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生命之花的靈性法則2:啟動梅爾卡巴光體,擴展心靈能量


 從天使們在一九七一年教我做梅爾卡巴靜心開始,一些無法解釋的怪現象就經常發生。我周圍的電子設備很容易爆炸或燒壞,特別是在第十六式呼吸將梅爾卡巴向外擴展成五十五呎圓盤時。這種情況持續了十五年,我以為是無法改善的「副作用」。代價很昂貴,我損失了很多電視、收音機和其他電器設備。

一九八六年的某一天,那時候圖特已經和我連結。我在夏威夷和一些朋友圍成一圈靜心,我靠著牆坐,頭頂上方是電燈開關。當我做第十六式呼吸、把梅爾卡巴擴展成圓盤時,牆上的開關突然爆炸起火。我們只好趕快在牆上挖了個洞,用滅火器滅火。我覺得非常尷尬,這件事情多年來一直讓我很困擾,於是在火熄滅後,我到了另一個房間,靜下心來召喚圖特,想請他解釋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問他怎麼辦,他簡單回答道:「對你的梅爾卡巴說,它不會再影響電場了。」我愣了一下,說:「就這樣?」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告訴」我的梅爾卡巴別再影響電場,從此這個問題就解決了。於是我開始理解梅爾卡巴和神通的關係。

神通就是用正確的指令,讓事情發生。當你對梅爾卡巴發出指令,它會永遠執行,直到你用意圖終止、改變或修正那個指令為止。

◎顯化一瓶紅酒
假設你很想喝某個品牌的法國紅酒,你心愛的那種。你心想:「多希望這裡有一瓶紅酒。」你的腦海浮現出那瓶酒,你口水直流,欲望強烈。你想要那瓶酒卻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可以拿到。

你可以在三次元空間創造它。你可以種葡萄,等上幾年,等待葡萄結果、摘採、榨汁,醞釀十年,讓它變成你最喜歡的红酒。然而這可能有點麻煩,有點慢。不過如果那是你接受的實相,你可以這麼做。
或者你可以直奔商店,買一瓶你要的酒回來。

或者你可以坐在那裡想著你的紅酒,接著有人推門進來,手上拿著那瓶酒,對你說:「這酒我剛好多了一瓶,你要不要?」便擱在你桌上。

這事如果只發生一次,你會說:「這真是莫名其妙的巧合!」然而如果每一次你想到什麼,便有巧合發生,一段時間之後,你便會開始思考:「怪了!只要我想起、想要或需要什麼,它都會出現。」最後,這些巧

當你開始探索事情到底如何發生,以及如何有目的地讓它發生,而非僅是巧合,那麼它將引領你進入神通能力的下一步,培養你轉換元素的能力,就像耶穌將水變成酒一樣。如此你可以向自己和人們證明你相信的實相是真的。然而,顯化能力是個危險的領域,因為此時的你,通常尚未超越你的小我。

之後,你也許會進一步超越,你能憑空變出紅酒,不是轉換元素,而是無中生有。在這個階段,你與你的高我合而為一。然後,你會更進一步,你不想喝酒,也沒有需要或渴望,你明白一切都是完全、完整與完美的。你跨越了二元性,回家的路變得清晰可見。

◎汽油桶
我在加拿大的森林裡過活時,開始意識到這種巧合。那時天使已經現身教導我和妻子。他們說在這段開始學習的階段,我們不需要擔心錢,他們會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他們說神對人類立下了一條「自然律」:人可以依靠神供給他們物質,或依靠自己。若他們依靠神,他們需要的一切會垂手可得;但如果他們要靠自己,他們要求時神將不幫忙。

那時候,我的妻子因為油桶的事很生我的氣。距離我們最近的加油站在二十哩外,她有幾次因為車子沒油而走路去買油,然而前幾天她又發現車子沒有油了,於是她很惱火我沒有買個油桶給她。她不斷抱怨,儼然把小小的汽油桶變成了滔天大事。而我只能一直告訴她:「妳要相信神。」她說:「神?我需要的是汽油桶!」我說:「你知道天使說我們現在不用工作,他們會給我們需要的一切。我們沒有錢,但是要有信心啊!」事實上,天使確實提供了一切──我們擁有需要的所有東西,除了汽油桶。

