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喜歡不了自己,那就從不討厭開始【一般精彩版】

1 我們一定要樂觀、正面思考嗎?

每當我們有負面思考時,身邊總會有人會告訴你:「開心一點嘛!打起精神來啊!」難道一定要保持樂觀才叫做「過生活」嗎?好像「感到不開心」是件醜陋的事,不能被別人看見,必須藏好。

或許從來就沒有「正常」與「病態」的定義

我們身邊一定都有那種很喜歡鼓勵別人,要大家想開一點、樂觀一點、思考正向一點,但是一旦處於負面的情況下,越提醒自己要正向、樂觀,就越容易因為壓力變得更負面、更走不出來。

《我們時代的病態人格》書中就分享了這個狀態,因為資訊流通的關係,讓我們心中有許多矛盾產生,努力追求「正常的情緒」,卻產生了更多的矛盾反應,為了遏止焦慮,反而因此更加焦慮。

但,到底什麼是病態?什麼是正常?書中提到:最常見文化中的矛盾與衝突,造就了現今的精神疾病:

一,競爭成功vs.友愛謙讓
二,各種需要vs.滿足需要所遭遇的挫折
三,個人自由vs.個人局限

在情緒中,或許從來就沒有「正常」與「病態」的定義,或是說在不同的文化底下,只要一個心態無限上綱或是走到偏激,那就是一種病態。

我們都追求愛,但是為了被愛而不擇手段,就是一種病態;我們都想要成功,但是為了成功、名譽而患得患失,就是一種病態;我們都期待被認可,倘若完全依賴外在認可、不能自我判斷,那就是一種病態;在面對問題時,正向思考會是一種很好的心態,但是若為了正向思考而感到壓力、不斷批評自己,那就是一種病態。

所謂情緒管理,並不是不能產生任何情緒

情緒管理不是不能產生任何情緒,而是學會如何降低情緒最高與最低點的幅度;面對問題,不是要你全面性地正向思考而忽略實際狀況,一點負面因子都不能有,而是在自己可以控制、接受的狀態下,降低因為外在狀況的高低起伏,而影響了自己的心情。

就像電影《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中,每個角色代表著我們的情緒,樂樂代表著快樂,憂憂代表悲傷,怒怒是生氣,驚驚是害怕,厭厭是厭惡。

故事中,大腦是由樂樂所主導,所以主人萊莉長大的過程中,是很樂觀開朗的,而在這五個角色間,憂憂最不受歡迎,甚至連憂憂本人都不喜歡自己,覺得她在大腦中是最多餘的角色。在一次的意外中,樂樂跟憂憂被拋出大腦,來到大腦的記憶垃圾場,開啟了一段重回大腦的旅程。

因為這個旅程,樂樂發現了憂憂的好處。她發現,雖然主人萊莉表面很開朗,但其實有時候是壓抑自己裝出來的,而憂憂的好處就是讓萊莉可以適度宣洩難過、抒發情緒,透過這樣的表達,才有機會讓其他人注意到萊莉的不開心,並可以適度地伸出援手,也才有機會讓萊莉把自己的不開心跟爸媽講開,使溝通順暢,不再因為一個疙瘩而讓生活只剩下厭惡與生氣。

每個情緒都是重要的,樂樂的正面很重要,但憂憂的情緒釋放,偶爾流個淚宣洩一下也很重要。

有時候太過正面,反撲的力量反而更大,久了甚至還會生病,無根據的樂觀會使你更挫敗,造成情緒耗竭。因為遇到問題時,若毫無依據地相信可以順利解決,一旦事與願違,可能會更悔不當初,甚至可能開始討厭「正面思考的自己」,全盤否認正面思考方式。

或許我們最重要的課題是定義何謂「正面思考」。

什麼是正面思考?

正面思考是相信每件事情都有理性分析的可能,當有可能被理性分析、有機會解決,就表示它有可以解決與執行的方式,但同時也需要考量現實環境,所以不會莫名其妙、奇蹟般達成,而這個解法可能不完美也可能有點辛苦。

例如,當你遇到一個很糟糕的朋友,若是假性的正面,就會變相催眠自己「一切都會變好的」,似乎只要這樣思考,就能將狀況變成你所要的理想樣子。但真正的正面思考應該是面對它,且分析與定義「糟糕」的狀況為何、確切導致自己不舒服的行為是什麼,若是可改變的狀況,說不定跟對方溝通後就有機會改善;若真的無法改善,那為什麼還要逼自己一定要跟對方「交朋友」呢?

