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1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2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3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4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5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6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7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8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9
  •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300005
碟形世界特警隊5:第五元象【聳動奇案!只是密室的門剛好忘了鎖】
The Fifth Elephant
原文作者:
譯 者:章晉唯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Discworld
出版日期:2014年01月22日
定價 350 元
優惠價  -21%  277 元
本書為特別優惠品,恕不列計各行銷活動
編輯筆記

有讀者說:如果有人在捷運上看書看到爆笑出聲,你就知道他手中的書必定是「碟形世界」,《迷霧之子》作者山德森則是這麼推薦:「我從來不曾讀過這樣的小說,既讓我捧腹大笑,又逼得我不斷思考,500年後,我們研究的不會是諾貝爾文學獎作品,而是這傢伙。」

「這傢伙」是何許人也?傳奇作家泰瑞.普萊契從15歲開始寫作,用稿酬買了一部二手打字機,出社會後趁閒暇寫下「碟形世界」系列第一本書,意外大獲成功,成為繼《魔戒》之後獨霸英國排行榜的作品。後來他辭了工作全職寫作,就這樣從少年寫到白頭,超過30年的歲月都奉獻給「碟形世界」。

前幾年,普萊契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早期病徵,漸漸無法再打字,但仍堅持靠電腦語音辨識系統口述創作。有些作家很排斥新科技,認為手寫創作才有溫度,普萊契卻不以為意,還認為有科技輔助的自己,真的非常幸福。每天早上,他按時前往工作室,一進門,電腦偵測到他的到來,便會自動開機,等著作家今天的「語音創作」。普萊契說,能夠在接下來的每一天繼續寫作,繼續說故事,就是最好的人生。

幸好,「碟形世界」系列小說在全球銷售已超越八千萬冊,沒有辜負了普萊契畢生的光陰。我們陪伴作家在創作的路上不斷前行,只盼他還能訴說更多更多的故事,永不停止顛覆小說的可能性。(/寂小寞)

書活網特推

★碟形世界中文官網,系列全追蹤。

如何享用?如何推人入坑?主編娓娓道來:這套小說裡,有你尋覓已久的人生攻略手冊!

不管看幾次該笑的還是會笑,疼的地方還是疼得亂七八糟!
每三行就滿足我的需求,這種書怎麼可以不全部蒐藏!
一個作者可以寫書寫到封爵士?看完書,真的……很屌!
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碗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沒有從第一集開始看也不影響,因為怎麼看都很好笑也很好看!
看完泰老的書以後,覺得真的回不去了。
--碟形世界粉絲真心吶喊推薦--

內容介紹

最不正經的經典之作!
系列風靡全球逾30年,銷售突破8,000萬冊
最令人大開眼界的續集,軌跡獎決選作品

傳說中,宇宙大海龜航行星際,牠背上有四頭巨象合力馱著「碟形世界」。

聽聞巨象其實不只四隻,還有消失的第五元象……

世界甫生之時,第五元象尖鳴、嚎叫著從天而降,穿過大氣層重重著地,分裂了大陸,使山脈隆起。成千上百噸的巨象滾滾劃過天空時,地面沒有聽眾,牠曾存在的唯一證據,就是史前遺留下來的油脂礦坑,分布於碟形世界最神秘的國度:優柏瓦德。

那是一個狼人、吸血鬼、矮人和無數種族共同生存的地方,深不見底的油脂礦坑,更是兵家必爭的經濟命脈……以上元素相加,竟發展出史上最難解開的一場謎團,警衛隊有如遭逢不可能的密室推理案。只不過,這次密室的門忘了鎖。

傳奇作家普萊契再次突破小說類型界線,繼「奇幻X推理X犯罪X政治X冒險」之後,在第五集巧妙融合了碟形世界最新的科技發明,故事場景也進入神秘的地底冒險,越寫越豐富。難怪全球書迷30年來同聲讚譽:「每一本續集都徹底展現了作者源源不絕的創造力!」

◆「碟形世界」系列小說席捲全球的秘密

◎ 帶動驚人經濟效益: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動畫、漫畫、桌上遊戲、舞台劇、廣播劇、成立周邊商品專賣店、小說同名街道……激發了數也數不清的再創作!
◎英國文壇紀錄雙冠王:各大書店、圖書館失竊率冠軍保持人/搶救書店業績超過30年的終極救世主!
◎英國書商協會「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
◎「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

