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蔡桑說怪:日本神話與靈界怪談,有時還有臺灣【限量贈作者有才親繪紋身貼紙】

2.愉快的妖怪好朋友們

其實寫到這裡,大家應該已經發現書中出現不少你平常在遊戲或動畫裡曾經看過的角色了。沒錯,這些原創角色其實沒那麼原創,大都是從這些妖怪文化裡取材的。而這些妖怪在江戶時代的大眾文化演進中,從文字敘述開始圖像化,然後在過程中,繪師們又加入自己的想像力,創造出一些虛構的妖怪角色出來。後來又因為當時風行版畫、小說本等媒體,讓這些「二創」的妖怪角色更深入人心,從虛構角色變成好像真的會在深夜出現的恐怖想像。

妖怪文化就在這種循環中,成為了在炎熱夏夜裡,和怪談一同讓江戶人聽完之後全身發寒,然後晚上可以清涼入眠的特殊娛樂。

是的,娛樂。當人們得到自身絕對安全的保證時,恐怖畏懼的感情就很容易轉化成一種追求刺激的娛樂。就像現代遊樂園的各種鬼屋設施和恐怖影視作品歷久不衰,這種追求幾乎是從古至今不變的人類天性之一。而在娛樂化的過程中,妖怪除了恐怖之外,也開始可愛化創作演進過程,從江戶時代的圖像出版品裡,我們就可以看到像「豆腐小僧」這種無害呆萌的吉祥物風格妖怪出現。

關於民俗裡的妖怪文化,其實從明治時代就開始有學者進行系統化的研究,明治時代的哲學家井上圓了就開展了「妖怪學」。但是在文明開化的風潮下,井上的妖怪學重點卻是用科學合理化的解釋,把妖怪當成一種鄉土間需要撲滅的迷信陋俗,後來史學家江馬務所提倡的妖怪研究則是採取另一種思考,就是不要去管妖怪到底存在與否,而是要把重點放在「以前的人為什麼會相信妖怪存在」「製造出妖怪傳說的人們的背後心理」等議題。這種思考也被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所支持,身為農政官僚的柳田也在《妖怪談義》提出以考察妖怪傳說的方式,來探討日本人深層思考構造的民俗學方法論。這些民俗學方法論在我的師公宮田登《妖怪的民俗學》等著作更加完整化,同時也在近幾十年的妖怪熱潮裡,開始有人研究從江戶時代開始的妖怪造型和圖像化現象,學者小松和彥、漫畫家水木茂、小說家京極夏彥為首的各領域人士,共同打造出了將妖怪做為次文化創作素材的豐富土壤。

妖怪大集合

從早期的《百鬼夜行繪卷》到江戶時代鳥山石燕的《圖畫百鬼夜行》,一直到現代水木茂的《日本妖怪大全》,就算僅限於這些圖像化作品裡的妖怪種類,要加以整理也都是個龐大工程,更何況從《圖畫百鬼夜行》開始,鳥山石燕就畫出許多只有圖案而沒有說明文的妖怪,這些都被認為可能是鳥山個人的創作而非真正的民間傳承。水木茂當然也繼承了鳥山石燕的傳統,除了將過去就為人所知的妖怪重新創作之外,還加上許多過去只出現在文字作品裡的妖怪,甚至是自己創作出來的妖怪角色。江馬務等學者也曾經嘗試將這些妖怪做各種分類,而我個人則是把日本的妖怪大致整理為以下幾種:

(一)自然現象具體化妖怪:雪女、窮奇、鳴屋、叢原火等鬼火。

(二)鬼怪類妖怪:幽靈、火車、塗壁、見越入道、目競。

(三)動物古怪類妖怪:人魚、海坊主、牛鬼、以津真天、野衾、玉藻前、瀨、貓又、鼬。

(四)物品類妖怪:輪入道、船幽靈、金靈、骨傘。

(五)吉祥物妖怪:豆腐小僧、一目小僧、青行燈、狸。

(六)變態怪人類妖怪:垢嘗、黑塚、飛頭蠻、加牟波里入道。

(七)特定族群「妖魔化」妖怪:鬼、天狗、河童、山姥、管狐、犬神。

(八)「雖小」類妖怪:姑獲鳥、滑瓢、般若、燈檯鬼、數盤、土蜘蛛。

當然,這種分類方式沒有任何學術基礎,是我自己的獨斷。而且裡面也有分類曖眛的妖怪,像是「犬神」,雖然被我視為特定族群類,不過狗是動物也沒錯,可是書是我寫的,所以我最大XD。

