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 玩出高IQ的邏輯遊戲200
  • Matty的超神奇解毒棒:去脂・消腫・解痠痛・舒緩僵硬[一書+一解毒棒]
  • 破碎重生:困境如何幫助我們成長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010
你是我最愛─林奐均的生命之旅
作 者:林奐均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4年04月29日
定價 230 元
優惠價  -21%  182 元
內容介紹
★林奐均首度將她經歷過的心靈創痛、獲得救贖、學會原諒的心路歷程,完整呈現在眾人面前。
★書中收錄諸多林奐均成長過程的照片,內容溫馨感人。
★首刷紀念版,隨書珍藏影音DVD,內容包括︰
‧入圍金曲獎最佳作詞、演唱等四項「你是我最愛」MV
‧Judy最愛影像集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在台北仁愛醫院的手術房外,一群人跪地流淚,迫切祈求上帝拯救那身中八刀、奄奄一息的小女孩。
二十餘年轉瞬即逝,林宅血案的慘痛記憶已在多數台灣民眾腦海中淡去。然而,當年那從血泊中奇蹟式倖存的小奐均,現在怎麼樣了?
在驚懼、悲痛中遠走異國他鄉的奐均(Judy),如今帶著真愛與動人的音樂,重新回到這塊她所生所長的原鄉,為你我緩緩道來她的生命之旅。
隨著字裡行間起起伏伏的場景和心情,讀者將看到一個過早遭逢劇痛試煉的生命,如何敞開封閉的心靈、走出昔日陰霾、活出充滿希望的人生。她的故事告訴我們,昨日的狂風驟雨已然停歇,新生的彩蝶正要展翅而飛。現在,正是充滿盼望、值得歡欣鼓舞的時刻……


作者介紹
林奐均
一九七一年出生於台北市,美國印第安那大學(Indiana University)音樂系畢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非英語系人民之英語教育」碩士。
四歲開始學琴;八歲經歷「林宅血案」,重傷獲救,一年半後隨母親前往美國。中學起主修鋼琴,曾四度獲得「美國西南部青年音樂大賽」第一名。
同一時期接觸基督教信仰,成為基督徒,並參與「心靈之聲」演出,開始向眾人見證上帝的恩典。
二○○二年偕宣教士夫婿Joel Linton舉家回台定居。個人音樂作品有「唯一」、「你是我最愛」等。

Judy的網址:www.judylinton.com
 e-mail:friends@judylinton.com

翻譯者簡介/林淑芬
一九六八年出生於南投,政治大學哲學研究所碩士,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曾任報社記者、雜誌主編,現任「愛鄉」雜誌總編輯,新竹聖經學院兼任講師。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10
ISBN:9861330178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2,裝訂:1,isbn:9861330178
各界推薦
序二

感謝妳,孩子                 林義雄‧方素敏


感謝妳,親愛的孩子,

感謝妳如此勇敢,

以堅強的生命力鼓舞了我們對人類的信心!

感謝妳純潔善良的一顰一笑,

給了我們獨一無二的滿足與快樂!

感謝妳!親愛的孩子,

感謝妳願意與我們相伴,同時獨立地翱翔於自己的天空!

感謝妳將我們對妳的愛孕育延伸,讓一切顯得更加美好!

啊!孩子!

生命是如此甜美,愛是如此神奇。

妳的生命中每一段細微動人之處,

都使得爸爸媽媽由衷地向上天發出虔誠的禮讚!


爸爸.媽媽
內容試讀
◎悲劇的發生

我八歲那年,台灣正經歷政治上的大變動,整個國家處在戒嚴法之下,人民充滿恐懼。我父親是一位人權運動者,政府當局非常痛恨他,因為他參與地下刊物出版運作等爭取民主的行為,將他關在監獄裡。他被抓一天後,大人們告訴我,他當兵去了。然而,對一個幼小敏銳的心靈而言,我已經感覺到事情很不對勁了。

兩個多月後,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那天,事情發生了,而這件事,永遠改變了我們的生命。

那天我放學後走路回家,到了家門口,習慣性地按門鈴,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人來應門,我按了又按,然後在門前台階上坐下來等人來應門。過了很久,門開了,一個陌生人走了出來,我很習慣家裡常有我不認識的客人來,所以並不以為意,我走了進去,一個勁兒地往自己房間走去,心裡只想著快點把沉重的書包放下來。

當我進到房間,還來不及放下書包,突然間我不自覺地側了一下身子,我相信這是來自上帝的警告,就當這個陌生人拿著刀子朝我刺過來時,我正好側了身子,使得背上的書包擋住刀子,如果當時我沒有側身,這第一刀一定使我當場斃命。之後,他又朝我砍了七、八刀,我聽到阿嬤走進大門來叫我的聲音,這個男人將我反鎖在房裡,然後,朝外走向阿嬤,我聽到阿嬤的尖叫聲:「奐均!奐均!」我想應聲,卻虛弱得發不出任何聲音,我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後來知道阿嬤身上被砍了十三刀當場死亡。直到那一天,我才深刻地了解到阿嬤有多麼地愛我,因為她死前仍不斷地呼喚著我的名字——奐均。

事情發生之時,媽媽正在監獄探望爸爸,她打電話回家一直沒有人接,因此非常擔心,就要爸爸當時的秘書來家裡看看。這位秘書來的時候,發現我躺在爸媽的床上,我告訴她有小偷,而且我很渴,她用手帕沾了些水給我,然後打電話叫救護車。我在醫院裡躺了很久,感謝神,我活下來了。

