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G0100040

消失的匿名小說家

Who is Maud Dixon?
作者原文名 Alexandra Andrews
譯者 張茂芸
系列 Cool
出版日 2021-07-01
定價 $420
優惠價 79折 $332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 試閱

內容簡介

你是真的想知道真相,還是只想看一個高潮迭起的故事?

闔上書,你將懷疑作者會不會就是個殺人凶手?──驚悚之王詹姆斯.派特森

‧讓讀者「跪求心理陰影面積」的意外翻轉,有如出版界的《天才雷普利》
‧英、美亞馬遜書評★★★★★激動推薦,環球影業火速搶下電影改編權
‧驚悚小說之王詹姆斯.派特森、暢銷懸疑大師哈蘭.科本、美國筆會/福克納文學獎得主安‧派契特、少女老王、一頁華爾滋Kristin、導演盧建彰、說書人NeKo嗚喵、小說家陳又津  驚嘆推薦!
‧榮登美國獨立書商協會暢銷榜,各大媒體選為2021最期待好書:《紐約時報》、Goodreads書評網、《泰晤士報》犯罪小說選書、懸疑小說專業網站CrimeReads、文學網路媒體Literary Hub、《華盛頓郵報》、《出版人週刊》星級書評……

有些小說會刻意把情節設計得很戲劇化,但《密西西比狐步舞》的殺人元素,可不是刻意設計,而是整本書存在的理由。讀者完全能感受到凶手非下手不可的緊迫,甚至嘗得到刀子捅進去的快感……

莫德.迪克森以處女作《密西西比狐步舞》在文壇打響名號,小說描述少女莫德和露比涉入驚天謀殺案而遠走他鄉,字裡行間充滿一觸即發的高張力,光是在美國就賣了三百多萬本,成為年度暢銷冠軍。但作者莫德.迪克森卻是個謎,不接受採訪、不出面打書、不參與宣傳,而且書中連謝詞頁都沒有。

出版社坦承「莫德.迪克森」是作者選擇的筆名,與小說主角同名,引人猜想故事有自傳性質。「究竟誰是莫德.迪克森?」成了熱門話題,也有人查到小說劇情與真實刑案「有點雷同」,只是仍無法完全確定。

出版社新人芙羅倫斯得知「莫德.狄克森」在徵求助理,大膽加入保密面試。和匿名作家24小時朝夕相處,讓芙羅倫斯相信,文學能讓她粉碎不完美的自我,重新寫下人生的草稿。然而,就在莫德帶著她尋找下一本小說素材之際,意外驟然降臨,匿名小說家消失了,而詭譎的翻轉才正要襲來……

〈各界好評推薦〉

驚悚小說之王詹姆斯.派特森:《消失的匿名小說家》充滿了絕讚的劇情轉折,將讓你燒腦一整個星期!(是開心的那種燒)。闔上書,你將懷疑作者本人會不會就是個殺人凶手?

暢銷懸疑大師哈蘭.科本:如果喜歡《天才雷普利》這類心理驚悚小說,你肯定會愛上《消失的匿名小說家》。高潮迭起的驚奇保證讓你上癮。

美國筆會福克納文學獎、英國柑橘文學獎得主安‧派契特:這是一本聰明、狡猾又邪惡得迷人的小說。如果你想來一本老派的刺激驚悚故事,就是它了。

《後窗的女人》暢銷作者A. J. 芬恩:流暢明快的文筆、靈巧縝密的劇情,又兼具讓人無法抗拒的緊湊與可看性,各位讀者,請用力為這本書鼓掌!

Book Reporter書評:請為這本書預留多一點時間,因為你一旦翻開,沒讀到最後一個懸念都解開是絕對放不下的!

《華盛頓郵報》書評:《消失的匿名小說家》問的不只是作者的身分,更是一個攸關生死的叩問。這本小說銳利而無法預測,又極具娛樂性……好了,再透漏更多就要破壞閱讀樂趣,還會嚇到各位讀者啦。

《時人》雜誌:黑色喜劇遇上高潮迭起的驚悚故事。還有比這更好看的嗎?