我們朝住家附近的湖走去,一路上她不停絮絮叨叨:「我們必須回城裡住,我們必須放棄這種依靠信仰的生活。這太困難了。我們需要錢。」我們在一塊石頭上坐下,環顧美麗的湖泊被宏偉壯闊的群山圍繞,這是神給我們的地方。然而她不斷抱怨我、抱怨天使、抱怨神。

在她繼續嘮叨時,我向旁邊望去,就在那裡,大約二十呎外,在兩塊石頭之間,我看見一個汽油桶。顯然是有人把船拖上岸後留在那裡的。可是它根本不像是個廢棄的汽油桶,它一定是這個星球上最不可思議的汽油桶!我甚至不知道有人生產這種東西。它的外觀是美麗的紅色,材質是高密度的黃銅,還鑲上了厚重堅固的黃銅把手,價值必定超過一百塊美元!
所以,我說:「等我一下。」我走過去,把汽油桶拿回來擺在她身旁,說:「這個怎麼樣?」這件事讓她安靜了兩個禮拜。

◎一筆錢
我們住的森林小屋應該是地球上最美的地方了,天主教堂免費提供我們,沒有期限。我們什麼都沒有,然而我們什麼都不缺──即使是汽油桶。但是到了某個點,我們開始沒錢了。因為天使要求我們在森林小屋這段期間只專注於靜心,不要工作,我們的收入是不斷減縮的。

隨著金錢變少,我看見我的妻子愈來愈緊張。最後我們只剩下16 美元,並且看不到錢可以從哪裡來。當我們的錢愈來愈少,她就愈來愈沒有耐心,恐懼不斷變大,她甚至準備離我而去。我們隔天必須為車子付出125 美元,不然就會失去它,然而我們沒有這筆錢。她整個白天和晚上都在抱怨。最後我們去睡了,她翻過身去睡,離我遠遠的。

午夜時分,我們聽見有人敲門。那時候我們住在森林中央,從最近的公路走過來也有四哩,離我們最近的鄰居在兩哩外,因此有個深夜的訪客讓我們很驚訝。

我起床穿上衣服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兩年沒見的老朋友,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他走進屋子,說:「天吶!我到處找你,你實在是與世隔絕。你在躲什麼人或什麼事嗎?」 我說:「呃,不是,我只是喜歡大自然。你大半夜的找我做什麼?」原來,很久以前我借了他一筆錢,給他之後我就忘了。他說:「我就是想找你還錢,除此之外,什麼事都不能做!」他把一疊二十元美金的鈔票放在桌上,一共是三千五百元。這對於我和妻子在森林中的簡單生活而言,簡直就是一百萬!

◎第二筆錢
我妻子當場目瞪口呆,這件事讓她安靜了六個月。 

當這筆錢逐漸用盡,她的信心開始薄弱。這一次我們只剩下12 美元,她的信心完全瓦解。她重新開始抱怨,說要離開我,離開家,回到城裡去。這樣過了幾個小時,當太陽下山,她還在抱怨,在這個為錢和對神的信心爭吵不休的長日過後,我們終於上床睡覺。然後,午夜時分,敲門聲再次響起。

這一次是另一個朋友,很久的朋友,大概是我剛剛在柏克萊念大學的時候。我簡直無法相信!我不知道他怎麼找到我的。他進了門,同樣的情況,這次只有1800 美元。他說:「在我需要時你給我這筆錢,我希望它也幫得上你。」

我妻子又有同樣的轉變。剛開始很快樂,不再抱怨,幾個月過去,當錢逐漸用盡,她便失去信心。她無法信任天使會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即使天使同時出現在她和我的眼前,即使這兩年天使的確供應我們所需的一切。

當這筆錢用完,她以此脅迫回柏克萊找工作,結束她的靈性生活。很快的,她不再能看見天使,必須依靠自己生活。她找到了工作,回到天使出現之前的正常生活,生活踏實,而魔法也就從她的生活中消失。

