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5800011
波斯文學入門
作 者:元文琪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經典智慧
出版日期:2007年02月27日
定價 240 元
優惠價  -21%  190 元
內容介紹
波斯文學入門
◎如果伊朗電影感動了你,波斯文學將會滋養你。那裡有「天堂的孩子」「天堂的顏色」,也是波斯文學的故鄉。
◎喜歡《追風箏的孩子》,就不能錯過這塊土地醞釀的文學花園。

世界文學浩瀚無涯,地處西亞的波斯(今稱伊朗),正是一處湧動不絕的泉源。
在祅教文化與伊斯蘭教文化的影響下,
蘊育了波斯語詩歌、民族史詩、蘇非文學,
更催生魯達基、菲爾多西、穆拉維、薩迪、哈菲茲等世界級大師。

古波斯文化和伊朗文學研究專家 元文琪◎著
曾志朗◎推薦



波斯在1935年更名為伊朗,承襲著兩千多年的悠久歷史,其文化博大精深,流傳至今的波斯經典內涵豐富,異彩紛呈。
透過這本簡明曉暢的波斯文學入門書,讀者將對伊朗民族豐富的人生智慧及仁愛自律的道德觀,有深刻的領悟。

◎祆教經典《阿維斯塔》,以「善惡二元對立」(光明與黑暗)為基礎,建構出完整自成一格的宗教和神話體系,影響了中國人、猶太人的思想與文化。

◎凝鍊了深厚文化的伊朗文學,今日已具有世界性重要地位,詩人薩迪的名句:「亞當子孫皆兄弟」,已被聯合國採錄為闡述其宗旨的箴言。

◎蘇非詩歌興起的中心在伊朗。以宣揚蘇非派教義及其神祕主義哲理為主旨的蘇非詩歌,在波斯古典文學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早期神祕主義的代表詩人幾乎全是波斯人。
◎哈菲茲被公認為波斯抒情詩的泰斗。在伊朗,哈菲茲的詩集發行量僅次於《古蘭經》,至今人們仍以他的詩句占卜吉凶。




作者介紹
元文琪

1940年生,山東省龍口市人。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長期從事古波斯文化和伊朗文學研究。
發表與出版的著作包括《二元神論——古波斯宗教神話研究》《伊斯蘭文學》《東方現代文學》《波斯古代詩選》《波斯神話》和《〈阿維斯塔〉——瑣羅亞斯德教聖書》等,並參與《中國大百科全書‧外國文學》《世界詩學大詞典》《伊斯蘭教辭典》《宗教大辭典》等書籍的編撰工作。
2000年獲伊朗總統頒發的「突出貢獻學者獎」,2003年獲伊朗文化部頒發的「中伊文化交流突出貢獻獎」,參與翻譯的《波斯經典文庫》叢書獲2003年伊朗第十屆國家圖書獎最高獎、2003年中國第六屆全國優秀外國文學圖書獎一等獎、第六屆中國國家圖書獎榮譽獎。


規格
商品編號:05800011
ISBN:9861331786
頁數:22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1786
內容試讀
波斯語伊斯蘭文學的勃興

