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創造生命的奇蹟(全新增訂版):影響五千萬人的自我療癒經典

第一章 我的故事

「請大概描述一下你的童年。」如果有人來尋求諮商,我經常會問對方這個問題。我並不是想聽所有的細節,而是想知道他們有些什麼樣的心理模式。事實上,那些人現在碰到的問題,都是他們好久以前的心理模式造成的。

因為不斷遭受暴力,讓自尊變得低落的童年

我才十八個月大,父母就離婚了。我不記得這件事有多糟,但真正讓我覺得可怕的記憶,是母親必須到別人家裡幫傭,只好把我托給別人照顧。據說,當時我連續哭了整整三個星期。照顧我的人實在沒轍,母親只好把我帶回家另作打算。
我一直無法確定,當時母親到底是真的愛我繼父,還是為了給我們一個家才再婚的?不過,再婚這件事並不是個好決定。我的繼父來自一個嚴苛的德國家庭,除了暴力以外,他不曉得其他的治家之道。後來母親懷了我妹妹,又碰上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於是家庭暴力就成為我們的家常便飯。那一年,我五歲。
此外,還發生了另一件事。大約就在那個時候,我的鄰居——我記得他是個老酒鬼——強暴了我。醫生檢驗的過程,以及我在法庭上作證的情景,至今仍鮮明地印在我的腦海中。後來那個人被判了十五年徒刑,卻不斷有人跟我說:「這都是你的錯。」因此有好幾年的時間,我都很害怕那個人出獄後會找我報復,因為是我害他入獄的。
我的童年大半是在身體及性的虐待中度過,而且平常還要做許多粗活。我的自我形象變得相當卑微,似乎很少有好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於是,我的這種思維模式開始在外在世界具體呈現。
我過往的典型生命模式可以從小學四年級發生的一件事看出來。某天,我們學校舉行派對,有一些蛋糕要分給小朋友吃。這個學校的學生除了我之外,大多來自生活寬裕的中產階級家庭。我們家則是從來沒有蛋糕可吃,因為買不起。
那一天,他們切了好多蛋糕。那些每天都有蛋糕吃的小孩,有的人還拿到兩、三塊。最後,當老師走到我面前時(我當然排在最後面),蛋糕已經沒有了。連一塊也沒剩下來!
現在我很清楚地知道,之所以會發生這種狀況,是因為我當時已經認定我沒有價值,我不值得擁有任何事物。正是這樣的信念讓我排在最後面,因而分不到蛋糕。這就是我的模式。事實上,這些狀況只不過反映了我的信念。

逃離家裡,但依然無法逃離原來的生命模式

十五歲那年,我再也無法忍受性虐待,於是逃離家裡和學校。我在一家小餐館找到服務生的工作,那似乎比我在家裡做的粗活輕鬆多了。
出於對愛與感情的渴望,加上自尊心低落,當時的我願意將身體奉獻給任何一個對我好的人。於是,在我十六歲生日過後不久,我產下一名女嬰。我知道自己無力撫養這個孩子,便替她找了一個有愛心的好人家。小孩生下來之後,就跟隨他們的姓氏。
在這種情況下,我絲毫沒有體驗到為人母的喜悅,反而只有失落、內疚和羞恥感。那是一段不光彩的日子,我只希望那段歲月盡快結束。生下孩子的第五天,我就離開了。
我立刻趕回老家,對著我那還在扮演受害者的母親說:「夠了,你再也不必忍受這一切,我要帶你離開這裡!」於是母親便跟著我走,丟下十歲的妹妹。
我在一家小旅館幫母親找到一份女傭的工作,並將她安頓在一間舒適的公寓裡。我覺得自己的義務已經完成,便與一位女性友人前往芝加哥。
在早年那些歲月裡,由於小時候經常遭受暴力,加上長久以來的無價值感,於是我不斷吸引那些會虐待我、經常打我的男人進入我的生命。原本這輩子我很可能會過著同樣的日子,然後痛罵男人度過餘生,但透過正面思考,漸漸地,我的自尊提升了,而那些男人也開始離開我的生命,因為他們已經不符合我潛意識中的新信念了。我並不是原諒他們的作為,而是我了解到,把那些人吸引過來的,是我自己的心理模式。

