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1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2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3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4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5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6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7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8
  •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200014
找到靈魂伴侶的秘密
Ultima riga delle favole
譯 者:劉均韻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Soul
出版日期:2012年07月31日
定價 270 元
優惠價  -21%  213 元
編輯筆記
又要獨自一人踏上療傷小旅行?不!翻開本書來段「靈魂療程」,找不到心靈契合的人,不代表非得選擇孤獨。
內容介紹

一本為曾在愛中受傷、對愛失去信心的人所寫的書!
不論你相不相信靈魂伴侶的存在,
都將從本書中找到重新再愛的力量與可能!

★ 首月熱銷10萬本,蟬聯義大利暢銷榜40週!
★ 義大利的保羅‧柯爾賀,如成人版《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般發人深省!

為什麼我總是遇到不懂得珍惜、欣賞我的人?
為什麼我無法忘掉曾經受過的傷害?
為什麼愛情總是稍縱即逝、無法面對現實生活的磨難?
為什麼我內心總覺得自己不值得擁有最美好的愛情、不可能遇到所謂的「靈魂伴侶」?

如果你也曾有過上述疑問,那麼你或許也跟本書主角湯瑪斯一樣,需要來一場「心靈溫泉之旅」。
湯瑪斯曾對人生與愛情有過理想與憧憬,但幾經挫折與傷害後,他只能對生命的無奈投降,也不再相信所謂靈魂伴侶的存在。然而,在他內心深處,其實仍潛藏著對靈魂伴侶的渴望。因此,在勉強跟一個未必與自己心靈契合的女人在一起、以及孤獨一人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一天晚上,他意外落入海中,在失去意識之前,腦中閃過了想聽他心儀的女子亞莉安娜說話的念頭。醒來時,湯瑪斯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奇異的「心靈溫泉浴場」。負責接待他的史黛拉告訴他,這裡專門收容想逃避人生、但內心深處還有未達成願望的人。湯瑪斯滿腹疑問地展開了一系列的溫泉療程,也遇到了跟他有著同樣問題的「訪客」們。透過一座座有著不同功效的奇妙溫泉的洗滌,湯瑪斯慢慢卸下內心層層重擔與堅硬外殼,重新看見了自己,也看見了他靈魂伴侶的真實影像。更重要的是,他懂了要如何才能找到她……

心靈溫泉處方箋
‧當你和自己的靈魂重逢,你的外在也會跟著做同樣的事,也就是和你的靈魂伴侶會合。愛是需要兩個人一起到達的目的地,但先決條件是必須獨自找到道路。
‧愛,不能只用頭腦和身體。這兩者必須匯流到心,也就是你的天賦所在之處。
‧愛是三位一體的:想法、力量、情感。友情、性、無私的愛。
‧這世上沒有可以消除記憶的橡皮擦,但是有樣東西可以洗去記憶中的痛楚──寬恕肥皂。
‧任何把你的注意力從尋找天賦才能轉移到別處的愛,都不是真實的情感。
‧你必須找到自己的優點,並用想像力加以拓展。然後你必須拋棄沉重的罪惡感,用責任感取代。這樣你就會開始喜歡原本的你,同時也會想改變自己。之後,愛他人將是自然而然的結果。

名人推薦
※ 一本現代童話,充滿了希望與情感。探討如何在內心爭戰中發現自我,在平靜的新生活中重生。 ──義大利書評網站libriblog.com

※ 我會把這本書定義為療癒系書,因為主角湯瑪斯彷彿夢遊般完成了一整個心理療程。但這也是讀者需要跨越的門檻,因為未必每個人都願意做這麼一趟回憶治療之旅。 ──義大利書評網站booksblog.it

※ 作者呈現的是東方哲學的思想,及對於死亡與靈魂再生的省思。引發讀者的好奇心,並且用輕盈、感性的筆觸觸動讀者內心深處。讀完此書,讀者的靈魂似乎也經過了洗滌。值得推薦給所有那些覺得自己困在暗巷中走不出來的人。──義大利書評網站qlibri.it

※ 本書的特別之處在於它能讓你看見自己的小我。它當然不是一本人生指南,但卻能讓你跟著主角一起,在心靈溫泉浴池中找到自己。沒話說,就是很特別! ──讀者 史蒂芬妮

※ 這是我第一次出於直覺、在毫無所知的情況下買下一本書,那時我正處於失去人生中唯一深愛過的女人的哀傷中。我就這樣意外地沉浸在此書中,重新經歷了我因為自身恐懼而失去愛人的三個月來的心路歷程,也發現自己得到跟書中一樣的結論,真是太棒了! ──讀者 羅貝托

