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情緒勒索〔全球暢銷20年經典〕:遇到利用恐懼、責任與罪惡感控制你的人該怎麼辦

第十章 策略

你做過的所有準備,正逐漸引領你走向重要時刻:向情緒勒索者告知你的決定。但我知道,隨著改變行為而帶來的不安、憂慮、焦躁等衝擊性的情緒,仍然在你心中徘徊不去。

現在我想要提供你一些有用的策略,不管對方如何回應,這些策略都能幫你陳述事實並固守立場。當你反覆練習並實際使用這些策略之後,我保證你將能改變人際關係中的權力失衡狀態。這些策略包括:非防禦性的溝通技巧、改變敵對關係成為合作盟友,以及幽默感的運用,都是終結情緒勒索最有效的方法。

當你告知情緒勒索者決定時,我多麼希望能在你身邊,但事實上我辦不到。我能做的就是告訴你一個學習要點,好讓你在面對情緒勒索者時,能堅持住原則。

請注意,當你和一些反覆無常、具有潛在危險的人住在一起,或有任何瓜葛時,千萬別讓他們知道你即將離開的消息,你必須保護自己的安全,並且從容離去。如果在過去這段關係中,你曾有過身體被侵犯或虐待的紀錄,此刻對你而言更是危險。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藏身並試著求助。即使不能從家中獲得幫助,也應該找一個避難所,千萬別落單!找一個救援機構來幫忙,並且好好保重身體,因為我不認為這些策略在習慣使用肢體暴力的人身上會管用。

策略一:非防禦性的溝通

以經驗看來,有些人總是藉吼叫、生氣、欺凌、威脅和責備等方式來遂其所願,而我們也總是盡其所能地配合回應,用盡各種合作方式來堆築一道道藩籬,以隔離這些行為在我們心中引起的恐懼、責任,和罪惡感。

•我們會針對他們對於自己的描述加以反駁:「我並不自私,自私的人是你。你怎麼可以那樣說我?想當初我為了你付出一切……」

•當他們在承受痛苦時,我們會嘗試去了解他們的心思。我們會說:「告訴我怎麼啦?我做了什麼事讓你不高興嗎?告訴我,我要怎麼做,你才會覺得舒服些?」

•我們嘗試去獲得他們的認同,希望他們別因為我們而不高興。我們會說:「好吧!假如你真的那麼不高興,我可以改變我的計畫/不去上課/不去做那工作/不去看我的朋友……」

•我們嘗試解釋、反駁、道歉,並試著讓他們以跟我們同樣的角度來看待事情。我們會說:「你為什麼不理性點?你不明白你錯了嗎?你的要求是多麼的可笑/瘋狂/不理性/無禮……」

問題是,這些反應是充滿防禦性的,只會讓氣氛更緊張。結果是,我們企圖保護自己卻反而火上加油。

但是,如果讓這些責難、威嚇,與負面批評像是零星火苗飄落在濕地一樣,那又會怎麼樣呢?若是你先別試著改變他人,而是先改變自己的口吻,又會有什麼樣的結果?若是你以下面說法來加以回應,情況又會如何?

•我很遺憾你這麼不高興。

•我能理解你看事情的角度。

•這事滿有趣的。

•真的嗎?

•怒吼/威嚇/退縮/哭泣都沒有用,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當你覺得心裡好過一些時,我們再來聊聊。

而最不具防禦性的一句話是:

•你的確是對的(即使你並不這樣認為)。

這些例句是非防禦性溝通的精髓,請記住它們,並且增加一些你自己的非防禦性言語。大聲地反覆練習,直到你能應用自如。如果可以的話,也找位朋友一起練習。重要的是要能把這些句子融入你的語言習慣中,並且適時地使用。記住,在回應壓力時,別為你自己以及你的決定提出辯護或解釋。

我知道剛開始使用這些句子時,會覺得很突兀。畢竟只有極少數的人會用這麼短,而且毫無情緒的言語來面對他人的攻勢。因此,若你發現自己忍不住去修補或說明這些詞句時也別太在意—只要多加注意,盡量別這麼做就行了!

