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知性對話必備!讀懂世界的生存之書

1  歷史

原始共產社會
──有一天,出現了生產工具

現在就讓我們乘著時光機回到過去吧!一個月前、一世紀前、數百年前、數千年前,終於來到不知年月的原始時代,旅行於焉展開。

這裡住著兩個原始人A和B。這兩個原始人一無所有,但他們一起抓魚,一起摘水果,挖草根吃,過著平等、和平的生活。偶爾想吃肉的時候,A和B就合作捕抓長毛象。A對B說:

「你去吸引長毛象的注意,我在後面掩護你。」

只要B能把長毛象引誘到懸崖邊,讓長毛象掉下懸崖,兩個人就能公平地分食長毛象。於是一起工作,一起分享的共產社會就此形成,因為這樣原始社會才被稱為原始共產社會,「共產」就意味著共同擁有、共同管理財產的意思。

一天,一直和平相處的A和B,發現了令人驚奇的事。平素愛乾淨的A喜歡把吃剩的食物殘渣分類後丟棄。獸骨歸獸骨,果皮歸果皮,種子歸種子全都分開來丟。結果A和B在丟棄種子的地方,發現有嫩芽冒了出來。這瞬間,人類領悟到植物是可以靠人為方式栽種的,於是農業革命就此展開。人類可以不用再冒生命危險,過著到處覓食的生活,只要播種之後,好好維護,靠著收穫就足以維持生活。與過去漁獵、採集時代相比,這時的生活方式有了很大的改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一個地方定居下來之後,生活也逐漸變得多樣化,複雜起來。但到此為止,A和B仍舊維持著平等的生活。因為他們所擁有的勞動力不相上下,所得到的收穫量也沒有太大的差別。凶年一起挨餓,豐年一起吃飽。

然而有一天,正在犁田,把埋在地裡的石頭挖出來的A,在地裡發現了一塊大石頭,他使盡力氣抬起石頭正想走出田地,卻因為石頭太重,一不小心把石頭給摔在地上。幸好人沒受傷,但從大石頭上卻散落了不少碎片下來,而且碎石片的一邊還正巧非常鋒利。A想了半天之後,認為這東西可以拿來用在農活上,於是他就用這塊碎石片割稻子,效果比想像中更好。之前一天才能割完的稻子,有了碎石片之後,只要半天的時間就可以完成。到了秋天,已經開始在農活上使用碎石片的A,比沒能這麼做的B,收穫了更多的稻穀。

從這裡,我們便能看到從原始到近代歷史中,最重要的核心概念登場,也就是「生產工具」和「產品」。碎石片就是生產穀物的生產工具,稻穀就是靠著碎石片所產生的產品。為什麼要區分生產工具和產品呢?因為決定財富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擁有生產工具。只要擁有生產工具,財富就會滾滾而來。

將碎石片使用在農活上,或是因此而生產更多稻穀,吃得飽、過得好,構成不了什麼問題,不過一旦生產工具被壟斷,社會成員之間的穀物生產量差距開始變大時,社會上的關係就會隨之發生變化,問題就來了!幸好碎石片不是什麼可以壟斷的生產工具,只要B去找,一定可以找得到。但是,B似乎還不知道A已經擁有了碎石片這樣的最新利器。

我們重新回到A和B的社會。如今A的倉庫裡堆滿糧食,B的倉庫裡卻沒多少東西。冬天到了,A和B靠著自己所囤積的糧食過冬。接著春天來了,到初夏麥子收成前,B只能餓著肚子撐過春天。餓了三天之後,B想和A一起去挖草根來吃,便到A家去拜訪。但,怎麼回事啊?A竟然還有飯吃!A的倉庫裡還剩下很多去年秋天收穫的稻穀。於是B說:

「A,我突然想起了過去,我們想吃肉的時候,我引誘長毛象的事情。說到這裡,你就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有糧食分我一起吃吧!」

A想起了和B一起互助生活的過往,無法拒絕B的請求,於是A說:

「好吧!那時過得真快樂。這裡有稻穀,不過今天我有點累,就拜託你幫忙打掃廁所囉!」

這麼一來,指令關係就發生了。現在A站在可以下令的地位,B則站在服從指令的位置上。仔細想想,從外表上看來沒什麼改變的A,為什麼能夠向B下指令呢?原因就在A擁有產品。那麼A的產品從何而來?就來自A所擁有的生產工具。也就是說,擁有生產工具的人,就能擁有產品,利用這些產品,就能獲得權力。這實在很耐人尋味,生產工具和產品只是單純的物質,但這些物質卻能產生出屬於非物質性社會關係中的權力關係。

不幸的是,美好的原始共產社會就此落幕。互助合作,分享成果的平等關係,隨著生產工具的出現,同時崩塌。但仔細想想,這其實也不算多麼悲哀的事情。從整體社會的角度來看,生產量的增加也帶來了富足的生活,或許從B的立場來看,與其餓死,還不如幫A打掃廁所,吃得飽飽的,才是更合理的選擇。先別急著下判斷,首先我們應該記住兩點,一點是生產工具和產品,另一點則是依靠生產工具和產品而萌芽的權力。