※ 這本書真美!是一場尋找自我、愛與失落的夢想的旅程。這場奇異之旅,讓主角的靈魂得以從恐懼與不安中獲得洗滌。當你一頁接著一頁讀下去,你會愈來愈愛上本書。 ──讀者 依曼奈拉

※本書是個能量寶庫,但你必須脫下知識分子的外袍,才得以進入心靈溫泉浴池。適合被現實世界折磨而對情感麻木、想喚醒內心感受的人閱讀。──讀者 瑪莉娜

※誰在男女關係中沒遭遇過問題?誰從未擔心過自己對情感的投入太多或太少,或沒有得到回報?誰不曾因為害怕受苦而做出選擇?或許去一趟心靈溫泉浴池會很棒……很多我們在經典或新時代書籍中讀過的理論,都具體呈現在主角湯瑪斯的人生經驗中。與傳統的勵志書籍比起來,本書或許能讓讀者更願意去檢視自我意識。 ──讀者 梅根

※ 一個具原創性的精采故事。是一場為每個人而寫的內在旅程,而且真的能提供教導。只要一開始讀,一定會愛上這本書,因為這個故事真的能觸動人心。 ──讀者 庫拉

※ 一則充滿希望與溫柔的現代童話。一個關於靈魂死亡與重生的熱血故事,融合了東方哲學與冥想方法,又輕鬆、溫暖、帶有同理心,能刺激讀者的好奇心。我推薦感覺自己人生快要沒有出路、亟需尋找自我的人一讀。 ──讀者 帕維亞諾

※這當然不是一本完美的文學作品,但它有其自成一格的深刻與完整度,不論是原創的劇情、豐富的內容、精準的故事架構、文字的品質,以及作者的真誠,都相當完美。我愛這本書,重讀之後更愛。書中的忠告是針對那些尋找新事物、不怕以不同方式看待人生的人。 ──讀者 波莉


【作者介紹

馬西莫‧格拉米里尼(Massimo Gramellini)

義大利《La Stampa》報副總編, 《Lo Specchio》周刊總編輯。長年撰寫專欄,擅長以嬉笑怒罵方式評論日常生活事件。因擔任知名電視評論節目「Che tempo che fa」固定談話來賓而廣為人知。本書為他出版多本時事評論作品後的第一本文學創作,出版一個月內即熱銷10萬本。最新小說創作於2012年3月出版,更創下兩個月內熱銷50萬本的驚人佳績。


【譯者簡介】
劉均韻
台灣大學獸醫系畢業;從小旅居義大利數十年,精通中、義、英三種語言。
從事翻譯工作超過十年,中義、中英、義英筆譯及口譯經驗豐富,曾與多家翻譯社及私人公司合作過。

規格
商品編號:G0200014
ISBN:9789868772762
頁數:256,中翻,25開本,平裝
內容試讀

3
他躺在一張籐編小床上,身上穿著一件浴袍,在一間宛如停屍間般陰暗、但室溫熱到不像停屍間的房間中醒來。
但我應該是死了,他想著。然後又打了個噴嚏。
死人是不會打噴嚏的,至少大部分人是這麼認為。他向自己混亂的記憶求助,記憶則把他如海難般的一生回憶還給他。也許他只是做了一場夢。也許他還在夢中。他聽到像是背景音樂的笛聲,陰暗中浮現了一個水面上鋪滿玫瑰花瓣的浴缸。一張告示牌在晃動的燭光中忽隱忽現。

……走出你的頭腦……

湯瑪斯討厭謎題的程度幾乎和討厭童謠一樣,所以沒有浪費時間去猜想那句話的意思。而且他已經很久不相信魔法了,因此也沒有大聲說出那句話以測試魔法效果。不過他倒是個動作片迷,立刻就以肩膀衝撞那扇沒有鑰匙孔的門,想直接撞開。但撞上的那一瞬間,感覺卻只是把額頭輕靠在門上,門板就毫無抗拒地展開。門一推即開,還真是個奇怪的地方。

