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前世今生愛未央:魏斯博士回溯治療,意外牽起靈魂伴侶的今世情緣

20 突然發現伊麗莎白與貝德羅的連結

有時,人生最重大的事件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在你身上,宛如一隻叢林貓寂靜無聲地靠近。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你怎麼會沒注意到?這是心理層面的偽裝。

否認——因為真的不想看見而看不見眼前事物的行為——是最好的偽裝,加上疲累、分心、合理化、心理上的逃避,以及其他林林總總造成妨礙的心理作用。幸好命運夠堅持,能穿透這些偽裝,找出你必須看見的事物,這件事才慢慢由背景中浮現,就像看出立體畫的圖案。

遺失的拼圖片突然出現

多年來,我在看診時經常遇到夫妻或家人在回溯前世時,找到這一世的配偶或親人。有些夫妻會在回溯時,同時、也是初次發現彼此曾在同一段前世裡互動。發現這件事,往往令他們震撼不已,因為這是他們前所未有的經驗。當一幕幕景象在我的診療室呈現時,室內一片靜寂;之後,等他們從催眠的放鬆狀態中清醒,才恍然大悟兩人看到的是同樣的場景,感受到的是相同的情緒,我也在這時候才知道他們在前世的關係。

不過,伊麗莎白和貝德羅的情況是顛倒過來的。他們的生活和前世分別在我的診療室裡展開,彼此並無關連。他們互不相識,沒見過面,來自不同國家,文化背景相異,就診的日子也不一樣。我在不同的時間分別見到他們,壓根兒沒想過兩人會有任何牽扯,因此從未把他們的關係連結起來。他們曾在好幾段前世裡相愛過,又失去對方。

我之前怎麼沒看出這件事?難不成是天意?我該幫兩人牽紅線嗎?我是分心了、太累了,還是在否認?我正在找理由說服自己一切純屬「巧合」嗎?或者,這一切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就是應該在這節骨眼冒出這個念頭?

某天晚上,我突然想到:「埃里?」幾週前,我在診療室聽過伊麗莎白提起這個名字。

當天稍早,貝德羅想不起自己叫什麼名字。在催眠的恍惚狀態中,他出現在一段古代的前世,一段他之前曾在診療室憶起的前世。在那一世,身穿皮衣的士兵騎馬將他拖行至死。他的頭枕在心愛的女兒腿上,生命一點一滴流逝。女兒規律地搖晃她自己的身體,心若死灰。

或許那一世還有更多要學習的。他再次憶起在女兒的臂彎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情景。我請他仔細端詳女兒,凝視她的眼睛,看看她是不是他今生認識的人。

「不是,」他難過地答道,「我不認識她。」

「你知道自己叫什麼名字嗎?」我要他再次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古巴勒斯坦的那段前世。

他思索這個問題,最後回答:「不知道。」

「從三倒數到一時,我會輕敲你的額頭,然後你要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腦海,進入意識中。想到什麼名字都可以。」

結果,他什麼名字也想不起來。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麼,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我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彷彿腦子裡有東西無聲無息地爆炸,頓時一切變得清晰、鮮明。

「埃里,」我大叫,「你叫埃里嗎?」

「你怎麼知道?」他從古老的深處回應,「那就是我的名字,有人叫我埃里忽,有人叫我埃里……你是怎麼知道的?你也在那裡嗎?」

「我不知道,」我老實回答,「就突然想到。」

整個狀況完全出乎我意料。我是怎麼知道的?我以前偶爾會有心電感應或強烈直覺,但不常發生,這次感覺像是我想起某件事,而非接收到超自然訊息。我想起的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想不起來了。我努力回憶,腦子還是一片空白。