再舉個例子,當你遇到很會情緒勒索的父母,假性的正面思考,就是不斷告訴自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爸媽老了就會自己改善了」「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但是從來沒有付出行動改變這個狀況,期待他們可以發現你的不開心與難受,長大後發現,一切都沒有改變,仍在痛苦的輪迴中。真正且實際的「正面思考」,是了解父母的狀況,分析是否有機會溝通或一起找家庭諮商,若無法,那就設定好自己的底線與界線,想辦法遠離這樣的狀況,降低不開心發生的頻率,確保自己的好心情。

當你只是一昧地催眠自己「一切會變好」,被過往含糊不清的雞湯束縛著,例如「努力就會成功」「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等等,而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你會發現這樣的信念,並沒有使狀況好轉,這時你就會開始懷疑自己「保持正面思考」的意義。

當開始懷疑、產生負面思考時,那種負面情緒是一湧而上的,因為你已經累積好久的挫敗,而這時候終於找到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於是你會開始說服自己:「對!沒錯!就是這樣!正面思考都是假的!都是沒用的!」

你不再樂觀、不再想辦法解決問題、不再相信生活是美好的,你不認為人生有改善的一天,因為你更相信正面思考都是騙人的,所以極致地展現:「盡情地負面思考吧!既然正面思考不能解決事情,那我何不擺爛?還來得輕鬆多了!」

人生還是要正面思考,但請適度就好。

要相信每個來自內心的聲音

遇到問題時,理性分析、找出可以解決的方式,但同時也先想好最壞的可能,而面對最壞的狀況,可以先思考其對應方式,降低得失心,才有機會好好發揮自己的實力,不用急著跟自己說「一切都會變好」,可以試著拆解它、分析它,找出可能的解法。

當你願意嘗試解決問題,才有機會找到解藥,一旦找到可能的解藥,也就代表自己又比昨天更前進一點了。

每個大成功,都是由很多小成就所累積而成的,就像身材很好的人,也不是一天養成的,就因為有這樣的小成就,才能推動自己前進。我們該學習的不只是找到目標的方向、記住終點的快樂,而是有意識地發現身邊的每個小成就。

很多偉人的自傳中,總會寫一開始的自己有多麼失敗,才能襯托出後來的成功與勵志,但是仔細觀察,他身邊一定有些小成就支持著他們,可能是鼓勵自己的父母或國小老師,或是曾經在一個小比賽中得名,或是陌生人的一句稱讚與鼓勵。

要相信每個來自心中的聲音,動機都是為了自己好,只是立場與角度不同。即使讓你產生害怕、焦慮的情緒,但其實這都是大腦為了讓我們避免危險,所產生最自然的反應,而非理性思考後的決定,例如摸到很燙的東西,當意會過來時,我們早已經把手抽開了。

這就像小時候看卡通,一個人在思考時,會出現小天使與小惡魔,他們有各自的立場與建議,其實若拿掉「天使」與「惡魔」的角色設定,把它想成是內心的「好朋友A與好朋友B」 的對話,或許就比較容易理解了,不同的好朋友,有不同的特質,所以有不一樣的建議。

若心中的好朋友A,容易出聲制止我們跳脫舒適圈,主要是因為A擔心面對陌生的環境,無法控制的因素多,受傷的可能性就會提高,所以與其遇到問題再解決,好友A就會開始說服我們不要前進,但同時好友B卻認為要有遠見,每件事情都要做好最理想的準備,他擔心的是未來,因此說服我們要前進,唯有這樣,才有機會掌握未來的幸福。

好友A與好友B都是為了我們好,只是立基點不同,思考方式不同罷了。

不完美才是常態,允許偶爾對自己失望

我們不用遏止心中的聲音,只需要試著理解它們各自出於什麼樣的觀點,以及基於什麼樣的深層動機,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如此一來,才有機會溝通,進而想出可能的解決方式,也讓它們知道你接下來的決定,都有把它們的擔憂思考進去。

你相信它們是為了自己好,同時也希望它們相信接下來的分析與決定,一起支持自己,根據決定走下去。

我們,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彼此支持,也需要先相信彼此;傷害我們的,常常是我們喜歡的人,但能給予力量的,都是我們相信的聲音,並能夠真正鼓舞自己。

你都能接受伴侶的小缺點、朋友的抱怨、家人的悲傷,為什麼不能寬恕自己一點呢?

