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獨家限量動物好夢書籤】歡迎光臨夢境百貨2:找回不再做夢的人

日子更迭,來到了三月最後一週的星期五。

達樂古特夢境百貨的一樓大廳依舊門庭若市,值夜班的員工才剛上班,正準備要開始工作,但此刻前檯卻沒看到入職第二年的佩妮身影。她還沒下班,人在店門口右邊的員工休息室前,等待輪到自己談薪水。

大力推開拱形木門就能看到員工休息室,佩妮的同學毛泰日和幾名員工都在這裡。「輪到我們之前還剩幾個人啊?」

佩妮坐在沙發對面的扶手椅上,開口詢問坐在旁邊的毛泰日。

「現在在談的人是維果樓管,接著是史皮杜樓管、我,然後最後一個才是妳。快輪到了。」

「我還以為談完出來會是下班時間,但現在都過了好一陣子了。」

佩妮看看牆上的時鐘,雙手高舉過頭伸懶腰。

「沒辦法啊,達樂古特先生最近忙得團團轉,今天也很忙。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我就去柯克斯.巴理耶那買吐司過來了。吃晚餐的時間很尷尬。」

毛泰日拍拍緊身針織衣底下凸出來的小腹,吞了一口口水。

員工之所以不下班,在這裡排隊等候,就是為了一年一度的「談薪水」。這是邁入職場第二年的佩妮第一次正式談薪水。雖然有種一下子長大的得意感,但是她一點也不期待加薪。

談薪水之前的佩妮內心五味雜陳,因為去年這個時候的她被偷走一瓶「心動」。之後碰巧有人戲劇性地檢舉犯人,在聽到警方還搜出被偷走的東西時,佩妮高興得都快飛起來了。只是她後來才知道檢舉犯人的一等功臣不是別人,正是史皮杜。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了,每次遇到史皮杜的時候,佩妮免不了要面對他那張讓人很有壓力的臉,他總是露出一副「不用太感謝我」的表情。但是不利於談薪水的事件獲得解決,就已經是莫大的安慰,所以佩妮自然不敢再多奢求什麼。

三樓員工桑默坐在零星鑲了水晶裝飾的樸素枝形吊燈下,跟同一樓的樓管莫格貝莉坐在一起。桑默跟三樓的其他員工一樣,穿著按照個人喜好改良的員工圍裙,但是圍裙下襬整個被放下來,所以長度比其他員工的還要長。坐在桑默對面的莫格貝莉為了蓋掉雙頰上的紅暈,又上了一層薄薄的腮紅,結果臉上的紅暈在黃色燈光下更顯存在感。

桑默在木桌上攤開人格測驗卡牌組,接連問了莫格貝莉幾道問題。

「好,現在來確認結果吧!莫格貝莉樓管,妳是充滿熱忱的積極分子!是『大徒弟』的類型,連續測三次結果都一樣耶。」

莫格貝莉雙眼炯炯有神,大力點頭,對結果十分滿意。

「再測一遍結果應該還是一樣吧?」

固執的她提議再測一遍,桑默不自在地皺了皺修長的鼻子。

桑默拿著的是以《時間之神與三個徒弟》為主題,測試自己的性格更像哪個徒弟的卡牌。這是某間書店在年初推出的贈品,購買十金夢幣以上的書就送一套卡牌。由於精美的設計很刺激蒐集欲,當時還發生了缺貨現象。佩妮一眼就認出那套卡牌,因為她本來也想多貼點錢,買別人轉讓的,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毛泰日,你要試試嗎?」

桑默一邊詢問,一邊重新把卡牌鋪開,好像有點厭倦了單獨一個人應付莫格貝莉。

「不用了。測不測都一樣,我應該是『大徒弟』那一類的,因為我是著眼於未來的人。」

毛泰日堅定地回答。

 

***

 

