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擁抱刺蝟孩子:重啟連結、修復情感、給出力量的關鍵陪伴與對話

05. 孩子最不缺的,就是建議!

常在親子諮詢中,遇到家長這麼問我:「我該怎麼跟孩子說,孩子才會聽?」視狀況不同,我有時候會說:「如果一直說都沒有用,那就先別說了。」

這時,我會收到既驚訝又疑惑的眼神,我便要解釋:「因為,你說出來的話,都是一道又一道的建議,這是孩子最不想聽到的。」

「但是,不給他建議,要跟他說些什麼呢?」

我不禁納悶,難道,除了給建議之外,親子之間就無話可說了嗎?

確實,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大人們總是忍不住要給建議(或是根本沒想過要忍);於是,當我們長大後,也如出一轍地拚命給孩子建議:「你應該要……」「你最好是……」「你趕快去……」「你怎麼不……」除此之外,真的「無話可說」了。

如果想要破壞關係,就拚命給建議吧!

你我或許都遇過那種,聊沒三句話,就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的高見,同時還要下起指導棋:「我知道,這件事只要這麼做、那麼做,就行了!」聽了頗令人反感。

請記得,給建議常是破壞關係最簡易又快速的方式。尤其,關係越親近,作用力越強——親子之間如此,伴侶之間亦然。如果你想破壞與親朋好友的關係,就拚命給對方建議吧!

你一定會想:「我的一片善意,何以換來對方的不理不睬?」真是「好心被雷親」。然而,事實就是如此,你的滿腔熱情往往只會獲得白眼一枚。如果對方眼球都翻到背後,你還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講再講,那麼,你已經到達給建議的極致境界——碎碎念。

大多數的情況下,對方需要的根本不是建議

不是在所有的狀況下給別人建議,都會帶來反效果。然而,大多數時候,當我們不由自主地給出建議時,總是自以為是的。若此刻對方需要的,根本不是你的建議,那麼就算正深陷困境泥淖,也會拒絕任何高明的提議。

「你說的對,可是……」

「我也知道,可是……」

「這我試過了,不過……」

當你提出精闢的見解,想解救對方於水深火熱時,是否常聽到這樣的回應?對方回答得很客氣,內心話其實是:「別再說了,我有這麼蠢嗎?」

這就是貿然給建議的風險——讓對方感覺自己很糟;尤其是,你說的其實對方早就想到了,甚至也都嘗試過了。當你沒有深刻理解到對方的內在感受,便開口當起老師時,對方的心裡可能正嘀咕著:「閉嘴好嗎?你以為你是誰呀!」

這個狀況,在與孩子互動時,同樣適用。

是為對方好,還是為自己好?

給建議常是人際互動時,難以避免的壞毛病。這是因為,我們總是需要在對方面前證明自己有著高人一等的優越地位。當你給出建議的那一刻,就已經把自己擺在比對方還要高的位置上了。因為,能給建議的人,似乎懂得比較多、經驗比較豐富、方法比較高明,同時也意味著,他正站在正確的一方。

相較之下,接收建議的人就被比了下去,有種矮人一截的感覺:「我都已經夠挫敗了,聽了你的建議,正好證明我真的很糟,我當然不想再說了!」

因此,被句點也只是剛好而已。如果你還搞不清楚狀況,相同的建議重複給,類似的話語反覆講,最後就成了「碎碎念」了。

有個朋友告訴我,她老公總是抱怨她愛碎碎念。我看過他們夫妻倆相處,她也確實嘮叨得很厲害。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他就是說不聽呀!要是他願意改,誰想像老媽子般一直念?」

我問:「但妳老公有因此改變嗎?還是,依然故我?」她搖搖頭。我說:「那麼,無效的方法為什麼要一直做?」她愣住了,想了半晌告訴我:「這樣做好像會讓我感覺好一點,至少沒那麼糟!」

我們總是很難自我覺察,當我們給出了建議,包括碎碎念,事實上,我們在意的常是自己,而不一定是對方。好為人師或老愛碎碎念的人,內心的機轉也許是這樣的:我雖然無法說服對方聽我的,但至少在內心可以感覺到:「我是對的,你是錯的!」當我自以為是地站在「正確」的一方時,我的心理位置便提高了,因此,我的感覺會好一點——即使對方永遠都聽不進去,也一點都不認同。

這麼看來,我們好像只是在自欺欺人。當我們無法改變對方,就設法證明自己的對的,對方是錯的,用這種方式自我安慰。看起來是為對方好,事實上是為自己在人際互動的挫敗裡,找個臺階下。

如何適切地給出建議?