生命出現轉折

在芝加哥做了幾年卑微的工作後,我來到紐約,並且很幸運地成為時裝界的模特兒。不過,在名設計師旗下擔任模特兒,對我的自尊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反而只是給我更多機會挑剔自己。我拒絕承認自己的美貌。
在時裝界待了許多年後,我遇見一位優秀的英國紳士,最後與他步上紅毯。儘管身為模特兒,並擁有一位令人稱羨的好丈夫,我的自尊還是很低落;直到幾年後我開始對自己的內在下工夫,情況才略有好轉。
結婚十四年後,就在我開始相信好事會長久時,有一天我丈夫突然對我說,他另結新歡了。是的,當時我崩潰了。但時間會往前走,我終究繼續過我的人生。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轉變。
在很偶然的機會下,我參加了紐約市宗教科學派教會的聚會。他們講的內容對我而言全然陌生,但我內在卻有個聲音在說:「注意聽!」於是我就專心聽講。後來,我不但去聽星期日的講道,還開始參加他們每星期一次的課程。自從高中輟學以來,我就沒再讀過書,結果現在我卻搖身一變,成了求知若渴的學生,狼吞虎嚥地吸收所有和玄學及療癒有關的知識。
宗教科學派教會成了我的新家。雖然大部分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我卻花越來越多的時間研究那些課程。三年後,我通過考試,成為教會的合格治療師。我就這樣開始擔任教會的諮商員。
我在教會裡變得非常活躍,並積極參與教會的社交活動。我開始在中午的聚會發表演說,並為人諮商。很快地,這就成為我的專職工作。接著,我開始到各地旅行、演講,並開辦一些課程。

癌症找上門,因而有了從心開始療癒的機會

後來有一天,我被診斷出罹患癌症。
從我五歲就被強暴、童年經常被毆打的成長背景來看,會得到陰道方面的癌症是可以理解的。
如同其他被告知罹癌的人一樣,剛開始我也是完全陷入恐慌。但我的諮商經驗讓我知道,從心療癒是有效的,此時正是我親身印證的機會。我知道癌症是長期懷抱深沉的怨恨所造成的,它會侵蝕整個身體。此時我才明白,原來我一直拒絕化解童年時期對「他們」的憤怒及怨恨。事不宜遲,於是我開始展開療癒自己的工作。
「不治之症」這個詞讓許多人望而生畏,但對我而言,它的意思是:這個特殊狀況無法透過任何外在方法治療,唯有深入內在,才有辦法療癒。如果我沒有清除內在造成癌症的心理模式,而想要透過手術來切除癌細胞,那麼最後醫生一定得不斷地為我切除、切除,再切除,直到把我整個人切光為止。我可不想那樣。
只要清除導致癌症的心理模式,那麼切除癌細胞之後,它們就不會再長出來。如果癌症或其他疾病又復發,我認為絕對不是因為醫生沒有「完全清除乾淨」,而是病人本身的心理模式沒有改變,他們的病才會復發。也許下一次是發生在身體的其他部位。
我也相信,只要清除導致癌症的心理模式,我甚至可以不必開刀。因此,我便以沒錢動手術為由,向醫生爭取了三個月的時間。
我馬上為自己的療癒負起責任,開始閱讀並研究任何幫得上忙的療法。
我也知道,我必須比從前更愛自己。小時候我很少表達愛,也沒有人告訴我對自己感覺美好是正確的事。我接收了「他們」對我的態度,不斷地挑剔、批判自己,這似乎成了我的第二天性。
在教會工作之後我才了解到,原來愛自己、肯定自己不但沒關係,而且還是必須的!但以前我卻一直拖延。這就像節食一樣,你總是會說:「明天再開始吧!」但我再也不能拖了。起初,有些事情我很難做到,例如站在鏡子前面說「露易絲,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之類的。但堅持下去之後,我發現,當生活中發生某些以前會讓我嚴厲指責自己的狀況時,我竟然可以藉由對鏡法及其他練習的幫助,而不再責備自己。原來,我進步了。

