《催眠》,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近年來最膾炙人口的作品為「萬能鑑定士Q」系列,分為《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萬能鑑定士Q的推理劇》《萬能鑑定士Q的短篇集》,以及《特等添乘員的難事件》四個系列,總銷量突破400萬本。

譯者簡介
李漢庭

1979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2003年進入專利事務所開始從事翻譯工作,2006年底開始從事書本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

規格
商品編號:06400013
ISBN:9789861335230
224頁,25開,中翻,平裝
內容試讀

(三年前)

一早陽光普照,二十歲的凜田莉子身穿剛買的女用套裝,站在飄舞的春櫻花瓣中。

神田川與運河的交會處,地址是新宿區神樂坂西4–3–12,雖然地址寫西,但其實在神樂坂的東邊,害她來看鋪子的時候迷路。房仲老闆笑說,東神奈川車站前的地址也是西神奈川,但一個成年人會接受這種說法嗎?

楓身穿亮粉紅外套與牛仔褲,看起來像莉子的姊姊,站在住商大樓一樓的鋪子前瞪大眼睛,說:「酷喔!我聽過這個地方,就是知名連鎖美容院拉提莎的飯田橋分店嘛。只是不知道它已經倒了。」

玻璃落地窗的門面與自動門,可以看出這裡曾經很時尚,裝潢工人把裡面的設備都拆光,改造成相當簡樸的空間,過程應該花了不少錢。但莉子不知道正確金額,因為剛辭不久的打工店家老闆已經代付了。