踏出門外,湯瑪斯卻陷入更深沉的黑暗中。陣陣秋風鑽進浴袍的縫隙,迫使他將浴袍連接的風帽拉起來蓋住頭。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慵懶的氣息,好像大自然正把力量拉回自身內部以養精蓄銳。他跟隨幾盞油燈黯淡光線的指引,沿著一條鋪滿枯葉的小徑,來到了一個迴廊的入口。

他鼓起勇氣在棋盤似的地板上前進了幾步,聽見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迅速回頭,看到一名皮膚黝黑的女性。她的膚色在身上潔白袍子的對比下更加明顯。她一手拿著一支火把,另一手拿著一本精裝紀錄簿。
湯瑪斯寧願將她想成天使或護士,而不是血腥儀式中的女祭司,雖然他比較相信是後者。

「先生,歡迎光臨。我們正等候你的到來。」
「我在哪裡?」
「你要求抵達的地方。」
「我沒有做出任何要求。」
「你許了願望。」
「我不認為有這回事。而且什麼時候開始我的願望可以實現了?我只是個無名小卒。」
「你好像忘了自己當初為了誕生所達到的非凡成就。你是三億精子游泳大賽中的優勝者。」

湯瑪斯開始冒汗。他一向認為來世只是神話故事,現在則覺得應該稱之為瘋人院,因為看來跟活著的時候差不多。
「那妳又是誰?」
「我是這裡的接待員。」黑色女祭司答道。
她的身影飄逸優雅如風中的燭光,散發出高不可攀的魅力。湯瑪斯看著她以流暢的步伐前進,直到距離近到他能看清楚別在她胸前名牌上的名字。
史黛拉.瑪利斯。

「這裡有你的訂位紀錄,先生。你只要再提供幾項資料給我,就可以完成你的資料卡了。」
湯瑪斯瞄了一下紀錄簿,看見他一歲生日時被拍下的照片:雙頰鼓得像氣球,朝巧克力蛋糕上的一根小蠟燭吹氣。照片旁有人潦草地寫了一行字:居留時間未定。

「救命啊!」他喊道,然後拔腿就跑。
史黛拉頭也不抬地繼續看著紀錄簿。真不明白為什麼一開始大家都有這種反應。

4
逃脫者連滾帶爬地沿著小徑尋找出口,但是不論往哪個方向跑,最後還是回到同一座泳池前。兩隻粉紅色火鶴在池中睡覺,右腳抬起地站立著。湯瑪斯覺得牠們似乎很快樂,不由得心生嫉妒。

泳池中央豎立著一座龍的雕像。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湯瑪斯打算爬上雕像。他才剛開始爬沒多久,雕像卻開口噴出冰冷的水柱,使他失去平衡,跌入池中。

他使盡全力想游向雕像,但水流太強勁了。努力奮鬥一陣子後他終於放棄。他覺得肺部快要爆炸了,牙齒也如響板般格格作響。
「你果真是名不虛傳的游泳健將。不過我建議你最好趕快離開池子,不然很可能會病倒。」

史黛拉坐在泳池畔,手中捧著一件乾浴袍。她對輔導小朋友比較感興趣。成年人為了生活而傷痕累累,很少有事物可以讓他們感到新奇,遇到困難也馬上就投降了。可是剛剛交給她的男性好像是個例外:愛抱怨的外衣下脈動的是戰士的靈魂。

她把訪客帶回到迴廊,請他躺在一張小床上。
「可否麻煩妳用我聽得懂的話,說明我到底是處在哪一種夢魘中?」湯瑪斯上氣不接下氣地問道。
「你現在是在靈魂溫泉浴場,先生。」
「所以我死了?」
「我的紀錄上並未如此顯示。你到這裡是為了重新開始生活。」
「這是什麼騙局啊?」
「這裡是平行世界。許多可能中的一種。」

黑色女祭司將手放在湯瑪斯的頭上,一股舒適的熱氣立刻傳來。他感覺到體內有一個聲音愈來愈清晰,那聲音不是因為音量大而令人印象深刻,而是因為所說出的話語非常鏗鏘有力。

「請想像。是的,請想像宇宙間生命的顯化就像你車上的收音機,是不同頻率的集合。五感只能讓你收聽到其中一個頻道,所以你就會以為其他頻道不存在,你收聽到的頻道是唯一的可能。有人會偶然接收到隔壁的頻道,但因為接收到的訊號令人困擾不安,經常被認為精神有問題。但即使是最堅定的懷疑論者,一生中至少都會有一次收聽到所有頻道的可能。」
「而這只有當一個人心中完全充滿愛時,才會發生。」史黛拉補充道。

湯瑪斯馬上從小床上跳起來坐直。

「愛!我只知道感覺與激情,一時的意亂情迷。愛是不存在的,就像這個地方也是不存在的。」
在他寂靜的心中,內心之聲再度響起。

「你停止相信了。對,你停止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事物了。然而,事實不是只能用感官與心智去理解的。」
湯瑪斯無法接受這種荒謬的說法。排除感官與心智,你還剩下什麼?