剛剛說了,不是所有的狀況下給別人建議,都會帶來反效果。時機若抓得對,對方可是會感動到想哭的。不論在任何關係中,想要給他人建議,遵守以下幾個原則就對了:

1. 對方主動要,你才主動給

換句話說,沒人主動詢問你的高見,請盡量閉上自己想給建議的嘴,儘管有再高明的見解或對策,也是如此。

2. 在足夠的情感理解後才給

當一個人被深刻理解後,往往才是給出建議的最好時機。因此,請先帶著好奇,好好地傾聽對方的故事,全盤理解事情的脈絡,並深刻地同理對方在那個處境下的情緒感受。當人們感受到「有人懂我」,情緒被完整地接納時,自然就聽得進別人的觀點了。

3. 只給新的選擇,不帶任何評價

最高明的建議,是引導對方找到面對與解決問題時的新選擇。記得,你的建議應該是純粹分享你的觀點與做法,切勿同時評論或檢討對方原來的做法:「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嗎?你就是不聽……」這樣只會招來一頓白眼。

4. 放下要求對方非得改變的意圖

很多時候,我們對對方的要求,常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當我們想改變對方時,常常只是想證明自己是對的。越是堅持對方得照著做,越只是凸顯自我的價值與重要性。在大多數的情境下,請允許對方可以自我決定是否改變,或者,用自己想要的方式改變吧!

很難,對不對!特別是面對孩子,更難。因為我們是父母是師長,理應永遠是對的,而且「我是為你好!」所以,「避免給建議」是需要練習的。下次,當你很想給他人建議時,問問自己:

「此刻,對方最需要的,真的是我的建議嗎?」


10. 別再對孩子說:「沒那麼嚴重啦!」情緒教育從正視孩子的情緒開始 

最近大家都在談「情緒教育」。我時常到各地分享與情緒相關的主題,許多人問我,情緒教育該怎麼實施?該如何教出孩子的「情緒力」? 我認為,孩子情緒調控的能力,不該是透過制式的教材教法傳授,而是孩子從與周遭大人真實的互動中逐漸學習與培養而來的。 當我們跟孩子說:「當你遇到情緒不好時,第一步怎麼做、第二步怎麼做⋯⋯」那一點意義也沒有。反而,在與大人的每一次互動中,大人如何對應自己與孩子的情緒反應,深刻影響著孩子的情緒發展以及與自我情緒相處的能力。 當一個人遇到挫敗或困境時,感受並展露出不舒服的情緒是相當自然的,孩子更是如此。當大人觀察到孩子的情緒反應(特別是負面情緒)時,最重要的是,別輕易地「否定」孩子的情緒感受。

別透過否定情緒感受來安慰痛苦中的孩子 

試想一個情況,今天孩子放學回家後,板著一張臉,看起來愁容滿面。他告訴你,他被同學排擠了,因為今天班上分組活動時,沒有同學要跟他一組,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你會怎麼回應孩子呢?

此刻,很多大人便會說: 

「唉!沒那麼嚴重啦!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在!」 

「不過就是沒分到組,有必要難過成這樣嗎?」 

「沒事!沒事!同學都不懂事。沒事、沒事了,快去吃飯休息去!」 

「不需要為這種小事難過啦!」  

這樣的回應看似在安慰孩子,實則是否定孩子的情緒感受。聽起來很熟悉嗎?因為類似的話語,我們從小聽到大,現在我們也如出一轍地複製在孩子身上。否定孩子的情緒感受,會透過以下的形式進行著: 

