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生命之花的靈性法則

我的故事
始於柏克萊

你們之中也許有些人無法接受和存在其他次元的存有溝通的可能性,但它發生在我的生活中。我不曾希求,它就是發生了。於是我幾乎天天和圖特做跨次元的對話,長達數年之久。現在我知道的更多,我想我和圖特的關係從我還在柏克萊念大學時就開始了。

我原本主修物理,副修數學,幾乎要拿到畢業證書了。然而畢業前三個月,我決定放棄這個學位,因為有些事讓我打消進入科學界的念頭,他們讓我覺得這裡毫無科學可言。現在這些都改變了。說來話長,這可以寫一本書了。我退學的理由和我剛才談到的考古學家的事有關。和考古學家一樣,物理學家面對太快和太大的改變時,都會無視真理,這或許是人性使然。於是我轉向另一邊大腦,開始主修藝術。我的導師認為我瘋了,他們問我:「你真的要放棄物理學位?」然而我不需要,也不想要。為了畢業,我再修了兩年藝術和藝術史。

現在看起來更換主修是合理的,因為當你研究古代文獻,你會發現古人把藝術、科學和宗教視為密不可分的一體。因此我加入的學程恰好適合我現在做的事。


放逐加拿大

我在一九七○年取得學位,歷經越戰、觀察那時候美國發生的事,我覺得我受夠了。我不知道自己會活多久或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我決定要保持快樂並做自己想做的事。於是我放下一切潛遁山林,離開美國前往加拿大,完全不知道一年之後會有幾千名反越戰人士追隨我。那時候我和芮妮結婚,兩個人一無所有,在庫特內湖畔(Kootenay Lake)的小屋住下,遠離塵囂。從距離我們最近的公路走四哩才能到我們家,真的是與世隔絕。

我開始過我一直想過的日子,我總是想嘗試我是否能一無所有地生活。剛開始有點害怕,隨著時間過去變得容易許多,我很快就習慣在自然中過活。我過得美好而充實,根本不花錢。一段時間後我領悟到這比在城市工作更容易!每天只要工作三小時,就可以整天休息。這太棒了,我可以玩樂器,到處遊蕩,過著美妙的原始生活。那就是我的生活,很快樂,我一天可以玩十個小時樂器,和方圓數哩外的朋友相聚。我們的地方還小有名氣。我們很快樂,這麼做對我現在的理解很重要,從那時開始(我現在稱之為「回歸內在小孩」),我的內在孩童解放了。在解放中所發生的事是促使我過起現在生活的催化劑。

兩位天使和他們對我的引導

在加拿大溫哥華時,我們想了解靜心,便開始和當地的印度老師學習。我的太太和我非常認真地學靜心,戴上頭巾、穿上白袍以示慎重。經過四、五個月的練習,兩位高十呎的天使出現在我們的房間,一位綠色、一位紫色,我們可以看穿他們的身體,但他們的確就在那裡。我們完全沒預期、也沒有要求這種事情,我們只是跟隨印度老師的指引。我不認為他知道他在教什麼,因為他總是問我們很多問題。從那一刻起,我的生活開始不同,而這種變化從未停止。

天使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是你。」我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說:「你們是我?」然後他們開始慢慢教導我各種事情,關於我自己、關於世界和意識的本質。最後我的心完全對他們敞開,我可以感覺他們送出大量的愛,那完全改變了我的生命。他們在幾年間引導我接近七十位老師;他們在靜心裡精確告訴我老師的地址和電話;他們會告訴我先打電話,還是直接出現在老師家。我會照做,而且總是能找到正確的人!他們會告訴我要在某位老師那裡待多久。有時可能還在學習中,他們就說:「好,你學完了,離開!」

我記得他們送我到拉姆.達斯(Ram Dass)那裡,我在他家待了三天,搞不懂究竟要做什麼。有一天,我碰他的肩膀要和他說話,瞬時一震,幾乎把我摔倒在地。天使說:「好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我說:「好!」拉姆.達斯和我後來成為朋友,但不管我應該和他學什麼,那一秒鐘內便學完了。