天使從未離開我。從那天起,我將物質生活託付給天使,將我的生命能量託付給神,我對看不見的世界擁有信心與信任。每一筆錢的出現讓我的信心更堅強,卻削弱我妻子的信心。這就像半杯水的故事,半滿或半空,取決於你的觀點。記住這個故事,當我們遇上神通和神的自然律時,都將接受考驗。

這段時間,我和妻子親身經歷很多奇蹟。幾乎每一週,甚至每天都有奇蹟,為期兩年。大部分的奇蹟不只是有人給我們錢這麼簡單,那是不可能做到,任何人都會稱為奇蹟的事。然而這是偉大的一課,我看見奇蹟如何讓一個人更愛神,而讓另一個人更深入恐懼之中。
神通能力帶來的靈性危機不僅是膨脹小我,意圖將它用於個人的力量或牟取私利,小我也有可能因恐懼而停止靜心。兩種情況都阻礙進一步的靈性成長,直到適當的時機到臨。

沒有人會真正迷失,只是延遲。

◎預知未來
在我剛遇見天使時,我很想知道未來。我會用《易經》和塔羅牌占卜,想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甚至把《易經》都翻爛了。起初天使們知道我有這個渴望,所以當我問起未來的事情,他們很少回答。然而有一天,一切都變了。

天使告訴我,從現在起,他們會告訴我隔天將發生的一切,因為告訴我事情和發生的時間差很短,所以我將看見未來。而他們確實這麼做了。

他們會給我第二天的概要,並選擇在某些時刻或事件上告訴我鉅細靡遺的細節,例如每一通電話是誰打的、會說些什麼、幾點幾分來電;或者列出我將收到的信件,有時還會包括信件的具體內容;或者是告訴我誰會來造訪和他們想要什麼,以及我何時會出門、何時到家,還有之間發生的事情等等。這段時間,我們總是知道第二天會去哪裡,可以提前準備,因為所有的預測都會發生。

第一天,我幾乎是每一分鐘都在等待事情發生,而它們確實絲毫不差地發生了。我很高興,因為我終於知道未來是可知的。我更加信任天使,因為從小我的觀點看來,我看見他們有真正的力量。我記得一段時間之後,我可以接起電話說:「嗨,約翰,我知道你會打來。」在有來電顯示之前,這是很炫的事,至少我的小我這麼想,所以我非常高興。

有天我問天使關於我對加拿大移民的申請,我想知道政府是否允許。他們沒有告訴我,卻給了我妻子一個意象。我把她看見的內容小心地記錄下來。她說她看見我們開著銀色的車要回家,車子轉入鄉間。她打開車內的儲物箱把郵件拿出來翻閱,第六封信是加拿大政府的來信,她把信打開並讀給我聽,我逐字記錄了下來。

當她離開她的意象,我們一起檢視紀錄內容,發現不太有意義。首先,我們沒有銀色的車;其次,我們的郵箱就在門口,郵件為什麼會放在車裡?信中說我得到批准,並給我評比的分數。這封信我們討論了一陣子,但事情沒有在一個月以內發生,我們也就忘了,因為它看起來不像是對的。這讓我有些擔心,因為天使從沒出錯過。

幾個月後,我們從伯納比搬到鄉間的農舍,我們買了一輛銀色的新車。有天我開車從郵局回家,取了信就丟在汽車的儲物箱裡,在這裡信件必須要到郵局去拿。妻子坐在副駕駛座上。這時我們早就忘了天使所給的意象。然而她伸手去拿郵件時,忽然想起了那個畫面。她翻看信件,果然第六封信來自政府。我們打開信,和我之前做的紀錄做比對,一字不差,甚至評比的分數也一模一樣,那是任誰都無法假造的。

同時,天使們的隔日預測繼續著。我記得它帶給我多少改變。剛開始我覺得這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時間一久,它開始變得理所當然,再來,我開始覺得厭倦。我還記得天使告訴我們關於未來的細節時,我是多麼不再想做記錄。你知道那像什麼?那就像第二次、第三次看同一部電影,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缺乏驚喜和衝擊,生活變得很無趣。

最後實在難以忍受,我在靜心中請求天使別再告訴我未來會發生的事。從外面看來,我好像在為未來努力,為我相信的好事奮鬥,然而在內在,我是寂定的,我明白一切安好。因為這個經驗,我知道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完全、完整與完美的。我明白「不知」的智慧。