1. 輕忽孩子挫敗經驗的嚴重性 「這沒那麼嚴重,是你想太多了!」 

2. 無視於挫敗經驗的存在,不與孩子多做討論 「好啦!沒事了、沒事了!」 

3. 否定孩子情緒感受的真實性,或不允許孩子有負面情緒 

「有必要難過成這樣嗎?」 

「擦擦眼淚,不要難過了啦!」 

4. 指責孩子自然流露的情緒反應 

「動不動就生氣、心情不好,這樣怎麼行?」

否定情緒的結果是得花更多力氣去對抗情緒 否定情緒感受對孩子造成的影響,便是孩子內心容易感到錯亂,不知道自己經歷困境時所感受到的情緒是否恰當?如果是不對的,便會要求自己「收起」這些情緒,試圖不去感受這些情緒。逐漸地,也學會了「忽略」或「不允許」這些情緒感受的存在,最後成了情感麻木或對情緒感受不知不覺的人。 

因為出現生氣、沮喪、失望、無力、後悔、自責、內疚等這些負面情緒是「不對」的,於是當這些感受浮現時,便會用盡力氣去對抗它們,試圖驅逐它們,或將它們壓抑至意識察覺不到的地方。但這些對抗情緒的方式往往會造成更多問題,出現更多惱人的情緒感受,「借酒澆愁愁更愁」這句話就是最好的詮釋。正所謂「情緒本身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應對情緒的方式」,就是這個意思。

失去與自己或他人溫暖連結的能力 另外,在孩子經歷挫敗或困境而感到傷心難過時,否定他們的情緒感受會讓孩子感覺到自己的問題不被重視,沒有受到理解與支持。然而,一個人的情緒傷痛是需要在溫暖關懷的人際連結中被療癒的;少了這份連結,孩子只能將心底的痛再埋得更深一點,甚至還要責怪自己怎麼可以那麼脆弱,如此容易心情不好,於是,又更加重了內心的挫敗感。 

最後,孩子也難以學到如何安慰自己,更無法長出與自己情緒相處的能力。在往後的人際關係中,也難以對他人的痛苦遭遇感同身受,甚至當他人表露出負面情緒時,會不知所措地試圖忽略或不允許他人的情緒出現。於是輕易說出:「沒事了!沒事了!沒那麼嚴重,不需要那麼難過!」 很熟悉嗎?孩子正在複製大人的回應模式。 

好了,現在你知道,你為什麼會不假思索、自動化地否定孩子的情緒感受,因為,你就是這樣被對待長大的。當孩子遭遇困境而出現痛苦情緒時,你是不知所措的,於是你很快否定孩子的情緒感受,忽略孩子挫敗經驗的嚴重性—你真正想解決的,不是孩子的痛苦,而是自己的痛苦。 長期忽略情緒感受將難以捍衛自己的界限 

值得一提的是,一個人若無法肯定或正視自己的情緒感受,可能的後遺症便是,當自己的權益或界限受到他人侵犯時,常常渾然不覺。有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成為他人以任何形式侵犯下的受害者,加害者固然可惡,但這些受害者常常是因為沒有正視與捍衛自己情緒感受的能力,無法在感受到不舒服的當下,便確認自己正在遭受不當對待,無法果決地立即表達自己的不舒服。 

試想,當你被人侵犯或占了便宜,心裡似乎感到哪裡不舒服,但卻懷疑這份感覺的真實性,習慣性地告訴自己沒有那麼嚴重,當然無法保護自己免於再度受傷。就算對方是在無心之下越了界,也需要有人相當明確地讓他知道自己的情緒感受,他才有機會充分明白,並學習尊重別人的情緒感受。 

因此,在性別平等教育中,當我們教導孩子如何避免遭受性侵害或性騷擾時,總是會引導孩子確認自己的感受,並相信自己感受的真實性,幫助孩子降低受傷的風險。 

說到底,情緒教育就是在培養孩子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的能力。因為能正視自己的情緒感受,便能做到不允許別人侵犯自己的界限;同時,也能夠關注他人的情緒,並展現對他人界限尊重的態度。


20. 人生難免有挫敗,如何幫助孩子轉化負面經驗?