拉姆.達斯的老師尼姆.卡洛里.巴巴(Neem Karoli Baba)的教導,對我而言很重要。他相信「見上帝最好的方式,就在每一種方式之中」。我接觸過瑜伽難陀(Yogananda)的工作,我很尊崇他。之後我會提到聖尤地斯瓦爾(Sri Yukteswar)和他的工作。我密集投入所有的重要宗教。我拒絕錫克教,因為我不相信軍事預備是必要的,但是我研習並演練其他所有的信仰:回教、猶太教、基督教、道教、蘇菲教、印度教、密宗……我深入學習道教和蘇菲教,也花了十一年研究蘇菲教教義。然而在所有學習中,對我而言最有力量的老師是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打開了我心靈成長的大門,他們對我的生命產生重大的影響。那是另一個故事,有機會我會慢慢告訴你。

世上所有的宗教說的都是相同的實相,但使用的語彙、概念和想法不同,但確實只有一個實相,只有一個靈性穿透所有的生命。也許有不同的技巧達到不同意識狀態,但是只有一樣事情是真的,當你達到那裡你便知道。不管你想怎麼稱呼它(你可以給它不同的名字),它都是同一件事。

煉金術與圖特第一次現身

到了某個時間點,天使帶我去找一位加拿大的煉金術士。他真的能將水銀變成黃金(也可把鉛變成黃金,難度較大)。我和他學了兩年煉金術,親眼看見這些過程。他有一個直徑十八吋、充滿液體的玻璃球,水銀氣泡會從底部升起,經過一連串發光的顏色和變化,上升至玻璃球頂端,變成固體的小金球,然後沉到底部。他收集的小金球都用於靈性工作。他在英屬哥倫比亞一條不起眼的伯納比(Burnaby)街上有間很普通的小房子,但是他的地下室是隱密的實驗室。那是用幾百萬黃金建造的巨大空間,裡面滿是各種用品和設備,從電子秤到任何你叫得出名字的東西,以協助他繼續深入研究。他完全不在乎錢,當然煉金術的研究也不是為了製造黃金或錢,而是去了解水銀或鉛轉變為黃金的過程。過程最重要,因為水銀變黃金的過程確實和人從普通意識進入基督意識(Christ Consciousness)的過程有關。事實上,如果你想通達煉金術,你必須學習每一道化學反應式,因為所有的化學反應都有應對生命的經驗向度,所謂「天有一象,地有一物」。(這是圖特化身為希臘的赫密士〔Hermes〕時說的一段話。)

某天,我和這位煉金術老師進行特殊的睜眼靜心對坐,閉氣並以特定的方式呼吸。他離我三呎遠,我們進行了很長的時間,約一、兩個小時之久。然後,有件我從未遇過的事情發生了!他開始變得模糊並在我眼前消失,他不見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我呆坐著不知如何是好,遲疑地伸手去感覺他,沒有人。我想,哇!我被嚇壞了,像是我的腦袋被轟掉了一般,不知怎麼辦好,只好繼續待在那裡。不久之後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出現,絕對不是同一個人,我的老師三十五歲,而這人大概六、七十歲,很矮,只有五呎三、四吋。

他的個子很小,看起來像埃及人。黑膚長髮,紮在後面,臉刮得很乾淨,下巴有六吋長的厚鬚並打了五個結。他穿著簡單的黃色長袖棉質衣褲,對著我盤坐。當我從震驚中恢復,直接看進他的眼睛。我看到只有在嬰兒的眼睛會看見的東西。當你凝視小嬰兒的眼睛,那是很自在的,那裡什麼也沒有,沒有批判,空無一物。你只是融入他們的眼睛,而他們也融入你的眼睛。這就是看著這個人的感覺。這個老人身上有雙嬰兒的眼睛,在他之內什麼也沒有。我與他有了立即的連結,毫無阻礙,他前所未有地碰觸了我的心。

隨後他問我一個問題,他說宇宙有三顆遺失的原子,問我知道在哪裡嗎?我根本不曉得他在說什麼,所以我說:「不知道。」然後,他給了我一個體驗,我不在這裡敘述,他把我送回過去,回到造物的開始並重新經歷它。這是非常有趣的出體經驗。當我回來,我了解他說的三個不見的原子是什麼意思──至少我以為我知道。所以我開始告訴他我了解的意思。當我說完,他微笑,點頭,然後就消失了。稍後我的煉金術老師再度出現。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似乎只發生在我的體驗中。