在處理情緒勒索時,非防禦性溝通不管對任何人或任何事都很有效。我已經把這技巧教給上千人了,並且在日常生活中也使用了好多年。但這並不表示我一開始就能輕鬆使用它,而且我也不是每次都能正確地使用。過去這樣做的時候我心中經常是七上八下,就像大部分人一樣。現在,我偶爾還是會有點緊張。但我向你保證,你越常使用這個策略,以及其他我即將要告訴你的一些方法,你就會覺得一次比一次輕鬆。

使用「非防禦性表達」說出你的決定

賈許知道若要重拾自尊、挽救他和貝絲的愛情,並和父親維持正常關係,就必須停止偷偷摸摸的行徑,並告知父親他即將和貝絲結婚。我鼓勵他鐵下心,把要結婚的消息同時讓父母親知道,以確保母親是直接從他口中獲得第一手資訊,而非由父親的轉述來獲知消息。他說:「我喜歡這個主意—使用『非防禦性表達』說出自己的決定。但是請你幫我個忙,因為我不知道要如何起頭,這到底該怎麼說呢?」

我們可以先藉由一些基本法則來表達賈許的決定。「首先,」我告訴他,「你必須邁出第一步,盡可能讓自己覺得自在,對方才能成為一個願意傾聽的聽眾。」在對別人表達決定的時候,你若想取得優勢,就別選在對方覺得疲憊、有壓力,或屋子裡有小孩跑來跑去的時候討論事情。

和你的丈夫或伴侶一起找一個安靜、不被打攪的時間,讓他們知道你有事要談,也不要讓電話打擾你們。假如你沒和對方住在一起,那就約個時間和地點見面,並確定那地方是可以讓你感到自在的。記住,場所具有能量;別選擇一個充滿著過往不堪回憶的場所,也別選擇老讓你想起自己比對方矮上一截的地方。

「我可以打電話給他們,邀請他們某個晚上到我家來喝咖啡或吃宵夜。」賈許說,「但這會引起他們的爭執,他們有兩個人,但我卻只有一個人。如果改到父母親家,我其實也可以。」

我問賈許,他父母的家是否充滿著舊回憶,像是會勾起他童年記憶的照片或物品?「哦!不會。」他說,「我不是在那邊長大的,現在他們已經搬進公寓大樓了。那裡比較像是旅館,一點都不像我們的舊房子。況且他們並不會虐待我,只能說是有點心胸狹窄。」

一旦你選定了時間和地點,便得轉移注意力,決定屆時你會說些什麼。我建議賈許可以要求父母聽他說話時別打斷或反駁,等他說完了,他們要說什麼都行。如此,他就可以表達自己的決定了。我和賈許一起設想了以下的對話內容。

爸、媽,我需要你們坐下來聽完我要說的話。說出這件事對我而言並不容易。我已經反覆思索過好幾遍,因為我愛你們、尊敬你們,所以我希望能誠實面對你們,並且結束過去彼此之間的不愉快。我想要讓你們知道的是,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和貝絲結婚了。對於過去這幾個月以來我一直瞞著你們,我覺得很羞愧。我不說出來是因為我怕你們,怕你們生氣或反對。現在,我心裡仍然很害怕!

賈許在開頭時頗有斬獲,因為他為這場會面營造了好的條件。他說出了自己的感受,包括對這件事情以及對會面當下的感受,並且承認了先前的不誠實以及希望不要再說謊了。他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我要說的是,不管你們說什麼或做什麼,都無法更改我的決定。這是我的決定,也是我的人生。做出所謂正確的決定或完全照著你們的意思行事,難道比我們之間的關係重要?天啊!我但願答案是否定的!我很抱歉我沒有愛上一位天主教徒。不,其實我並不覺得抱歉!你們可以選擇接受我的決定並成為我新家庭的一部分,或者你們也可以選擇不接受。爸、媽,我愛你們,我希望你們花一些時間來決定你們到底要怎樣做。