總之,把打雷、鬼火,甚至是暴風雪這些威力驚人,有時候還會傷人性命的大自然現象視為妖魔,幾乎是世界各地在科學尚未發達時都存在的現象。像是「窮奇」其實是中國的妖怪,在日文裡念成「かまいたち」,真正的漢字寫成「鎌鼬」。

鎌鼬是一種藏在風中的妖怪,長相就是爪子成鎌刀形狀的鼬,會在寒風吹向人類時,用爪子劃傷,甚至殺死人類。妖怪漫畫的經典之一《魔力小馬》裡就曾經出現過這個角色,而鎌鼬的真面目,則是因為空氣乾燥造成的皮膚裂傷,或是塵捲風等空氣對流所造成的風切現象。而「鳴屋」這種傳說中會搖動房子嚇人的小妖怪,則是因為建築物的建材咬合或是熱脹冷縮造成的疑似靈異現象。

至於鬼怪類妖怪,也是常見於各文化裡的異界生物想像。像是幽靈當然不必解釋,「火車」則是想像中由長得像貓的妖怪拉著並燃燒著烈焰的人力車。火車會在人死後突然出現,把屍體搶走後載著逃跑,而傳說中火車是由老貓死後變成的,和動物類的「貓又」被視為是同一存在,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很忌諱死者周圍有貓出沒的原因。

鬼怪類的另一系統,則是日本原產的莫名其妙(笑)類妖怪,這些妖怪的特徵或習性沒有什麼道理可言,通常出現在人煙稀少的野外郊道。像「塗壁」就很像臺灣的「鬼打牆」,會在夜裡出現讓行人到處碰壁的惡作劇妖怪。而目競則是出現在著名武將平清盛的故事裡,是由地上的一堆死人頭組成的怪東西,然後一直瞪你而已。至於「見越入道」也是出現在夜半路上的妖怪,是個光頭。遇上之後如果你一直看著祂的話,祂會越變越大一直到你死掉為止。

雖然我不知道「變大」和「看死」之間有什麼關連就是了。

而動物類的妖怪,應該也是臺灣讀者所熟悉的。像是《西遊記》裡的蜘蛛精、蠍子精、老鼠精之類的,其實都是這種對於動物長生之後就會幻化成為妖怪的想像。雖然日本也有「瀨」這種會變身成美女迷惑男性,再趁機咬死對方的妖怪,也有「玉藻前」這種傳說前身是中國的褒姒、妲己等傾國妖姬,後來跑到日本繼續誘惑鳥居上皇的狐狸精,但是日本動物類的妖怪大多保持著動物原型,比較少像《西遊記》裡那種被幹掉時會「打回原形」的想像。

像是「牛鬼」就是一種牛頭巨型蜘蛛,「以津真天」則是一種巨大的可怖怪鳥,其名字是取自叫聲「いつまで」的漢字假借,真正意思是「到什麼時候」。有人說祂是餓死者變成的妖怪,但其形象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人瀕死前,在上空盤旋、等著吃肉的禿鷹。「人魚」「海坊主」等妖怪可能是儒艮、鯨魚等實際存在生物的誤認,「野衾」和「鼬」就更倒楣了,根本就是飛鼠和鼬兩種動物,只因為生態奇特就被當成妖怪。「貓又」是死掉的老貓,只因為人們覺得貓好像有點邪門所以就出現了這種兩條尾巴的貓妖怪。

把「紅顏禍水」合理化的渣男說法

說到這裡,我們不得不提一下玉藻前這種對於「狐狸精」的中日兩國共通歧視。

如果說妲己真的像《封神演義》裡講的,那麼積極作惡而且慫恿自己老公紂王進行各種荒淫無道行為的話,被稱為惡女好像還有點情有可原。可是就算是完全相信《東周列國志》裡的情節,褒姒也就單純笑點比較高而已,是周幽王自己白爛要花大成本逗老婆開心,後來搞到亡國了也不知道是干褒姒小姐什麼屁事?總之「紅顏禍水」這種講法,真的就是不負責任的混帳男人們,為了掩飾自己無三小路用而把責任都推到女人身上的渣男講法。