文文是個小學二年級的孩子,去年暑假,母親幫他報名參加游泳班。第一次上課之後,文文回家向母親抱怨:「媽咪,游泳班的教練好凶,有話不好好講,都要用罵的,妳可不可以請他溫柔一點?」

母親安慰他,要他明天再去試試看。第二天,文文從游泳班回來後,放聲大哭:「媽咪,我不要去學游泳了啦!游泳教練好凶、好凶,我不喜歡!」

母親隔天與文文一同去游泳班,並在旁邊觀看。果然,教練的嗓門很大,動不動就罵人,孩子們個個都繃緊神經。下課後,文文的母親前去找教練溝通,請他能否對小朋友說話溫和些,教練表示會調整。

文文雖然吵著不要再去學游泳,但在母親的勸說之下,仍硬著頭皮把五堂課上完,同時也學會了換氣。

但是,在那次之後,每當母親要幫文文安排任何才藝活動,文文都一口拒絕。文文認定母親幫他報名的任何課程,一定都不好玩。

母親傷透腦筋,希望文文多去接觸不同的才藝活動以自我探索、培養興趣,但文文卻不願意踏出家門參加任何課程或活動,該怎麼辦才好?

避不掉的人生苦痛,只能勇敢面對

這是一位苦惱的母親私下與我討論的問題。很顯然,孩子在暑假的游泳課中,經歷了不舒服的體驗,同時將種種負面情緒與母親連結在一起,認為自己參加游泳課會那麼痛苦,都是母親害的,於是拒絕母親後續的其他安排。

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一些挫敗、驚恐或不愉快的經驗,若無法有效轉化,常會在未來遇到類似情境時,採取逃避的方式去因應,這是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儘管大人可以幫助孩子盡量將成長過程中,大大小小可能造成負面經驗的元素移開,但人生的挑戰一重又一重,即使現在沒有遭遇到,未來還是可能會出現。與其讓孩子在溫室中長大,不如讓孩子順其自然地經歷一些痛苦,並學習在痛苦中成長。

當孩子經歷了一次負面經驗,例如:考試挫敗、輸掉比賽、被背叛、受到不公平對待……等,父母師長該如何幫助孩子轉化經驗,一方面讓痛苦的情緒能夠獲得安慰,另一方面從事件中學習、成長並提升?

我的經驗是,從「同理心」與「正向聚焦」兩個層面出發,進行回應與探問。

運用同理心引導孩子關注自身的情緒狀態

在上述例子中,我會建議母親,可以找個時間與孩子認真地討論之前游泳課的負面經驗。首先,聚焦於孩子的內在感受,包括對游泳教練、學習游泳本身,以及對母親的感受。可能的對話如下:

母親:「媽咪要你去學游泳,文文很氣媽咪嗎?」

文文:「都是媽咪不好,害我學得很痛苦,我以後都不去學任何東西了!」

母親:「難怪文文生媽咪的氣呀!」

母親:「我一直聽你抱怨教練很凶。當教練很凶時,你覺得很害怕吧?除了害怕之外,還有其他感覺嗎?」

文文:「我一直很緊張,很怕犯錯呀!要是做錯動作,就會被他吼,好可怕!」

母親:「感覺很緊張、很害怕呀!那麼,當教練很凶時,你都怎麼辦呢?」

文文:「我就很努力練習,把動作做對呀!」

母親:「可是文文很害怕,不是嗎?」

文文:「對呀!其他小朋友也很害怕。」

母親:「文文有發現其他小朋友也害怕呀!文文很細心呢!」

通過正向聚焦幫助孩子見證自己的努力

同理心可以透過核對式的提問,或者直接說出孩子的情緒感受等方式表達。在這個過程中,母親完全專注於孩子的內在感受,不帶有任何說理或建議。讓孩子有機會充分表達自己的情緒感受後,再進行正向聚焦的回應。可能的對話如下:

母親:「文文,我很好奇,你覺得教練好凶、好可怕,但你仍然把五次課程學完了,你是怎麼做到的呢?」

文文:「是妳一直叫我去的,說什麼錢都已經繳了啊!」

母親:「你很聽話,媽咪很感動。雖然是我要你去的,但也要你願意去啊!我看到你堅持地把課上完了,真是不簡單。」

文文:「還好只有五次課,不然我一定會瘋掉。」

母親:「我看文文在那次游泳課中學會了換氣,是嗎?」

文文:「對,還可以用蛙式游一小段。」

母親:「我很好奇,文文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學會換氣和蛙式的?雖然只是一小段。」