◆最新出版情報與小說幕後花絮,盡在:碟形世界Discworld 粉絲專頁 

關於作者

泰瑞.普萊契爵士Sir Terry Pratchett(1948-)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得主

全球小說名家一致崇拜的說故事高手——泰瑞‧普萊契

500年後,世人研究的不會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而是他的書!——《迷霧之子》超人氣作家布蘭登‧山德森

他是歡樂的智者,是真正的文字魔法師,讀他的書,你可以發笑,也可以沉思!——俄國小說名家、《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他史無前例提高了國民閱讀率!因為他述說讀者最想聽的故事,而且讀了會開懷大笑!——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家A.S. 拜雅特

普萊契在15歲發表了第一篇故事,用稿費買了一部打字機,此後在新聞界任職多年,兼職寫作。1983年,他出版了「碟形世界」系列的第一本小說,三年後成為英國Gollancz出版社首位簽下的奇幻小說作家,接著開始全職寫作,從此傾盡一生,都在為讀者說故事。

碟形世界創作近30年,已出版了40本,翻譯為近40國語文,全球銷售突破8千萬冊,是英國史上壽命最長、冊數最多的傳奇之作。普萊契不僅締造了英國書店史上的失竊率冠軍紀錄,被封為書店業績救世主,更獲得英國書商協會頒發「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2009年,英國女王封他為大英帝國爵士,表彰他對文學的貢獻。

2003年,在全英國讀者票選的「BBC 大閱讀」書單中,普萊契他的作品在前百名占據5席名次,與大文豪狄更斯並列冠軍,而碟形世界共有14本入圍200強書單,居所有作家之冠。「碟形世界特警隊」是這套傳奇小說中最受推崇的子系列,台灣目前已出版《來人啊!》《神探登場》《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等4部作品。

近年,普萊契在個人網站親自宣布他罹患了一種罕見的阿茲海默症,此後持續推廣安樂死合法化,同時筆耕不輟,年復一年為碟形世界寫下嶄新的故事,這也讓現存的作品益顯珍貴。

譯者
章晉唯
生於台北,台大外文系畢,現就讀於師大翻譯所。喜愛文學、電影、街舞和咖啡館。出版譯作包括《不幫忙就閃開》《血紅帽》《錢途末路》、「碟形世界」系列《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第五元象》等。

得獎紀錄

生涯殊榮:
碟形世界全球銷售突破8000萬冊 (new!)
普萊契對文壇貢獻卓著,受封大英帝國爵士
英國書商協會「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
「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
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
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
英國奇幻文學獎年度作家

規格
商品編號:G0300005
ISBN:9789869074908
384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迷霧之子》天才奇幻作家布蘭登.山德森 鄭重推薦:

說來慚愧,我居然這麼晚才認識泰瑞.普萊契。我這大半輩子讀書都好似避著他──我以前是讀過奇幻幽默作品,也向來享受那樣的閱讀經驗,避著他實是出於無心。而我至今才發現,自己其實錯過了可能是奇幻文學中最好的作品。

要向沒讀過的人描述普萊契的作品不容易。他的故事大多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世界,世界呈碟形,題材往往是驚悚和謀殺推理,更交織了諷刺人類現實等滋補健全心靈的元素。一如奇幻文學最好的作品,讀者與書中的山怪、巫師和脾氣暴躁的警衛一起冒險後,作品會激發我們對切身世界不同的觀點。

「碟形世界」是故事、幽默和哲學集大成之作。我從來不曾讀過這樣的書,既讓我捧腹大笑,又逼得我不斷思考,最接近普萊契作品的就是莎士比亞。對,我是認真的。

這是因為,普萊契的作品不光是插科打諢,而是早已超脫此限。世上有許多有趣的作家。有些能令人捧腹大笑,有些在搞笑之餘也擅於發人深省。但不論是多麼傑出的作家,幽默大師多半在情節安排上有所疏漏。當我放下他們的書,只記得其中笑料,卻不會迫不及待想繼續讀下去,少了一股如地心引力的拉力。簡而言之,他們的作品不會讓我在凌晨三點兩眼昏花時,還想再多讀一章。

反觀普萊契的作品,每次一讀就往往令我廢寢。他最棒的故事非常緊湊,更不時妙語如珠。尤其,還會在出乎意料的時候以尖酸的評論一腳踢醒你的大頭,令人心曠神怡。

這肯定就是小說的最高境界吧。所有偉大的作品能傳達的,他都寫出來了──而且,還能令我們開懷大笑。

五百年後,我們研究的不會是諾貝爾文學獎作品。我們研究的會是這傢伙。

謝謝你,泰瑞.普萊契爵士

目錄

收藏最完整的「碟形世界」系列小說

特警隊1-8集陸續登場!