古代奴隸制社會
──生產工具製造出王與奴隸

原始共產社會出現了生產工具之後,歲月如梭,在A和B的子子孫孫代代傳承下,A與B的關係也逐漸固定下來。A利用自己所擁有的生產工具,不斷製造產品,並利用產品一直支配著B。如今A與B的關係,已經固定成了支配與被支配的模式。於是A成了站在主人位置的王,而B則成了A的奴隸。社會也因為有了階級,形成體制化,王和貴族屬於統治階層,平民和奴隸則屬於被統治階層。

相較於原始時代,最大的不同點在於A所擁有的生產工具有了改變。作為生產工具的碎石片,已不再擁有重要的壟斷地位。誰都能使用碎石片,整個社會的生產量也隨之大增。A所擁有的生產工具也變成更大的東西,就是土地、領土。如今,大片大片的土地,成了A所擁有的生產工具。土地、領土之所以能成為生產工具,乃是因為所有的價值都來自於土地、領土。簡單地說,A因為擁有土地,因此土地上所生長的穀物就全都屬於統治者A所有。

同時,A也會向住在自己領土上,或在自己領土上買賣貨物的人們,收取稅金。因為擁有土地、領土這種龐大的生產工具,A不僅能得到難以計數的產品,還能透過這些產品,獲得強大的權力。A不需要特別去工作,就能因為擁有土地和領土,過著富足的生活。那麼工作都是誰在做呢?在A的土地和領土上播種、耕種、收割穀物的人,是誰呢?在A的領土上辛苦勞動的人,就是B。B在地裡流著汗辛苦耕種,到了秋天有了收穫之後,A就會把收穫的穀物全都拿走,留下一部分供自家食用,剩下的部分才用來供B吃穿。A對B說:

「要供你吃穿也很不容易啊!」

B對A心懷感激,因為是A允許自己在他所擁有的土地上耕種,自己才能一輩子安穩地種田。

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知道生產工具真正的意義。生產工具真的很重要,因為它已經成了可以利用他人勞力的工具。事實上,原始時代的碎石片還稱不上是生產工具。真正的生產工具,指的是領土、土地、大型農場,以及近代出現的工廠等。那麼領土、土地、大型農場、工廠,與碎石片的差別是什麼?那就是可以單獨擁有,卻無法單獨運作這一點。簡單地說就是,A雖然可以單獨擁有廣袤的土地,卻無法單獨耕種這一大片土地,因此A必須僱用B。也就是說,生產工具的特徵,就是需要他人代為勞動。這點對大型農場或工廠來說,都是一樣的。那麼,擁有生產工具的A又要支付什麼樣的代價,給在自己的生產工具上代為勞動的B呢?A用自己所擁有的產品支付。那麼A所擁有的產品又是從哪兒來的呢?答案是來自於B的勞動成果。而這當中就包含了生產工具真正的意義。生產工具讓擁有者得以利用他人勞力,扭曲了社會關係。

好像真的有哪裡怪怪的。B是笨蛋嗎?B把自己辛苦耕種所收穫的產品全都給了A,A卻只將其中一部分給B。辛辛苦苦耕種的只有B一個人,而B的勞動成果卻必須由兩人共享,只因為A擁有生產工具這個理由。

B一想到這裡,就覺得不應該如此。這有點不對勁,也欠公允。不只如此,B時常按照A的命令去種田、劈柴、飼養家畜家禽,皮膚曬成了古銅色,身體也變得結實健康。但有一次他在無意間看到A洗澡,平常連一根手指頭都懶得動的A,一身細皮白肉,手腳細瘦,卻有個大大的肚子。原本還以為A有多了不起的B,這下覺得自己沒道理要受A的支配。從此以後,A叫他,B就裝作沒聽見;A要他去幹活,B就拖拖拉拉,勉勉強強去做。A馬上感覺出B的眼神和以前有所不同,稍微說他兩句,他就怒目瞪視。A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有一天就把B叫來。B發著牢騷問,叫他過來幹什麼?A把B叫到身前,在他耳邊小聲地說:

「這是祕密喔!你一個人知道就好。我啊,其實是神!」

從此以後,B就非常認真地幹活,不管A叫他做什麼,他都欣然聽從,臉上也時時帶著笑容。為了神,沒有理由不認真地做。不管對A壟斷生產工具,還是因此而占有所有的產品,甚至是統治自己的事情,B再也不抱怨了。

「神」被拿來當成藉口──統治者呼喚神,神有沒有回應不重要;神是否存在,也不是統治者關心的問題。只要有「神」這個詞存在,讓統治者可以呼喚,就行了。因為神可以授予統治者統治社會的權力。懷有越大的野心想獨裁統治這個社會的人,他的信仰就越虔誠。

但千萬別誤會,不要因為「統治者拿神當藉口」,或「統治者為了自己的統治利用了神」的這些說法,就因此得證說神不存在。神存不存在,屬於另一個層次的問題,將在第二冊的結尾〈宗教〉這一章中說明。這裡所要闡釋的,只是基於歷史、政治方面來考量神的問題時,神之名受到政治利用的嫌疑很大。

如上所述,古代奴隸制社會在透過宗教來鞏固其統治體制後落幕,我們從古代奴隸制社會中該記住的是,統治者壟斷領土、土地這類的生產工具,並且從宗教裡找到了壟斷的合理性。古代奴隸制社會,具體指的是如古埃及、古希臘、古羅馬等,政治與宗教結合在一起的政教合一社會。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