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人間條件1-6新典藏(全劇DVD+全彩劇本書)

吳念真導演的話:(寫在《人間條件六》)
我們改變的世界,就是他們的未來

寫完劇本之後,忽然發現裡頭每一個男性角色有意無意間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喟嘆:我……是不是老了?

是老了,至少自己必須承認。六十六,四捨五入七十歲了……不老嗎?

雖然「老」跟年齡並不一定有直接關係,一如許多人說的,「老」只是一種心境或態度,但,我覺得有時候「老」是一種必須的「覺悟」。

二○一四年初,那場年輕人的社會運動如果不能讓上一代的我們看到自己的「老」、也不接受那是「世代交替」的必然的話……那我們不僅是真的老了,而且,已經老到成為當初被自己嫌惡的那種老人而不自知。

有「老」的覺悟其實不壞,除了對生命替換、世代移轉的必然坦然面對之外,彷彿也能虛心而誠實地去省視自己這一生走過的腳步,一如四季之秋,所有收穫成果就在人前,謊報只是自取其辱,狡辯亦屬徒然。

這個劇本說的好像就是這樣的心境。

有一天跟已經三十六歲的兒子說到這樣的感觸時,他說他想到羅大佑多年之前的一首歌〈未來的主人翁〉,當時,他並沒說是哪一段歌詞讓他有這樣的聯想,而我忽然想到的卻是「我們改變的世界,就是他們的未來」這一句,因為當年的「未來」儼然已經成為「現在」的當下,這世界是否真的被改變過?如果曾經改變……那是更好?還是更壞?

這首充滿預言和質疑意味的歌於是成了這齣戲的一部分,並且成了《人間條件》第六集的副題,除了向羅大佑先生致敬之外,也感謝兒子的提示,雖然至今我都還不曾問過他到底是哪段詞句觸動了他?是對三十年前的預言成真的感嘆,還是對上一代的質疑、埋怨和批判的部分?

和過去幾集的《人間條件》不同的是,《人間條件六》沒有明顯的故事走向,角色也沒有主次之分,拼貼式的結構和比較靜態的演出方式可能違背許多人原先的想像和期待,在戲即將上演的此刻,我能說的好像只有:我將虛心地接受你的意見,無論它是質疑、埋怨或批判。

感謝你對綠光劇團和《人間條件》的支持,就像我常說的:因為你的參與,劇場工作才算完整,更因為你的參與,讓我們覺得自己的工作有了意義。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