(已出版)

第一集《來人啊!》Guards! Guards!
第二集《神探登場》Men at Arms
第三集 《另有隱情》Feet of Clay
第四集 《放馬過來》Jingo
第五集 《第五元象》The Fifth Elephant

(即將出版)

第六集 Night Watch
第七集 Thud!
第八集 Snuff

內容試讀

他們說世界是平的,置於四象之背,四象則立於巨龜之背。

他們說四象為巨獸,骨是石和鐵,神經則是金做的,長距傳導較佳。

他們說好多好多年前,世界甫生之時,第五元象一邊尖鳴、一邊嚎叫著從天而降,穿過大氣層,重重著陸,分裂了大陸,使山脈隆起。

沒有人親眼目睹第五元象著陸,因此產生了有趣的哲學問題:成千上百萬噸的憤怒之象滾滾劃過天空,當時地面沒有聽眾,那牠(哲學上來說)有發出聲音嗎?

地面也沒有觀眾,那牠真的有撞上來嗎?

換言之,這不就是講給小孩子聽的故事,好用來解釋一些有趣的自然現象嗎?

就矮人而言,他們傳說如是,他們亦比其他人挖得更深,據他們所說,這裡頭不全屬虛構。

***

根據宇宙自然定理,老是讓你等十分鐘的人,在你晚十分鐘時,一定會早十分鐘準備好,並且刻意不提起這件事,以示警告。

「對不起,我們遲到了,長官。」他們走進橢圓辦公室時,威默斯說。

「喔,有遲到嗎?」維提納利說。他原本在看公文,現在抬起頭。「我真的一點也沒注意到。沒發生什麼嚴重的事吧,我相信。」

「傻瓜公會失火了,長官。」羅波說。

「多人傷亡?」

「沒有,長官。」

「嗯哼,不幸中的大幸,那就來談談比較急切的事吧。」維提納利決爺說。「好了,那……你對於『鋼郊』了解多少?」

威默斯瞠目結舌。

羅波有禮地咳了一聲。「你是指河還是城鎮,長官?」他說。

貴族老大微笑。「啊,隊長,你早已不再令我訝異了。對,我指的是那個城鎮。」

「那是優柏瓦德主要城市之一,長官。」羅波說。「出口:珍貴金屬、皮革、木材,當然,還有史魔脂堡深不見底的油脂礦坑──」

「有個地方叫『鋼郊』?」威默斯說。他仍一臉愕然,無法接受話題進展至此的速度。

「嚴格說來,長官,更正確的發音是『克昂喬』。」羅波說。

「但即使如此—」

「而且啊,長官,在克昂喬的語言中,『摩波』聽起來就像某一種女性內衣褲。」羅波說。「仔細想想,世界上的音節就這麼多而已。」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事,羅波?」

「喔,只是不知不覺中學到的,長官。這裡聽聽,那裡聽聽。」

「真的?所以究竟是哪一種內衣—」

「未來幾個星期,那裡將發生一件極為重要的大事。」維提納利爵爺說。「那件事,請容我補充,對於安卡.摩波未來富饒與否,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低王加冕典禮。」羅波說。

威默斯望著他,又望向貴族老大,然後再望回來。

「難道是有個什麼布告板會傳來傳去,最後就是沒傳給我嗎?」他說。

「矮人社會最近幾個月來開口閉口都在說這件事,長官。」

「真的?」威默斯說。「你是說暴動的事?每晚在矮人酒吧發生的鬥毆?」

「羅波隊長說的沒錯,威默斯。那會是個相當重大的場合,許多政府代表會出席。自然包括優柏瓦德各公國,因為低王只統治優柏瓦德低於地表之處。得到他的青睞是相當有利的。博洛瓜維亞、熱努亞會到,毫無疑問,甚至克拉奇也可能到場。」