「直覺,」史黛拉回答。「只能接受眼見為憑的人,只會看見不美好與不公平的人生。」
「如果我還沒死,就會被妳剛剛說的話笑死。為什麼從沒有人跟我說過這個天大的秘密?」
「真相需要一點一點慢慢地揭開,因為人類有個很糟糕的壞習慣,就是玷汙他們無法理解的事物。」
「老實說,我還是不明白我為什麼在這裡。」
「這是你所要求的,先生。從海底深處,你在這個頻率上發出了愛的訊息。」

湯瑪斯只記得他想到了亞莉安娜。
「我們只接收那些想逃避人生、但內心深處還有願望尚未達成的人。」黑色女祭司繼續敘說著。「一個對人生投降的人並非完全沒救。只有最大膽的想法可以拯救他。」
「小姐,我從未有過這種想法。」

史黛拉檢查了手中的紀錄簿。
「事實上這裡有一項紀錄。靈魂伴侶。」
「妳是在開玩笑吧?」
「為什麼這麼說?」
「我跟妳說過了,我沒有任何有趣的事可說。」
「你百分之百確定嗎?」
湯瑪斯閉上雙眼,假裝睡著。這是他拿手戲之一。從小他就學會戴上睡覺的面具,以逃避任何令他不安的處境。他翻過身,開始努力地想。
想著靈魂伴侶。

5
自童年起,每當他享受著把紙牌、玩具,甚至玩具兵等湊成一對的樂趣時,就已培養出這種執著:一切都要雙雙成對。他嘴巴開開地聆聽母親溫暖的聲音講著童話故事,但最後一句話總是令他很不滿意。

從此之後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很想知道「之後」真正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期間也有不少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早來的苦難灼傷了他的心,在他情感的傷疤上形成了一層憤世嫉俗的痂。於是他知道,在被誤解、醜陋、幻滅的人們身上,他都能找到自己。每個人心中都存在著不再相信夢想、感覺被人生背叛的好理由。

在悲觀的低壓雲系中漫步時,他反而吸引了許多看來相似、卻又非常不同的女孩們。每一個都反映出同樣的病徵:麻木的心中無法湧出清楚的感情需求。

湯瑪斯和一名激起他肉體欲望、但他並不愛慕的女同學一起探索了人體的奧妙。數年後參加這位女同學的婚禮時,他暗自嘲笑在場每一對因場合需要而必須表現出幸福模樣的假夫妻。他知道其中許多對夫妻並不快樂且互相背叛,他們之所以維持婚姻關係,只是出於害怕孤獨,而非渴望共度一生。
儘管如此,他還是有愛上別人的能力。大學一年級時,他為了追求穩定的經濟收入到補習班打工,就在想把一些荷馬的智慧種子植入一名擁有明亮雙眼的女學生大腦中的同時,他發現自己已被困在一段不可能的愛情中。

她是城鎮中最有錢的律師的女兒,年齡比他小三歲,個性善變到讓人誤以為有深度。湯瑪斯為了合理化這段不合適的戀情,在她的個性中添加了一些根本不存在的色彩。最後是女方提出分手的,而且對他想復合的努力不屑一顧。

分手的創傷將他推上一條通往失去自尊的道路。他寄出無數封信、死纏爛打地跟蹤對方,為她把一首披頭四的歌曲填上新詞,把她的臉部照片貼在「米洛斯的維納斯」 雕像的海報上。過新年時他寄了一個裝有三百六十五份小禮物的袋子給她。這個主意只贏得了她的一通電話,且以一句斷絕一切希望的話:「我再也遇不到像你這麼貼心的男孩」作為結論。這句話卻為他的希望添加了無限燃料。最後讓他清醒的是,他發現這個女孩迷上了某個企業小開:英俊、多金、遲鈍到足以讓人誤以為有威嚴。