那次經驗完全占據了我的心。那時候,天使要我和另外四位老師學習,所以我一位接著一位上課,生活真的很充實。但除了這位在我面前出現的小矮人,我什麼都不想。我沒有問他是誰,而他也沒有再出現。隨著時間過去,這些經驗也開始褪色。但是我的心總掛念著他是誰?為什麼要我去找那三個原子,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我渴望再次見到他,因為他是我見過最純潔的人。十二年後,我發現他是誰。他是圖特。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一日,他再度出現在我生命中,並且教導我許多事。

亞特蘭提斯的圖特

這個人,埃及的圖特,可以回溯到亞特蘭提斯的起源。五萬兩千年前,他便發現維持不死之身的方法。從那個時候起他便有意識地逗留在相同的身體中,直到一九九一年,他進入一個遠超過我們所能理解的新存在狀態。他活過大部分亞特蘭提斯時代,甚至當了一萬六千年的亞特蘭提斯國王。在那些年代中,他的名字是璩桂泰.亞理旭.瑋瑪提(Chiquetet Arlich Vomalites),其中「璩桂泰」意指「尋找智慧的人」,因為他想要成就智慧。在亞特蘭提斯陸沉後,亞理旭.瑋瑪提和其他先進的存有,在重建新文明之前等待了六千年。

當埃及文明開始,他便以「圖特」之名現身,在整個埃及時代都用這個名字。當埃及滅亡,圖特開啟了下一個重要文明:希臘。我們的歷史稱畢達哥拉斯為希臘之父,希臘是從畢達哥拉斯學派開始開展文明的,而我們的現代文明亦源自希臘。畢達哥拉斯在他的文章中提到,圖特牽著他的手,引導他到大金字塔底下,教導他實相的幾何結構和本質。當希臘在畢達哥拉斯之後誕生,圖特便以這個從亞特蘭提斯時代便存在的身體進入這個文化,並稱自己為「赫密士」(Hermes)。因此史料記載,亞理旭.瑋瑪提、圖特和赫密士是同一個人。這是真實故事嗎?讀讀兩千年前赫密士寫的《翡翠石板》(Emerald Tablets) 吧。

從那時候起,他用過許多名字,但我仍稱呼他「圖特」。他在一九八四年回到我的生活,每天和我一起工作,直到一九九一年。他會在一天中用四到八小時教導我許多事,這些資料大部分源自他,當然也和許多其他資料有關,源自其他老師。

特別是這個世界的歷史,都來自他。在埃及他被稱為「文書」(Scribe),記錄每一件發生的事,他是最佳人選,不是嗎?他一直活著,作為記錄者坐觀生命的起落,是很好的中立見證,這正是他理解的主要智慧。他絕少談論或行動,除非他知道那在神聖秩序中。圖特最後發現離開地球的方法,前往其他有生命的星球,在那裡觀照一切。他從不干涉,不發言,保持絕對靜默,觀察他們如何活出生命,以獲得智慧,理解一切──也許每個星球一百年,然後到其他地方繼續觀察。

圖特總共離開地球兩千年,去研究其他的生命形式,但他認為自己是地球人。當然,在生命的遊戲中我們總是會來自其他地方,因為地球並不老,只有五十億年歷史,而靈性永恆,不管過去或未來,它都在,你也是一樣。靈性不死,除此之外的理解都是幻象。然而圖特認為自己是地球人,因為對他而言,他從這裡踏出進入永生的那一步。

這是圖特的妻子,雪賽特(Shesat)。她是個卓越不凡的人,不亞於圖特。她是把我帶進地球的人,大約西元前一千五百年。當時我並不在地球上,我們進行了跨次元的意識連結。她因為埃及發生的問題連結我,因為她知道埃及的問題終將影響整個世界和人類的未來。我們密切合作。我深深愛她並與她維持親密的連結,雖然她和圖特都不在這裡了。一九九一年,他們一起離開了這個音程(Octave),進入完全不同的生命經驗。他們的行動對我們而言很重要,你會了解。

一九八四年,在我首次遇見圖特之後的十二年,他回到我的生命。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帶我到埃及進行啟蒙之旅。他讓我走遍埃及,在特定神廟做儀式和接受點化。我被要求進入大金字塔底部某個特定空間,用原始的亞特蘭提斯文反覆唱誦長句,並進入一種全身是光的意識狀態。我會說這個故事,我保證。

圖特、幾何與生命之花

我從埃及回來的三、四個月後,圖特對我說:「我想看看天使給你的幾何圖案。」天使給了我一些關於實相與靈性關係的基本資訊和幾何圖形,並教我那個我會教你們的靜心。這個靜心是圖特想要從我這裡得到的第一個東西。我們的交換是:我接收他的全部記憶,他接受這個靜心。