「克拉奇?但他們距離優柏瓦德甚至比我們還遠!何必千里迢迢去一趟呢?」

他停頓一下,然後又開口:「啊。我真笨。錢在哪裡?」

「不好意思,司令?」

「那是以前的老中士困惑時經常跟我說的話,長官。找出錢在哪裡,你的案件就解決一半了。」

維提納利起身,走向開闊的窗戶,背對他們。

「大國啊,優柏瓦德。」他顯然是對著玻璃自言自語。「幽暗。神秘。古老……」

「擁有大量未開發的炭和鐵礦資源。」羅波說。「當然還有油脂。上等的蠟燭、燈油和肥皂最終其實都來自史魔脂堡。」

「何必呢?我們有自己的屠宰場,不是嗎?」

「安卡.摩波蠟燭用量相當大,長官。」

「肯定沒用那麼多肥皂。」威默斯說。

「油脂的用途相當多,長官。我們無法自給自足。」

「啊。」威默斯說。

貴族老大嘆氣。「我所願無他,只盼我們能和優柏瓦德各公國增進貿易關係。」他說。「眼下那裡的情勢極不穩定。你對於優柏瓦德了解得多嗎,威默斯司令?」

威默斯對於安卡.摩波城方圓八公里以內的地理知識可謂講究一絲一毫,在那之外就僅剩一絲一毫,他略帶遲疑地點了點頭。

「不過優柏瓦德不算是真正的國家。」維提納利說。「那是──」

「比較像是國家誕生之前的狀態。」羅波說。「大多是加強防禦的城鎮和封地,彼此沒有真正的界線,且有不少森林。各族之間一直多少存有世仇。幾無法律可言,只有當地君主任意執行的規範,各類盜賊猖獗。」

「還真不像我們親愛的城市中的生活啊。」威默斯說得有點太大聲。貴族老大冷冷盯了他一眼。

「優柏瓦德的矮人和山怪舊有的恩怨還未了結。」羅波繼續說。「廣大的區域由封建吸血鬼和狼族統治,亦有比尋常世界更為變化萬千的地域。那是個混亂的地方,確實,在那裡你幾乎不會覺得自己身在蝠斯世紀。不過,希望一切會進步,也希望優柏瓦德樂意融入國際社會。」

威默斯和維提納利互使眼色。有時羅波說的話聽起來像是一篇被嚇到不知所措的唱詩男童所寫的公民教育文章。

「說得好。」貴族老大最後說。「但在那愉快的日子到來之前,優柏瓦德仍是包覆在神秘面紗之下,謎團中的未明之境。」

「我看看我理解是否正確。」威默斯說。「優柏瓦德是大家忽然注意到的一塊巨大奶油布丁,現在藉加冕典禮為由,我們全都帶著刀叉和湯匙衝過去,能挖多少到自己盤內就盡量挖?」

「你對於政治現況的解讀實在出神入化,威默斯。你獨缺的就是適當的用詞而已。安卡.摩波無疑一定得派位代表過去。一位大使,可謂如此。」

「你該不會在暗示要我去吧,是嗎?」威默斯說。

「噢,我怎麼能派城市警衛隊司令去。」維提納利說。「優柏瓦德國家大多對於現代公民維持和平的官方機構毫無概念。」

威默斯放鬆了下來。

「我要派的是安卡.摩波的公爵。」

威默斯瞬間坐得筆直。

「他們大多是封建制。」維提納利接續說。「非常看重身分地位──」

「我才不要接受你的命令到優柏瓦德!」

「命令,公爵閣下?」維提納利一臉驚訝和關心。「老天啊,我一定誤解西碧兒女士的話了……她昨天跟我說遠離安卡.摩波去渡個假,對你會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你跟西碧兒提過了?」

「在裁縫公會的新主席就任宴會上,是的。事出是稍微突然,我明白。西碧兒女士剛好提到你似乎,照她的話說,每天日以繼夜地工作,一案接一案毫無止境。喔真是的,希望我沒造成什麼夫妻間的誤解……」