根據經驗,我知道自己應該別再絞盡腦汁回想,就隨緣吧,繼續過日子,說不定一陣子之後答案就會自然出現了。

有一組古怪的拼圖遺失了很重要的一片,我可以感覺到某個拼圖片不見了,這表示有個關鍵連結尚待發現。不過是連結到哪裡?我試著專心做其他事,卻老是想起這件事情。

當天稍晚,那個拼圖片突然出現了,而且是靜悄悄地出現在我腦海。剎那間,我明白了。

是伊麗莎白說的。大約兩個月前,她陳述了一段悲慘卻感人的前世,當時她是古巴勒斯坦一名陶匠的女兒。羅馬士兵騎馬四處拖行她父親,「意外」導致他身亡。那些士兵其實不關心他的死活。他全身傷痕累累,頭上血流如注。女兒摟著父親,眼睜睜看著他死在黃沙飛揚的大街上。

她記得那一世父親的名字:埃里。

我該違反醫病保密義務,幫助兩人重逢嗎?

現在,我的思緒正快速轉動。這兩名巴勒斯坦人的前世細節不謀而合,貝德羅和伊麗莎白對那一世的記憶完全吻合,對外在情境的描述、事件、姓名也如出一轍。是父親和女兒。

我治療過許多發現彼此前世曾經在一起的人,通常是夫妻。許多人認出了自己的靈魂伴侶,兩人一起穿越時空,來到今生再續前緣。

在這之前,我從沒見過今生尚未相遇的靈魂伴侶。這次的情況是,靈魂伴侶穿越了將近兩千年,只為了再次相聚。兩人遠道而來,如今近在咫尺,前後相隔幾分鐘,卻仍無緣相見。

因為他們的病歷都歸檔在診療室,我只好在家裡試著回想他們是否還共同出現在其他前世。沒有,當修士那一世沒有。就一則故事相同,沒別的了,至少目前還沒有。印度通商路線那一世沒有,佛羅里達州紅樹林沼澤那一世沒有,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流行瘧疾那一世沒有,在愛爾蘭的那一世也沒有。我只想得到這幾世。

我又有了另一個想法。他們也許曾在其中幾世或所有前世一起出現過,只是彼此都沒認出對方,因為他們今生互不相識。目前這一世沒有臉孔、姓名、地標,也沒有人物能讓他們連結到前世那些人。

然後,我想起伊麗莎白在中國西部那一世。在那片古老的遼闊草原上,她的族人慘遭殺戮,她和其他幾名婦女則被俘虜。而同樣在那片貝德羅認出是蒙古的草原上,他外出返家,卻發現家人、親人、族人無一倖存。

貝德羅描述記憶中的混亂場景和滅族慘況,以及自己絕望的心情,我和他都以為他年輕的妻子已遇害身亡,但她沒有,而是被敵人虜走,在異鄉度過餘生,再也不曾被蒙古夫君強壯的臂膀摟在懷中。

現在,這雙臂膀穿越危險的時間迷霧回來了,只為了再次摟著她,將她溫柔地擁在懷中。但他們並不知情,我是唯一知道的。

他們曾是父女,曾是青梅竹馬,也曾是夫妻。在歷史的洪流中,他們還曾共同度過幾段前世,又相愛過幾回?

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和對方重逢。兩人都很寂寞,各有各的傷痛;兩人都飢腸轆轆,但美食佳餚已擺在面前,他們卻還聞不到、嘗不著。

就算我不擔心冥冥中的因果報應,還是受到精神科「律法」的嚴格規範,其中最嚴厲的一條,就是隱私權和保密義務。若將精神科比喻為宗教,那麼違反醫病保密義務就是最不可饒恕的罪。我不能告訴貝德羅有伊麗莎白這個人,也不能讓伊麗莎白知道貝德羅是誰。無論干預他人自由意志會有哪些因果報應或靈魂果報,違反精神科重大律法的下場可是無庸置疑的。

靈魂果報無法令我卻步,我可以介紹兩人認識,之後就交由命運安排,但違反精神科律法的後果讓我裹足不前。

萬一我弄錯了呢?要是他們認識之後,關係轉壞,最後不歡而散呢?搞不好還會演變成充滿憤怒或惡言相向的局面。我原本是他們信任的治療師,這樣的發展會不會影響他們對我的觀感?已有起色的病情會再度惡化嗎?之前的治療效果會不會前功盡棄?風險肯定存在。

我也必須檢視自己的潛意識動機。我想看到病人變得更快樂、更健康,在生活中找到愛與平靜,這份需求現在是否影響了我的判斷?我自己的需求是不是在鼓勵我跨過精神醫療倫理原則那條界線?