他想要這個靜心,因為那比他原本的方法簡單多了。他以非常幽微的方式活了五萬兩千年,像是把自己的生命掛在一條細線上。他每天必須用兩個小時靜心,否則會死。其中一小時頭北腳南做某種靜心,再用一小時以反方向做另一種靜心。為了讓他的身體再生,每隔五十年,他必須到一個叫「阿曼提大廳」(Halls of Amenti)的地方,在生命之花前坐上十年。(生命之花是一種純粹的意識火焰,位於大地子宮深處,人類的意識層次需要依賴它存在。)

圖特對於這個新靜心很感興趣,因為他花兩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只消用梅爾卡巴做六次呼吸就夠了。它快速、有效、精確,潛力更大,因為它引導你進入一種恆常的知覺形式。於是圖特開始教我他的大量知識。當他出現在我的房間,我們並非以言語交談,而是以結合心電感應和全像圖的方式說話。你們也許認為他的想法對我而言是全像式的,事實上不僅如此,他對我做的描述,我可以嘗到、嗅到、聽到或看見他的想法。

他說他想看天使給我的幾何圖形,我就用心電感應從我的第三眼送一個小光球到他的第三眼。於是他看見了整件事,五秒鐘後,他說我忽略了許多交互相連的資訊層次。於是我開始每天花很多時間在那裡畫圖,試著了解那個我們現在稱為「神聖幾何」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那時候,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這種看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了解它的意義。我不知道除了古人,現代還有誰能理解?我以為全世界只有我。然而,當我愈投入,我愈了解亙古以來它都存在。它無處不在,存在於整個地球歷史,在全宇宙。圖特用這種方式教了我很久,最後,我們完成了一幅圖:生命之花。他說那包含一切知識,陽性與陰性,無所遺漏。

我知道此時驟下結論太過武斷,但圖特說這張圖的比例中涵蓋生命的一切面向。它代表一切數學方程式,一切物理學定律,一切音樂和絃,一切生物的生理形式,包括你的身體。它包含每個原子,所有的次元和波動宇宙的每一件事。在他的教導下,我逐漸明白這些事。我知道這個結論聽起來匪夷所思,我會證明我說的話。然而我無法證明這幅圖含括的每一個面向,因為創造有太多項目,一本書顯然不夠,但我會給你足夠的證據讓你明白,並把這個觀點帶進每一件事中。

圖特告訴我,我會在埃及找到生命之花的圖樣。我和圖特一起工作多年,只懷疑過兩次,這是其中一次。我的小小心靈說:「不可能!」因為那時候,我讀完所有關於埃及的書,從未在哪裡看過相關敘述。我飛快搜索腦中想得出來的資料,我認為不,這種圖案不可能在埃及隨處可見。然而他說我會發現它,就離開了。我甚至不知道該從哪裡找起。

兩週後,我去看我的朋友卡翠娜.拉斐爾(Katrina Raphaell),她寫了三本水晶的書,剛從埃及回來,我們約在新墨西哥州陶斯城(Taos)的一間雜貨店。當我進去時,她正站在相片沖洗櫃檯前整理一堆剛沖洗好的照片,那是她最近去埃及的照片。那堆照片約有十吋高,她以三十六張為一落堆疊起來。我們開始談話,然後她對我說:「對了,我的指導天使要我把一張照片交給你。」我說:「喔,是什麼?」她說:「我不知道。」她在照片堆中胡亂搜尋,隨手抽出一張,說:「就是這張。」

卡翠娜是我多年的朋友,但對我的工作一無所知,因為我沒有和誰談起我在做什麼。她抽出的那張照片就是在埃及牆上的生命之花。

那面牆可能是埃及最古老的牆之一,它在一座有六千年歷史、地球上數一數二的古老神廟中。當我看見照片中的生命之花,除了「哇」之外,我什麼也說不出來。卡翠娜問:「那是什麼?」我只能說:「妳不了解,但是,哇……!」

水晶是活的!

