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匣心記3 1
  • 匣心記3 2
  • 匣心記3 3
  • 匣心記3 4
  • 匣心記3 5
  • 匣心記3 6
  • 匣心記3 7
  • 匣心記3 8
  • 匣心記3 9
  • 匣心記3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249
匣心記3
作 者:伍倩陳淑芬 繪
原文作者: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1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電子書

 


書活網特推

內容介紹

悲歡離合金匣起,死生契闊人面終

她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
他從金燦燦龍庭到白茫茫大地
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
貴賤是天塹,愛情是天梯
身分與生理各有殘缺的兩人,該如何跨越彼此心中的檻?

她刻苦地學習每一項技能,尤其是如何嗲聲嗲氣地抱著人,用從裡到外的柔軟騙取堅硬的金與銀,為他去買一個把手中的剪刀換做筆的機會。男人們伏在她身上,一個又一個,她大張著眼躺在最深的爛泥底,含笑仰望著一株花,抽芽吐穗,在紅綃帳頂上慢慢地開……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攪箏笑江南,風波集賢賓
──她是他的執著,是令他看破對萬物執著的,另一種執著。

溫存慰藉的床笫,在精心籌謀無力抗拒的聯姻之下,於漫天風雪中,劃下了多道的血痕。

春光明媚、萬花燦爛的江南,卻敲不開青田傷痕累累、閉鎖的心。

悔意萬分,欲重拾摯愛的攝政王齊奢、圖謀奪位的東太后王氏、怨懟難平的西太后喜荷、失去好友的公公吳染、想報殺父之仇的養子吳義……一宗綁人案,將這些愛恨情仇全串了起來。而在這風波險惡的層層烏雲之下,一道電光撕開了天幕,在穿著黃衫的年輕人因權力而興奮的瞳孔中,有一些東西,卻永永遠遠地改變了……

【本書特色】

★網路最受矚目,9.9分高評價,才華洋溢的人氣女神開創古言小說新局,影視化熱烈啟動中

★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的曠世虐戀

★當當網六千多則佳評,讀者爭相推薦!

「畫面感極強,閱讀的過程就如同看了一部電影!」

「是我看過唯一一部可以和《甄嬛傳》齊頭的小說!」

「愛恨交織的故事,值得去看,值得去想,如匣子一般,裝滿了酸楚和歡笑。」

「這本《匣心記》確實不同《延禧宮略》《甄嬛傳》風格,有新,有質,有巧,確實難得。」

「特別是不落俗套!作者別出心裁,用青樓女子做主角,偏還能於濁世中見真情,高,實在是高!」

「這是一部完成度非常高的小說,無論人物還是情節。跌宕起伏、陰謀詭計、愛恨情仇都十分齊全,閱讀很有暢酣淋漓之感,是本好書。」

「人都有陰暗的一面,也沒有完美的人生,人性刻畫的比較豐滿,感覺是有血有肉的,不像許多言情小說主角都是頭頂金光、完美無缺、無所不能的非人類!」

★《劍魂如初》作者/懷觀、歐巴桑系網路插畫家/鼻妹 痴心推薦

【好評推薦】

「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美麗的文字,細緻的考據,構成了這部青樓女子的血淚風情史。

權傾天下的王爺對上冶豔入骨的名妓,人前都光鮮亮麗,心底均千瘡百孔。兩個殘缺的靈魂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圓滿,結局好不好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推薦給古言迷,作者能用文字帶你進入某個時空下的街坊妓院、宮廷殿堂,看盡世間炎涼。

──《劍魂如初》作者 懷觀

【作者簡介】伍倩

生於夏天,太陽獅子,月亮天蠍。北京大學法語文學博士,現在大學任教。

鍾愛文字與故事。惟願自己能一字字講述好每一個故事,這些故事自冥冥之中找到我,藉我的筆墨降臨人間,帶給我歡笑與眼淚、光明與黑暗。

你想歡笑?想流淚?想永生難忘一個故事?我和我的故事都在等著你,希望能在書裡碰到你,也希望你可以在書裡,和你自己迎頭相遇。

【繪者簡介】陳淑芬(平凡+陳淑芬)