不久後,沉重的休息室門打開了。還以為是維果.邁爾斯提早談完薪水,要來叫下一個人,結果出現的人是史皮杜。

販售「午睡夢境」的四樓樓管史皮杜是公認的急性子,做事速度也很快。一年四季只穿連身褲,綁著長髮的他,單手抱著幾個厚厚的文件夾,站在門口掃視休息室裡面的人。

「維果樓管還沒談完吧?」

「對,應該還要很久。」

佩妮想也沒想就回答,但隨即在內心大喊:「糟糕!」

「佩妮,不用那麼認真回我話啦。這裡除了妳之外,不是還有其他人在嗎?妳很感謝我幫忙抓到了偷走『心動』的小偷,這我都知道,但是……」

「我只是隨口回了一句。」

佩妮才剛反駁,史皮杜就露出「妳是在害羞吧?」的親切表情,並坐到沙發的邊邊。

「對了!莫格貝莉樓管,妳家順利施工完畢了嗎?」

佩妮尷尬微笑,不去理會史皮杜的目光,機靈地轉移話題。

「妳不是說在窗戶上特別花了心思嗎?」

莫格貝莉自己住的房子正在整修,所以直到最近都住在姊姊家。她姊姊家離佩妮家不遠,所以兩人常常在上班途中偶遇。佩妮前幾天正好聽到房子整修好了的消息。

「原來妳還記得啊。沒錯,窗戶我超滿意的!當時我就下定決心要做一扇大窗戶,沒想到連西邊的『眩嚇坡』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景色壯觀,天氣好的時候更是如此。」

「那應該也能看到往返於『造夢園區』的通勤列車囉?感覺很棒耶。」

「那正是我想要的。休息日撲通躺到床上,遠遠看著大家去『造夢園區』上班,那可是享受到雙倍的休假快樂啊。」

莫格貝莉興奮地回答,彷彿早就在等著別人問了。桑默趁她的注意力轉到其他地方的時候,開始一張張收拾玩膩的人格測驗卡牌。

 

以夢境百貨和許多商店所在的市中心為基準,往南是佩妮家所在的一大片住宅區;往北是聖誕老人尼古拉斯所生活的萬年雪山;往東是亞賈寐.奧特拉等知名人士居住的高級住宅區和他們的私人製夢工作室。最後位於西邊的地方正是「眩嚇坡」,地如其名,指的是包含陡峭得令人頭暈目眩的下坡和其周遭地區。

穿過下坡處的山谷,繼續往西邊陡峭的上坡路走,就會看到以企業型態經營的「夢境製作社」齊聚的廣大園區。大家都稱這個地方為「造夢園區」。

該地區不僅地形險峻,道路還七彎八拐,而且實在離市區太遠,不容易到達。一般來說,在那裡工作的上班族會搭乘直達造夢園區的通勤列車前往。載著乘客的列車一天至少得沿著上、下坡路的鐵軌行駛好幾十趟。

「佩妮、毛泰日,你們還沒搭過通勤列車吧?」

莫格貝莉才剛問完,毛泰日便搖搖頭。

「我搭過一次。聽說穿睡衣的外部客人不用做什麼檢查就可以搭車,所以我跟鄰居們穿著睡衣去搭車,想要測試看看。結果一下子就被列車長揪住後頸逮個正著,所以才上去十秒就被趕下車了。」

前往造夢園區的通勤列車不是誰都可以搭的大眾交通工具,想搭乘的人需要出示製夢師執照、園區內公司的員工證件等,足以證明本人是「夢境產業從業人員」的身分證。而夢境百貨的員工必須入職滿一年,才會被認可為夢境產業從業人員,並獲得出入證件。

「毛泰日不是工作一年多了嗎?」

「我去年夏天就滿一年了,但是出入證件是在每年的三月統一發放,所以才等到了現在。佩妮,妳是有驚無險地剛好做滿一年,對吧?」

「昨天剛好滿一年。很幸運,如果再晚個幾天入職,或許就得再苦等一年了。」

佩妮吐口氣,放心下來。

「你們這些小鬼頭終於也要體會到『投訴管理局』的厲害了。」

「投訴管理局這地方是做什麼的呢?」

佩妮冷靜問道。

「與其聽我們說明,親自去一趟更好。第一次跟達樂古特先生去投訴管理局的回憶,我還歷歷在目……雖然那是銷售夢境的人必去的地方,但是可以的話,絕對不會想再去一次。該怎麼說呢……那是個讓人心情不好的地方。」