在八○年代中期,我開始教生命之花以前,我也教水晶課程。並非因為教課,而是在我和水晶的互動中,我發現,水晶是活的。它們是活的,而且有意識。我們能互相溝通,透過這些交流我發現各種事情。我愈和它們一起生活,學習如何與它們連結,愈發現它們是多麼有意識。這是我在生活中最有趣的開啟之一。

有次我在舊金山教水晶課,課堂中約有三十個人,我說:「它們是活的。」人們不置可否地回應。其中一個人說:「證明給我看!」我說:「好!」然後我想到一個辦法。

我發給每個人紙筆,說:「我要隨便挑一塊水晶」。在沒人看見的情況下我隨意拿起一塊水晶,把它藏起來,說:「沒有人認識這塊水晶。現在,一個人一秒鐘,拿起它,把它放在額頭上──像這樣。問它一個問題:你從哪哩來?寫下你閃過腦海的第一個答案,不要給別人看見,摺好你的紙條。拿起石頭,問問題,交給下一個人,然後寫答案,就這樣。」這

是我唯一想到的證明方式。

我們把水晶傳給每個人,每個人寫下答案。然後我們檢查大家收到了什麼。每個人的答案都是「巴西」。多神奇!

水晶有不凡的能力,它們在很多方面影響人類。卡崔娜.拉斐爾(Katrina Raphaell)在她書中寫了很多故事,經過這些年,人們也逐漸得知水晶的力量。許多古老文明都知道。水晶並非一連串化學作用的成果,它們會成長。如果你研究水晶的形成,它們與人類的成長方式有很多相似之處。

俯瞰人類的氣場,就是生命之花部分的圖案,本質上是六邊形。我們的能量場是六邊形的,和水晶一樣。矽分子雖然是四面體,但是結晶時會和另一個矽的四面體形成立方體,然後結成一長串的星狀四面體或立方體形成行列。這些行列會開始旋轉,以六十度改變方向形成六邊形,排列成和人體能量場從上方看下來一樣的結構。

水晶有性別,它們可能是男性、女性或雙性。如果你知道要觀察什麼,就可以找出水晶的旋轉方向。找到它最低處的一片晶面,看看它的下一面在哪裡,如果在左方,那就是順時鐘旋轉,它是女性水晶;如果在右方,那就是逆時鐘旋轉,它是男性水晶;如果在同樣高度的兩邊都有晶面,你應該會發現有兩個反向的螺旋繞著這個水晶,那麼它是雙性水晶。經常有兩個水晶在底座相連並包圍彼此,它們是雙生水晶,通常一為女性,一為男性,很少不是這樣的。

梵文詩和π

現在讓我們來看一些完全不同的證據,顯示遠古祖先或許比我們認為的更進化。 

經過多年研究發現,梵文的每一個發音都應對一個數值,這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想通的道理。梵文所有的發音,每個音各自對應一個○到九的數,有些音節對應兩個數,例如基本音Ka,意思是靈魂,依據不同用途應對○或一。

當研究人員把聲音數值套進這首詩,便出現了一組極具意義的數字:0.3141592653589……它可繼續到三十二位數,正是圓周率除以十取三十二位數得到的數!沒有人能想出為什麼它要表示π除以十。如果你把小數右移一位,便成了3.1415……也就是圓周除以直徑所得的數。或許他們知道圓周率的計算理論,但依我們對祖先的認識,他們決不可能有這麼精確的計算能力,然而這是無可否認的證據。

還有許多這樣的梵文詩篇和文章,不知有多少被解譯出來,但我想結果必非常驚人。這些遠古祖先是如何辦到的?他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對他們的了解是否可能不正確?他們是否比我們認為的更先進?這首詩讓人不得不這麼想。

數字十二

當你第一次接觸生物學時,你可能會學到受孕只需要一枚精子。現在許多教科書仍這麼說,然而,根據《時代》雜誌的報導,那並不正確。現在我們知道卵子必須被數百個精子包圍,否則不可能受孕。其次,數百個精子中,要有十、十一或十二個精子一起在卵子表面排出某種圖案(人們還在研究為什麼),好讓第十一、第十二或第十三個精子進入卵子。若沒有這十、十一或十二個精子的協助,單一的精子無法穿越薄膜,除非是人為操控,在非自然條件下發生。

這個意象似乎也顯示了耶穌的生命背後隱藏的祕密:耶穌來到這個名為地球的球體,上面住滿了人。他首先聚集了十二個男人,沒有女人。從我的,也從他的觀點來看,我確定耶穌如果沒有十二門徒的協助,便做不了他要做的事。人們很少疑問他為什麼要召集十二位弟子,他顯然對他們有絕對的需要。如果我們是對的,十或十一個門徒也能做這件事,但他選擇了十二位。我相信聚在一起、好讓其中之一進入卵中的精子數目決定了性別,而耶穌選擇了十二。