徹底淨化身心,癌細胞不見了

我知道,我必須清除童年時期以來所抱持的怨恨模式,我必須不再怪罪任何人才行。
沒錯,我的確有個飽受身體、心理及性虐待的坎坷童年,但那些都是多年前的往事了,不該成為我現在虐待自己的藉口。事實上,我就是因為沒有寬恕,才會讓癌細胞侵蝕我的身體。
現在,我該超越那些事件本身,並開始了解究竟是什麼樣的經驗,導致那些人以那種方式對待小孩。
透過一位優秀治療師的幫助,我以搥打枕頭、大聲怒吼的方式,發洩了累積在心中的所有憤怒。這讓我感覺更清淨了。接著,我開始從父母說過的故事中拼湊出他們的童年,看見我父母整個的生命圖像。隨著我逐漸了解,並用成熟大人的眼光看待一切,我開始同情他們遭受的痛苦;而我對他們的指責,也逐漸化解了。
此外,我還找了一位優秀的營養師來幫我淨化身體及排毒,清除我這些年來吃下的垃圾食物。我了解到,垃圾食物會累積在身體裡,最後變成身體的毒素;同理,無用的思想也會累積在心中毒害心靈。我進行嚴格的飲食控制,除了大量的綠色蔬菜之外,幾乎沒吃太多別的。頭一個月,我甚至每星期接受三次的灌腸療法。
我並沒有動手術,然而,藉由徹底淨化身心,我在被宣布罹癌六個月後再去看醫生,果然不出我所料,醫學專家證實我的癌細胞全部不見了!現在,我從個人的實際經驗中了解到:只要願意改變自己的思想、信念和行動,疾病是可以療癒的!
有時候,表面上看似極大的悲劇,其實會變成生命中最美好的事。那次的經驗讓我學到很多,並開始以新的方式珍惜自己的生命。我開始探求人生真正重要的事物,最後決定離開紐約這個沒有綠樹的城市,以及它那惡劣的氣候。於是,我結束了紐約的事業,悠閒地搭火車前往加州,打算在洛杉磯重新開始。
雖然我出生在洛杉磯,但我在這裡幾乎不認識任何人,除了我母親和妹妹之外。雖然我的家庭一向不開放也不親密,然而當我得知母親已經雙眼失明,卻沒人通知我時,我仍然感到不悅和詫異。我妹妹因為「忙得不可開交」而無法來看我,我就隨她去,開始為自己的新生活做準備。
慢慢地,開始有人來找我諮商,各地也有人邀請我去演講。事情接踵而來,我在洛杉磯還挺受歡迎的。不到幾年的時間,我就有了一個舒適的家。
我在洛杉磯的生活與我早年在此的成長環境比較起來,可說有天壤之別。現在一切都非常順利。人的生命竟然可以這麼快就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和母親及妹妹共同療癒彼此之間的關係

有天晚上,我接到妹妹的電話——這是兩年來的第一次。她告訴我,母親已經九十歲了,雙眼全盲,耳朵也幾乎聽不見,現在又因為跌倒而摔斷了背。瞬間,母親從一個堅強而獨立的女性,變成無助而痛苦的小孩。
雖然母親摔斷了背,但這件事卻打破了圍繞著我妹妹的那堵牆。從此,我們姊妹倆開始有了交流。我發現,原來妹妹也有嚴重的背部問題,而且她的背已經痛到影響行住坐臥。她默默地承受痛苦,而且顯得食欲不振,但她的丈夫竟然完全不知道她病了。
母親住院一個月後就出院回家休養,但她根本無法照顧自己,於是就搬來和我同住。
儘管我信任生命的過程,但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於是我對神說:「好吧,我會照顧她,但你必須幫助我,你得提供金錢方面的援助!」
我們母女倆都有許多需要彼此適應的地方。她搬來我家那天是星期六,而下個星期五我必須到舊金山四天,且非去不可。然而,我又不能留她一個人在家。於是我對著神說:「神啊,你來處理這件事吧!我離開之前,要有適合的人來幫我的忙。」
結果到了下個星期四,完美的人選真的出現了。她搬進我家,替我料理家務,並照顧我母親。這再次印證了我的基本信念:「我必須知道的一切,都會顯現在我面前;我需要的一切,都會以神聖的適當順序來到我身邊。」
我知道這又是我另一項人生功課,我必須趁此機會清除童年累積的許多垃圾。小時候,母親無法保護我,但我現在有能力且願意照顧她。於是我與母親及妹妹之間,展開了一場全新的冒險。
就在我答應妹妹幫忙照顧母親時,另一項挑戰出現了。我得知,原來當年我把母親拯救出來之後,繼父便將他的憤怒和痛苦全都轉移到妹妹身上,從此對她拳腳相向。
我知道,妹妹原先的身體病痛因為恐懼和緊張而加重了病情,而且她覺得沒有人可以幫助她。於是,露易絲出現了。但我並不是來當解救者的,而是想給妹妹一個機會,讓她在此刻為自己的人生幸福做出抉擇。
揭開面紗的過程慢慢展開,而且直到今天,這個過程還一直持續著。在探索各種療法的同時,我也為妹妹營造一個安全的氛圍來進行治療。我們一點一點在進步。
另一方面,我母親也有很好的回應。她每天都盡可能運動四次,而且身體越來越強壯、越來越靈活。我帶她去裝助聽器,於是她對人生又燃起了希望和興趣。另外,我還說服母親接受單隻眼睛的白內障移除手術,她終於重見光明!能夠再次看書讀報,讓母親非常高興。
母親和我開始找時間坐下來聊天,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我們母女之間有了一份新的理解。我們越來越能夠一起哭、一起笑,然後擁抱對方。當然,有時她也會踩到我的「地雷」,然而這不過是要讓我知道,我內在還有某些東西需要進一步清理。
母親在幾年前平靜地離開了人世。我愛她,也很想念她。我們完成了母女在一起所能做的一切。現在,我們兩個人都自由了。