莫格貝莉沮喪地垂下眼。

「你們至今只有遇過開心歡笑的客人吧?你們也該快點了解清楚投訴管理局那些棘手的事情,那樣才會知道史皮杜我有多厲害。我去年賣掉的『午睡夢境』收到的投訴有這麼多。」

史皮杜指向剛剛一直在看的那疊厚文件。

「史皮杜,難道你整理一年以來所解決的投訴案件,是為了在談薪水的時候拿給達樂古特先生看?」

莫格貝莉嚇得目瞪口呆。

「正確答案。莫格貝莉,我全部都印出來整理成冊了,好讓他明白我有多辛苦。妳要聽聽看這些荒唐的投訴內容嗎?『因為在上課時間趴睡做夢時說了夢話,所以被朋友們嘲笑。』老實說,我沒法理解這有什麼好投訴的。還有,『午睡夢到的夢太棒了,所以一路睡到傍晚,結果晚上睡不著。』這個到底是想要我怎樣啊?一想到我因為這種事情連著好幾天大傷腦筋,就實在是……」

「多虧那些事情,你才能當上四樓樓管,不是嗎?達樂古特夢境百貨的樓管頭銜不是誰都能擁有的。那真的是很了不起的經歷。」

托著下巴聆聽的桑默羨慕地說。

 

休息室的門再次打開,這次真的是維果.邁爾斯。他是二樓「平凡日常」區的樓管,向來是面無表情,看不出心情好壞,所以沒辦法從他的表情中猜出薪水談得成不成功。

他一對史皮杜說「輪到你了」,史皮杜便把檔案夾在腋下,一臉嚴肅地走向達樂古特的辦公室。維果.邁爾斯正要轉身離開時,莫格貝莉叫住了他。

「維果樓管也測試看看人格特質吧!真好奇您是哪個類型的。這個卡牌可以測試您的人格特質跟時間之神的三名徒弟之中誰最類似。」

莫格貝莉天真爛漫地重新抽出桑默收到盒子裡放好的卡牌。

「我沒興趣。人的個性本來就不可能只分成三種啊。」

維果不開心地回嘴。

「生氣什麼呀?這個只是測好玩的啊。我看看,佩妮!妳要測測看嗎?」

「嗯?喔、喔。」

佩妮正在想其他事情,隨口回了一句。

「好,要開始囉。回答完我的問題的話,就會出現這三張卡牌之一。」

莫格貝莉背誦從桑默那學來的臺詞,指向最下面三張隔開來的半透明華麗卡牌。

最左邊的卡牌邊框由水果串環繞而成,框框裡畫了朝亮光伸手的老婆婆背影,一眼就能認出這幅畫臨摹的是製作「胎夢」的頌兒.可可。中間的卡牌背景猶如洞窟般黑暗,小小的結晶閃爍如星,手伸向閃爍光芒的身軀描繪的是一名矮小的男子。第三張卡牌以夢境百貨為背景,中間站著像極了達樂古特的男子。

佩妮正想問第二張卡牌的原型人物是誰的時候,莫格貝莉就拿起卡牌翻面,看不到圖了。

她拿起問題清單,開始進行測驗。

「妳獨處的時候,會常常沉浸在回憶裡嗎?」

「嗯……會,還滿常那樣的。」

「妳覺得過去的事情對妳造成的影響大嗎?」

佩妮想起最近史皮杜那抹令她很不好受、很有負擔的微笑。

「是。」

「好,妳不安於一成不變的生活,規畫新的事物會讓妳感到高興?」

「不……好像不會。」

回答的期間,原本像展開圖攤開的卡牌一個一個疊在一起。佩妮很快地回答完最後一個問題,莫格貝莉非常慢地翻開卡牌。

「妳是……重感情的思考家!屬於『二徒弟』的類型。我們之中,妳是第一個『二徒弟』類。」

佩妮從莫格貝莉那接過卡牌,仔細端詳。圖像上方的邊框寫了小小的一段話,是佩妮也很熟悉的《時間之神與三徒弟》的其中一段。

 

「他(老二)認為如果能和過去的回憶相伴,那就能永遠幸福,再也不會感到遺憾和空虛。於是,時間之神將過去交給了老二,同時賦予他無論是什麼都能長久回憶的能力。」

 

***

 

毛泰日快談完的時候,佩妮已經提前從休息室出來了。在達樂古特的辦公室前面走來走去,等著輪到自己。大廳不僅有來自夢境世界外部、穿著睡衣的客人,還有很多來自其他城市、趁下班途中順道繞過來的客人。