同樣的歧視也出現在日本的玉藻前傳說。玉藻前是九尾狐變身成的美女,後來成為鳥羽上皇的寵妃,而讓天皇家發生嚴重的內鬥「保元之亂」,最終因為這樣而讓朝廷式微,政權重心移轉到武士身上,開展了近七百年的天皇家雖小時代。玉藻前傳說的原型確有其人,名為藤原得子,也真的有上面那段史實。這樣說起來,玉藻前的紅顏禍水說還真的有點道理。

但是事實才不是這樣。如果看過拙著《表裏日本》的讀者,就會知道保元之亂的真正主因才不是因為紅顏禍水,而是因為縱慾渣男。鳥羽上皇之所以寵愛藤原得子而不是正宮藤原璋子,根本是因為鳥羽上皇懷疑璋子被自己的親阿公白河法皇「處理」過,所以才會惡整可能不是自己親骨肉,而是「叔叔」的兒子崇德上皇,也才有後面的皇位繼承內鬥。天皇家的權威之所以會一落千丈,根本就是自己家男人亂搞出來的結果。那為什麼大家會把錯推到「狐狸精」藤原得子身上?

很簡單,因為藤原得子的出身在貴族階級裡並不算高,既然這樣還能得到鳥羽上皇恩寵,甚至可以讓自己的兒子當上天皇,一定是因為她是妖怪,所以才有辦法用妖術媚惑上皇啊!所以玉藻前傳說背後其實藏了兩種要不得的歧視,一種是看不起女人,另一種更可惡,是嚴重的階級優越意識。

賣萌小妖怪

講完不那麼愉快的妖怪種類,接下來我們來聊聊比較可愛的妖怪吧!物品類的妖怪當然是承繼了前述的「付喪神」傳統,這種俗信在江戶時代左右已在民間消失,成為了一種茶餘飯後的靈異娛樂題材。所以像「輪入道」這種掛著和尚頭的車輪妖怪或是類似的「片輪車」,在《咯咯咯鬼太郎》裡也出現過的長著眼睛、傘柄變成獨腳跳著跳著的破傘妖怪「骨傘」,或是在海上出沒,類似幽靈船的寶船「船幽靈」,甚至是一大堆金子飛進家裡會讓那戶人家發大財的「金靈」,雖然民眾們對於《妖怪談義》津津樂道,可是其實在江戶時代已經沒幾個人相信這些東西是否存在了,所以物品類妖怪其實蠻可以代表妖怪娛樂化的現象。

這種以版畫繪卷形式發展出來的文化,也沿伸出了更多無害,甚至可愛的妖怪角色。像「一目小僧」這種小跟班型妖怪,或是在「百物語」集會,也就是大家在夜裡集合說一百個恐怖故事的鬼故事大會裡,說完第一百個故事就會出現的鬼女「青行燈」等都屬於這種類型。甚至到後來因為豆腐這種便宜又高營養的食品流行,還出現了手捧著豆腐,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裡要欉三小的可愛妖怪「豆腐小僧」。

而在這種娛樂化過程中,除了新角色的創造之外,也有一些舊有妖怪的二創現象出現。像是本來以「隱神刑部」代表的凶惡妖怪狸貓,不知不覺地也因為「狸貓買酒」等故事而開始改變形象,到了現代還出現像《平成狸合戰》這種可愛的動畫作品。而像是日本傳統藝品信樂燒的狸貓造型也相當討喜,除了手上提著要去買酒的酒瓶外,還有對大到拖土的LP,又因為LP的日文寫作「金玉」,所以大家相信放個狸貓像就可以招財。

是的,可想而知,會日文的人看到過年有人貼「金玉滿堂」的春聯時會是什麼感想了……

正妹的頭可能會飛走?廁所可能有神明在看你?

