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達賴喇嘛觀照三書《我的老師林仁波切》《達賴喇嘛談心經》《修行的第一堂課》

《達賴喇嘛談心經》

追求內在成長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從我們甫出生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一步步地邁向死亡的終點。這是人類的本質,也是宇宙的自然現象。有意追求精神成長的我們,必須不斷自我檢視,看看我們在每個時刻是如何生活的。以我為例,我早已度過了大半生,儘管我是個不精進的佛教徒,但是我知道自己在每一年都有所成長,尤其當我試著成為釋迦牟尼佛的真正追隨者和優秀的佛教僧侶。當然,即使是佛教僧侶,在生活和修行上也會犯錯,但我認為自己已對於我們共有的這個世界做了或多或少的貢獻,特別是西藏佛教文化的保存。

由精神觀點來看,我們不該讓自己太容易滿足,因為我們的精神潛力其實是無限的。所有人、任何人都可以無限發展,並且證得佛果。儘管我們現在擁有的心充滿了無明和痛苦,但最終都可以轉變為開悟者佛陀的心。當我們談到物質時,尋求知足與否的問題才有意義。但是,既然我們的精神潛能是無限的,而生命是有限的,我們就必須盡力善用有限的此生和難得的人身。

從身為人類來說,我們都是一樣的。就此層面來看,我們都不是陌生人,彼此間也沒有任何根本上的差異。你感受到許多情緒,其中有些會幫助你,有些則會困擾你。對我來說也是如此。所以,在我們不斷改變的經驗當中,會一直出現生氣、嫉妒、愛和恐懼等不同情緒;你體驗到許多想法,你能夠分析、研究生命中的長期和短期展望。我也是如此。我們不斷經驗著見、聞、嗅、嚐、觸、覺,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同樣有這些意識作用。

當然我們也可以找出人與人的差異之處,因為我們各自有著獨立的「個人經驗」。例如你可能對電腦很在行,但我不行。同樣的,由於我不曾接受某領域學問的訓練,可能因此在理解某些事物上出現極大困難,但對你來說卻是輕而易舉。然而在「個人經驗」中,這些差異是微乎其微的。你我對世界、實相、宗教的看法或許不同,甚至即使在信念、信仰傳統相同的情況下,人與人之間仍有各式各樣的不同。

但也正因我們是人類社會的一分子,在這些信念上的不同就像經驗中的種種差異,是微不足道的。最重要的是,我們思考、感覺和認知,和所有人一樣住在這個地球上。

我也認為有部分的人類經驗是共通的。例如,有人對你微笑,你會感到快樂;同樣的道理,當你對我微笑時,我也會很快樂。你我都在尋求我們認為有益的事,同時避免可能有害的事。這是基本的人性。

在物質世界中,我們清楚知道什麼對我們是有益或有害的。然後,根據自己的分析和知識,試著創造幸福、成功的人生。這種人生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同樣地,在我們的眾多思想和情緒中,我們需要謹慎判斷,以發展出能分辨有益或有害的清明覺知。所以,我們必須增長帶來快樂的積極心念,減少帶來傷害的負面心念。在這當中,對自我內在的清楚認知是最為關鍵的。

既然快樂無法透過物質條件達成,我們需要其他方法實現願望。世界上的一切宗教都提供實現願望的方法,但我也相信,不一定要憑藉宗教或信念就能發展這些方法。我們需要知道的是:身為人類的我們具有龐大潛力去學習運用這股潛力。在今日,甚至在現代科學中,我們越來越了解身心之間的關係,以及我們的心態如何影響健康和幸福。

當人們在尋找快樂和克服痛苦時,擁有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聰明才智。聰明才智幫助我們找到快樂、免除痛苦,卻也製造問題。例如我們運用聰明才智建造房子並生產食物,卻也因此感到焦慮和恐懼。聰明才智讓我們有記憶過去的能力,進而形成未來的願景,所以我們無法單靠物質享受來排除不快樂。也就是說,由聰明才智所引發的不快樂,僅能從聰明才智本身來改善。因此,合理地運用我們的聰明才智是很重要的。

我們必須將聰明才智結合溫暖開放的心,在理性之中注入慈悲、關懷和分享。心的特質,能把聰明才智轉變成強大的積極力量,讓心更為寬廣,甚至當意外發生時,我們才能不受影響、維持鎮定;我們才能不僅僅考慮到自己,而更能關懷他人的福祉。

身而為人,我們天生是群居的動物。我們的快樂、甚至生存,都仰賴人與人的合作。所以,當正面的情緒引導聰明才智時,聰明才智將具有建設性。溫暖慈悲的心是讓內心平靜的基礎,若非如此,心就會常常處於不舒服、不自在的狀態。

生氣與仇恨會破壞我們內心的平靜。慈悲、寬恕、情誼、知足和自律則是我們內在與外在平靜的基礎。唯有強化這些特質,才可能擁有真正而持久的平靜,這就是我所謂的內在成長,我有時也會說成內在裁軍。在現代社會的所有面向中,從家庭、社會到政治,內在裁軍正是如今人們最需要的。

 

 