楓的爸爸瀨戶內陸身穿工作服,正忙著安裝一塊小招牌:「裝這裡應該行吧?我要黏上去囉。」

瀨戶內陸用力把招牌壓在牆上好一會兒,才放手退開。

嵌著不鏽鋼字體的壓克力招牌,簡樸的字體寫著「萬能鑑定士Q」。

莉子不禁揚起嘴角,心跳加速,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自立門戶。

瀨戶內陸也開心不已:「完工!萬能鑑定士 Queen 問世啦!」

一聽,她臉就僵了。

Queen……聽起來不舒服,品味更是糟透了……

楓湊到莉子身邊耳語:「別擔心,莉子不用說甚麼Queen,用Q 就好啦。妳才是老闆啊。」

「這樣有點不好意思……還有那個花牌……」

莉子指向店門口唯一一座慶祝開張的花牌,致賀人是「便宜貨」,旁邊寫著「萬能鑑定士 Queen」。

「遜斃了……」楓扶著額頭:「搞得像小鋼珠店宣傳新機台一樣,而且還是絕對不會中獎的爛機台。」

但瀨戶內陸似乎完全不在意兩人的困擾,指著落地窗裡面說:「辦公桌、待客沙發、檔案櫃,這樣擺應該行吧?我可是從便宜貨的庫存裡精心挑選特別帥氣的家具出來,不錯吧?」

楓又小聲對莉子說:「又在自賣自誇……裝潢品味好糟喔。」

「噓。」莉子笑著小聲說:「怎麼可以說妳爸壞話呢?」

「妳自己看,哪有人拿美容院的門面配那張辦公桌?不配啦!而且沙發還是會議室用的黑皮沙發……再說檔案櫃看起來簡直就是碗櫥。」

「可以了啦。畢竟都不用錢啊。」

「記得要慢慢換成設計家具喔。Loft 或是 IKEA 都有便宜又好的東西啦。」

瀨戶內陸上前插話:「妳在亂講甚麼?來,凜田,裡面請。妳就是這裡的老闆啦。」

老闆……莉子就像被這兩個字給吸進門。

走過自動門,店內原本是知名的美容院,又地處都心高價地段,空間不大,光是擺了不相襯的辦公桌與沙發就占去大半面積。

但這裡好歹是我的鋪子。從波照間島上來東京兩年,曾經放棄找工作的我,終於成為社會的一份子,當下就連新裝潢的油漆味吸起來都特別舒暢。

楓站在門口微笑:「莉子,太好囉。」

瀨戶內陸看看錶:「哎呀,都這麼晚了,我也得去開門做生意啦。那我跟楓就回『便宜貨』去了。大家一起開張大吉吧。」

「感激不盡,我一定會全力以赴!」莉子鞠躬道謝。

瀨戶內父女笑著道別離去,自動門靜靜關上。

鋪子裡寂靜無聲,莉子這才感覺到自己將要孤軍奮戰。

「拚啦~~」她大喊一聲,但還不清楚該做些甚麼好。她注意到辦公桌上堆了些灰塵,決定先擦乾淨再說。

此時自動門開了。一位枯瘦的白髮男人身穿襯衫長褲,抱著大紙箱走了進來,看來年紀不小,步履蹣跚。

莉子連忙打直了身子說:「歡、歡迎光臨!」

老先生瞥了莉子一眼,不發一語地將紙箱放在辦公桌上,打開箱蓋,裡面是一尊木雕佛座像,看來頗有歷史。

兩人默不作聲,老先生站在辦公桌前靜靜地看著佛像。

莉子糊裡糊塗地問:「請問……這是甚麼?」

「妳問我是甚麼?」老先生皺眉說:「這裡不是鑑定鋪子嗎?」

「啊!是,沒錯!」

客人上門了!一定是我上星期開始就在飯田橋車站前發傳單的關係,真開心。

「請讓我瞧瞧。」莉子說:「請問,您今天不上班嗎?」

「早退休了,看不出來啊妳?」

「啊,是喔……抱歉。」

莉子心想,怎麼可能看得出來?我又不是魔法師,光從外表怎麼有辦法看出一個人的身家背景?

莉子要自己冷靜下來,她在便宜貨待了兩年,向瀨戶內老闆學過不少記憶與計算的訣竅,還熟讀了大量的目錄與參考書,透過感性達到過目不忘的境界。

「我看看……」莉子開口就說:「這不是如來,而是菩薩。」

「啊?菩薩?」

「是的。如來是修行前的模樣,菩薩是得道後的模樣,所以菩薩衣裝華美,如來衣衫襤褸。這一尊身上有裝飾品,所以是菩薩。」

「所以呢?」

「呃……所以甚麼?」

「這不是如來是菩薩,我聽這種冷知識幹甚麼?要幫我鑑定啊。」

「啊~原來如此,沒錯沒錯。」莉子冷汗直流,盯著佛像瞧:「哎呀?好像也不是菩薩,是大日如來……」

老先生無奈地嘆了口氣:「鑑定老師呢?不在店裡嗎?」

「那個……這是我自己經營的鋪子……」

老先生默默看了莉子一陣子,然後迅速將佛像收回紙箱裡,抱起來說:「告辭了。」

「啊!請等一下!只要再多看幾眼一定會更……」

但老先生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自動門。

莉子失落地站在原地,垂頭喪氣。

辜負了第一個上門的客人。沒想到在便宜貨的收購櫃檯千錘百鍊,對方竟然不巧拿了自己完全不熟的東西來。

只好多念書了。莉子打開一扇門,走向更衣室裡的書櫃,裡面應該還有幾本跟佛像有關的書沒讀過。

正當她要埋首於書本世界中的當下,門外有人出了聲。

「不好意思。」

「啊,來了!」莉子從更衣室裡跑回店面:「歡迎光臨。」

這次是兩位三十幾歲的男客,一個高胖一個矮瘦,都身穿連帽外套,或許是兄弟。

矮瘦的那個拿出一個紙箱說:「這我們剛買的,想拿來鑑定一下。」

莉子伸出雙手要接,沒想到就在她要抓穩的前一秒,男子放了手,結果紙箱砸在地上,裡面還傳出破裂聲。

「啊!」胖男大喊:「壞掉了!」

「妳!」瘦男也瞪大了眼睛:「妳說這下子怎麼辦才好!這是臥病在床的老爸託我們買的陶壺,獨一無二啊!雖然價格不高,可是老爸很喜歡啊!」

是我的錯嗎?他也不是很小心吧?

但在店裡弄壞了客人帶來的東西,是不爭的事實。莉子迅速打消心中疑慮,連忙低頭陪罪:「非常抱歉!」

胖男說:「妳道歉有甚麼用……還好這是從附近古董商那裡買來的東西,還留著收據啦。」

「啊,那……我來賠吧。」

「不用。」瘦男板起臉說:「就算賠錢,陶壺也回不來了。」

「真的很抱歉,請兩位務必要收下,這全都是我的責任!」

「怎麼辦?」瘦男看著胖男。

胖男聳聳肩:「既然她這麼堅持……」

結果莉子按照收據,拿了六萬八千日圓給兩名男子,兩人苦著一張臉,抱著一箱碎陶壺離開了。

唉……莉子不禁感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那可是準備繳水電費和電話費的錢啊……這下連這個月的房租都繳不出來了。