文文:「就一直認真練習啊!」

母親:「我更好奇的是,文文是如何在教練這麼凶,心裡這麼害怕的情況下,還能把這些很難的動作學好?」

文文:「嗯……我就不理教練罵什麼,拚命練習就是了!」

母親:「哇!我也很想知道,文文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可以『不理』教練很凶的責罵,專心練習的?可以告訴我你的訣竅嗎?」

文文:「哈!我把他轉成靜音了……」

母親:「轉成靜音?」

文文:「對呀!就是用遙控器把教練的聲音轉成靜音模式啊!」

母親:「哇!哈……好厲害的方法耶!媽咪很佩服文文喔!即使教練這麼凶,還願意堅持把課上完,真的很勇敢。而且,文文還可以想辦法專心學習,還學會了換氣和游一段蛙式,真的很有一套呢!文文還有看到哪些自己很不簡單的地方嗎?」

透過正向聚焦在孩子做得很好的經驗上,特別是面對困境時的態度,讓他透過回憶與表達,見證自己的努力與成果,讓孩子知道自己確實有辦法面對這種令人不舒服的壓力情境。同時,進一步地從自己付出的努力中,學習因應之道,讓成功經驗得以被複製。

任何打不倒我的,都使我更強壯

年幼的孩子面對強大的負面情緒經驗,有時候尚未擁有足夠的內在力量去因應,這些負面經驗與記憶便可能轉換成類似創傷的形式,在未來類似的情境中,再度出現各種樣態的壓力反應。但若在大人的協助下,負面情緒可以被承接住,內在感受被充分理解,同時將這些負面經驗轉化為成長與學習,就能藉此強化個人的內在力量,未來面對類似情境時,孩子將更加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因應。

然而,如果孩子遭遇挫敗或負面情緒經驗時,大人只是不斷地責怪他們軟弱,要求他們振作、勇敢,或者說大道理,或者過度保護,不讓孩子再有機會接觸類似挑戰,這些都無助於孩子的成長。

哲學家尼采曾說:「任何打不倒我的,都使我更強壯!」人若能在苦痛中學習,便能更加強壯,生出足以因應下一個人生挑戰的力量。父母能做的,就是透過轉化經驗,幫助孩子擁有更強大的內在力量。

31. 給常感自責的你:你最該把同理心用在自己身上 

你是否是那種在人際互動中時常出現自責、內疚,或對他人感到抱歉的人?這樣的人總會把別人照顧得很好,但內心卻常累積龐大的委屈。 大學時期,我有位同學是個「道歉大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總是不斷誇張地道歉,不管錯在誰身上,只要有人感覺不舒服,或者團體的氣氛不太好,她就會連說好幾聲:「對不起!」 

有一次我問她,明明錯不在她,或者不關她的事,為什麼總是要先道歉?她竟面帶愁容地對著我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一直道歉讓你感到不舒服了嗎?」 

在《論語》中,曾子要我們「吾日三省吾身」,時常在生活中提醒自己,是否有什麼事做不好?我那位同學不只每日三省,而是無時無刻都在自我檢討中度過。過著自省的生活是很好,但若過度自省,就會很辛苦了!

過度承擔,認為「為別人受苦」是應該的 這種連一點小事也要指責自己的人,容易自我檢討並且生自己的氣。因為時常拿著放大鏡檢視自己的缺點,會很快地將任何人的不舒服歸咎在自己身上,認為是自己造成的,過度承擔了別人的痛苦。 由於總是過度體貼,他們常把別人放在比自己還要優先的位置去關照,因此忽略自己的身心需求,甚至認為「為別人受苦」是應該的,沉迷於這種痛苦的滋味中。然而,又因為無法讓別人感到舒適自在,於是常常氣那個在人際關係中的自己。 

