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陸王【竟有如此熱血的小說!獨家贈:勝色勝句激勵明信片】

「這件事依社長的想法去做不就行了?我沒什麼特別的意見。」

其實他應該很擔心公司會就此偏離本業吧,但他不會輕易讓人窺見真正的想法。

「這樣啊,那就這麼決定了。」宮澤接著說:「這是我規畫的小組名單。」他點出了幾個人的名字。

首先是股長安田、縫製課的領班正岡明美,還有宮澤的兒子大地。另外宮澤還打算邀請埼玉中央銀行的坂本來做觀察員。至於開發小組的領導人,由宮澤本人接下,初期先不定期開會、擬定業務計畫。

「安仔跟大地沒什麼問題,但明美懂跑鞋嗎?」

明美今年六十四歲,在平均年齡六十歲的縫製課裡,她不但是率領大家的活力大嬸,縫製技術更堪稱國寶級。要思考產品款式、製作測試樣品,絕對少不了明美的加入。

「我會想辦法跟她談談。」宮澤說道。「總之,光放在我腦子裡思考是永遠不可能開始的,先付諸行動再說。能不能也請玄叔幫幫忙呢?」

「嗯嗯,既然社長都這麼說了。」

富島看起來雖然不是很積極,仍起身走向旁邊的櫃子,拿出一只老舊的紙箱。「對了。之前社長提到公司以前生產的馬拉松足袋。前幾天我整理倉庫的時候找出來了。」

他邊說邊打開紙箱,從裡頭拿出一雙足袋,放到旁邊的桌上。尺寸看來很小,似乎是兒童款的。

「我們竟然生產過這種產品。」

宮澤小時候曾看過,後來卻完全忘了有這回事。此刻他陷入冷不防湧現的記憶中,盯著這雙足袋出了神。

「有一段時間的確賣得不錯,卻還是敵不過社會潮流,要不了多久就乏人問津。」

富島的話裡暗示,勉強想開拓新業務,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這時,其他員工也圍了上來。大家聽到是公司以前製作的馬拉松足袋,或是忍不住拿起來端詳,或是嘖嘖稱奇。剛好股長安田也過來了。

「欸,安仔。公司接下來想開發馬拉松或慢跑專用的足袋,你能不能幫點忙?」

宮澤說完,安田先是一瞬間露出驚訝的表情,但隨即輕鬆回答:「喔喔,好啊。」

「這玩意兒還挺有意思的。不過,這叫做⋯⋯馬拉松足袋?這設計真讓人不敢恭維。」

安田毫不客氣地發表感想,同時一副很希奇似的把足袋翻過來看。「喔!還有名字耶!」 仔細一看,貼在底層的橡膠鞋底上浮刻著商品名稱。

陸王──

連宮澤都不曉得有這回事,但看來這應該是過去小鉤屋所推出馬拉松足袋系列的名稱。

「就是這個啊!安仔。」宮澤抬起頭說。「接下來要開發的足袋,就取名『陸王』吧。怎麼樣?」

「還不錯呀。」

旁邊的員工也紛紛表示贊同。沒想到就這樣決定了新款足袋的名字。

過去小鉤屋曾製作的馬拉松足袋,在現代再次復活。這也為新的業務添加了一股追逐理想的熱情。

*****

宮澤第一次集結開發小組成員開會,是在剛跨過新會計年度的四月初。小鉤屋的年度結算是在每年三月。

下班後,宮澤、安田和明美前往公司附近常去的居酒屋「蠶豆」,而第一次聚會也找來銀行的坂本,舉辦個簡單的成軍儀式。

「明美姊,真抱歉,把妳拖來做這種不太熟悉的事情。」

「沒這回事。我覺得很榮幸啊。」明美帶著天生的開朗笑容說。「要開發新產品耶,光是聽到就覺得好興奮喔。對吧,安仔?」

「是啊。」已經因為幾口啤酒而雙頰泛紅的安田也難掩激動,笑容滿面。「還是想做些有意思的事情啊。」

開發專為跑步設計的足袋,打入跑鞋市場──

先前兩人雖然一臉嚴肅地聽著開發小組的目標,但此刻看到他們積極樂觀的反應,讓宮澤鬆了一口氣。

「社長,太好了。大家都很積極呢。」

察覺到宮澤的心思,坂本也在這時露出笑容。

(如果大地也能加入就好了。)

坦白說,現在的宮澤對於兒子在想什麼,完全摸不透。父子倆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僵的呢?