在大學取得古典文學學位後,湯瑪斯在一位數學系女同事懷中找到了療傷的力量;從她身上,你甚至會覺得拋物線曲線方程式都很性感迷人。因為一件他始終沒有解釋清楚的誤會,數學女一直認為湯瑪斯是個非常好的人。一開始,湯瑪斯對這單向愛情甘之如飴。隨著時間過去,他開始小心翼翼學會回報這份愛意。一個下著雨的夜晚,她全身溼透顫抖著出現在他家門外,此後就沒再回她家。他們的關係中融合了夢想和書本、阿基里斯之怒和歐幾里德邏輯,蓋茨比則在當中扮演和事佬。
這段關係如此完美,以至於當數學女跟他說她懷孕時,湯瑪斯突然好想去死。他清楚看見自己被責任壓得喘不過氣的未來。他將必須找一份正當工作,從此過著沒有感情的生活。他腦中這種未來畫面的背景,就是不快樂與背叛,正如他自己一向唾棄的庸俗婚姻。突然間他覺得他的公寓變成了囚室;而她不幸流產的那一天,湯瑪斯連對她承認自己有多麼如釋重負的勇氣都沒有。

當時他覺得自己不如一條最低等的蠕蟲、一座廢墟,永遠都無法完整。他在內心以自私砌成了一座地下室,並遇到一個得了厭食症的女孩,為他逃離那位愛他的女人提供了藉口。這女孩只是一長串藉口的起頭,而這也證明了他對自我評價的低落。數學女最後終於被迫離開,他甚至沒有勇氣自己提出分手。此後他開始接受一個他不喜歡、卻必須說服自己是唯一可能的膚淺人生。

長期下來,他的冒險只為他帶來嚴重的排斥危機。一天晚上,因為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巧合,他發現自己和一個陌生女子在某間旅館客房的床上躺了好幾個小時。他們在黑暗的掩護下,徹夜傾訴彼此的人生,兩個人都沒有想過要把夜燈打開,破壞這種親密感。黎明時她睡著了,從百葉窗射入房間的曙光,讓湯瑪斯看清了對方的五官:她美麗非凡。正當他伸手想撫摸她的臉孔時,突然感到髖部一陣搔癢,然後就開始打噴嚏。最後他連再見都沒說就逃跑了,那也是他的第一次逃跑。
從此以後他再也無法和任何女性發生親密關係。他仍繼續習慣性地追求女性,透過累人的對話在電話中與對方短兵相接。一旦察覺對方有回應,噴嚏就立刻迫使湯瑪斯打退堂鼓。

他把自己對愛情幻滅的原因編成一套理論。世界上有幾億個女性?大約三點五億。扣除年紀太小、太老,外貌不合他意或他的外貌不合她們意的女性,可取樣本的數量馬上驟降至幾百萬。從這個數字中再把興趣品味和他不合的女性扣除。然後還有時常扮鬼臉、智商不高、令人討厭、自大傲慢、愛發脾氣、無知、愛八卦、無趣、衛道人士、偽善者、性冷感、花痴、歇斯底里、過於纖弱、救世軍領袖、柔順服從、說只愛他七十五分的懷疑者、把情感當冷凍食品般制定有效期限的缺乏安全感者、高不可攀、堅不可摧,還有聞起來像乳酪的女性──他對乳酪過敏。

即使這些有限的選項如此不精確,他可能的靈魂伴侶最後仍只剩下不到幾萬個,大多數還身處異國或原本就難以到達的地區。在他附近的稀有倖存者,很可能已經有了丈夫、愛人,或無法擺脫、隨時準備回頭來破壞好事的前一段關係。就算在假想的情況下,其中一位女性願意跟他建立專屬關係,他們的戀情也無法持續到最後。因為一旦腎上腺素的效果消退,只會剩下無趣和無聊,甚至是痛苦。

這嚴格定理的結論就是:分配給他的靈魂伴侶不會超過十個,而且全都活在過去。現在他只能擁有不完整和容易腐敗的愛情。

所以他只剩下兩種選項:勉強自己接受一個無法燃起他內心熱情的女性;或是認命接受自己終將孤獨一生,期間點綴幾段一開始就註定短命的激情。湯瑪斯選了二號選項,只因為他始終無法完全擺脫的浪漫性格,迫使他未加思索就放棄了一號選項。不幸的是,即使是要求不高的戀情也會節外生枝。而為了避免一切問題,他最近的過敏症狀成了萌芽愛情的殺手。