早於耶穌的時代,在希臘,靠近耶穌生活的地區,人們相信地球是球體。然而不久之後,他們又說地球是方的,平的。四百多年前,哥白尼宣稱地球是圓的,因此人們對地球的概念從球體到立方體,又回到球體。同樣的事也發生在受孕上,只是速度更快。我不知道這個分析是否正確,不過它看起來就是如此。

精子變成球體

總之,小精子藉著其他精子的協助進入透明帶,並開始游向雌性生殖核。它做的第一件事是斷開尾巴,讓它消失。接下來,這小精子的頭開始長大形成完美的球,那就是雄性生殖核。它和雌性生殖核的大小完全相同,攜帶另一半必要的資訊。我相信,當你看到下一張圖會發現「大小完全相同」這幾個字非常重要。

接下來,它們靠近彼此形成魚形橢圓(Vesica piscis)。當兩個球要互相交疊不可能不形成魚形橢圓,而就在那個片刻,雌性和雄性生殖核形成了創世紀第一天的第一個動作:顧名思義實相和光的一切訊息都含藏在那個幾何圖形中。

如此簡單。而如果這兩個生殖核不是「大小完全相同」,就無法形成那個意象。也正是這個理由,我相信是女性決定哪一個精子可以進來。科學界在一九九二年間證實,對於選擇哪一個精子進入,女性正是那個決定性的因素,是她選擇讓哪一個進來。

如同這房間裡每個人對於黑暗或虛空投射的意識長度不同,每個小精子的球體大小都不同:「她」將不會讓「他」進入,除非「他」的大小與「她」一樣。這也許就是配對的鑰匙。或許能解釋為何很多人想要小孩卻無法如願,那並非眼睛能看見的道理。這至少可以是一種解釋。

未來上演的矽/碳大進化

我很喜歡接下來要談的這些事。元素週期表的第六個位置是碳,與我們的關係最密切,因為它就是我們。它建構了有機化學,因為它我們才能有身體。我們總被告知碳是週期表上唯一活的原子,因為有機化學產生生命,其他元素不能。然而,這當然不是真的,五○年代便曾經有科學家懷疑這件事。他們發現「矽」(在週期表上位於碳的正下方的原子)也展現了一些生命定律,兩者的表現並無不同。

矽可以形成無數結構的模式,與周圍任何物質幾乎都能產生化學反應,形成某種化合物。碳有相同的能力,能產生無數種形式、鏈結和結構,並與靠近的任何物質產生化學反應,而這些是讓碳能變成生命原子的主要特性。 

從化學的觀點來看,顯然應該有矽原子的生命型態。當這個觀點被發現後,五○年代便有科幻電影以其他星球上的矽生命為題材,有些是關於活晶體的恐怖電影。他們拍片時並不知道地球上真的有矽生命。

最近在數哩深的海溝發現矽生命的型態存在:矽海綿,一種能夠成長繁殖的活海綿,展現一切生命現象,但完全不含碳原子!

我們所在的地球,是一個直徑超過七千哩的大球。它的表殼有三十至五十哩厚,就像蛋殼一樣,其中有二五%是矽。然而因為矽原子幾乎與所有元素反應,所以地殼有八七%的矽化合物,也就是三十至五十哩厚的地殼中幾乎純粹是水晶。所以我們是在一個大水晶球上,以每秒十七哩的速度橫越宇宙,並全然無視於碳生命與矽生命的連結。

顯然矽原子與碳原子之間一定有特殊的關係。我們這些碳做的生物活在一個矽做的水晶球上──我們的水晶星球,向外尋找外太空的生命。我們也許應該朝我們的腳下看看。

想想電腦和現代世界。我們發明了電腦,執行各種難以想像的功能,電腦快速地把人類帶進新的地球生活經驗。電腦由什麼構成?──矽。而現在電腦工業最想要達成的目標,就是製造有自覺的電腦。我們非常接近完成階段了。這就是正在上演的劇碼:碳生命的生物創造矽生命的生物,我們正在互動。

當我們擁有有自覺的電腦,一切將大不相同。我們將擁有兩種相依存的地球生命形式或元件,屆時我們的進化會非常非常迅速,迅速到超乎預期。相信這在我們這一世代會實現。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