◎只有愛,能讓療癒發生
八○年代後期,我們做了一些研究,想知道療癒者是否有共通性。我們觀察許多使用不同形式和技巧的治療師,幾乎囊括目前所有已知的療癒方式:雙手治療、心靈手術、靈氣大師、氣場療癒、巫醫、薩滿、巫術、靈療等。我們研究從他們身體發出的能量,發現有一種相同的正弦波,波的模式是有三個較高的波峰和一個較小的波峰,不斷重複,而發出這種波的波源就在基督心輪。

從幾何觀點來看,這個現象是相當有趣的,因為中央管道在心輪以上和以下的長度比恰好是一比三,陽性四面體的範圍占一份,陰性四面體的範圍占三份,這是所有療癒者共通的一個面向(至少在進行療癒時)。他們療癒時,會聚焦於胸骨上方的基督心輪──宇宙無條件的愛的主要中心。

這次研究加上我的其他經驗,我相信使用什麼技巧不重要,它只是給治療師一個理論架構,讓接受治療者的頭腦有專注的地方。是施作療癒者的愛,而非知識,讓療癒發生。因此,談到療癒卻不論及愛,將永遠找不到真相。 

療癒人、療癒社區,甚至療癒整個星球都是一樣的,差別只是更大的愛。

頭腦擁有操縱物質的知識,但是愛不僅有操縱物質的力量,還能毫不費力地無中生有。不管需要被療癒的問題是什麼,愛總是能找到方法。真愛無所局限。

然而是什麼阻止我們看見並活出這個偉大的真理?局限我們的正是我們的信念模式,我們信以為真的事成為我們的限制。如果醫生說某種疾病無藥可醫,無法自癒,那麼我們便凍結在那個想法中,接著必得活出那些信念,即使那意謂著痛苦不堪並且得從此忍受不適,直到生命盡頭。

唯有奇蹟,一種比我們大得多的事,能克服凍結的信念。因此,頭腦阻礙療癒,當我們的頭腦而非我們的心當家作主,我們總會受苦。 

◎戰勝頭腦和信念的真實故事
讓我說一個故事,一位女士戰勝她的頭腦和信念模式的真實故事,她的名字是陶莉絲.戴維森(Doris Davidson)。

我認識陶莉絲的時候,她因為小兒麻痺,已經被束縛在輪椅上十二年。她的醫生說她不可能走路,而她也屈服於這個「事實」。她的兒子和她住在一起,犧牲自己的生活照顧她。

有一天,她讀了一些水晶療癒的書,作者說「任何疾病都是可治的」,讓她非常興奮,多年來,這些文字第一次為她帶來一線希望。她打電話給作者尋求建議,然而作者卻讓她打電話給我。

我告訴她,在幫助她之前,我必須先請求許可,而我會回她電話(本章最後我們會討論請求許可的重要性)。我詢問天使,所有的管道都開放,讓這個療癒開始。天使告訴我不要用我通常會用的方法,只需要處理她的信念模式。一旦她相信自己會痊癒,就能自行療癒了。

因此我回電給她,我所做的只是和她說話,一週一次,持續了幾個月,引導她相信自己能療癒自己。這幾個月,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有一天,陶莉絲打電話我,她的聲音和決心顯示她改變了。她告訴我她如何做了某些決定。首先,她決定不再坐輪椅,把輪椅賣了,並讓醫生用特別的繃帶固定她的臀部和大腿。她的腿坐了這麼多年,已經退化,非常虛弱。此外,她需要一種四腳的助行器來撐住她,讓她不會跌倒。幾個月過去,當她感覺她的腿已經夠強壯時,她更換成普通柺杖。此時她更加確信她能療癒自己。後來,當她的腿變得更強壯,也就不需要臀部的繃帶了,她改到膝蓋去做一些固定。後來她可以走得很好,感到愈來愈有自信,於是要兒子離開她去過自己的生活。目前她在生活上完全能夠自理。