柯克斯星級書評:真是聰明的小說,在每個邪惡的劇情轉折中,都藏著作者有點壞壞的幽默感,讀起來更是令人著迷。本書有著絕讚的人物、生動的場景,兼具狡猾又引人入勝的縝密情節。

【作者簡介】亞莉珊卓.安德魯斯Alexandra Andrews

曾分別於巴黎和紐約任職記者、編輯、文案人員。《消失的匿名小說家》是她的第一本小說,明快洗鍊的文風與曲折離奇的情節,立刻在出版圈引起風潮,不僅迅速售出超過二十國版權,更引起好萊塢關注,環球影業讀過初稿後重金搶下電影改編權,預定由《她們》與《玩命關頭》知名製片操刀。亞莉珊卓現與先生和兩個孩子住在紐約布魯克林。

譯者簡介  張茂芸
文字手工業者,獲澳洲口譯暨筆譯檢定機構(NAATI)認證。譯作包括《太多幸福》《半場無戰事》《如何聆聽爵士樂》。近期譯作為《銀河系邊緣的小異常》(合譯)與《地球盡頭的盡頭》。有聲書朗讀作品包括《文學的40堂公開課》及《內向心理學》。

看更多

得獎紀錄

獲博客來試讀偵探選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G0100040
ISBN:9789869924443
400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序章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看更多

各界推薦

導演 盧建彰:

不要買這本書,除非你超有自制力。 

有不少本驚悚小說裡面提到了驚悚小說作者,但這本有點不太一樣,他讓人有點感到,嗯,不想工作,不想睡覺,只想看完。這本書在開頭提到年度暢銷作家詹姆斯.派特森,然後詹姆斯.派特森還來寫推薦。對,那個詹姆斯.派特森,那個收入比J. K. 羅琳還高的世界最高收入作家。既然他都來了,我跟著他後面推薦,感覺只是錦上添花。但連我的偶像哈蘭.科本都來了,我,就乖乖地獻花吧。 

這時節,看書最好,看這書更好。再告訴我你因為這本書,錯過了這世界多少垃圾訊息吧。

看更多

試閱

★★第一部


★1.

兩名年輕女子沿著一道狹長的階梯往上爬,一步步走向階梯頂端傳出的歡笑與樂聲。走在前面的芙蘿倫斯.達洛一邊上樓,一邊輕拂階梯旁的血紅色牆壁。

「在這裡辦出版社派對,還真的滿怪的。」她說。

這兩人都是「佛瑞斯特」出版社的編輯助理。今晚是她們公司的假日派對,照往年慣例辦在一間叫「圖書館」的酒吧二樓。那酒吧裡面不但很暗,裝潢風格更是俗不可耐。

「簡直是在迪士尼樂園開聯合國大會嘛。」芙蘿倫斯又說。

「真的。」露西.岡德表示同感,只是說得很小聲。她一身洋裝配厚絲襪,因為抬腿上樓,洋裝下襬越掀越高,在大腿周圍皺成一團。

兩人爬上最後一階,走進會場先觀察情況。派對不過半小時前開始,但屋裡已經擠滿了人,鬧哄哄的一片,好似有團聲音形成的烏雲飄在人群上空。現場大約聚集了上百人,有些是同事,還有很多根本不是她們公司的人,各自聚成不同的小圈子。芙蘿倫斯原本就不想太早到,但也希望進場的時間剛剛好,能占到一個專屬於她們的角落。兩人繼續打量屋內,看看有沒有熟悉可親的臉孔,只是完全落空。