當我們每天花了大部分的心力在照顧他人的情緒感受,檢討自己的錯誤與怪罪自己沒做好時,很快就會感到精疲力竭。此刻,看到那個身心俱疲的自己,好像成了他人的麻煩,內心便又責怪起自己。久而久之,累積了龐大的委屈:「我對你們付出這麼多,為什麼沒人在意我的心情?」但又不允許自己這麼想,自我責備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所以,身為孩子的照顧者,你當然常感到疲憊不堪,因為你把精神全花在自我檢討與對人過度付出上了,不一定真正能為他人帶來幫助,但卻苦了自己。

當同理心用在尋找自我責備的證據時 其實,有高度自省能力且時常陷入自責中的人,總有著無比強大的換位思考能力,擅長從別人的觀點來看待事情;同時,對他人的情緒感同身受。他們總能夠細微地察覺他人身上任何情緒起伏的蛛絲馬跡,揣測對方的內在世界,接著,會把對方的情感狀態與自己的行為相連結,認為:「都是我的錯!」「該不會是我造成的吧!」認定自己該為他人的壞心情負責。 

這種異於常人的同理能力,讓他們能夠把人際相處中的每個人都照顧妥適;看到每個人都舒適自在,他們便開心滿足了! 

同理心是一種對他人情緒感受與內在想法能深度體察並感同身受的能力。然而,能夠敏銳地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與感受,不一定代表這份同理是精準無誤的。事實上,一個時常自責的人,總會把同理心用在尋找他人的難過、生氣、焦躁與無力等負面情緒上,同時試圖與自己的言行失誤拉起連結。也就是說,他們只不過是透過同理心在找尋一些「我搞砸了!」「都是我的錯!」這種自責心態的證據。

邀請「當下的我」去同理「當時的我」 

「對!對!對!我就是這樣子的人!」不知道多少次,聽到課堂上的學員或晤談室裡的個案,點頭如搗蒜地認同我的說法。接著,他們會問我:「那我該怎麼辦?」 

好吧!如果敏銳的同理心是這些人與生俱來的強大優勢,那麼就別浪費了! 

我常引導學員或個案:「若跳脫出自己,面對著你『這個人』,是否能夠對自己的內在感同身受?」也就是,我要他們把同理心試著用在自己的身上。 

實際操作時,我會引導他們想起一個自我責怪的情境,重新去體驗當時的經驗與感受。接著,想像自己慢慢退出自己的本體,來到自己本體的前方。此刻,這裡會有兩個自己,一個是「自責中的自己」,也就是「當時的我」;另一個是「此刻的自己」,也就是「當下的我」。 

請「當下的我」去同理那個「當時的我」,深度理解「當時的我」內心的感受與想法,練習去體察自己的內在感受,是否帶著害怕、恐懼、焦慮、憤怒、委屈⋯⋯等,而這些情緒是怎麼來的?是來自於造成他人困擾的內疚,還是擔心不被他人喜歡與接納的困窘,或者更早,無法獲得父母認同的挫敗⋯⋯ 

有些學員或個案在進行這項練習時,會流下心疼自己的眼淚,並發現自己需要多留心照顧自己。你或許不用走得這麼深,只要多理解自己並關照自己的心情,時常給自己一個溫暖的擁抱即可。

將同理心朝向自己,便是與自己連結 我們不必立刻停止過度承擔他人的痛苦,不再自責;只需要在每一次自我檢討與自我怪罪時,多撥一點同理心放在自己身上。 

事實上,同理心的展現正是一份與他人連結的意圖。時常感到自責的人,總是努力與他人保持連結,但卻忽略了與自己的連結。同時,也拒絕別人與自己連結。這不是很矛盾嗎?當別人對他們釋出關懷時,他們往往會說:「不、不、不!我沒事。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而拒絕別人的理解。 

因此,把同理心放在自己身上,便是與自己連結。一個人在困境中若能感受到被理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呀!如果你還不願意被他人接近與理解,那麼,試著自己理解自己吧!當接受了被理解、習慣了被理解,或許你也能漸漸敞開心胸,迎接他人的關心與同理。 尤其當你是一個照顧者時,常需要發揮同理心去關懷你的孩子、學生或服務對象,但別忘了,你也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疲憊的心情也要被穩穩接住。在精疲力竭之下給出的陪伴通常不會有品質,唯有願意敞開自己,被自己與他人理解,你才有能力去理解他人、滋養他人。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