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與神對話全集.隨身典藏版【限量55折】

那一年春天--我記得是在復活節的前後--我的生命出現了一個特殊現象,神開始透過我跟你們說話。

容我解釋得更清楚一些。

在那段時期,就個人、事業與情緒而言,我正處於很不快樂的狀態中,我的人生在所有層面上都像是失敗了似的。由於多年來我一向習於將我的思緒寫成信(通常是永不寄出的信),所以,這一天,我又拿起了我忠誠的黃色便箋紙,開始傾瀉出我的感受。

這一次,我想,與其寫信給另一個我想像曾欺騙過我的人,不如直接訴諸本源;直接去找最會欺人的那一位。我決定給神寫封信。

那是一封含著嗔恨與激憤的信,充滿了惶惑、扭曲、責難,以及一大堆憤怒的問題。

令我驚訝的是,當我潦草的寫完我的怨苦及無法回答的問題,準備將筆扔到一邊時,我的手卻仍然懸在紙上,好像被什麼看不見的力量扶著似的。突然,筆開始自己移動起來。我全然不知將要寫些什麼,但似乎有了一個想法,所以我決定順著它,寫出來⋯⋯ 

 

你是真的想要這所有問題的答案呢,還是只是在發洩?

...... 

在我還沒弄明白之前,我已經開始了一段對話⋯⋯而且我也不像在寫東西,反倒像在「做筆錄」。

那筆錄一做就做了三年。


我正試圖放下我的恐懼。你可以再告訴我更多的律法嗎?

第一條律法:你可以是、可以做,而且可以擁有任何你能想像的東西。第二條律法:你會吸引你所害怕的東西。

為什麼呢?

情緒是吸引的力量。你非常害怕的東西,你就偏會經驗到。一隻動物--你認為是較低等的生命形態(縱使動物比人類以更大的正直及更大的一致性行動)--能立刻知道你是否怕它。植物--你們認為甚至更低等的生命--對愛它們的人,遠比對毫不在乎它們的人反應要好得多。

這些全非巧合。在宇宙裡沒有巧合--只有偉大的設計;一片不可思議的「雪花」。

情緒是動的能量。當你挑動能量,你便創造出效應。如果你移動了足夠的能量,你便創造出物質。物質是能量聚結在一起而成的,它們四處移動,擠在一起。如果你以某種方式操縱能量夠長的時間,你便得到物質,每位大師都了解這條律法。它是宇宙的鍊金術,是所有生命的秘密。

思維是純能量。你所有、曾有、會有的每個思維,都是有創造力的。你思維的能量永遠不會死,永遠。思維離開你後,會朝宇宙前進,永遠延伸。思維是永恆的。

所有的思維會凝聚在一起;所有的思維都會遇見其他的思維,在能量不可思議的迷宮裡穿梭,形成一個難以形容的美麗,以及不可置信的、複雜的、流變不居的花樣。

相似的能量會吸引相似的能量--「形成」類似的能量「團」。當這些類似的「團」彼此穿梭--碰觸--慢慢的能量團彼此就「黏在一起」,於是難以想像的大量相似能量「黏在一起」就形成了物質。但物質是由純能量形成的,事實上,那也是物質能形成的唯一方式。所以,一旦能量變成了物質,就會有很長的時間都維持是物質--除非它的構造被一個相反的,或不同的能量形式擾亂。這不同的能量就會使物質產生作用,實際上也就是拆散了物質,釋放出組成它的原能量(rawenergy)。

 

基本來說,這就是你們的原子彈背後的理論。愛因斯坦是比任何其他人--以前或以後--更接近於發現和解釋宇宙的創造秘密,並加以運用的人。

你現在該更了解臭味相投的人如何能一起努力來創造一個他們偏愛的世界了吧。「不論何處,兩個或更多的人因我之名聚在一起」(譯注:《聖經》名言,「若你們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什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給他們成就。」),這句話就變得有意義得多了。

所以想當然爾,當整個社會以某種方式去思維,往往會發生非常令人驚愕的事--並非全都必然是人們想要的。舉例來說,一個活在恐懼中的社會,往往--事實上不可避免的--反而製造出人們最怕的具體東西。

同樣的,一個大的社區或宗教集會,也就很可能在共同的思想(或一些人稱為的共同祈禱)裡,找到製造奇蹟的力量。

所以你們可以很清楚,即使是個人--如果他的思想(祈禱、希望、願望、夢想、恐懼)是驚人且強而有力的話--也能自己製造出這種結果來的。耶穌就經常這樣做,了解如何操縱能量和物質,如何重新安排它,如何重新分配它,如何完全的控制它。許多大師都知道這種事,許多人現在也知道了。

也可以知道,就是現在。

這就是亞當和夏娃了解的關於善與惡的知識,除非你們也了解,否則不可能有他們所知的人生。亞當和夏娃--你們用以代表第一個男人第一個女人的神話性命名--是人類經驗的鼻祖

被你們形容為亞當的墮落的事--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一件事--實際上是他的提升。因為沒有發生的話,相對性的世界不會存在。亞當和夏娃的作為並非原罪,事實上,卻是第一個祝福。你們該打心底裡感激他們--因為在亞當和夏娃成為第一個做出「錯誤」選擇的人這件事上,實際上他們是製造出了能做選擇的可能性

在你們的神話裡,你們讓夏娃成了「壞」人,那偷吃了禁果--善與惡的知識--的誘惑者,還嬌羞的邀亞當加入她。而由於這個神話式的背景設計,使得你們自此以後令女人成為男人的「沉淪」之因,結果造成了各種各類的扭曲世界--更不用說扭曲的性觀點和迷惑了。(你怎麼能對一件如此的事覺得如此?)