最後亞莉安娜出現,他隨即回到他最熟悉的角色:受害者。他在兩人最後一通電話中所表現出的笨拙,至今仍令他感到很窘,以至於為了消除這件事的記憶,他張開了眼睛。

史黛拉坐在他旁邊,全神貫注地在紀錄簿上寫著筆記。

「謝謝你,先生。你的思想和你的心互相連結,所以我聽得很清楚。」

她從長袍的皺褶中拿出一張卡片,遞給湯瑪斯。上面畫了一幅小木偶與藍仙女的圖,圖下方寫著:

……停止懊悔……你就能找回自我……

湯瑪斯放聲大笑。
「這張是誰寄給我的,小木偶還是藍仙女?」
「很抱歉,我的職權不允許我提供任何情報。麻煩請跟我來。進行溫泉療程之前,你必須接受身體檢查。」

6
診所位於迴廊的西邊,給人陰暗又空蕩的感覺。房間裡唯一的家具是一張放在兩個火盆間的辦公桌,後方坐著一名理平頭的高大男子。那身著白袍的外表令人感到心安,但胸前如鐘擺搖晃的圓形銀墜子卻沖淡了這印象。史黛拉對他的態度非常恭敬,並稱呼他為「院長」。
這位醫生要求他靠近一點,遞給他一面黑漆漆的鏡子。湯瑪斯斜眼瞄了一下,雖然鏡子是黑色的,但他還是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凹陷的眼窩、圓圓的顴骨、亂糟糟的頭髮。然後他的影像消失了,鏡子中間出現了一個坐在寶座上的女子。
那女子的輪廓有些模糊,但可以看到她頭戴皇冠,身披一件金光閃閃的斗篷遮住豐滿的曲線,只有右腳露出來,放在一個軟墊上。之後又有第二個女子入鏡,面容跟第一個女子很像,可是極瘦,穿得破破爛爛,趴倒在第一個女子腳前,胖女人露出一絲冷笑。
他將目光移開鏡子,與院長對望。黑暗中,院長的雙眼像兩顆閃著藍灰色光芒的石頭。
「你剛剛看到的是你的靈魂。」
「我都不知道我的靈魂穿D罩杯。」每當湯瑪斯心神不寧,就會用開玩笑來當擋箭牌。
「靈魂是女性,如同身體內所有的水分。學校到底都教了你們什麼啊?」
「鏡中出現了兩名女子。」
「這顯示你的分裂。這兩名女子分別代表殘忍與柔弱。兩者彼此互補:弱者永遠是殘酷的。」
「我不懂為什麼要透過一塊玻璃才看得到我的靈魂。」
「每個人可以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看到它。你老是把自己看得太重或太輕,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你的價值。到底是什麼讓你怕到喘不過氣?」
「你才是醫生。」
「可是需要醫治的人是你。你可以告訴我一些愛情的真相嗎?」
為了好好教訓一下如此惹人厭的談話對象,湯瑪斯引述他讀過最有力的愛情定義,那是英國詩人雪萊寫的。雪萊曾說,愛情是一股強大的力量;當你發現思想中存在著無法填滿的空虛深淵,並嘗試從所有事物中喚醒能與你靈魂產生共鳴的部分,愛就會把你推向最害怕或最渴望的外在事物。
院長雖然欣賞湯瑪斯的引述,但以他的標準而言仍過於情緒化。關於這位新訪客的資料顯然是正確的:在憤世嫉俗的外表下,仍然保有對新鮮事物感到驚奇的能力。
「詩人往往最接近真實。愛是構成宇宙的能量,人心則是將這股能量注入世界的管道。但很多時候人的心被封鎖住了,所以需要丘比特用祂的箭去擊中人心,讓它重新恢復活力。」
「那請他不要浪費武器,箭就算射中我也會反彈回去。」
院長離開書桌,走向湯瑪斯。雖然身材高大,院長仍以從容的動作主宰著整個空間。
「我覺得我們應該重新開始。你知道愛從何而生嗎?」
「鼠蹊部,那是我一個花花公子朋友說的。另一個朋友雖然離婚兩次,但他仍堅持愛是從心出發。」
「他們兩個都說對了,但也都錯了。愛會透過鼠蹊部注入心。就跟水源一樣,要往高處尋找。」
醫生輕輕碰觸湯瑪斯的眉心中間。
湯瑪斯覺得自己喉嚨一緊,開始打噴嚏打個不停,然後滿臉像著火般通紅。
