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2600037
布考斯基煮了七十年的一鍋東西
作 者:查理布考斯基
譯 者:巫土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05年06月24日
定價 330 元
優惠價  -21%  261 元
內容介紹
*美國當代最偉大的寫實作家
*被時代雜誌封為「無賴的桂冠詩人」
*一個讓美國人為之不屑,歐洲人為之瘋狂的作家!
*「破壞平靜的專家,洛杉磯地下世界的桂冠詩人,浪漫地堅持輸家要比贏家更誠實,對於迷失的一群具有怒火般的慈悲。」--新聞週刊書評

    說到布考斯基,他是一個很好玩的人,到死也不為美國主流文學承認,天天飲酒作樂,混跡於下層社會,不管多麼卑微不堪的事情,都能變成他的創作題材。但是從他的作品裡卻能感受到一種瘋狂而強悍的力量,一種真正的生命力,有時甚至得把自己毀了才寫得出來。
    布考斯基在紐約很受歡迎,「他的書很容易被偷」是最佳明證。其實布考斯基最受人矚目,且影響世人最深的不是小說,而是詩作。他畢生共出版了32本詩集,而這些詩也相當程度地影響了美國的搖滾樂。本書,就收錄了他歷年來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作者介紹
查理‧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一九二○ ~ 一九九四)

生於德國。父親是美國軍人,母親是有著波蘭血統的德國人,兩歲時隨父母搬到美國。他有一段很不愉快的童年:沒有朋友,常遭父親毆打,十三歲就學會了喝酒。

一九三九年,他在洛杉磯市立學院研讀英文與新聞學的時候,美國正逢景氣谷頂,他在失望之餘,先後到了紐約、費城,過著流浪式的社會邊緣人生活。整天無所事事,喝酒、賭馬、找妓女、打零工。

另一方面,他也開始嘗試寫作,二十四歲時出版了第一本小說,但卻不被當時的讀者所接受。挫敗之餘,他停止了寫作,開始長達十年放浪形骸、荒佚無度的日子。終於,一次嚴重的胃出血,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後,他重新開始提筆寫作,也在郵局找到一個固定的工作。

    到了八○年代,他的作品逐漸受到重視。雖然仍不受文學殿堂所接受,但在歐洲卻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僅在德國就狂銷了二百二十萬冊以上,也被翻譯成多種語言,有希臘文、德文、法文、葡萄牙文……等,被喻為美國當代最偉大的寫實作家之一。

一九八七年,好萊塢將他的作品改拍成電影「Barfly」(夜夜買醉的男人),獲得很不錯的票房,影評界一直認為布考斯基替美國娛樂圈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視野。

一九九四年,布考斯基死於白血病。留下了三十二本詩集、五本短篇小說集與四本長篇小說。

 

譯者簡介 / 巫土

曾經是視覺藝術工作者,現在專業翻譯,產量頗多,但是只有約十%讓他感覺不是在浪費生命,布考斯基的瘋狂放蕩作品就是其中之一,其中的矛盾是有待探討的神秘。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037
ISBN:9861330941
頁數:416,中西翻:1,開本:2,裝訂:1,isbn:9861330941
內容試讀
[譯序】
我也要寫詩!   巫土
譯完了
這本布考斯基

不想再寫譯序
試試看模仿布考斯基

有一隻鴨子

潑冷水嘲笑我

說我的文字太白


拜託,我這輩子

第一次寫詩


就算

畫虎不成……

布考斯基還是布考斯基


原書名的長串字眼

septuagenarian

因為某種先入為主之見

一直以為

這個字的意思是

化糞池

(由此可知我的英文功力……)


書翻譯了一半多

才發現這個字的意思是

七十歲


布考斯基煮了七十年的

一鍋東西


在這裡

看到了

另一個布考斯基


苦盡甘來

享譽國際

作品被搬上了

大銀幕


有了房子

加上保全系統

車庫有兩輛

新車子

還有

妻子……


真是讓我感到

十二萬分的

欣慰











嫉妒


但是

他也面臨了

人生的休止符


文思不再

泉湧


酒友相繼凋零


早年對肉體的摧殘

開始

種瓜得瓜


只剩下三年好活

他還不知道


或許,他一直都

比我們更清楚……


***


拜翻譯布考斯基之賜

我發現

翻譯是檢驗文學的好方法:

任何文字,如果經過了

翻譯的摧殘

會失去那種莫名的力量

那就只是二流的作品

只是賣弄文字,沒有

實質


布考斯基的文字

很耐翻譯


不過也有可能

布考斯基的文字

本來就是二流的


所以很耐摧殘


更有可能的是

我是個三流翻譯……



去他的翻譯!