不完美才是常態,接受自己有不足的地方,允許偶爾對自己失望。

我們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2 沒有朋友很難受,但假裝的友情不會更好過

人類本來就是群居動物,所以我們很習慣在意別人的想法與看法,也會習慣性地去融入一個群體。

小時候,我們聽不懂什麼叫做「好朋友不多,只要有一、兩個懂你的就夠了」這句話,總希望在班上能有一群朋友,班上交不夠,還要到隔壁班去交流,甚至如果有學長姐是自己的朋友,那就再好不過了!

所以我們不只想要有朋友,還期待著有很多朋友,不管是為了人脈、為了利益,或是為了當自己遇到困難時,有人可以哭訴,也因此,有很多朋友的人,會被正面地稱之為「人氣王」,沒有朋友的,就會被稱為「邊緣人」等偏負面的詞。

我也曾經想在朋友圈當中,找到歸屬感,也很期待擁有很多朋友,因為我不想要被排擠,不想變成很突兀的人,還要被別人形容得很孤僻,所以努力加入一個又一個團體。

但是,當你的友情,需要你的一昧討好才能維持,那些人,真的還稱得上是朋友嗎?

我們想要被需要、被喜歡,這是人之常情,因為歸屬感,可以幫助自己建立自信,但是為了這樣的「被喜歡、被需要」,你要偽裝自己、配合對方的需求、壓低姿態、討好對方,因此變成了一個沒了自我的人,漸漸地,你開始討厭自己、懷疑自己,那麼,你還需要這樣的「歸屬感」嗎?

我們對自己的方式,常常也是別人會對我們的方式,因為大家會「有樣學樣」,所以當我們為了其他人,可以不顧自己,別人也會看在眼中,對你也不再尊重。

「有毒」的朋友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你跟他感覺聊了好久,卻發現自己一點都不了解他,因為他會一直問關於你的個人問題,但是面對你問他的問題,他總像個政治人物般拐彎抹角,沒有正面回答,導致聊了好久,你還是對他一無所知,甚至有種自己被掏空的感覺,似乎進行了一場好幾個小時的訪談。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他聽到你的成功,第一句話不是恭喜你,而是說:「好好喔,你的運氣就是比較好,家裡給的資源就是比較多,你就是比較有手段、比較會講話。」也就是,他不是真心為你感到開心,甚至會認為你的成功和收穫,都只是別人的功勞,他看不到你的努力,甚至嫉妒起你,因為他不喜歡你過得比他還要好。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你跟他聊天時,他總是簡單地回答:「是喔!」「你想太多了啦!」然後話鋒一轉,開始講自己想講的內容,也就是說,他不想聽你的分享,他只想講他想講的,聚會結束後,發現自己比聚餐前更悶了,可能是接收了對方很多的負面情緒,或是壓抑了自己本來的負面情緒,完全無法抒發。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他經常不經意地批評你,而聽著聽著,你也跟著討厭起自己,覺得自己很差勁,甚至不小心耳聞這位朋友時常在你背後,說你的不是,當有人在講你壞話時,這個朋友從來不會跳出來幫你說話,甚至還會附和對方。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他評論你的各種行為和反應,甚至嫉妒你的上進,嘲諷你的努力,每次跟他見面聊天後,都更加懷疑自己的價值。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他希望能綁住你,不希望你跟其他人有互動,他很喜歡畫圈圈,好圈住你跟他,讓你相信,圈圈外的世界很糟、很可怕,讓你離不開他,也無法追求自己的理想、讓自己進步。

你是否遇過一種朋友,他總是讓你感到罪惡感,讓你感覺自己永遠欠他一份情,然後要求你做一些事情,像是:「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不來參加我的生日派對?」「我們不是姐妹(兄弟)嗎?你怎麼可以不出來一起吃頓飯?」

當你有遇到以上任一狀況,那你的朋友可能是「有毒」的!