「先喝一杯吧?」芙蘿倫斯提議,露西點點頭。

她們差不多兩年前同時進「佛瑞斯特」上班。露西很快就把芙蘿倫斯當成好友,忠心耿耿跟在她身邊。

照理說,露西正是芙蘿倫斯一直想在紐約結交的那種朋友。露西老家是麻州的一流大學城安默斯特,父母都在安默斯特學院英文系教書,父親還寫了一本公認最權威的霍桑傳記。芙蘿倫斯搬到紐約後的第一個感恩節,就是跟露西回她老家過的。露西家那棟老屋不僅堆滿了書,而且就在艾蜜莉.狄金生的故居附近,正投芙蘿倫斯所好。那裡洋溢的閒適文人氣息,正是芙蘿倫斯一心嚮往的成長環境,和她母親在佛州橙港小得要命的公寓一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但實際上,露西和芙蘿倫斯想像的恰恰相反。芙蘿倫斯原本以為露西在這種環境耳濡目染之下,應對進退必定是大方又得體,露西卻極度缺乏自信又怕生。芙蘿倫斯有時不免會想,露西的母親是不是叮囑過她,只要在紐約能交到一個朋友,就沒什麼好怕的。露西到了「佛瑞斯特」,第一個認識的就是芙蘿倫斯。

(…中略…)

「兩位小姐想喝什麼?」酒保用訓練有素的語調招呼,抹了造型產品的頭髮豎得尖尖的,油亮到連燈光都能反射。芙蘿倫斯的腦中浮現的畫面卻是:她很想像捏死小蟲那樣,把那堆頭髮狠狠壓扁。

露西指著一旁寫著某種特調雞尾酒的廣告牌。「我點『帝王十進分類法』好了。」

芙蘿倫斯點了杯紅酒。

「我們有卡本內和黑皮諾。」

「都可以。」芙蘿倫斯暗暗希望自己這句講得很有耍帥的隨興,她其實對葡萄酒一點概念都沒有。

兩人拿到酒,各自啜了一小口後就四處走走,看有沒有哪個小圈子比較容易切進去,結果發現有些助理聚在放著食物的桌邊,就湊了過去。其中有個還不算資深的編輯,叫亞曼達.林肯,正在用很誇張的語氣和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鬥嘴。那男生大概二十來歲,穿著全套黃褐色燈芯絨西裝。

「根本不可能。你就是媽的看不起女人啦。」亞曼達說。

在辦公室坐芙蘿倫斯對面的葛雷琴,轉過頭來幫她們前情提要:「弗利茲說他敢打包票,莫德.迪克森絕對是男的。」

「不會吧。」露西低呼一聲,不自覺掩住嘴。

莫德.迪克森是某個作家的筆名。這人幾年前頭一次出書,一本叫《密西西比狐步舞》的小說,結果一炮而紅。故事的女主角是兩名少女,莫德和露比。兩人老家都在密西西比州的柯利爾泉,也都想早日逃離這個鳥不生蛋的小地方,可是因為還沒成年,又是女生,家裡不但窮,家人對她們也漠不關心,兩人的出走計畫屢屢受阻。結果轉機居然是因為莫德殺了一個打零工的男人,他正要去曼斐斯上工,路過她們那小鎮。千不該萬不該,他不該盯上十六歲的露比,又纏著她不放。

這樁謀殺案終於讓兩個女生脫離老家的魔掌。一人最後進了監獄;一人拿到獎學金,進了密西西比州立大學。

書評家一致公認作者文筆犀利而不流於濫情,又有不同於以往的角度,文壇也因此注意到這位新人,只是這本書一開始並沒大賣,但在好萊塢某知名女星相中它做讀書俱樂部選書後,頓時洛陽紙貴。而且不知該說是未卜先知還是走運,這本小說問世的時間,恰巧是「#MeToo運動」的最高峰,而且書中生動刻畫出義憤填膺下鋌而走險,一觸即發的那種高張力。儘管女主角莫德.迪克森那一晚在「漂流木酒館」後面捅死了色魔法蘭克.狄拉得,讀者不管前因後果怎麼回事,總之就是狠不下心怪罪她。

這小說光是在美國就賣了三百多萬本,也在籌備開拍迷你電視影集。但令人費解的是作者莫德.迪克森卻是個謎,不接受採訪、不去各地打書、不參與宣傳活動,而且書中連謝詞頁都沒有。