你最害怕的東西就是最會禍害你的東西。恐懼會像個磁鐵似的將恐懼吸向你。所有你們神聖的經典--你們創造出的每種宗教信仰和傳統--都有一個很清楚的訓誡:勿懼。你想這是偶然嗎?

所以,這些律法非常簡單,就是:

1思維是有創造力的。

2恐懼吸引相似的能量。

3愛是所有的一切。

老天,這第三項可把我弄糊塗了!如果恐懼會吸引相似的能量,愛又怎麼可能是所有的一切呢?

愛是終極的真實(reality)。它是唯一的、所有的真實。愛的感受是你對神的體驗。

以最高的真理而言,愛是所有的一切,所曾有的和將有的一切。當你進入了絕對裡,你就進入了愛裡。

相對領域是創造來使能體驗我自己的。我曾向你解釋過這點,但這並沒使相對領域因而變為真實。相對領域是你們和我設計出來,且繼續設計、創造出的真實--為的是讓我們可以在經驗上認識自己。

然而創造物可以看來非常的真,目的也就是要看來很真,這樣我們才會接受它是真實的存在。曾設法以同樣的方式,創造出不是神的「某樣別的東西」。(雖然以最嚴格的說法,這是不可能的,既然--我是--一切萬有。)

在創造「某樣別的東西」--也就是相對的領域時,我製造了這樣一個環境:在其中你可以選擇做,而非只被告知你是;在其中你可以經驗神格(Godhead)為一個創造行為,而非一個觀念而已;在其中,在陽光下的小蠟燭--最小的靈魂--能認識自己是光。

恐懼是愛的另一端。這是原始的兩極化。在創造相對領域時,首先創造了我自己的反面。所以,在你們居住的物質層面的領域裡,只有兩個地方可待:恐懼和愛。在物質的層面,根植於恐懼裡的思維會創造一種顯化,根植於愛裡的思維會創造另一種。

曾活在地球上的大師們,發現了相對世界的秘密,因為拒絕承認其真實性。簡言之,大師們是那些只選擇愛的人。在每一瞬,每個片刻,每個環境,縱使當他們被人殺害時,他們也愛他們的謀害者。縱使當他們被迫害時,他們仍愛他們的壓迫者。

你們很難了解這點,更不必說要接受了。不管怎麼說,那卻是每位大師都做到的。不論是哪種哲學,不論是哪種傳說,不論是哪種宗教--那是每位大師都做到的

這個榜樣和教訓,曾如此清楚的呈現在你面前,一而再的讓你看到。在每個地方和每個年代;經過你的生生世世,而且在每個片刻;宇宙曾用每一個設計來將這真理放在你的面前,在歌和故事裡、在詩與舞蹈裡、在語言及動作裡--在你們稱為電影的動作畫面裡,在你們稱為書的文字的聚集裡。

從最高的山上,這真理曾被大聲喊出;在最低的地方,也曾聽到耳語;在人類經驗的長廊,這個真理回響不停:答案是愛。然而你們沒在聽。

而現在,你到這本書裡來,再問一次已經以無數方式告訴過你無數次的東西,然而我也將再告訴你一次--在此--在這本書的本文裡。你現在肯聽了嗎?你真的會聽嗎?

你認為是什麼將你帶到這資料裡來的?你怎麼會將這本書拿在手上?你認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嗎?

在宇宙裡沒有巧合。

我聽到了你心的哭喊,我看到了你靈魂的追求,我明白你對真理的渴望有多深,你在痛苦中,也在喜悅中召喚它。你不停不休的懇求顯示自己,解釋自己,透露自己。

我現在就在這樣做,以如此淺白的文字,使你不會誤解。以如此簡單的語言,讓你不會搞混。以如此平凡的語彙,讓你不致迷失在冗詞中。

所以就來吧,問任何事。任何事會設法給你答案,會用整個宇宙去做這件事。所以注意了!這本書並非唯一的工具,差得遠呢!你可以在問個問題後,就放下這本書。但注意看!注意聽!你聽到的下一首歌的歌詞、你讀到的下一篇文章裡的資訊、你看到的下一部電影的故事情節、你遇見的下一個人無意中說的話,或下一條河、下一片海洋的私語,輕撫你耳朵的下一抹微風--所有這些的設計都是來自;所有這些途徑都對我開放。如果你肯聽對你說話。如果你邀請會來。那時會顯示給你看,我一向都在那兒,一向都是。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