醫生再把手放在他上腹部的太陽神經叢上,他臉上的潮紅慢慢退去,喉嚨裡的那個結也化為一把彩色碎紙。
「這樣你懂了嗎,湯瑪斯?愛是因為感官衝動從頭部衝出來的一團火,然後變成一支墜入性愛的箭。」
「那團火會在肚子裡發熱一陣子,但打個哈欠或哭完後就熄滅了。」湯瑪斯很訝異自己居然還能說話。
「除非你有辦法讓它回到心的位置。這條小徑非常窄。但是只有當激情昇華成感情,愛才能回歸中心,人才會變得無敵。」
「你真會咬文嚼字!說出的話簡直就像包裹巧克力的糖衣。」
「也許吧。但我真正的天賦才能是治癒人們。你的天賦才能是什麼?」
「你先激怒我,然後才說要治癒我,我可不覺得這會是什麼令人懷念的行為。你是為了讓自己比較好過才這麼做嗎?」
「我對當好人沒有興趣。善良就像你的過敏一樣,是一種不和諧。我寧願當個公正的人。」
「那你就當個公正的人,告訴我,我到底被帶到哪裡了?」
「是你把自己帶到這裡來的,我們只是把門打開。我覺得你不可能沒有任何天賦才能。」
「相信我,並沒有。」
「所有靈魂都擁有天賦才能,他們來到世界上,就是要發展天賦才能。」
「顯然我的靈魂從一出廠就是瑕疵品。」
「大多數人都沒有好好保存自己的幸運種子。他們向外尋找,在膚淺的激情或極端的經驗中尋找著。當他們遍尋不著,便只能過著悲慘的人生。你有聽過火龍的故事嗎?牠將自己唯一的天賦才能藏匿在廢礦坑中,更因擔心天賦才能被偷走而日夜看守著廢礦坑。有一天,一名騎士打敗了火龍,將天賦才能釋放出來,把廢礦坑變成了財富寶庫。」
「往事已如流水逝去,如今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小水滴。我只希望平靜地消失。」
事實上,湯瑪斯開始有了些微想活下去的意願,他希望院長說出一些能激勵他改變命運的話。
「湯瑪斯,我想說個故事給你聽。主角是一個夢想成為吉他手的男孩。故事開始於他十四歲生日的早晨,他收到一把吉他。」
「好懸疑啊!」
「那把吉他真的很漂亮,但有很多條弦。男孩害羞地用指尖輕撫,但彈不出聲音。他嘗試多用點力氣,吉他發出了單調的低鳴,和男孩內心的音樂世界一點都扯不上關係。」
「他應該考慮去上音樂課。」
「他去上課了。男孩從某處聽過,當一個夢想緊跟著你很久,代表它已經不是幻想,而是指引你人生使命的信號。煮義大利麵。做算術。修理時鐘。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使命,錯的只是認為某一項比另一項重要,只因不是每一項都可以帶來財富和名利。」
「修理時鐘的人和被賦予修復世界任務的人之間,一定有差別吧?」
「依照人類的論斷是有。但如果他們都將自己存在的意義融入工作中,對宇宙而言兩者並沒有任何差別。男孩確信自己的使命是讓吉他發出聲音。」
「那他去上音樂課的情況如何?」
「很不幸地,他什麼都沒學到。所以他又去上了一次。結果更慘。」
「這樣最好還是別學了。這種事我做過無數次。在我成功地用一拳擊倒自己的那一天,我就放棄學拳擊了。」
「男孩的想法跟你一樣。他也說:『我要投降了,我的夢想並不真實,我一點音樂天分都沒有。』他把吉他藏在一個箱子裡,打開收音機,阻止自己去想。這時一種單純新奇的聲音傳來,與他的靈魂產生了共鳴。當年那種音樂被稱為民歌爵士樂,但其實已經算是搖滾樂了。」
「搖滾樂?我印象中你們的品味應該更無趣才對。」
「男孩打開箱子,取出吉他,並試著彈出了第一個和弦。這時他了解到,若想確認夢想是否正確,你必須先否定它,乍現的靈光會讓夢想永遠回到你的生命中。」
「男孩找到他的天賦才能後,是如何浪費它的?」
「找到自己天賦才能的人是不可能浪費它的。這個男孩的名字是約翰.藍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