我也要

寫詩大賣

走紅國際


我也要讓人

望而生畏

敬而遠之


但我不要

酗酒嫖賭

臉上長滿

麻花



屁股長痔瘡


非得如此

你才能寫出東西嗎?

不朽的

布考斯基老大?


我真的很想






或許


寫作只是個幌子


一輩子的烈酒

洗滌

一輩子的嫖賭

鍛鍊

是否讓你有

足夠的適應力

在死前的

片刻

甩甩頭

打消迷霧

正視它的嘴臉?


一如你跌跌撞撞地從酒吧出來

卻總能夠找到路

回家……


[書摘]

毯子,瓶子,袋子

小時侯

我記得這個聲音:

「毯子!瓶子!袋子!」


「毯子唷!瓶子唷!袋子唷!」


當時是

經濟大蕭條

從老遠就聽到這個聲音

接著看到

老舊的馬車

還有

又老又累的

凹脊瘦馬


然後聽到

馬蹄聲:

喀拉扣,喀拉扣,喀拉扣……


然後看到

那匹馬

與馬車


似乎總是在

夏季最熱的

一天


「毯子!瓶子!袋子!」




那匹馬真的是

很累──

白色的唾沫

滴落

馬銜鐵卡在

嘴裡


牠拖著難以負荷的

重量

全是

毯子,瓶子,袋子


我看到牠的眼睛



且痛苦


牠的肋骨

清楚可見


碩大的蒼蠅

盤旋落腳在

牠皮膚上無毛的地方


有時候

我們之中某人的父親

會叫道:

「喂,你為什麼

不餵餵那匹馬?你這個

混帳東西!」


那個人的回答

總是一樣:

「毯子!瓶子!袋子!」


那個人

非常地

骯髒,沒有──

刮鬍子,戴著一頂扁扁的

髒污的

軟帽




坐在一大堆

袋子上面


有時候

當馬似乎

少走了

一步


那人會

抽出

長皮鞭……


聽起來就像

來福槍聲


一團蒼蠅就會

飛起

馬就會

重新往前

出發


馬蹄在熱柏油路上

拖行著


然後我們只能看到

馬車的

背面


還有

如山高的

袋子與瓶子

蓋著

褐色的

袋子


還有

再次聽到

那個聲音:

「毯子!瓶子!袋子!」


他是

第一個

讓我想要

殺掉的人


從此以後

就找不到

這樣的人了


街車

法蘭克與我是十二或十三歲

當時是經濟大蕭條年代,

沒什麼事情好做

除了搭便車到海灘

然後回來

那個夏天

那個秋天與冬天

我們都著迷於

街車


搭一趟,如果我沒記錯

要花七分錢

可以轉乘兩次

真的可以讓你

遊遍全城


法蘭克與我似乎

永遠都在

搭街車

比待在家中好多了


我總是跟法蘭克一起搭

他非常大膽。

他會走來走去

詢問乘客,

「你要不要轉車?」

他這樣拿到

很多轉乘票

我們搭到各種地方

有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

究竟到了什麼地方


我們碰過一些問題:

「你們不能從W線

轉乘到J線,不同區

你們必須再買一張

新車票!」


「但是W線的車掌

說沒關係。」


「好吧,孩子,下不

為例。」


還有其他問題:

「這些轉乘票不能用。

已經過了

期限!」


「是嗎?哪裡有寫?」


「看到這個洞嗎?

洞打在2上面,表示

過了兩點以後

就不能用了。」


「好吧,我們下車……」


我們在下一個車站

下車,法蘭克從口袋中

掏出更多

轉乘票

他在街上找到一根

牙籤,開始在一張轉乘票上

戳洞,然後又戳了另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