賈許堅守了決定,並給了父母可以接受或不接受的選擇。最後他還提供了一個建議,他們不用立即回應,但是得仔細思索他的話。

期待他們的回應

我鼓勵賈許把自己當成演員背臺詞般地反覆練習要說的話。你也可以找個人練習,或對著空椅子或對方的照片說話也行。或許一開始你會覺得這很奇怪,但是練習的次數越多,一旦坐下來,真正和過去在你心目中代表專制與壓力形象的人面對面說話時,你將會越有自信。

如果你得和對方談好幾次,帶小抄筆記去參考也沒關係,重點是要讓對方知道你正在做的事。但請一定要大聲練習說臺詞,不要只是在腦中空想—這個準備將會帶給你驚人的士氣。

「我很樂於練習,」賈許說,「我並不擔心自己說了什麼,而是擔心他們將會說什麼。最糟的是,我將看著父親坐在桌子的另一邊,而他的情緒像開水般慢慢沸騰。」

我藉由角色扮演來舒緩賈許對於父母親反應的焦慮,並且讓他練習回答那些他最害怕的問題和批評。你也可以找個朋友一起或獨自做這樣的練習。

我問賈許:「哪種反應是你認為最難應付的?」

「我想我父親會說:『你知道,這表示我不能再給你經濟上的幫助了。』」

「那你會怎麼回答?」

「去你的!我才不需要你的錢。」

「我想,我們可以找些不那麼辛辣的詞句。」

「好吧!那如果我說『很遺憾你會這麼想,但我已經決定了。』呢?」

我們反覆練習了以上的過程,若你願意,也可以為對方的可能反應做預設性的回答。

蘇珊(扮演賈許的父親)說:「但我們沒辦法支持這段婚姻,我實在太傷心、太震驚了,你竟然欺騙了我們。」

賈許說:「爸爸,我也不想說謊!但我實在太害怕了。我並不想讓你難過,但是我還是會和貝絲結婚。」

蘇珊說:「那你母親會怎麼說?」

賈許說:「我敢打賭她說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如果你們有了小孩怎麼辦?他們會上天主教學校嗎?你們會讓教會陪伴他們成長嗎?』雖然我們還沒結婚,但母親總是想得很遠。」

蘇珊:「而你會告訴她……」

賈許:「媽!我們將以無盡的愛來陪伴他們成長,把他們教養成品行優良的好人。」

蘇珊(扮演賈許的母親):「我要知道他們將會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

賈許:「那我就說:『媽!船到橋頭自然直,就讓小孩子自己去決定。此時此刻,那是我最不擔心的問題。』」

當賈許終於在父母面前述說決定時,他渾身顫抖,而且緊張得要死,但他仍完全按照腳本來進行,沒有讓自己說出那些防禦性的字眼。

過程沒有非常順利。我的心跳加劇,聲音大到我確定他們都聽得見,而且我覺得有點不舒服。我提醒自己調整呼吸,不停地告訴自己「我承受得住」。這頗有幫助,但做起來也不容易。我父親不放棄任何空檔。首先他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你怎麼能這樣傷害我們?」我覺得他的話像是戳著我的心,但我只說:「爸!我很遺憾你會那麼想。」我的回應讓他非常驚訝,但他還是繼續說下去:「如果你娶了那個女孩,你就不再是這家裡的一份子了,你母親會承受不了這樣的結果。」然後他真的說了我已準備好回應的話:「我不敢相信你會欺騙我。」我的回答是:「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怕你,而那是我希望我們能改變的現況。」

對他而言似乎說什麼都無效了,於是他開始轉移話題:「我和你母親為你付出了多少……」而我說:「爸,我很感激你們為我做的一切,但我不能讓你們決定我要娶誰。」他的最後一招是拿我和我哥比較—我哥娶了一位天主教徒,而且養了一堆天主教兒女。我說:「爸!我不可能凡事都像艾瑞克,因為我不是艾瑞克,我是我。」

講到這裡,我覺得父親已經無話可說了,所以我採取妳的建議,跟我父親說他可以花些時間考慮一下。

最後,父親說:「你要求我做的改變太大了。我固有的原則、價值和信仰對我非常重要,我還不知道是否能接受你的決定。」我起身離開,而他們送我上車後,我搖下車窗,父親對我說:「嗯,雖然我一直教你要捍衛自己的權益,但我沒料到這招會用在我身上。」他微笑著說完話後,我驅車離去。