既然連LP都講了,那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一些其實滿獵奇的妖怪好了。看過前面的日本神話篇,就知道日本傳統裡其實有不少惡趣味的部分。妖怪文化當然也沒讓大家失望,除了真的有讓人覺得就算他是人也恐怖得要死的妖怪,也有那種與其說恐怖,不如說是「唉油∼」的妖怪。

像「飛頭蠻」這種晚上頭會離開身體,但是拖著五臟六腑(噁⋯⋯)到處飛行的怪東西,與其說是妖怪,不如說是一種奇特的人類種族,而且這也不是日本原產,而是來自中國的神奇傳說。記得香港以前還拍過《飛頭公主》這種超詭異的電影,東南亞一帶也存在著半夜頭會帶著一團內臟飛行的降頭「飛頭降」傳說。最重要的,聽說飛頭族的女生都很正。

只是你把到這些正妹之後,半夜睡到一半你的妹的頭可能會帶著內臟飛出去夜遊而已,看你介不介意這樣。

至於變態類的妖怪其實也不少。像是「加牟波里入道」就是出現在廁所偷看或是騷擾人類的噁爛妖怪,據說這種妖怪是中國的廁神傳說經過輾轉變形後被形塑出來的。也有一說是加牟波里入道生前為一性慾魔人,後來雖然為了戒掉惡習而剃了光頭所以叫「入道」,但是仍然死性不改,到處去廁所偷窺女性,甚至還誘拐並監禁小女生在自己家裡,之後被盜賊偶然闖入家中,才救出被害人,順便宰了入道。入道死後,就變成少數會出現在住宅周圍的妖怪。

因為做為排泄場所的獨特性質,所以從以前的加牟波里入道到現代的廁所花子,廁所陰濕而汙穢的特性一直是怪談產出的溫床。

有鬼就有神,幾年前歌手植村花菜敘述與祖母間感情的歌曲〈廁所的神明〉,說祖母告訴自己,廁所裡有個美麗的女神,只要每天把廁所清理乾淨,自己也會變得像女神一樣漂亮。

而日本真正的廁所神明,在神道裡是土神埴山姬和水神水波能賣命,這兩柱神明是在創世女神伊邪那美死前失禁的大便和尿(!)裡產出的女神,做為廁所之神也適才適所。所以植村花菜祖母跟她講廁所有漂亮的女神,還真的不是騙小孩的。

另外在密教則有烏樞沙摩明王這種天臺宗特有的明王,他被認為可以用火淨化所有汙穢,所以也被供奉在廁所裡做為鎮守神佛。

講到廁所,再怎麼樣大家都會有種髒髒臭臭的感覺,除非是相當程度的紳士,不然比起嗯嗯噓噓來說,大家應該還是比較喜歡另一種私密行為,也就是洗澡吧?但是日本妖怪當然在這方面仍然紳士不落人後,「天井嘗」這種會爬在天花板上不停舔著建築物,然後出來嚇人到發狂、死亡的妖怪,原型可能是來自於壁虎,他的好朋友「垢嘗」就是這方面的傑出人士。

垢嘗這種老司機才不是在美女洗澡的時候出來偷看,而是在人類洗完澡、把器具整理好之後,出來舔浴室或是木桶上面所殘留的人垢。我知道如果剛洗完澡的是美少女,那一定是香的,但是如果剛洗完澡的是老阿北或是歐巴桑的話,垢嘗先生不知道心情會有什麼不一樣?如果想要了解這種心情,建議大家去看一部下流漫畫(別誤會了這是讚美!)《召喚惡魔》裡古辛出現的那段。

但是看完不要想揍作者就是了—漫畫作者和我都是,如果只看那段,讀者可能會覺得作者不知道是什麼變態人物。

但是獵奇妖怪裡,其實還是有帶著淡淡悲傷的角色。像是「黑塚」就是讓人知道其遭遇後,說不定就比較原諒其惡行的妖怪。

黑塚其實是個幽靈鬼婆,這個名字就是指她被埋葬的墳墓。黑塚的特徵很像《水滸傳》裡的母夜叉,簡單來講就是藉招待旅人的方式來誘殺並且吃掉人類。但是黑塚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邪惡,那都是因為她心裡藏著深深的創傷。

有一說黑塚以前是京都某位貴族千金的奶媽,為了治療自己心愛小姐的疾病,只好誘殺孕婦,取出裡面傳說可以治好小姐怪病的胎兒肝臟。結果在分解孕婦的過程中,看到她身上的護身符,才發現剛剛殺的居然是自己多年不見的親生女兒。

另一個版本則是黑塚陪著身為武士的丈夫深入敵地,結果丈夫被殺後,自己只好留在當地潛伏生活。後來遇到了一對感情很好的年輕夫婦,想起自己心愛卻早死的老公,黑塚不禁心生妒意和怨念,就殺了這個女的。結果一樣殺了之後,才發現她是自己留在故鄉的親生女兒。