  七世紀中葉,篤信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入主波斯,滅薩珊王朝(二二四至六五一),使伊朗歷史出現重大的轉折。九世紀中葉,隨著阿拉伯帝國境內伊朗地方王朝建立,發源於霍拉桑和阿姆河以北地區的達里波斯語(即新波斯語,簡稱波斯語),逐漸取代薩珊帕拉維語而成為伊斯蘭時期波斯人的書面語言,從此開始出現波斯語詩歌創作,並於薩曼王朝(八七四至九九九)時期形成初步的繁榮局面。魯達基身為波斯語先驅詩人的代表,以其內容豐富、體裁多樣的古典格律詩創作,贏得了「波斯語詩歌之父」的美譽。
  然而,波斯古典詩歌的奠基人與其說是魯達基,毋寧說是菲爾多西,因為後者里程碑式的宏篇巨製——民族史詩《王書》(又譯《列王紀》),不僅是對以往祆教傳統文化的繼承和發揚,而且為後世的詩文創作提供了大量的原始素材,從而對波斯語的健康發展及其文學地位的提高,產生了深遠影響。魯達基和菲爾多西的出現,標誌著波斯古典文學(尤其是古典詩歌)的崛起。此後日漸形成表現民族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文學潮流,與當時的時代背景相呼應,帶有悲壯崇高的美學特徵,是為中古波斯伊斯蘭古典文學的初創時期(九世紀中葉至十一世紀中葉)。
  進入發展時期(十一世紀中葉至十三世紀中葉)的波斯詩歌和散文,從內容到形式均發生了顯著變化。讚頌帝王英雄的詩文創作銳減,代之而起的是探索宇宙奧祕、感悟人生哲理、針砭社會陋習、宣揚倫理道德的宗教詩歌和散文著述。什葉派詩人納賽爾‧霍斯魯的詩文,闡釋伊斯瑪儀派的教義和哲理,頌揚知識和理性,並且具有強烈的反抗異族統治和壓迫的戰鬥激情。身為科學家和哲學家的詩人歐瑪爾‧海亞姆,對傳統神學的說教不肯盲從,敢於對真主創世提出質疑,對偽善的宗教首領予以鞭撻。他的傳世之作《魯拜集》短小精悍,內容深邃,富於哲理,耐人尋味。
  這時期的長篇故事詩創作成績斐然,論成就和影響,當首推內扎米的《五卷詩》,其中的愛情故事詩寫得典雅凝鍊,委婉細膩,感情充沛,動人心弦,成為後世詩人爭相效仿的楷模。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蘇非派神祕主義詩歌的勃興,改變了波斯文學乃至整個伊斯蘭文學的發展方向,促使其在宗教與文學的結合上獨闢蹊徑,並以別具一格的散文佳作,豐富了世界古典文學的寶庫。阿布杜拉‧安沙里率先以詩文相間的形式,用韻文寫成《默禱錄》,為後來薩迪創作《薔薇園》提供了模式。薩納伊的代表作《真理之園》引述簡短生動的故事和寓言,或進行道德勸諭,或闡明蘇非之道的奧祕,給人以啟發,使人深受教益。阿塔爾的名著《鳥之心語》構思奇巧,以隱喻和象徵的技法,將饒有風趣的寓言故事與艱澀深奧的蘇非哲理熔於一爐。他的抒情詩立意高深,別具韻致,表現出修道者與真主相溝通的強烈願望。他的《聖徒列傳》被認為是蘇非派散文的經典之作。
  鼎盛時期(十三世紀中葉至十五世紀末)的波斯伊斯蘭古典文學,以蘇非文學的高度發達和繁榮昌盛為基本特徵。此時湧現出幾位享譽世界的文學巨匠,和一大批蘇非派或深受蘇非思想影響的詩人和作家。
  曾任蘇非地方教團首領的穆拉維,被公認為蘇非神祕詩歌的集大成者。享有「波斯文《古蘭經》」美譽的《瑪斯納維》,係六卷本敘事詩集,可謂是伊斯蘭教蘇非派的詩經。以《沙姆斯丁‧大不里士詩集》題名的抒情詩集,感情沛然,蘊藉雋永,富含哲理,意在闡發「人主合一」的神祕觀念。他還有《隱言錄》和《書信集》等散文作品傳世。
  素有「一代文宗」美稱的薩迪,以敘事詩集《果園》和詩文雜糅的故事集《薔薇園》而聞名於世。他的抒情詩創作,將傳統的世俗情詩提高到新的發展階段。他的《論文五篇》、《帝王的規勸》和《論理智與愛情》等,也是傳世的散文精品。
  抒情詩巨擘哈菲玆被稱為「設拉子的夜雋永,內涵深邃。他巧妙地運用典故、史話、象徵、隱喻、雙關語和諧音鶯」,他的詩作不僅豪放灑脫,情真意切,熾烈感人,而且委婉含蓄,詞意詞,造成朦朧的意境和模糊的旨趣,給人留下回味餘地。鼎盛時期最後一位著名的伊斯蘭蘇非詩人和學者——賈米,其詩文著述不下五十餘種,以敘事詩集《七寶座》名氣最大,其中《尤素福與佐萊哈》為代表作。《近主親密的氣息》和《春園》等則是他的散文佳作。◎


《鳥之心語》——蘇非神祕詩的經典之作

《鳥之心語》被譽為中古波斯蘇非神祕詩的經典之作,其作者為阿塔爾(一一四五至一二二一)。他生於霍拉桑名城內沙浦爾,早年隨父親經營香料藥材生意,間或行醫治病。後來,他對神祕主義發生興趣,投師馬杰德丁‧巴格達迪門下,被培養成蘇非導師。阿塔爾曾遊學埃及、大馬士革、印度和土耳其等地,並赴麥加朝覲,會見過許多蘇非學者和聖徒長老。他勤奮好學,博覽群書,著述等身共計一百一十四部。他虔誠敬主,刻苦功修,並以此感到自豪。像所有的蘇非詩人一樣,阿塔爾有一股我行我素、不為名利所動的傲氣,他鄙視投靠朝廷、獻媚取寵的御用文人:「我一生從未給人唱過讚歌,還不曾為謀生而把珍珠鑽磨(意即寫頌詩)。」