剛才的人格測驗結果就像雜質一樣,在佩妮的腦海裡飄蕩。如果是毛泰日的話,應該會出現象徵未來的「大徒弟」。若說毛泰日以目標為導向的積極態度是與生俱來的個性,那屬於「二徒弟」類型的自己有什麼優點呢?在故事當中,二徒弟的能力是「無論是什麼都能長久回憶」,這點能在何時何地發揮長處呢?佩妮頂多只能想到一些沒創意的用處,像是在考需要死背的科目時有用。雖然她很清楚就像邁爾斯所說的,人的個性不可能只分成三種,但這些思緒仍然接連湧上心頭。

佩妮陷入深思,連門打開了都沒發現。談完薪水出來的毛泰日像在看怪人一樣,盯著站在門口發呆的佩妮。

「佩妮,妳還好嗎?」

「啊,你談完了啊。沒什麼,我什麼事也沒有。」

「那就好,快進去吧。」

 

佩妮走進辦公室後,坐在書桌另一頭的達樂古特揮揮手以示歡迎。他穿著黑白毛線交織而成的毛衣,衣服設計看起來就像是在搭配他那黑白參半的微捲短髮。

「讓妳久等了吧?真是抱歉,快坐下。」

「沒關係,達樂古特先生。」

達樂古特拿起平常不太常戴的細框老花眼鏡,他戴眼鏡的樣子看起來比平常還要知性。雖然外表一絲不苟,但他的辦公室卻充滿了人情味。

動不動就出問題的舊款印表機今天也閃爍著紅色警示燈,凌亂的大桌子上放了待批文件、倒過來的舊日記本和沒喝完的飲料等雜物。

「有些人在有點混亂的狀態下反而更自在。」

達樂古特泰然自若地說,彷彿知道佩妮在想什麼。

「妳今天不需要寧神餅乾吧?」

「當然不需要。」

佩妮微微一笑,努力裝出從容的樣子。

「好,這是我們一樓前檯員工佩妮第一次談薪水呀。回顧一下過去這一年吧?」

達樂古特開始尋找放在桌上某個地方寫有佩妮相關資訊的紙。當他抽出被壓在筆筒下面的紙張時,手肘碰到沒喝完的飲料罐,差點就要打翻。幸虧不安地盯著飲料罐的佩妮迅速抓住,罐子才沒有翻倒。另一隻手同時拿起差點就要被弄濕的舊日記本,千鈞一髮,日記本安然無恙。