最後,大日子終於來臨,陶莉絲連柺杖都不需要,只剩下膝蓋還用一些繃帶固定。她非常興奮,我幾乎無法和她在電話裡說話。幾天後,她取得了駕照,便立刻賣掉房子,買了一輛露營車,從加州開到新墨西哥的陶斯市(我那時候住的地方),來參加我的生命之花工作坊。她走進工作坊時,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彷彿像要從地面上飄起來。她完全改變了。

九個月後,我走在陶斯街上,她跑到我面前,那是我在生命之花工作坊後第一次見到她。她已經有了工作,並消失了一陣子。她在原地轉了一圈,膝蓋上的繃帶也不見了。她看著我說:「我完全療癒了,百分之百。我很快樂,我愛你。」她是跳著舞離開的。我看著她一路歡躍而去,步履輕盈,就像是從來沒得過小兒麻痺或從未在輪椅上度過十二年。

連續五、六年,我都會收到她充滿感謝的聖誕卡。其實我什麼都沒有做,是她療癒了自己。她了解問題,從內心深處相信她真的可以療癒自己──當然,她做到了。

記得那個碰觸耶穌的衣服就得到療癒的女子嗎?耶穌對她說:「女兒,妳一切安好,信心讓妳完整。」

你信以為真的事往往是你的限制。不受限制,你便自由。

◎自我療癒
要先自癒,才能癒人,總是要從自己開始。如果你無法療癒自己,又如何能真正地療癒他人?所以讓我們從自己的能量場──你的梅爾卡巴──開始。

我相信,如果你每天做梅爾卡巴靜心,讓普拉納能量在你的體內流通,你最終一定會獲得健康。然而,當你了解梅爾卡巴是活的,並且只回應精神體清晰的意圖,那麼這個「最終」可以相當程度地縮短。

透過在梅爾卡巴中呼吸,達到陰陽普拉納的完美平衡,很多疾病會自然消失,你應該會體驗到某些健康狀況的急速改善。然而也許並非全數改善,因為有些問題,只有對疾病的本質有深刻的理解後才會療癒。

接下來的故事我想強調的是疾病的本質。大約在一九七二年,那時候我與妻兒住在加拿大的森林裡。妻子和我正在學習催眠,我們已經學會離開身體,從一個房間飛到另一個房間。我們會做一些測試,來看看我們的感知是否真實。

其中有個簡單的測試,我讓妻子進入出神狀態,而我到另一個房間去改變一下裡頭的東西,等我回來之後,我要她飛到那裡去觀察,然後告訴我她看見了什麼,她可以完全正確地描述。於是我開始理解,地球生活和我之前以為的真的不一樣。

我們做過很多測試,有些很複雜。其中一個是她飛到書店(星光體投射或遙視),挑一本我們都沒讀過的書,翻開其中一頁讀給我聽,包括頁碼,我把它寫下來。第二天,我們再到書店去確認那本書的那一頁有什麼。測試總是很完美。隨著時間過去,我們對於實相的本質和意識如何嵌入更大的畫面愈來愈有信心。

有天我把鐵鍋放在爐子上烘乾,後來我忘了這回事,十五分鐘後,它幾乎燒成了橘紅色。妻子走進來,想也沒想就用左手拿起了鍋子,在身體還沒反應疼痛之前走了三步,我根本來不及提醒她。她立刻丟下鍋子尖叫,極度驚嚇,我馬上跑過去檢查她的手,它已經被嚴重燙傷,除了用冷水沖她的手,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幾分鐘後,我忽然想到辦法,我看著她說我要幫她催眠,她同意。

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告訴她所有的疼痛消失,於是她立刻就不感覺痛了,開始閉上眼睛放鬆。我決定要更進一步。我握住她的手,看著她燙紅的手掌,一邊在催眠中告訴她:她的手會在我數到三時完全恢復正常。就在我數出「三」之後的兩三秒,那隻手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這是我親眼所見,而它也改變了我的生命。在那一刻我知道,社會和父母告訴我們關於實相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身體是光,它會回應意識,會呼應一個人真正相信的事。

那天之後,我們又做了許多實驗證明,無疑地,實相是光,意謂它像光一般不固定,存在於意識之中。那是我的生命中,對於了解療癒最重要的一課。又經過了許多年,我才真的明白,那天發生在我妻子手上的事,可以用於療癒這個實相所有的情況。例如,一個被疾病嚴重侵蝕的器官僅僅透過意識,便能恢復健康。