總之就是這種衝擊和悔恨,才讓黑塚精神失常,變成了殺人魔和吃人鬼。

在恐怖娛樂背後的淒苦歷史背景

物語和繪畫一樣,除了光線之外,還要有適當的陰影才能成就作品的美麗。妖怪故事也是一樣,除了純粹的恐怖和娛樂成分之外,也因為這些背後的辛酸情節,才讓妖怪文化更為豐富而迷人。這種故事背後的淒苦,其實也出現在特定族群類的妖怪身上。這些被妖魔化的妖怪,其實有許多都是被強加上去的恐怖形象。比方說像前面提到的「鬼」和「天狗」,其實可能就是對於先住民族的歧視和山中修行者的未知而產生的刻板印象。

而「山姥」這種女性版的山中妖怪,也可能只是把山民醜化之後的結果,甚至有人認為是因為過去糧食不足,而把家中沒有工作能力的老人丟到山裡的習俗下產物。「土蜘蛛」也是在類似的情況下被「製造」出來的妖怪。因為土蜘蛛雖然在各種故事中真的以恐怖的大蜘蛛形象出現,不過土蜘蛛在日本古籍裡真正的意思是反抗大和朝廷而難以教化、擁有各種戰鬥技能但是「性情古怪」的先住民族。

這真的是欲加之罪,面對可能是侵略者的大和民族,先住民當然會因為文化不同而抵抗啊!從大和朝廷看來,這群人當然「性情古怪」,難不成還要表現得溫良恭儉讓,然後說「謝謝你們來欺壓我們」嗎?

先住民族被取名為土蜘蛛的原因,是因為大和人看他們身體短短的而且手腳很長,覺得他們很醜,所以就叫他們「土蜘蛛」—雖然現在我們不管怎麼想,這種體型應該比自認文明程度高的大和朝廷要來得英俊美麗多了。

看來在歷史裡誰的拳頭大,誰最後打贏真的很重要。如果當初是先住民族戰勝了大和朝廷,應該是換成他們幫這群侵略者取名叫什麼「五短海蟑螂」之類的名字了。

至於河童更有趣了,這種傳說中頭頂著盤子、身背龜殼、嘴巴像鳥的奇怪人形生物,在傳承的演化裡慢慢變成沒有什麼殺傷力,反而有點滑稽的存在,而且和人魚並列在日本現存最多木乃伊的妖怪—雖然這些木乃伊全都是工藝技術極度發達的江戶時代職人,用貓、狗、魚等各種動物標本組合出來,在當時被視為「尖端科技的結晶」。

對於河童這種生物的原型,存在有好幾種說法,包括像柳田國男所提出的「凋落神明說」,也就是其實河童是過去土俗信仰的水神,後來隨著民智漸開,還有佛教、神道等系統化宗教信仰出現後,沒有人再繼續相信、祭祀這些過去的鄉土神明,而讓河童以水邊奇怪生物的妖怪形象殘留至今。

剛才提到的「一目小僧」,就民俗學來講,也可能同樣是過去土俗的山神,或是製鐵民族因為職業病而一眼失明(因為長期單眼靠近高溫風爐)的信仰象徵。但是比起這種落難神明說,我更支持的是另一個說法,就是溺死屍體說。

因為我之前在金門當兵,而且當的是軍醫士官。為什麼日文系的我會變成衛生兵,其實經過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轉折,總之當兵時,我負責衛生勤務和救護車的管理。某次在海龍蛙兵出海訓練結束後,少了一個阿兵哥回來,於是衛生連就派了救護車去海灘處待命等他們搜救。結果這一找找了好幾天,想當然爾也知道最後找到的是什麼了。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溺水屍體,看完的複雜感覺和心理衝擊,絕對不亞於之前我看過的步槍DIY爆頭大體——凸出而且混濁的雙眼、變成綠藍色的身體和一種難以形容的皮膚質感,再加上頭髮部分脫落的模樣,根本就是河童翻版。

令人想拍拍的雖小型妖怪

如果你覺得被妖魔化已經很慘的話,錯了。還有比他們更倒楣的雖小型妖怪。這些妖怪本來就已經遇到各種鳥事倒楣到家了,結果還要被當成是妖怪傳承至今。

像是曾經成為小說題名的「姑獲鳥」,原型是難產而死的女性,讀音「うぶめ」,本來的漢字也是「產女」。日本和中華文化一樣,傳統裡其實充滿對女性的不公平歧視,像是傳說女人如果生產死掉會被打入血池地獄,這點過去讓我非常不能理解—因為生產死掉已經夠雖小了,而且人家又沒做什麼壞事,為什麼要下地獄浸血池?後來才知道答案在以前無後為大的陋習裡,沒幫夫家傳宗接代還生孩子生到死掉,本身就是個該死的行為。(X!)