第十一章 你與一切人事物的關係

關係似乎是人生的一切。我們與每一樣事物都有關係存在,甚至現在你與這本書、與我及我的觀念,都存在著某種關係。
事實上,你與所有物品、食物、天氣、交通工具和人的關係,都反映出你與自己的關係,而你與自己的關係則深受你小時候與周遭大人的關係影響。童年時那些大人如何回應我們(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回應),我們現在往往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回應自己。
想想看,你責罵自己時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和小時候父母責罵你所用的字眼一模一樣?那麼,他們又是用哪些話來讚賞你?我敢說,你一定也是用同樣的字眼來讚美自己。
也許父母從未讚賞過你,所以你現在也不知道如何讚美自己,甚至可能認為自己一無是處。我並不是在責怪父母,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受害者的犧牲品。你的父母不可能將他們不知道的東西教給你。
呼吸重生療法帶領人桑德拉‧雷對於關係有許多深入的研究。她宣稱,我們現在擁有的主要人際關係,都反映出過去我們與父親或母親的關係。她同時表示,除非徹底澄清與父母之間的關係,否則我們無法隨心所欲地創造出自己想要的關係。

人際關係是你的鏡子

你吸引來的事物,往往會反映出你的特質,或是你對關係所抱持的信念。
不論是你與老闆的關係,或是與同事、員工、朋友、情人、配偶或子女的關係皆然,你不喜歡他們的地方,其實是你自己會做或不會做,或是你深信不疑的事情;
要不是他們彌補了你生命的某個部分,否則你不會將他們吸引過來。

練習:將他人當成自己的鏡子
想一下生活中讓你感到困擾的某個人,說出三件這個人讓你不喜歡的事情,亦即你希望他或她改變的地方。
現在,請深入自己之內探索,並問問自己:「我有哪些地方其實跟他是一樣的?我什麼時候也會做出相同的事情?」
閉上眼睛,給自己時間好好想一想。
接著問問自己,你是否願意改變?一旦將這些模式、習慣和信念從你的思想和行為中移除,對方就會隨之改變,或者離開你的生活圈。
如果你的老闆既愛批評又很難取悅,那麼就深入自己的內在看一看。你要不是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既愛批評又很難取悅,不然就是相信「當老闆的人總是既愛批評又很難取悅」。
如果你有個員工總是不服從命令,或者做事有頭無尾,那麼就檢視一下自己在哪方面也是如此,然後將它徹底清除。開除一個人很容易,但這樣做並無法移除你的模式。
如果你有個同事不願和人合作、缺乏團隊精神,那麼就去探索你會吸引這種情境的原因,看看自己是不是在某方面也同樣缺乏合作精神。
如果你有個朋友很不可靠又讓你失望,那麼就轉向自己的內在看一看。你在哪方面也很不可靠?你什麼時候讓別人失望?你是否抱持著這種信念?
如果情人對你既冷漠,又好像不愛你,那麼就檢視一下你內在是否有這樣的信念:「愛是冷漠的,而且不能流露出來。」因為小時候你看到你的父母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你的另一半既嘮叨又不支持你,也請檢視一下自己童年時的信念。你的父親或母親是不是同樣既嘮叨又不支持另一半?你也是那樣嗎?
如果子女有你看不慣的惡習,我敢說,那一定也是你的壞習慣,因為小孩子會模仿身邊大人的行為。改掉自己的壞習慣吧!接著你會發現,孩子也自動改變了。
請先改變自己,因為這是改變他人唯一的方法。改變自己的模式之後,你就會發現「他們」也變得不一樣了。
怪罪他人是沒有用的,這樣做只會將自己的力量交給別人。請把力量留在自己身上,因為沒有力量,我們就無法改變。無能為力的受害者,是找不到出路的。

吸引愛情

愛情總是在我們最不經意、最無所期待的時候到來。拚命追求愛情無法為你帶來適合的伴侶,反而只會製造渴求與不快樂。事實上,愛從來不在外面,而是在我們之內。
別堅持要立刻擁有愛情,因為你也許尚未準備好接受它,或者你還沒成熟到足以吸引你想要的愛情。
不要只為了想有個伴,就勉強接受任何人。請設定自己的標準:你想吸引什麼樣的愛情?列出你自己的特質,那麼你就會吸引具備這些特質的人。
也許你可以檢視一下什麼樣的事情會讓愛情遠離。批判?無價值感?不合理的標準?想像自己的伴侶應該像電影明星?對親密關係的恐懼?相信自己不為人所愛?
當愛情來臨時,請做好迎接它的準備。預備一塊心田,準備好滋養愛情,因為你必須先充滿愛,別人才會愛上你。所以,請把自己敞開來接受愛吧!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