夫妻,同行,出過一些書,從事插畫相關工作,近期主力養生。
臉書:https://reurl.cc/0ZN5x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249
ISBN:9789861336824
352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目錄

第九章 攪箏琶

「騷」「髒」「爛」「賤」⋯⋯

這些字眼在孽風裡漫天紛捲,

如一則被粉碎的尊嚴,如一場漸飄漸散的渺小生命。

第十章 喜江南

三千眾生各有業障,她是他的修行,

令他勘破對萬物執著的,另一場執著。

第十一章 集賢賓

一道電光撕開了天幕,

在穿著黃衫年輕人因權力而興奮的瞳孔中,

有一些東西,永永遠遠地改變了。

內容試讀

夜沉沉,雪皚皚。

王妃香壽的寢殿中是一張八寶象牙床,床上的齊奢是驚醒的,頭疼耳鳴。懷裡同樣有一副纖腰抱月,但氣味卻完全不一樣。他先用了一會兒弄明白身在何處,接著就一下子心焦似滾。周圍黑得五指都不見,不知已至何時,他卻知青田定還在守著垂危的在御,苦等著自己。

香壽跟著被驚醒,竟見床邊的紫銅鶴頂燭臺上已點起明燭數支,慌忙扯起了被子掩住胸口,「王爺,這大半夜的您哪裡去啊?王爺!」

齊奢自使女手裡一把抽過了腰帶,自己動手扣著翡翠雕龍的帶鉤就朝外走,「備馬。」

風雪已大到足可蓋掩人世的萬種髒汙,澈地的白光中,有夜歸人。

譙樓上鐘鳴漏盡,畫角將吹,眼看夜已過半。如園的宜兩軒中,幾臺羊角宮燈依然是明輝湛湛,又有一件精工細刻的盛唐侍女燭奴,手持雙燭面帶淺笑,白玉質地的面龐上一雙似睜非睜的眼,眼底鑲嵌著兩顆煙晶石,流轉生波,睨向奪門之人。

齊奢大喘著粗氣,滿頭滿衣濕漉漉的雪片,人在門口就定住了,怔目而望:青田坐在只繡墩上,腿上擱了只錦墊,眼神木木的,一如墊上的那尾白貓。他咬了咬牙,踉蹌著上前半蹲下,去摸已冷的在御,手還在空中,被阻止。

「你別碰牠。」她說。

齊奢微微抬了頭,見青田臉面乾乾的無一絲淚跡,眼周一層黑暈,憔悴不堪。他轉手向上遞出,貼住她臉,好費力才喚出:「青田……」

她卻又嘴脣翕動,冷冽一句:「你別碰我。」

許久的痛默後,齊奢方辯解起來,卻怎樣都覺得百口莫辯。

「真對不住,回來晚了。妳知道,最近事情實在太多,全趕一塊了,好幾個地方大員都耽擱在京裡,我一晚上淨跟他們周旋了,還—」

「不必編了。」

齊奢一驚,細覷上方,「這話什麼意思?」

青田的口吻麻木不仁:「王妃是妳正妻,何需砌詞掩飾?」

蕪雜的亂念翻轉而過,齊奢心頭發虛,口內卻只強撐到底:「這可莫名其妙,怎麼扯出王妃來了?說話,青田,說句話。」

「我說過了,你別碰我。」

依舊是深垂著視線,聲音微弱但意態決絕。齊奢不得不再次收回了手掌,五內糾結,不知所措。接下來,只好絮絮地寬解、釋疑、安慰:「青田,我就去王妃那兒把複選的名單交給她,說了幾句話,其她什麼事兒也沒有……妳別這樣,我知道在御去了妳難受,可妳也不該胡思亂想啊……我心裡也惦記在御,可妳說一個封疆大吏在那兒,我總不能張張嘴就給人打發走……兩廣總督前腳剛走,漕運總督和河道總督後腳又來了,一連見完這幾個人,我是真有些累了,就在書房裡打了個盹,誰想一下就睡過去了……沒見上在御最後一面,我心裡也一樣難受,妳就別再叫我加倍難受了好不好?青田,對不起,妳怎麼責怪我都好,別這麼一聲不吭的,說句話,嗯?說話……」