而日本也不遑多讓,如果女性生產死掉,下葬時一定要剖腹取出裡面的胎兒,讓她抱著下葬,不這樣做的話,孕婦屍體就會變成「產女」。姑獲鳥這種妖怪會搶奪別人的孩子,後來在日本就被視為和產女是同一妖怪。

想想,在近世日本女性還真的滿難生活的,除了生產這種偉大行為都被修理成這樣,如果再加上身分階級歧視的話,簡直是慘中之慘。

妖怪裡有種鬼火叫「數盤」(皿数え),出現時還會有「一個……兩個……三個……」的數東西詭異聲音。數盤來自於著名的「皿屋敷」怪談,故事雖然有好幾個版本,但是大多都是名為阿菊的下女因為美貌,被迫要當人小妾,或是因為捲入大人們的陰謀,而被誣賴弄丟了重要的盤子,並且因為這樣備受百般虐待,爾後被人丟進井裡喪命。所以日後半夜在井邊都會傳出阿菊恐怖淒涼的數盤子聲音。

但妖怪文化裡的霸凌對象可不只於女性和身分低賤者。就連壞事都沒做,只是變老變醜都可能被人當成妖怪。

「滑瓢」就是這種莫名其妙心態下的產物。滑瓢就是頭長得圓圓長長而且表面光滑,穿著僧袍也不知道他會做什麼壞事,但就會忍不住覺得「好詭異喔!」的妖怪。這種形容再怎麼看不是高僧,就是老人,大概也因為這樣,許多傳承裡都說滑瓢,或是剛才講到會越長越高大的見越入道是妖怪的總大將。

嘲笑老人也就算了,像「燈檯鬼」根本就是把靈異趣味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了。燈檯鬼的故事大概是古代某位日本遣唐使在派任中國之後就音訊全無,幾年後遣唐使的兒子同樣奉命到了中國,卻在某處看到了有一個人用頭頂著蠟燭,身上刻滿刺青然後又被弄成啞巴的「人形燭檯」。仔細一看,這個人居然就是自己失聯許久的老爸,當然這個故事帶著「出外要謹慎」的警世意味,後來也發展出新形態的各種都市傳說。

不過當我看到燈檯鬼故事時,有個重點實在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的確,這個老爸變成面貌全非的慘狀,被稱為燈檯鬼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還是活著的人啊!怎麼算妖怪啊!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真要實事求是的話,那麼每個妖怪故事都有吐不完的槽。而且如果凡事都是「真相只有一個」的話,那去看探索頻道,研究霍金的黑洞理論就好了,看妖怪故事幹嘛?

妖怪文化也不盡然只是靈異趣味的漫談而已,在文化人類學裡,我們常用到「etic」和「emic」兩個概念。簡單來說,etic就是從外部角度從事科學、客觀的研究,而emic則是從被研究者角度出發,探訪研究對象的主觀意識和心理。比方說如果從外部客觀來看,會很難理解臺灣人為什麼要吃臭豆腐這種臭得要命的食物,而且還覺得好吃。

當然,如果外國人以這樣的立場去詢問臺灣人,得到的答案一定會是「啊你不懂啦!」但是emic的研究出發點,就是要理解這句「啊你不懂啦!」的那個「懂」的主觀認定是什麼、臺灣人為什麼會覺得臭豆腐好吃的思考。

如果以這個角度出發,那麼妖怪文化就不只是日本對外傲人的大眾文化結晶和單純的神怪故事,因為如果仔細推敲這些神怪故事,就可以像剛才我們所經歷的妖怪巡禮一樣,從妖怪這個切入點,了解到更多平常隱藏在日本文化側面裡的有趣事象。

而且下次你玩神怪遊戲的時候,還可以跟朋友大聲說出「啊你不懂啦!」這句帥氣臺詞了。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