當你身邊都是這種具有「毒性」的朋友,你可能也會被影響,於是開始討厭自己、沒自信,這時候,能夠成為你真正朋友的人也不敢靠近你,因此陷在這些壞朋友的泥沼中。

我們都需要「歸屬感」

在大學時,我曾經很擔心被稱為「怪胎」,因為我的個性比較獨來獨往,去修想上的德文課、去應徵想要的實習、加入我想參加的社團與活動,我有點羨慕其他人有「姐妹」的感覺,所以一次因緣際會下,加入了一個由幾位女生組成的小聚會,瞬間覺得:「這就是我嚮往的『閨密感』!我也有閨密了!」

只是每次聚餐後,內心都會莫名地悶,因為有一個人,很喜歡批評我所做的事情,他認為努力應徵實習太汲汲營營,覺得我的成功都只是因為我很幸運,所以我也開始懷疑起自己,並覺得能擁有現在的一切是一種罪惡。

後來遇到幾位共同朋友提點,我才知道原來這位閨密一直對其他人說我的壞話,說我有多麼世俗,甚至把我曾說過的心裡話、祕密,講給其他人知道。

但其實當下我很「鐵齒」,不相信這些人說的話,選擇相信我的閨密。

後來,在她的一些重要場合,我都是被「遺忘」的角色,那時我才開始意會到,原來我只是對方「口中的閨密」,但不是真心邀請到「人生中的閨密」。當下真的很難過,後來我選擇消失,斷捨離這樣的友情。

離開後,我開始更專注於想做的事情,內心負面的聲音降低了,在自己熱愛的場域認識更多真誠的人,找到了「歸屬感」。

我們都需要歸屬感,但是真的不需要「虛假的朋友」,朋友的影響很大,正面的影響是如此,負面的影響更是如此!

勇敢地斷捨離錯的友情吧!

記得當初看《歌喉讚3》(Pitch Perfect 3)時,最後一個橋段讓我很感動。當DJ卡力邀請貝卡加入自己的唱片公司,而非整個合唱團時,當下貝拉選擇拒絕,因為她認為,「只有自己加入」這件事是對好友、家人的一種背叛,後來當大家知道這件事情時,說了一句話:「家人的存在,是為了扶持彼此繼續向前、追尋幸福,而不是拖住對方。」

這邊的家人,其實就是他們這一群好朋友們,所以不管是家人也好、好友也好,一群彼此信任的人,不就是會為對方的成就、夢想達成而開心的嗎?

當你徬徨無措時,他無條件地支持你。即使久久才聯絡一次,只要想起他,你就會覺得沒那麼孤獨。他會在你背負沉重壓力的時候陪你到深夜,天一亮你又能充滿力量地繼續向前走。

「嫉妒」這個詞是給敵人、對手用的,若朋友也跟著嫉妒自己,那朋友跟敵人的差異又是什麼呢?差在有沒有美好的話語包裝嗎?

人生已經夠難了,不需要把這種人請進來。

發現錯的人、錯的朋友,就勇敢斷捨離吧!不用不好意思,因為不再是朋友後,你就會發現,心裡真正的距離,會一一呈現在你物理的距離,他會比想像中更快地從你的生活圈裡消失,因為,單方面維繫關係很累,而切斷後就真的會斷得很徹底,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友情是強求而來的,你們從來都不在同一個世界裡。

3 陪你笑的人很多,但陪你哭的人很少

我們一生中會遇到很多人,但是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可以走到自己心中、真正可以談心的朋友呢?這樣的朋友,往往都會在你人生最困難時更能呈現。

我想,友情跟愛情一樣,「好」的定義沒有唯一的標準,但最容易判斷的就是,跟這個人相處在一起時,你會覺得很心安,當你把所有難過的事告訴他,會有種放下心中大石頭的感覺,當他有困難時,你也是他第一個訴苦的對象。你有這樣的朋友嗎?

當我們意氣風發時,不管本性是個怎樣的人,對別人而言,就是個有利可圖的人,也許是為了你的名氣、財富、影響力,在那個當下的我們,自然而然結交到好多朋友,有些認識還不到一個月就開始稱兄道弟;而在你低潮期,不順利的時候,又有多少朋友,留下來陪你說說話呢?

你是否有個隨時都願意聽你分享心情的朋友?