《修行的第一堂課》

前言 我們需要和平與慈悲

我經常走訪世界各地。當跟不同地方的人談話時,我把自己當成他們家庭的一分子。雖然我們可能是第一次見面,我把他們每一位都視為朋友。事實上,我們已經深識彼此,因為我們都是人,擁有共同的目標:我們都追尋著快樂,不要痛苦。

趨向快樂的兩條道路

有兩種方法可以創造快樂。第一種是外在的,藉由獲得更好的居住環境、更好的衣服、更好的朋友,我們能夠發覺某種特定程度的快樂和滿足;第二種是透過心智發展來創造內在的快樂。然而,這兩種不同的方法並不具有相同的可行性。外在的快樂若缺少內在的快樂,則無法持久。如果你的視野不足或心中有所欠缺,那麼即使身處最華麗的環境裡,你還是無法快樂。但是,如果你的內心是平靜的,那麼即使在最困難的處境裡,你也可以發覺快樂。

單靠物質方面的進步,有時候可以解決某一個問題,但也會創造其他的問題。舉例來說,許多人可能獲得財富、良好的教育及崇高的社會地位,但是他們無法享有快樂。他們服用安眠藥,喝酒又過量。他們缺少某些東西,對某些事情仍感到不滿足,於是在毒品和酒精中尋找庇護。相反地,有些人擁有的金錢較少,煩惱相對地也比較少,他們因而享受到更多的平靜,晚上睡得比較好。儘管他們在物質上是貧窮的,但他們感到滿足與快樂。這顯示了正面心理狀態的影響力。單靠物質方面的發展,是無法完全解決人類痛苦的問題。

在本書裡,我向你們貢獻出西藏傳統中寶貴的技巧。如果你在每日的修行中實行這些技巧,它們便會帶領你走向心的平靜。當心智得到平靜,煩躁和煩惱便會自然消退,你將享受到更多的快樂。你和別人之間的關係將會反映出這些變化。而且,身為更好的人,你將在自己的國家中成為更好的公民,最終也將成為更好的世界公民。

仁慈

我們所有人在出生時都是無助的。如果沒有父母的慈愛,我們無法生存,更無法成長。如果小孩在童年成長中總是不斷恐懼,沒有任何依靠,那麼他們終身都會受苦。由於兒童的心智非常纖細柔弱,因此他們對慈愛的需求特別地明顯。

成人也需要仁慈。如果有一個人見到我,向我微笑,表現出一種誠懇的友誼態度,我會非常高興並滿懷感謝。雖然我可能不認識這個人,或者聽不懂他的語言,然而他的這種行為會立刻令我心喜。反過來說,如果某個人缺乏仁慈,那麼即使他來自與我相同的文化,我已認識他很多年,我還是可以感覺得到這種情況。仁慈與愛是非常珍貴的特質,能夠讓人真正感受到四海之內皆兄弟。這些特質能夠讓群體相處在一起,因此它們在社會上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老師林仁波切》【作者序】

他是理想的化身/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我的已故上師至尊林仁波切的傳記得以出版,讓我深感歡喜。

長久以來,西藏有個傳統,就是弟子們必須為他們的上師作傳。而我很榮幸能為自己的親教師撰寫這本傳記,並得到穹拉惹對仁波切的協助,他是林仁波切最親近的另一位弟子。如今,不懂藏語的讀者們也能透過本書了解我的親教師為人,我非常欣喜。

至尊林仁波切名為圖登.隆朵.納傑.欽列,是二十世紀成就最為圓滿的西藏喇嘛之一,是真正能體現爛陀傳承的理想化身—精進修行的僧人、嚴謹的學者、認真的修行者。

一九○三年生於西藏雅普地區,是從首府拉薩西北方走,一天路程可到之處。不到四歲,就被認證為前世林仁波切轉世。就讀於著名的哲蚌寺洛色林扎倉,二十一歲即考取第一等拉然巴格西①學位。後來進入上密院,在那裡歷經僧侶制度的各等級職務,最後升座為甘丹赤巴,也就是格魯派之首,以及西藏偉大精神資產的護持者。

我很幸運,打從年幼就由林仁波切擔任我的主要經師。一九五四年的傳召大法會(即祈願大法會),在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像前被傳具足戒,是我修行的里程碑。而這讓我非常感動的重大盛會,就是由仁波切主持授戒儀式。

林仁波切就像是一位慈父般引導我學習,在他關注的目光下,我得以於一九五九年二月在拉薩的傳召大法會上,通過格西學位考試的最後一關。我們在印度流亡的最初幾年,我也總能依賴林仁波切的支持。

林仁波切對我的生命具有最舉足輕重的影響。

因此,一九八三年十二月林仁波切圓寂時,我覺得自己長久以來一直倚賴的堅固磐石好像突然消失了。我深深懷念著他。然而,與其陷入絕望,我想,悼念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盡己所能去實踐他對我的期待與願望。

我很榮幸能記錄至尊林仁波切足為典範、充滿意義的一生。我非常感謝穹拉惹對仁波切協助我進行這項工作。知道全世界有興趣的讀者,都能夠有機會認識我的親教師一生中的事蹟與遵循的品德,我心滿意足。

同時,我也要感謝本書英文譯者蓋文.基爾提、編輯格西圖登晉巴,以及林仁波切拉章的成員,尤其是年輕的第七世林仁波切,共同協助進行本書的英文翻譯與出版事宜。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