「前陣子我自行做了些調查,整理出這些資料。趁還沒喝醉前跟大家分享。」

坂本從身旁的公事包裡拿出簡單的資料,每人發了一份。「這是之前透過總行調查部針對大型鞋廠所做的訪談紀錄,從結果看來,開發新鞋款時,要達到收支平衡,銷售量大約在四萬到五萬雙。」

「也就是說,賣到四萬或五萬雙所得的獲利,就能當做開發新產品的費用對吧?」 聽到宮澤歸納出的重點後,安田問道:「一雙大概是多少錢呢?」

「就抓個一萬圓左右吧。」坂本回答。「這份資料裡頭附了簡單的試算,假設售價一萬圓、毛利是三成的話,就是三千圓;再扣掉宣傳費之類的行政費用,淨利大概抓一成,也就是一千圓。五萬雙的話,就是五千萬。」

「要花這麼多錢啊?」

一聽到金額,明美瞪大了眼睛。「社長,你出得了這麼多錢嗎?」

「錢的事情我會想辦法啦。」

嘴上雖然這麼回答,但小鉤屋連一般的營運資金都已是捉襟見肘,要調度這筆資金沒那麼容易。只是,現在想這些也無濟於事。

「沒錯。正因為這樣,才需要我在這裡吧。」

看坂本信心十足的樣子,讓宮澤頓時感覺似乎得救了。坂本接著說:「對了,大家知道製鞋最花錢的是什麼嗎?聽說是鞋底。另外,鞋底跟鞋子的耐久性也有關係。就耐久性來說,比賽用的跑鞋要四百公里,一般訓練用鞋要七百公里。」

宮澤雖然沒說什麼,但內心大受震撼。

一般的室內足袋原本就是為了能在榻榻米上慢慢走而做的產品,因此,足袋底部頂多是貼上毛氈,並不會做什麼補強;室外用的地下足袋雖然會在底部貼上天然橡膠,但究竟能耐多長的行走距離,宮澤毫無概念。

耐久性,想必是接下來小鉤屋必須克服的一道難關。

「講到產品開發的進行方式,與其糾結這些數字,我想不如先試做看看。」等坂本的說明告一段落後,宮澤提議。「先做出測試樣品,實際穿來跑跑看。我想,這麼一來應該就能發現很多問題。」

「可是,說『要做』,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呀。」安田輕輕舉起右手。「產品開發不是要有那個什麼⋯⋯呃,我想想,concent?不對。」

「你是要說 concept,『概念』吧?」坂本說道。

「對!就是那個!」安田揮舞挾著香菸的手指。「不是應該要先有什麼概念的嗎?」

「哇!好像很高深耶。」明美縮了縮肩膀,似乎覺得害怕。

「沒那麼高深啦。」

宮澤忍不住笑答,接著向兩人說明先前聽有村說的跑步理論。

「『陸王』的概念呢,就是要成為一雙實現中足落地,也就是不容易受傷、弄壞身體的跑鞋。賣點就在於赤腳的感覺,還有──這也是足袋才有的強項,跟以往的鞋款相較之下更輕巧。最後,就是足袋獨特的服貼感。總之,我先把在腦子裡想像的模樣整理後,請富久子婆婆畫出了圖面。」

西井富久子是縫製課年紀最大的員工。而除了縫紉工之外,她還有另一個身分。 就是小鉤屋各式足袋的設計師。

足袋未必只有白色。尤其是外出用的足袋,會有各式各樣的花色,那些幾乎都是由富久子婆婆設計的。富久子婆婆從上一任社長經營時就擔任小鉤屋的足袋設計師,算算已經有半個世紀的資歷。

宮澤拿出設計圖給其他人看,是深藍色加上白色圖案的設計。

「這是蜻蜓嗎?」安田看到白色圖案說道。「是勝蟲耶。」

自古以來就被稱為「勝蟲」的蜻蜓是好兆頭的象徵,牠有迅速敏捷、只進不退的飛行特性,經常以各種不同造型出現在小鉤屋的足袋上。這次的設計圖案稍微大一些,成為跑鞋上的重點。跟足袋不同的是,鞋身用細線縫出花紋,線的顏色還指定使用偏暗紫、稱為「勝色」的藍色;鞋底則貼上了地下足袋所使用的天然橡膠。

「哇,看起來不錯耶。不愧是富久子姊。」

看到明美大為讚嘆,「好啊!就試試看吧。」安田也跟著士氣大振。「先做個測試樣品,看看穿起來的感覺怎麼樣。社長,能給我們一點時間嗎?」

「拜託你們啦。」

就這樣,小鉤屋的新事業向前邁出了一小步。

*****

「這設計看起來很不錯耶。」

竟然獲得了意想不到的稱讚。

宮澤來到有村的店裡。重新設計、脫胎換骨的「陸王」靜靜放在角落的桌子上。足袋的前端修圓了,外表看來就像一雙帶著日式風格的跑鞋。造型上流露出富久子婆婆獨特品味的美感,相當吸引人。宮澤心想,這已經不再是足袋,而是跑鞋了。