最簡單的做法是三緘其口,靜觀其變。不造成傷害,就不會有後患。心有疑慮時,要以患者安全為優先考量。

當初考慮要不要寫我的第一本著作《前世今生》時,同樣是一個難以取捨的決定。寫那本書會危害我的整個行醫生涯,我左思右想了四年,最後才決定動筆。

這次我還是決定冒險一試。我要干預,設法加快命運的腳步,不過我也得兼顧醫療倫理,以免發生憾事。因此,我會盡量小心行事,做得不著痕跡……

21 巧妙安排兩人擦身而過

我正在和時間拔河,時間卻壓得我透不過氣來。貝德羅即將結束治療,搬回墨西哥定居,如果他和伊麗莎白在短時間內無法碰面,就會分散在兩個不同的國家,兩人在今生相遇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他們的悲傷反應都在逐漸消失,睡眠品質、活力、食欲等生理症狀也已有所改善。

兩人都覺得孤單寂寞,急著找到一段彼此相愛、相處融洽的感情,卻毫無進展。

我預估貝德羅療程結束的時間,降低他的就診頻率,改成兩週一次。我的時間所剩無多。

我安排兩人一前一後接受治療。那天,伊麗莎白結束一小時的療程後,下一號的病人就是貝德羅,而進出我的診間,一定會經過候診室。

為伊麗莎白治療時,我一直擔心貝德羅可能臨時有事無法依約赴診,例如因為車子拋錨、突發急事、人不舒服而更改就診時間。

所幸他出現了。我送伊麗莎白到候診室,他倆注視對方,目光停留了好一會兒。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很好奇對方是誰,尋常的表面下暗藏無限的可能性。或者,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伊麗莎白很快回過神來,恢復平日的幹練模樣,提醒自己該離開了,也告誡自己行為要檢點。於是,她轉向出口,離開診療區。

我朝貝德羅點點頭,一起走進診療室。

「那女的很有魅力呢。」他邊說邊坐進大皮椅裡。

「是啊,」我急切地答道,「她人也挺有意思的。」

「真不錯。」他惆悵地說,注意力卻已轉到結束療程,以及繼續前往他人生的下一階段這兩件事情上,把他和伊麗莎白的短暫邂逅拋在腦後。

在候診室不期而遇後,貝德羅和伊麗莎白都未採取任何後續行動,也沒打聽對方的相關資訊。我介紹兩人認識的手法太含蓄,時間也太匆促。

我決定兩週後再試一次,安排兩人先後接受治療。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了,除非我決定違反保密義務,不再拐彎抹角,直接告知其中一人,或對兩人都講清楚。這是貝德羅回國前最後一次就診。

我陪伊麗莎白走到候診室,兩人再次凝視對方,這次是四目交接,而且目光滯留的時間更久了。貝德羅笑了笑,點點頭,伊麗莎白也報以微笑。她躊躇了片刻,然後轉向門口離開。

相信你自己的感覺啊!我在心裡吶喊,想用心電感應提醒伊麗莎白這個重要的課題,卻得不到她的回應。

這次貝德羅仍然沒有採取任何後續行動。他沒問我伊麗莎白的事,思緒全放在搬回墨西哥要處理的大小事情。那一天,他的治療也結束了。

也許兩人注定無緣吧,我心想。雖然他們都還是鬱鬱寡歡,但情況已有改善。也許這樣就夠了……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