該書的出版社(也是「佛瑞斯特」的競爭對手)坦承「莫德.迪克森」是筆名,作者本人希望維持匿名。想當然耳,眾人隨即議論紛紛,大肆猜測此人的真實身分。「究竟誰是莫德.迪克森?」成了無數雜誌、網路論壇、紐約出版圈午餐的共同話題。

全美國有兩個已知的莫德.迪克森,自然早就有人查了出來,也早已排除兩人是作家的可能。其中一個住在芝加哥某安養院,連自己小孩的名字都記不得。另一人則是口腔衛生師,老家在長島某個中產階級小鎮,根據各種資料顯示都不像文筆很好的人,對寫作也沒興趣。

由於作者和書中的敘事者同名,很多人以為這本小說是自傳。也有好些業餘偵探發現,有幾樁真實刑案和書中案件有某些類似之處,只是都不到可以斷定就是以此為根據的程度。此外密西西比州少年犯的法院紀錄,到當事人滿二十歲就會封存。再說現實生活中根本沒有叫「柯利爾泉」的鎮。調查作者身分的過程,就在這裡卡關了。

有些小說會刻意把情節設計得很戲劇化,也因此大為暢銷。芙蘿倫斯對這種書向來嗤之以鼻,覺得殺人元素早就浮濫到不值錢。但她對《密西西比狐步舞》卻是大為驚豔。這本小說中安排殺人元素,不是為了增加劇情張力的刻意設計,而是整本書存在的理由。讀者完全能感受作者的急切,體會凶手非下手不可的緊迫,甚至嘗得到刀子捅進去的快感。

芙蘿倫斯到現在都會背那一段:

那刀不費吹灰之力便滑了進去,鋒利的刀刃長驅直入,陷進法蘭克體內溫暖柔細的皺摺。她再次舉起刀,這次戳到肋骨,刀子劇烈抖動。她手一滑,沒握住刀柄,反在那柔軟蒼白的肌膚上打了一記。他腹部染滿了血,浸在血中的粗黑體毛晶亮而滑順,好似新生兒的頭髮。

芙蘿倫斯從未看過這樣的筆法——犀利、野性,說暴力也不為過。總之,她根本懶得管這個莫德.迪克森是男是女。她只知道無論此人是誰,都是個主流圈外的邊緣人,就和她一樣。

「妳幹麼這麼激動?」弗利茲問亞曼達:「拜託,我又沒說女的不能當作家,我只想說,『寫這本小說的人』不是女的。」

亞曼達捏捏鼻梁,深吸了一口氣。「我幹麼這麼激動?因為『寫這本小說的人』是那年最暢銷的小說家,『而且』還入圍了國家書獎。不過,當然啦,只有男人寫的書才『重要』啦。女人寫的就是讀書俱樂部才看的垃圾書。你嘛幫幫忙,媽的不要把自己碗裡的肉吃完了,還來喝我們的湯。」

「真要嚴格說的話——」芙蘿倫斯這時插話了:「《密西西比狐步舞》是那一年賣得最好的『書』沒錯,可是詹姆斯.派特森才是那年最暢銷的作家。」此時這一圈所有的人都同時轉頭看她。「我覺得啦。」她又補了一句,儘管很肯定自己沒說錯,但一講完就氣自己幹麼要加那一句。

「哎喲,真謝謝妳喔,芙蘿倫斯,妳這不是火上加油嗎。」

「亞曼達,妳可能很在乎男人女人誰比較占上風,不過現在重點不是這個。」弗利茲說:「我有個朋友在『弗洛斯特╱波倫』,喔對了,她正好是女的。她跟我打包票,說莫德.迪克森是男的。當然啦,這個人『有可能』是女的,只是就碰巧不是。」他講完自覺有點不好意思,聳聳肩。