當我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存活機率並不高。醫師們大概也很害怕照料我,因為他們知道我是誰,也知道二月二十八日這個日子代表了什麼樣的意義。但是,過了好幾年之後,我才知道當時有一群人跪在主面前為我禱告,我相信,上帝當時垂聽了他們的禱告。感謝上帝的恩典,我活下來了。

媽媽試著不讓我知道這個恐怖事件,那時電視上常會有插播出現,要大家一旦知道任何有關林宅血案的消息,就打某個專線電話報案。然而,為了怕我知道,只要電視上一出現這個插播,就會有人站起來轉台。

 

◎我永遠不再哭了

當小奐均被送到醫院之後,一些關心林家的朋友陸續趕來,其中還有許多基督徒透過電話,拜託牧長及弟兄姊妹們為奐均禱告。很奇妙地,手術順利完成。更奇妙的是,病危的奐均漸漸地好轉了,連主治醫師都說:「奐均的痊癒康復是一大奇蹟!」 

當時奐均的父親因血案發生而交保治喪,從小奐均和爸爸最親近也最像,所以當小奐均看到從「美國」回來的爸爸時,終於笑了,眼睛也亮了起來。

「爸爸!我好了以後,要和妹妹去六福村玩。」

「爸爸,我不要回去鄉下,那裡沒有學校。」

「我要像爸爸一樣勇敢!」

聽到這個劫後餘生的小生命所發出的單純心願,大人們的眼淚都忍不住潰堤,然而,不論淚水如何奔流,這個苦難卻是硬生生地橫在面前,無可迴避了。

雖然黑夜終究會過去,但噩夢卻仍然盤據在心頭。然而,大家卻從這個勇敢的小女孩身上感受到無比的生命力。悲傷依然,苦難還沒有過去,看到那張洋溢著信任的小臉,每個人心裡都在想,這孩子的明日將會如何?

為了不讓奐均遭受更大的打擊,大人們都不敢將真相告訴她,交保治喪的林先生與幾近崩潰的林太太只有強忍著心中苦楚,到病房陪她唱歌、說故事。當時林太太心疼地想著,奐均想和妹妹們一起到六福村的願望如何能夠實現啊?她還不知道這輩子她已經沒有辦法和妹妹到任何地方去了。

手術清醒後的奐均,第一句話不是問壞人為什麼要殺她,而是擔心她沒去上課,老師會不會生氣?功課趕不上別人怎麼辦?病中的奐均,收到了來自國內外如雪片般的慰問函和禮物,每一信、每一字、每一物都包涵了社會大眾給予她真正的關心與愛心,奐均的生命就是這些愛心的累積……

奐均在眾人的關照下出院了,但是她的安全一直受到高度的保護。療傷期間,奐均的生活天地只限於宜蘭外公家的樓上,除了和表兄妹玩耍外,就是玩牌、下棋和看書。沒事時,就趴在窗口看來往的人群,尤其愛看上下學的小朋友,她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被判定和別的小朋友不一樣了,但她從來不吵、不問,只乖乖地聽從大家的吩咐。

偶爾奐均實在忍不住到樓下去蹓達,警察阿姨都隨身陪伴。那陣子她膽子也特別小,怕見生人,怕見刀子,半夜裡經常從噩夢中驚醒,哭泣不已,問她怕什麼,她又什麼都不說,只有等林先生去看她時,她才會非常高興地和林先生撒嬌。林先生總是和她一起做體操,要她多鍛鍊身體,深恐她原本瘦弱的身體會因足不出戶而更加瘦弱。當林家人努力為這個殘缺的家,編織另一個新的活下去的團圓夢時,卻又因為林先生再度被拘押而破滅了。每當奐均問起爸爸為什麼不來看她了,林太太只好再編謊話說是爸爸當兵去了。

後來拗不過她的請求,林太太就帶她到軍法處去探望林先生,軍法處特地讓她們父女相見,奐均看見爸爸理個光頭,旁邊又站滿了穿制服的阿兵哥,她就深信不疑,以為爸爸真的當兵去了,每當有旁人問她爸爸的消息,她會立刻回答,爸爸當兵去了,理個光頭好好玩,還有兩個禮拜才回來。而兩個禮拜過去了,兩個月也過去了,對於奐均「爸爸當兵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的問話,林太太也只能無語問蒼天……

奐均的身體慢慢康復了,除了問「爸爸當兵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之外,也開始問起阿嬤和妹妹們到哪裡去了……

 

我知道一定有些事情不對勁,但是我也知道不應該問太多。不過有時候實在忍不住,就問:妹妹們和阿嬤到哪裡去了?親戚們常會含糊地說些她們去某處度假等的話搪塞過去。現在,每當我想到當時的情形,便能體會到媽媽聽到這些問話的時候,是多麼傷心欲絕了。

大約過了四個月,有一天,媽媽終於把我帶到房間,告訴我妹妹們和阿嬤都已經不在了。

那個下午,我哭了又哭,只是不停地哭泣,我好後悔自己從來沒有真正地珍惜跟她們在一起的時間,我多麼盼望能再有一些時間,哪怕是五分鐘也好,就只是讓我擁抱著她們,告訴她們我有多愛她們。我哭了好幾個小時,在哭過之後,我這樣對自己發誓:我永遠都不會再哭了。為了爸媽,我一定要堅強起來。那時候,我大概只有八歲多快要九歲的年紀,但我真的下定這樣的決心。

果然,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沒有再哭泣,我封閉起自己的心,變得更獨立,但是我的心卻開始有了仇恨與苦痛。雖然很年幼,但我的心中卻出現了復仇的念頭。有時,我躺在床上難以入眠,試著要想起那個兇手的長相,我想要記住他的臉,等到有一天我長大了,我要親手殺了他,為我的家人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