「無論如何我現在就是不能離開這座城市!」威默斯萬念俱灰道。「有好多事情要做!」

「那正是西碧兒說你應該離開這城市的原因。」維提納利說。

「但新成立了訓練學院──」

「目前慢慢上軌道了,長官。」羅波說。

「整個信鴿網絡完全亂七八糟──」

「長官,我們更換了鴿食,問題已經差不多解決了。而且信號旗似乎運作得非常良好。」

「我們一定要設立好河川警衛隊──」

「一、兩週影響不大,長官,至少要等我們把船打撈上來。」

「奇頭林街分部的排水問題──」

「我已經找水管工處理了,長官。」

威默斯知道他輸了。西碧兒一插手,他就已經輸了,因為她向來是個能攻破他城牆的可靠攻城器。但有句話叫垂死掙扎。

「你明知道我不擅長外交辭令。」他說。

「正好相反,威默斯,你在安卡.摩波似乎已令各外交團感到驚奇。」維提納利說。「他們不習慣直話直說,那會令他們感到困惑。你上個月對伊斯坦利亞大使說的是什麼?」他翻了翻他桌上的文件。「我看看,抱怨書就在某處……噢,這裡,談到越過蹓近河的軍事入侵,你說要是他們再行侵越,將造成他『個人』,意即那位大使,以下引述文件所載,『搭救護車返國』。」

「那真的不好意思,長官,但那天我累了,而且他真的一直煩—」

「自那時起,他們的軍力就遠遠撤退,與我們幾乎整整隔了一個國家。」維提納利說著把文件放到一旁。「我不得不說,你的言論只是直接切入我所說的大方向,但至少相當簡明扼要。可見你望著大使的方式也極具威脅性。」

「那只是我平常看人的樣子而已。」

「這個自然。值得開心的是,在優柏瓦德,你只需要看起來很友善就行了。」

「啊,但你不希望我說些『何不把你們的油脂全都賤賣給我們?』這類的話嗎,你覺得怎麼樣?」威默斯自暴自棄。

「你不需要執行任何協商,威默斯。那將由我身邊的書記處理,他們會設立臨時大使館,與優柏瓦德宮廷人員討論以上情事。所有書記都說相同的語言。你就單純去努力盡好公爵之責就行了。當然,你必須帶上隨扈,也就是參謀。」維提納利補充解說完,看到威默斯仍一臉空白。他嘆了口氣。「和你一起去的人,我建議的人選是安谷娃中士、巨石屑中士和小靂屁下士。」

「啊。」羅波一邊讚嘆,一邊點頭稱許。

「不好意思,我聽錯了嗎?」威默斯說。「我想剛才我一定錯過了一長串對話。」

「狼人、山怪和矮人。」羅波說。「少數種族,長官。」

「……但他們在優柏瓦德是多數種族。」維提納利說。「三位警官都出身於優柏瓦德,我相信。只要他們現身,一舉勝過萬言書。」

「萬言書?目前為止,我連張明信片都沒瞧見。」威默斯說。「我寧可帶—」

「長官,這會告訴優柏瓦德的人民,安卡.摩波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你懂嗎?」羅波說。

「喔,我懂了。『跟我們一樣的人』,是可以一起貿易的人。」威默斯悶悶地說。

「有時候啊,」維提納利不耐煩地說。「我真是覺得警衛隊上憤世嫉俗的文化有點……有點……」

「不夠?」威默斯說。一片沉默。「好啦。」他嘆氣。「我最好去擦亮我冠冕上的圓飾了,是不是……?」

「公爵的冠冕,就我對紋章學的記憶,是沒有圓飾的。毫無疑問是……尖的。」貴族老大說著,把一小疊文件從桌上推過來,最上面放著一張燙金邊的邀請卡。「很好。我會馬上派……書記過去。你之後會獲得更完整的匯報。請代我向公爵夫人問好。好了,別讓我耽誤你們……」

「他每次都這麼說。」威默斯咕噥,兩人快步走下樓梯。「他明知道我不喜歡和公爵夫人結婚。」

「我以為你和西碧兒女士──」羅波說。

「喔,和西碧兒結婚沒問題,這沒問題。」威默斯急忙說。「我只是不喜歡公爵夫人這點。今晚大家在哪裡?」

「小霹屁下士在顧鴿子,巨石屑和斯歪爾負責夜巡,安谷娃在影子區執行特別勤務,長官。你記得嗎?跟諾比?」

「喔老天,對。好吧,明天他們回來時,你最好叫他們找我回報。順帶一提,把諾比那天殺的假髮拿掉,然後藏起來,好嗎?」威默斯草草翻過文件。「我從來沒聽過矮人的低王。我以為矮人語的『國王』只代表資深工程師什麼的。」

「啊,不過,低王格外特別。」羅波說。

「為什麼?」

「嗯,一切要從石之司康開始說起,長官。」

「石什麼?」

「我們回偽城廣場途中,你介意繞一點路嗎,長官?這樣比較好說清楚。」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