她垂頭喪氣地看著桌面,深受打擊。

又過了一陣子,自動門打開,莉子隨即笑容滿面地起身:「歡迎光臨!」

這次是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看起來像哪家廠商的人。他說:「妳好,我不是客人啦。我是來談談跟商店街有關的事情。」

「商店街……」莉子先行了個禮:「我是凜田莉子,往後請多多指教。」

男子笑說:「不必那麼客氣,我並不是商店街裡面的人,不過妳知道嗎?這附近所有店家都加入美化協定囉。」

「美化協定……請問這是甚麼?」

「就是店家各自出資聘雇清潔公司,我就是清潔公司的員工,白天幫大家掃掃門口,晚上幫大家擦擦鐵門,維護街道清潔美觀。但畢竟妳才是老闆,得先徵求妳的同意才能進行清掃。」

「啊,那請您務必要幫忙了。」

男子從公事包中拿出兩份文件:「來,這是合約書。麻煩妳在乙方的簽名欄簽名蓋章。」

文件有好幾張,最後一頁的上半部留了很大的空白,下方才是甲乙雙方的簽章欄,都還沒填上任何東西。

瀨戶內陸訓練莉子一手速讀的好功夫,她快快看過合約,內容確實與男子所說的相符。

莉子拿出印章蓋在簽章欄,然後用原子筆簽名。

「好。」男子收下兩份合約書:「等我們公司簽章完成之後,會把其中一份送給妳留存。」

「謝謝您這麼好心。」

「彼此彼此,那我先告辭。」男子說了就走出自動門。

莉子重新燃起希望,社會依然處處有溫情,商店街的商家們互助合作,還有人主動聯絡要簽甚麼合約。

但往落地窗外瞥了一眼,莉子卻感到一縷不安。

為甚麼那名離去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揚呢?



晚上七點。

瀨戶內陸走在日落後的神田川畔,前往凜田莉子的鋪子,雖然「便宜貨」要到九點才打烊,但有些事情就是放不下,忐忑不安,所以他必須盡早去找莉子。

眼前就是住商混合大樓一樓的「萬能鑑定士Q」,鐵門還沒關,店裡也還亮著燈。

店裡沒人,附近也沒人打算上門,開張十天就已經門可羅雀了?雖然鑑定業是特殊業種,不能用客人數量來看生意好壞,但現在門面看來不只是冷清,還圍繞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沉悶氣氛。

瀨戶內陸站在門口往裡面瞧。

莉子在,而且正趴在桌上。

果然沒錯……瀨戶內走向大門,自動門默默地開了。

「凜田。」瀨戶內開口。

莉子嚇得抬起頭來,瞪大了眼睛:「瀨戶內先生!」

瀨戶內看了莉子,只覺得無比憔悴,面黃肌瘦,兩眼哭得紅腫,臉上滿是十天來的苦楚。

瀨戶內忍不住嘆氣:「看妳挺失落的。」

「沒,沒有……不會啦。」

「不必瞞我,我都知道原因。妳不是開幕第一天就打破客人帶來的陶壺,還照價賠償嗎?電費帳單馬上就要來,卻沒錢可繳,這應該是目前最大的困擾吧。」

「您……您怎麼知道?」

「我做這門生意,經常要看『雅虎知識家』的經濟、商業類問題。九天前的晚上看到有人發了一個問題,說在飯田橋開了鑑定鋪子,但第一天就打破了客人的陶壺,左看右看都是妳啊。」

莉子哭喪著臉說:「底下回答都好狠心,不是叫我放棄,就是說我缺乏專業素養……」

「別在乎那些匿名的意見,再說店裡的紛爭,問網友也不會有好答案,更別提是『雅虎知識家』了。」

「果然問錯地方了。應該去『問答Goo』(註:日本的問答網站)才對。」

「都不行啦。咦?這是甚麼?」

桌上有張紙,瀨戶內拿起來仔細端詳。

普通的A4列印紙,但寬度似乎比較窄,肯定被切過邊,內容是清潔業務委託合約書,但當他看到下面的內容,不禁大吃一驚。

「這甚麼啊!」瀨戶內忍不住大喊:「每個月最後一週的星期天要入內打掃,而且簽約三年,預繳兩百六十萬日圓,即使店家不方便打掃,依然有義務付款?妳怎麼會簽這種合約?」

莉子眼眶泛淚:「我沒有簽啊,是合約自己變成這樣了。拿合約來的那個人只說要打掃店門口外面,費用也很低,這張紙前面還有好幾張就是這樣寫的。最後一頁原本只有簽章欄,沒想到變成這樣……」