青田的衣裳上繡滿了鳳、竹、蘭、菊、梅,題意扣著「鳳鳴春曉」。但聽憑對方口舌費盡,她卻寒若三冬,一字不吐,只把兩手定定地圍攏著在御,偶爾眼珠子動一動,斜瞄自己的肩或膝,也僅僅為了示意他拿走一時忘情又挨上來的手。

又冰又沉的雪水一分分消融,滲入了肌髓。齊奢的耐心終隨詞竭而告罄,他退了兩步站起,「妳說句話,說句話成不成!?」他只聽到自己焦灼的氣息聲,恍若旋走於樓簷的冬風,有種無處可依的狂躁。

「段青田妳休要欺人太甚!甭說原就是子虛烏有,我就真在王妃那兒又怎麼樣?哪位王侯親貴沒個三妻四妾?妳自個說的,王妃是我的正室,我跟正室那兒過一夜,我觸犯什麼天條了我!這麼大雪,天寒地凍三更半夜的,我車轎也不用急急慌慌地自己騎馬趕回來,哪怕就為了趕回來騙妳,妳也得領這份情!說話,妳說句話!妳他媽的給我一句話成不成,啊?說話!!

青田所在之地,渾似一個吞噬聲音的黑洞,齊奢只覺腔子裡的一顆心也給吞了去—人便沒有心了。

「行、行,」他惡狠狠又冷冰冰地,向她點了點頭,「妳若真非如此不可,那這麼辦好了—明兒我把妳那馮公爺、喬狀元也請來,讓妳春宵一度,咱倆就算扯平了,成嗎?」

從頭到尾都不曾瞥他一瞥的青田終於舉目,跟他四目相投,齊奢說不準那是什麼眼神,但他一輩子再也不希望她用這種眼神看他。萬種惱羞成怒陡然間軟化,可未容他搜刮出半個和解之詞,青田的雙眼卻又一跳,瞄向他身後。齊奢回頭,半開的門中,只見幼煙領著個婆子,卻是王妃香壽的姚奶媽,兩人顯然聽到了他與青田的爭執,表情都有一霎難堪的靜止。

幼煙善於應變,忙裝作撣雪的樣子,撲一撲身上的蘆花暗紋披襖,若無其事道:「王爺,姚媽媽說出了大事,奴婢就直接帶她進來了,還請王爺—」姚奶媽早已撲上前,兩手向大腿上重重一拍,「了不得了王爺,王妃娘娘尋短見了,您快回去吧!」

齊奢大為驚詫,「什麼?」

「快走吧王爺,府裡都亂成一鍋粥了!走啊,走……」

姚奶媽連架帶勸,一廂還支使著幾個丫鬟遞衣取傘的,一陣風地就給齊奢攛掇走了。青田置身事外地收回了注視,重新垂望膝面。她一生也忘不了,在御的藍眼睛是如何就在她懷內一絲一息地沉入了永恆的寂暗。她沒法接受在御已死去了,她手腕上還留著牠臨終前抓出的一片紅痕,還新鮮得很。不,她的在御沒死,牠頑皮的小爪子正撓著呢,就在她五臟六腑間,一直撓,一刻不間斷地撓。 

5 
直等回到王府,齊奢才弄清了姚奶媽故意的語焉不詳。原來王妃香壽因丈夫風高雪深也要從自己的床上回如園過夜,自覺羞憤難當,哭鬧著尋死,被一群丫頭摁在那裡勸解著。齊奢本就窩了一肚子火,看見這場面,劈頭蓋臉每個人都賞了一頓罵,罵得眾人灰頭土臉,各自躲開。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