宣揚教義的蘇非抒情詩
約有兩萬餘行的《阿塔爾詩集》,收錄了他一生創作的「伽扎爾」體抒情詩、「伽西代」體頌詩和「伽特埃」體雜詩等。詩中飽含神祕主義哲理和宗教性的道德訓諭,字裡行間洋溢著作者對真主的無限熱愛和嚮往。試舉一首「伽扎爾」體詩為例:

待來日借助我的心靈,
舉步登上那蒼天之頂。
在我和主相會的瞬間,
冥冥中萬物消失盡淨。
我彷彿已不認識自己,
氣息猶存何不求新生。
摒棄骯髒不堪的軀體,
將聖潔之氣置於心靈。
用我的心鑄成一把火炬,
讓氣息點燃它光耀通明。

蘇非照明學派認為,人類自身先天具有「內光」,透過拜功修行,淨化心靈,可使這種「內光」與「真主之光」的照明直接相通,靈魂即可擺脫肉體的束縛,返本還原,升歸天國,與主相合。詩中描述的「不覺外物」的功修狀態,似乎「氣息」已經與主溝通,進入「人主合一」的佳境。克己苦修到這等地步,是蘇非信徒所求之不得的。

述說蘇非派的神秘哲理
阿塔爾寫得最多、成就最大的,是富於哲理和勸諭性質的「瑪斯納維」體敘事詩,如《祕笈》、《心釋》、《真主論》、《珍寶篇》、《磨難記》、《訓言錄》、《鳥之心語》、《夜鶯頌》、《駱駝頌》、《自由意志說》、《霍斯魯傳》、《海達爾傳》、《奇蹟》、《冥語》和《成功的奧祕》等。其中以《鳥之心語》最為著名,全詩九千兩百行,講述一群鳥歷盡千辛萬苦去追尋神話傳說中的大鵬。詩中的眾鳥喻指蘇非修行者,擔任嚮導的戴勝鳥喻指蘇非導師,旅途經歷的種種艱難困苦比喻蘇非拜功修行過程中的七段「旅程」(一說為祈求、愛心、認知、無所求、信主獨一、困惑和寂滅),神鳥大鵬是蘇非信徒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真主的象徵,而堅持到最後抵達伽弗山的三十隻鳥,則是完成修煉、功德圓滿,進入「人主合一」佳境的聖徒的化身。波斯語「大鵬」一詞與「三十隻鳥」的寫法和讀音完全一樣,詩人巧妙地利用詞形和詞意的相同性,構思出饒有風趣的寓言故事,藉以闡明蘇非派的神祕義理,即安拉就在修行者的心中,要想接近真主,就必須拋棄私欲邪念,勤於功修,並最終在「人主合一」中獲得永生。若把蘇非神祕主義的說教置於一邊,單從文字角度去欣賞詩作,那麼詩中宣揚的那種為實現理想而勇往直前的奮鬥精神,也是值得肯定的。
將趣味盎然的寓言故事與艱澀深奧的蘇非哲理熔於一爐,是阿塔爾敘事詩創作的突出特點。他有一些篇幅短小的寓言哲理詩,如《蚊子與梧桐樹》等,讀來也很耐人尋味。「這天蚊子要找個地方落腳,就飛落在一棵梧桐的樹梢。少頃,它又要往別處飛,特向大梧桐樹表示歉意:『對不起!給你添了不少麻煩,今後不再前來打擾,使你討厭。』聞聽此言,梧桐開口言道:『竟如此多禮,實在沒必要。任憑你飛來飛去,我全然不曉,這般煞有介事,豈不庸人自擾。哪怕十萬隻蚊蟲一齊落到身上,我也絲毫感覺不到你們的份量。』」這首僅有十二行的小詩,透過蚊子與梧桐的對話,揭示了「人貴有自知之明」的道理,並告誡蘇非教徒,在唯一、萬能的真主面前,個人是微不足道的,切不可妄自尊大。
阿塔爾還有一部散文著述《聖徒列傳》。該書以生動流暢的語言,記述歷代九十六位蘇非首領的生平功績和嘉言懿行,聖徒們克己拜功、刻苦修煉的情形,以及他們有關神祕主義的闡釋和勸善懲惡的箴言,被認為是蘇非派頗具價值的傳世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