「原來如此,所以上半部內容是之後才印上去的。紙邊被裁過,代表原本有好幾張釘在一起,把釘書針痕跡裁掉才會變窄。」

「剛才房東來問我,說郵筒裡面收到這樣一張紙,是不是我簽的約。我問了房東,才知道商店街根本沒人簽甚麼清潔合約。」

「我想也是。凜田妳聽好,多頁合約書每頁之間都會打騎縫章,才能避免人家動手腳,沒有騎縫章千萬不能簽。」

「我都不知道……太過分了,為甚麼要這樣騙我?我根本沒錢付兩百六十萬啊。」

「妳先冷靜點。這個清潔公司的人是甚麼時候上門來的?」

「就開幕第一天,那兩個拿陶壺來的客人前腳剛走,他後腳就來了。」

瀨戶內嘆了口氣:「那這兩組人就是同夥。應該是金光黨,專門鎖定剛開幕的自營商。」

「同夥……甚麼意思?陶壺是我不小心打破的啊。」

「喂喂!凜田,妳該不會真的相信那是粗心的意外吧?」

只見莉子愣了一陣子,才恍然大悟一般瞪大眼睛:「所以那兩個人,一開始就是打算要我賠錢……」

「那當然啊!這是老掉牙的詐欺手法了吧?妳有看過紙箱裡面的東西嗎?有確認過這個破掉的陶壺,看看是不是值那個金額嗎?」

「沒有……我嚇傻了……」

「嗯……妳比我想像的還容易受騙。就算詐欺犯站在妳面前,妳應該也不會發現。」

「哪有可能,我應該沒這麼遲鈍吧。」

「或許不遲鈍,但也不算機伶吧。」瀨戶內相當肯定,莉子和他面對面還沒發現,就是最好的證據。

莉子表情黯淡:「或許我不適合這份工作……」

「才不過十天說這甚麼話?妳的知識確實相當淵博,在便宜貨時不也大放異彩嗎?」

「收購鑑定我還行,但我真的沒資格掛鑑定業的招牌。我根本不清楚客人拿了東西來要怎麼看、怎麼想。」

「習慣就會啦。面對客人難免會緊張,但鋪子是妳的,照妳的步調走就好。」

「可是……」莉子指著合約書:「我該怎麼面對那些懷抱惡意上門的人呢?在便宜貨的時候有瀨戶內先生扛著,楓小姐也很可靠,現在我一個人根本應付不來啊。」

「別那麼悲觀,妳仔細想想,自己為甚麼會被騙?」

「不知道……因為我很單純嗎……」

「凜田,既然妳開了這鋪子,往後無論想不想都得自己撐過去。做生意就是與人往來,社會上有人可以信,當然也有人不能信。自營商的本事之一,或者說最重要的本事,就是要能看出哪個人在騙妳。」

「最重要的本事?可是瀨戶內先生沒有教過我這門本事啊。」

瀨戶內不禁啞口無言。

看穿謊言,這確實是一招打天下,白手起家必備的不敗本領,但我卻沒把這本領教給莉子,甚至不肯讓她知道有這門本領。

理由很簡單,因為我不想讓她學會這本領,一旦她有本事看破詐騙,就可能盯上我自己,所以我刻意連詐騙的概念都沒有解釋。

瀨戶內猶豫了片刻才開口:「我……只是不希望妳進到那個骯髒汙穢的圈子去,不希望妳變成市儈油條的人啊。」

莉子失望地低下頭去,雙手遮臉嗚咽地說:「這樣下去,我沒有信心做生意啦……」

這可糟了……瀨戶內抓抓頭:「凜田,我問妳個問題,妳喜歡甜食嗎?」

「還好。」莉子抬起頭,一臉不明就裡地看著瀨戶內:「不是很喜歡。」

「好,妳不是甜食派。如果說妳喜歡甜食,妳就是蜜蜂,這個理論正確嗎?」

「啊?呃……請問……為甚麼我突然會變成蜜蜂呢?」

難怪會有這種反應。看來她連我在問甚麼都不清楚,當然看不穿詐騙手段。

該怎麼辦才好?看著莉子汪汪淚眼,瀨戶內不禁心生動搖。難道要讓她在這樣不完全的狀態下出社會闖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