賈許面對了最擔心的事,讓他的父母極為不悅。但結果是「也沒人怎樣嘛!」高樓沒有倒下,世界末日也沒有來。對他而言,這雖然不是一次愉快的經驗,卻釋放了他的壓力,讓他重新拾回自尊。

賈許告訴我:「我覺得自己長高了三公尺。」他重拾了一個完整的自我。

在現實世界中,牽涉了其他人的情緒和互動是十分複雜的,尤其在家庭中更是如此;好萊塢式的美好結局其實很少發生。我很想告訴大家賈許的家人最後決定要接納他的新娘,但事實並非如此。雖然賈許的父親不想失去兒子,但他還是無法真心接納及喜歡貝絲。賈許必須難過地體認到,儘管他並不想和雙親完全決裂,但仍然必須減少和他們共處的時間,因為緊張的關係依舊存在。他很希望能在某個時機軟化他們的態度—也許是當他們抱孫子的時候—而這也是我的期盼。但即使他們的態度並未軟化,賈許也已經做了健康而正確的事了。他的自尊和自我完整性並未受損,而他現在也過得自在多了,因為他不用再對父母撒謊,也不會背叛對貝絲的承諾。

有些時候,父母以及與我們關係親密的人會做出一些和我們息息相關的決定,但重要的是你自己做了什麼?尤其在需要堅守立場時,你到底又站在誰那邊?

掌握最普遍的反應

因為你很了解對方,所以在表達決定之後,不難預期他們會有什麼反應。但是,我們對這些非防禦性的溝通技巧並不熟練,因此無法很快地做出回應,尤其是當我們嘗試選擇某些能緩和彼此情緒的字眼時更是如此。因此,你不用擔心自己反應不夠快—你需要時間思索,在你回答之前,能有片刻安靜地沉澱對方的話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重要的是,你要避免因為深覺焦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使用了你習慣的那些舊句型。所以我想給你一些明確的句子來回應對方最普遍的反應。重要的是,你必須練熟這些句子,直到可以自然說出來為止。

如何回應對方的態度?

一、對方預言你劫數難逃,並加以威脅。「施暴者」或「自虐者」這兩種類型的人會嘗試藉由一些抨擊手段向你施壓,希望你改變決定。例如,恐嚇你一旦按照自己的決定去做,結果將十分糟糕。抵抗恐懼是相當不容易的事,尤其當他們砲轟的主力是「你慘了,這都是你的錯」時,你更要堅定立場。

當他們說:

•假如你不照顧我,我就躺在醫院或死在馬路上/我就不去工作。

•你再也看不到你的孩子。

•你會毀了這個家。

•我要和你斷絕父子/母子關係。

•我不要你了。

•我會因此病倒。

•這件事沒有你,我辦不到。

•我要你為此付出代價。

•你會後悔的。

你可以說:

•這是你的決定。

•我希望你不要那麼做,但我心意已決。

•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可能的話,希望你能再仔細想想,也許你會改變心意。

•等你不那麼沮喪時,我們再談這件事好嗎?

•這一次恐嚇/掙扎/哭泣沒有用了。

•很遺憾你會這麼不高興。

二、對方批判你、貼標籤,或給你負面評價。當某人開始點名批判你時,你自然會想為自己辯護,但這卻可能讓你陷入類似「我才沒有!」「你也是!」這些無意義的對話中。這時你應該深呼吸,讓你的害怕、束縛和罪惡感隨著呼出的空氣散去,腦中也別再想這些事了。記住你的目標是表達並維護你的決定;重要的是你說了什麼,而不是你有什麼感覺。我們首先要改變的是你的回應方式,之後,我們再把焦點放到你的心情上。

當他們說:

•我真不敢相信你這麼自私,這一點也不像你。

•你光想到自己,從未顧慮到我的感受。

•我原本認為你和我交往過的其他女人/男人截然不同,但我想我錯了。

•那是我所聽過最愚蠢的事了。

•每個人都知道小孩應該尊敬父母。

•你怎麼那麼無情無義?