「多謝妳了。」

「不客氣。」

佩妮重新將日記本擺到桌上放好。粗糙的紙質封面上寫了「一九九九年夢境日記」。

「一九九九年夢境日記……這是您的字跡耶,您習慣寫夢境日記嗎?」

佩妮現在對達樂古特的字跡很熟悉,因此一眼就認出來了。

「啊,這裡面的內容不是我寫的,雖然加上封面做成日記本的人是我。我將客人睡醒之後寫下的夢境日記保存了下來,打算有空的時候就讀一讀,但是今天也沒時間看啊。」

達樂古特一邊微笑,一邊用食指指尖拂過日記本的封面。

「客人會寫夢境日記?」

「不是可以透過夢境支付系統,查看客人的簡短評價嗎?妳就當作這些是其中特別長的詳細評價,這樣比較容易理解。」

「做完夢醒來竟然還能寫日記……好厲害。一般來說,客人應該很難想起做夢內容。」

「他們似乎是一醒來就趁記憶還沒消失之前,將夢境內容記在眼前能寫字的東西上,但是這樣的人很少見,所以夢境日記才會如此珍貴。」

「話題好像扯遠了。今天不是要聊客人,而是要聊聊佩妮妳。」

達樂古特拿起寫得密密麻麻的紙,一路讀下去。佩妮緊張地吞口水,不曉得他會對自己做出什麼評價。

「我看看,薇瑟說妳值得信賴。上晚班的穆德也說妳做事俐落,十分滿意。周遭人的意見當然是最重要的,對吧?」

佩妮鬆一口氣,在內心默默感謝薇瑟阿姨和穆德。

「啊,還有一個東西要給妳。」

達樂古特翻找書桌下層的抽屜,將某個東西遞給佩妮。那是一張可以掛在脖子上的小卡片。

「達樂古特先生,這是……」

以微微閃爍光澤的特殊材質製成的卡片上,清晰寫著「達樂古特夢境百貨──佩妮」。

「造夢園區的出入證件發下來了呀,謝謝!您果然沒有忘記幫我申請。」

「那還用說。妳都在店裡工作一年了,所以現在妳也可以進出造夢園區,是獲得認可的夢境產業寶貴人才了。」

「聽說拿到出入證件的話,就會去投訴管理局。」

「哦,原來妳都知道啦。順利工作滿一年的員工都得去一趟。那也算是一種我安排的教育課程。下禮拜一跟我一起去吧。」

「投訴管理局是對夢境不滿的人投訴的地方,對吧?史皮杜樓管說的話聽起來是這樣。」

「簡單來說是那樣沒錯。佩妮,妳覺得『一次也沒來過店裡的客人』和『原本常來卻不再來光顧的客人』之中,哪個更重要?如果我們要像現在這樣保持生意興隆的話,努力接待哪種客人更重要?」

「喔……接待新客人很重要,讓既有的客人回流也很重要……不過,如果只能選擇其中一種的話……」

達樂古特偶爾會突然丟出問題,讓佩妮不知所措。而且每次問這種問題的時候,他那雙黑棕色眼睛就會變得炯炯有神。

「我覺得老顧客很寶貴,大概是因為我對天天在前檯看到的眼皮秤有感情了。工作一段時間後,有種跟客人相伴的感覺。」

「我也這麼覺得。所以啊,那些因為喜歡我們夢境百貨的夢而變成老顧客的人突然不再光顧,是很嚴重的問題。沉默不語的客人比抱怨連連的客人還要狠心,說不來就不來了。直接找上門要求退貨的客人反而還更令人感謝啊。

「在這種時候協助我們的機關就叫做『投訴管理局』。就算是容易忘掉夢境的客人,相同的不滿事件發生太多次,他們最後還是會找上投訴管理局。對他們來說,與其去買夢的地方追究,這個方法更好。投訴管理局會保管、分析投訴資料,再轉告給相關的商店或製夢師。至於確認客人的投訴內容,妥善處理不滿事項,便是我和樓管們的工作之中最困難的部分。」

佩妮沒辦法一下子聽懂。

「事後才跟客人收取夢境費,為什麼還會造成問題呢?客人才是怎樣都不會吃虧吧?」

「這一點應該就是妳今年要學習的。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出於一些妳不知道的理由而討厭做夢。如果說因為推遲睡覺時間而不來取預約夢的『No show』事件是因為客人的漫不經心,那讓他們找上投訴管理局就是因為我們的漠不關心。妳以後再慢慢了解吧。這段時間以來,我已經充分明白如果事事都先跟妳解釋清楚,那對妳沒什麼幫助,知道了嗎?」

「知道了,可是……真的有辦法找回老顧客嗎?」

佩妮想從容地接受這個事實,但還是頗感不安。因為就拿自己來說好了,只要是不想再去的商店,就不太會再去光顧。

「每個客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只要妳記住每個人正在經歷的情況都不一樣,找回老顧客也不是不可能。」

「我也想幫上忙。希望可以找回老顧客,哪怕只有一位也好。」

「那是妳今年的規畫嗎?」

「唔……其實是我剛剛想到的,但我是認真的。希望夢境百貨能一直像現在這樣跟許許多多的客人同在。我有多喜歡這裡,您是不會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今年的規畫一樣呢。」

「您打算怎麼做?」

「嗯……我目前是正在規畫某件事,但是還沒確定下來,所以不能先跟妳說。要處理的事情還很多。」

「原來您正在規畫特別的事情啊!給我一點提示嘛!」

「這個嘛,那是除了我之外,很多客人也會喜歡的活動?這一點我很確定。」

「真的嗎?」

「好啦,我們言歸正傳吧。咦?下班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快點談完妳的薪水,我也要去吃晚餐了。我看看……我想的薪水大概是這個數字,妳覺得怎麼樣?」

達樂古特用鋼筆在加薪合約上寫好金額之後,推到佩妮面前。

「佩妮,我們賺到的錢是用客人的珍貴情緒換來的,所以絕對不能忘記這個重擔。」

佩妮簽名的時候,達樂古特給予忠言。

「是,我會謹記在心。」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