有村從各個不同角度觀察這雙鞋,更用手指按壓底部的天然橡膠,仔細鑑定。

「之前在電話裡請教了有村先生的尺寸,這雙鞋是做給您的,請試穿看看。」宮澤說。

「那我不客氣了。」有村當場脫下襪子,赤腳穿上「陸王」。丟下一句「我試跑一段看看」,就逕自走到店外。

「有村先生好像滿開心的。」目送著有村的背影消失在商店街,坂本笑著說。「這個人真的很愛跑步。」

「真希望那個笑容等一下回來時不會變成撲克臉。」宮澤心裡夾雜著期待與不安。

其實,改變的不單只是設計。

這兩個月來,聽了很多人的意見,大費工夫在「陸王」的改良上。

修改的不僅是腳尖的外型,還調整了一些細節,無論是穿起來的舒適感和耐久性,都可說有大幅進步。跟第一號測試樣品比起來,根本是另一款作品。

不但如此,還拜託椋鳩貨運的江幡,請他的幾位跑友試跑。直到上星期,他們總算打了及格的分數。

是不是能商品化了呢?

為了聽取有村的意見,宮澤和坂本在六月的第一個星期六──也就是今天,來到有村位於橫濱的運動用品店。

大約十分鐘後,有村回到店裡。

「很不錯耶。」有村坦率說出他的感想。「鞋底雖然還是有地下足袋的感覺,但整體看起來並不像地下足袋;應該說,跟腳的接觸面處理得很好。縫製的工很細,設計得也很棒。這個外型的話,就算是年輕人,也會很願意當成一般流行鞋款來穿。」

宮澤聽了很高興。「可以當成跑鞋推出嗎?」這是他今天他最想知道的事。

「這就難說了。」

有村顯得不太肯定,拿著脫下來的「陸王」再次細細端詳。

「這塊天然橡膠鞋底不會太薄也不會太厚,看來是經過你們反覆測試的結果,但耐久性如何呢?」

一語道破重點。

「這就是我們眼前的課題。我想,先請您看看穿起來跟跑起來的感覺。」宮澤老實回答。

「這個鞋底應該撐不了三百公里吧?」有村很直截了當。「不過,穿上去的輕巧感,是目前一般市售跑鞋沒有的,很不錯。如果反過來把鞋底加厚一點,增加耐久性,說不定可以當成矯正鞋推出。」

「矯正用⋯⋯的嗎?」這答案跟宮澤內心懷抱的期待相去甚遠。

「或者可以走入門者專用的路線。總之,適合因為跑姿出問題而受傷,或曾有受傷經驗的跑者,並以用來養成中足落地習慣做為賣點,應該不錯。」

「請問,這種市場需求有多大呢?」坂本問道。

「要說具體數字,我也不知道。」有村若無其事地說。「不過,從小眾市場出發,累積知識和技術,後來成為實力堅強、地位無可動搖的知名大廠確實存在。好比 New Balance 就是這樣,他們原先是矯正鞋的製造商。我認為小鉤屋也不是不能跟隨他們的腳步。」

「我倒不知道有這段歷史。」宮澤老實回答,「只不過,接下來要商品化的話,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進行才好。」他提出經營策略上的疑問。

「我不是經營專家,不敢說什麼斬釘截鐵的話,不過,是不是應該先有些實績呢?」

有村的意思是,成功不是靠什麼旁門左道。

「我想,請某個曾經出賽、多少有些知名度的跑者在練習時試穿應該不錯。然後再回饋試穿意見,讓小鉤屋這邊持續改進,這麼一來不但能建立口碑,反應良好的話,透過雜誌、電視等媒體介紹,說不定就能一下子熱門起來。」

「有沒有哪位跑者可能願意在練習時穿這款足袋呢?」坂本問。

這下子連有村也沉吟了好一會兒。

「至少目前好像想不到可以由我這邊直接詢問的跑者呀。不過⋯⋯」

他豎起食指,接著說:「要說因為跑姿而苦,甚至還受過傷的跑者,我倒是想到了一位。但話說回來,我其實不認識對方,只能請你們自己直接去交涉。」

「是誰呢?」

宮澤激動問道,卻從有村口中聽到意想不到的名字。

「大和食品的茂木裕人。」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