•你簡直是個白痴。

你可以說:

•你可以有你的看法。

•我想,事情對你來說就是這樣。

•可能真是如此。

•也許你是對的。

•如果你繼續攻擊我,事情將會毫無進展。

•很遺憾你會這麼不高興。

三、對方誘導你解釋和說明。對方可能要求你解釋,以便知道你是依照什麼道理做出決定。這時你或許會認為這是你一吐為快的機會,可以讓對方知道你受到多大的傷害、他們是多麼的不體貼,以及你有多抓狂,因此決定不再繼續忍受下去了;而他們提供了一個適當機會讓你傾吐,並為自己辯解。不過,你可千萬別那麼做!

繼續集中焦點在你的目的上。你正在說明自己的決定—這是重點所在。如果你真想停止情緒勒索的過程,就別陷在那些爭論中。你為自己辯解的效果還不如去度個假或施個小惠給他人來得大,因為這樣一來,你便會陷入對方為了遂行己意,而使你在不知不覺中屈服的模式。為了破解這個模式,千萬別說明、別解釋、別爭辯,還有別在對方問你為什麼時,立刻回答因為如何如何……

相反地,當他們說:

•你怎能這樣對我(在我為你做了所有的事之後)?

•你為什麼要毀了我的生活?

•你為什麼那麼固執/倔強/自私?

•你是哪根筋不對了?

•你怎麼會做出這種行為呢?

•為什麼你要傷害我?

•你幹嘛小題大作?

你可以說:

•我知道這件事會讓你不高興,但事情非得這樣不可。

•我們當中沒有人是壞人,只能說我們的需求有些不同。

•我不想分擔超過一半的責任。

•我知道你非常懊惱/生氣/沮喪,但這件事沒有商量餘地。

•我們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樣。

•我就知道你會那麼想。

•很遺憾你這麼不高興。

面對沉默

而我們又該如何面對以不發一語的慍怒和痛楚,展現出憤怒感受的情緒勒索者呢?當他們完全不表示意見時,你該說什麼?該怎麼辦?這種不聲不響的憤怒比言語攻擊更令人抓狂和火大。

對這類的情緒勒索者來說,做什麼似乎都沒用,有時甚至會讓人覺得束手無策。但是,假如你能謹守非防禦性溝通的原則,並記住以下這些該做和不該做的事,你便離成功不遠了。

在面對沉默的情緒勒索者時,不要:

•期待他們會先採取行動以解決衝突。

•懇求他們告訴你怎麼了。

•央求他們有所回應(這只會使他們更緘默)。

•批評、分析或解釋他們的動機、性格,或是無法直接給予回應的事實。

•因為他們不高興,就心甘情願地接受責備,以便讓他們心情好些。

•允許他們轉移話題。

•被緊張與憤怒的氣氛嚇到。

•讓你的不安造成自己口不擇言,說出非你本意的脅迫話語。(例如,『如果你不告訴我怎麼了,我就不再和你說話。』)

•假想若最後他們道歉了,他們的行為也會跟著改變。

•期待他們的個性有重大改變,即使他們承認自己的作為,並且願意努力去改善。切記: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而要使用以下的技巧:

•記住你正和那些覺得無力與軟弱的人交涉,而且他們害怕你會傷害或遺棄他們。

•在他們能夠聽進你的話時和他們見面,或者你也可以考慮寫封信,那會讓他們覺得不那麼受威脅。

•再三保證他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生氣,而你也會聽他們說完,並且不會計較。

•運用你熟練的技巧和手腕讓他們安心,表示你既不會揭露他們的弱點,也不會和他們相互攻擊。

•說些讓他們安心的話,例如:「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也許等你做好準備,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然後讓他獨自安靜想一想—若不這樣做,他們恐怕會更退縮。

•不要害怕告訴他們你對這些舉動感到懊惱,但是請以肯定句做為開頭。例如:「爸爸,我真的很在乎你,而且我想你是我認識最聰明的人了。但是只要每次我們一有爭執,你就會沉默,接著掉頭就走,這讓我非常困擾。你這樣做不但是在傷害我們的關係,而且也會讓我認為你根本不想和我討論這件事。」