我的朋友黛安娜.蓋茲(Diana Gazes)在紐約製作一個叫作《看進未來》的電視節目。她經常拍攝各種神奇的療癒過程,這個節目播出很多年才叫停,在節目結束前,她預備播出的是一位十一歲男孩神奇的療癒經過(後來並未播出)。她用攝影機拍攝男孩的生活超過一年。節目被取消時,這一集剛好接近完成。

男孩小時候喜歡蒐集蜥蜴,而你知道蜥蜴的腿和尾巴如果斷落,會長出新的來。他的父母並沒有教導他,這種事只會發生在蜥蜴身上,不會發生在人身上。因為如此,他相信所有的生物都會再生,包括人類。他十歲時,因故從膝蓋以上截掉了一條腿,所以他怎麼辦呢?當然是長一條新腿囉!

黛安娜拍攝了這個過程,在節目的最後,他正要長出腳趾,他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所以,什麼是可能的?它取決於你相信什麼為可能,以及你對自己設下的限制。

當你療癒自己,並明白我所說的事物的本質,聖靈也許會要求你去療癒別人。你若被要求成為一位治療師,那麼你還需要了解更多的事。

◎為水晶設定程式
電腦由水晶構成,電腦、水晶與梅爾卡巴有類似的特性。將水晶程式化的方式與設定梅爾卡巴極其相似。有很多書在談水晶設定的可能和技巧。我之前說過,心靈能量關乎兩件事:注意力與意圖。我也說過水晶是活的,透過電磁場,它們可以接收和發送頻率及複雜的波形,包括人類的思想、情緒和感覺。記得世界上第一架晶體收音機嗎?也就是把一段電線纏在天然石英晶體的某個位置,水晶接收信號,我們就能透過喇叭聽見聲音。

貝爾實驗室傑出的科學家馬塞爾.沃格爾(Marcel Vogel)擁有一百多項重要的專利發明,包括磁碟片。他對於水晶和電腦有深入的科學理解。就在他離世之前不久,他透露天然水晶能容納的程式數量和它尖端的晶面數量相同。我覺得這簡直難以置信,我想用實驗來證實或駁斥這個觀點。

我聯繫一位我認識的科學家鮑伯.莊曲(Bob Dratch)。我們設計了一個簡單的實驗,用分子掃描器的探測頭對準一枚水晶,接收它發射的微波,送進電腦分析。

當我用思想對水晶程式化時,鮑伯便注視著螢幕。我們的思想是低頻電磁波,可以用設備接收。我想,我們何不像收音機接收信號那樣,把思想送進水晶裡?

當然,鮑伯不會知道我什麼時候發出想法,他似乎只能等我告訴他,然而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當我送出想法(愛的想法)給水晶的瞬間,他就注意到螢幕上的正弦波發生變化,波長變短。當我送出不同的想法給水晶或刪去想法(告訴水晶去除)時,他都能立刻告訴我。

我無法騙他。我送出三個想法後去掉兩個,鮑伯就看見正弦波增加三個光點,然後消去兩個,他完全能追蹤我。我們也驗證了沃格爾關於水晶能保有訊息的筆數,與它尖端的晶面數相同的說法。當水晶被程式化的筆數超過它的晶面數時,屏幕上的光點便不再增加。換言之,水晶不再接受新的程式。我非常驚訝。 

從這個實驗,我們看見水晶能保存想法(情緒和感覺),並向外發送。你的梅爾卡巴也一樣。事實上,梅爾卡巴本質上就是水晶,它使用的幾何與水晶形成的原子結構的幾何相同。

當你把注意力對準梅爾卡巴,並意圖把你的想法、情緒或感覺放進梅爾卡巴,它們便會被接收,並持續向外發送,直到你停止這個程式。只有你,沒有任何人(包括路西法)能停止或改變你的梅爾卡巴程式,除非你設定了允許他人修改的程式。

梅爾卡巴與水晶的不同之處,在於它並沒有程式數量的限制,至少我置入大量的圖碼在我的梅爾卡巴中,它仍然完美運作。即使真有限制,必然不像水晶只有六至八個這麼少。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