有些成就,我們不需要擔心要跟誰炫耀,在社群上,只要是考到證照、考到好大學、研究所放榜、交往、結婚、生了小孩、拿到很好的offer、升職,哪怕只是一張照片,沒有任何一句話,也會瞬間出現好多好多的讚,好多人說著「以你為傲、你好棒」,甚至這些留言的人,你都快忘記他的長相、忘記他是誰,換言之,開心的事情,真的不怕沒有人願意聽你分享,先不論對方的動機與用意是什麼。

但是,當你難過、崩潰到哭的時候,通訊錄裡是否有名單?能讓你可以打通電話、發個訊息,即使自己再難堪,哭得像小孩,都願意聽你說的人?

我曾經以為我有這樣的名單,後來的感受是:我沒有,我以為的名單,都是我在有所成就時,才能聯絡、聊聊小事的人們,而不是真正可以分享心裡話的人,更不是願意陪我一起走過失敗的人。

因為在我最挫敗的時候,我聯絡了那些我以為是好朋友的人們,我收到的回應是:

「我很想跟妳聊,但我最近很忙,再找時間再打給妳喔!」

「我跟妳說,要想開一點,不要管別人怎麼看,妳不要再哭了,哭了不會解決事情。」

「妳怎麼都這麼負面,我心情也被妳弄得好差。」

「事情就是這樣啊,妳就這樣解決就好啦!」

「別哭啦,我們去唱歌吧!」

老實說,現在往回看,這些反應其實很正常,畢竟大家喜歡趨近開心的事情,為了保護自己,會遠離負面,誰都沒有責任要幫你解決事情、承接你的負面情緒。

我不會恨這些人,只是讓我意會到:人在意氣風發時,每個人都可以是你的朋友,就像是有錢時,每個人都可以很善良。不需要鄙視和厭惡,只是要學會認清這樣的反應、懂得看人,不能聽他說的,要看他做的。

兩個人相處的時候,難過除以二

曾經有位朋友,我一度以為他就是那個好朋友,他會對我說好多好溫柔的話,像是「妳從以前開始就是這麼愛逞強,要多休息。」當下會覺得對方好懂自己,但後來話鋒一轉「我等一下有事情,就不能陪妳了,妳一定要好好的喔!要好好照顧好自己喔!」真正需要陪伴、好好聊天時,他永遠都有事情。

偶爾講到一些挫折時,他總喜歡說「我最支持妳!我會用盡我的力量保護妳!」但後來卻輾轉得知他在背後,和別人說我的祕密、評論我的行為,當別人說我的不好,不但沒有幫我說話,反而認同別人對我的看法。這是一種多重人格,還是我們對「支持」與「保護」的定義不同?

以前總是相信他所說的話,也以為他是真心為自己好,後來認真省思他的實際作為,發現其實沒有一件事情是真的為我好。

當你遇到對的人,兩個人相處的時候,難過除以二,悲傷除以二,同時,成就感乘以二,快樂乘以二。但是,當你遇到錯的人,反過來,你的難過與悲傷都會加倍,甚至讓你開始懷疑自己,而成就感與快樂,似乎也沒了意義。

沒有人有義務陪伴一個人,畢竟當你感到挫敗的時候陪伴你,他並沒有辦法獲得任何延伸的利益,而且還得幫你分擔負能量,假如你又是一個勸不聽的人,這時候仍留在你身邊聽你講、陪伴你的人,其實很不正常。因為他冒險,冒著可能被拉進你的負情緒旋渦中,因為他已看出了問題的癥結點,但他克制心中的評論,選擇靜靜地聆聽,讓你發洩。

當一個陪你笑的人多容易,約個飯局,接著再去唱歌、喝酒,一起開開心心,度過一個晚上;找到一個陪你哭的人很少也很難,需要在意你的心情、用你聽得進去的方式,一點一滴引導你走出那黑暗的泡沫。

這樣的人還是存在的。曾經遍體鱗傷,才知道遇到一個能療癒自己的人有多麼珍貴。經歷過人情冷暖後,還留在我身邊的有這麼一個朋友,能在我難過、想分享開心事情,一則訊息、一通電話,就能讓我毫無顧忌地分享全部的好朋友。

錯過歡笑中認識的人,其實沒什麼,也不值得難過;但曾經陪著你哭,牽著你走出來的人,好好珍惜,畢竟他是最能看見標籤下真實的你。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