•把焦點放在讓你深感困擾的主題上。

•當你發出不平之鳴時,要有會遭到反擊的心理準備,因為他們會將你的堅持視為對他們的攻擊。

•告知他們,你知道他們很生氣,讓他們明白在這件事情上你願意幫忙。例如:「因為我不讓你那些親戚到市區時住在我們家,而讓你這麼不高興,我很抱歉。但我很樂意花時間為他們找一間好旅館,並幫他們負擔部分的旅費。」

•你得接受這個事實,即使不是每一次,但多半你都必須主動跨出第一步。

•有些事就先不管它吧!

當情緒勒索者使出了沉默和憤怒的典型反應模式時,這些技巧是破除此模式的唯一法寶。他們通常以沉默表示:「看我多不高興,這全都得怪你。現在你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吧?我要你想辦法彌補我。」我了解在你明明想掐死對方時,卻仍必須充當雙方中保持理性的那位,是多麼令人為之氣結,但這卻是我知道唯一能改變現況的方法。對你而言,這工作最困難的部分在於堅守非防禦性原則,並設法說服以沉默表示憤怒的對方,不管他們有多生氣、花多久時間相信完全相反的事實。

氣極敗壞時仍需冷靜

我們談了許多關於如何處理情緒勒索者憤怒的方法,但當你自己怒不可遏時,又要如何堅守非防禦性原則呢?艾倫的前妻貝佛莉都以小孩做為懲罰性籌碼,讓艾倫在這段期間備受煎熬。

上星期我帶小孩去露營,當我送他們回家的時候,她竟然開始對我咆哮,說我讓他們玩得又髒又累。事實上,他們玩得非常高興,但她卻說我讓小孩玩得太凶了。接著她還說如果我不能把他們照顧好的話,她就要向法院申請取消我探望他們的權利。我簡直快被她氣炸了,結果我們就像瘋子似地互相咆哮;雖然我也知道這樣不對,但她實在令我抓狂。她怎能威脅不讓我探望孩子呢?我該如何是好?

對於某些情況,我們並沒有神奇的解決辦法。離婚使貝佛莉深受傷害,自從艾倫再婚之後,她對艾倫的不滿更是日益升高。很明顯地,艾倫認為唯有自己忍氣吞聲才能讓貝佛莉感覺好些,但事實上,他應該可以改變自己一直以來的一些作為,使雙方關係不至於更緊張。

「我知道你有多生氣!」我說,「但你必須學習如何緩和自己的情緒。你在面對裘時,把非防禦性溝通運用得相當好,為什麼不在貝佛莉身上如法炮製一番?在你氣到想要殺人時,卻還要保持冷靜雖然不容易,但我想你一定辦得到的。」

「蘇珊,是妳讓我變得訓練有素。」他笑著露出了牙齒。「我知道妳會說,我唯一能改變的人就是自己。」

「的確,」我回答,「基本上,你要做的就是,不管她有多不理性,都要把嘴閉上,再視當時情況說些像『很遺憾妳對露營這件事那麼不高興,但是他們真的玩得很開心。假如下次有類似活動,我會在出門之前向妳說明我們要做什麼,還有這個活動會學到什麼,這樣妳會不會覺得好些?』你上次也跟我說,每次你去貝佛莉那裡接小孩時,她總是拖拖拉拉的,有時甚至會說小孩不在家裡,這真的讓人生氣。但她既然是小孩的監護人,總是會有許多顧慮,你必須想辦法接受她無理的行為,否則你只會不斷地感到生氣和痛苦。

「我再強調一次,設法恢復冷靜,並使用些較委婉的言語吧!別光只是生氣;先做一次深呼吸,然後說:『貝佛莉,如果妳能在我接小孩前把他們都打點好,我真的會非常感激。另外,我能做什麼好讓妳覺得好過些嗎?』我不能預期她會有什麼反應,但我可以保證你不會再有那麼強烈的受害感。」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