「弗洛斯特╱波倫」是莫德.迪克森的經紀公司。

「那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亞曼達繼續追問:「這男的叫什麼名字?」

弗利茲這時結巴起來。「不曉得耶。我朋友只是剛好聽到有人說他是男的。」

亞曼達兩手一攤。「真是夠了,胡說八道。這書絕對不可能是男人寫的。全世界哪個男的能把女人寫得這麼活?不管『他自己』覺得寫得多讚。」

芙蘿倫斯像是要懲罰自己先前弱弱的發言,隨即接話:「那亨利.詹姆斯呢?還有 E. M. 佛斯特?威廉.薩克萊?」她一直覺得自己和《浮華世界》的女主角貝姬.夏普特別投緣。

亞曼達轉過頭來看她。「真的假的?芙蘿倫斯?妳覺得《密西西比狐步舞》真有可能是男人寫的?」

芙蘿倫斯把肩一聳。「也許吧。是男的寫還是女的寫,我不覺得有差。」

亞曼達眼望天花板,一副不可置信的語氣:「這人居然不覺得有差。」再轉向芙蘿倫斯問:「妳自己平常也寫東西嗎?芙蘿倫斯?」

「沒有。」芙蘿倫斯低聲回道。但說實話,她一心想當的就是作家。他們這一圈誰不是這樣?搞不好每個人都有本寫到一半的小說,塞在不知哪個抽屜裡。只是在書稿終於見光的那天之前,沒有人會四處嚷嚷自己是作家。

(…中略…)

做了兩週的無業遊民後,芙蘿倫斯接到一通語音留言。出版界頂尖的作家經紀公司「弗洛斯特╱波倫」的負責人——葛蕾塔.弗洛斯特請她回電。

芙羅倫斯在回電之前先做了幾個深呼吸,希望對方聽不出自己聲音中的那絲急切。接電話的葛蕾塔語氣冷淡,嗓音沙啞低沉。芙羅倫斯一邊自我介紹,一邊納悶這是否真是留言的那個人。

「謝謝妳回我電話。」葛蕾塔說:「我主動聯絡妳,是因為我們有個作者正在找助理,有人建議可以找妳。」

芙羅倫斯一時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妳不是來談我的短篇小說?」

「唔?」

「我寄了幾篇小說過去。」

「噢,對,對,寫得滿精采的。我們之所以找妳談這個位子,多少也是因為妳寄來的作品。」

「什麼位子?」

「在我往下說之前,我得請妳先答應,以下我說的妳都要保密。」

「好的。」

「有個作家叫莫德.迪克森,妳熟嗎?」

「妳開玩笑吧?」

「沒有。」

「妳是問我願不願意當莫德.迪克森的助理?」

「我是問妳願不願意『應徵』當莫德.迪克森的助理。」

「當然啦。」

「太好了。」葛蕾塔那語氣就像這輩子沒碰過半件好事。「我們進行下一步之前,有些話我得先說在前面。因為這個情況非常特殊——我是指她一定得保持匿名的情況,要當這個助理得符合一些特殊條件。萬一最後妳真的應徵上了,得先簽一份保密協議。妳不但不可以透露莫德.迪克森的本名,也永遠不可以對外說妳替她做事。」

「好。」

葛蕾塔頓了一會兒才開口:「我要確定妳真的懂這是什麼意思,芙羅倫斯。妳這輩子履歷表上都會有段空白,就算別人問妳為什麼,依照契約約定,妳也不可以說。」

芙羅倫斯一時沒作聲。當作家助理最主要的目的,不就是利用作家的人脈,做下一個工作的跳板?萬一走運的話,搞不好還可以爭取到幫自己出書的機會。少了這個誘因,那還不如去餐館端盤子,至少還有小費可拿。

然而要是接下這份工作,不但可以跟在暢銷小說家身邊學習,或許更重要的是,這位作家的經紀人可是業界重量級人物,或許能因此和她打好關係。如此大好機會,怎能因為區區一張保密協議就打退堂鼓?「沒問題。」芙羅倫斯答道。

「那好。嗯,那我就講到第二點。莫德.迪克森的家不在曼哈頓,我在目前這個階段,也沒法跟妳說她到底住在哪裡,不過要是應徵上了,她會提供住的地方。」

「沒問題。」

「真的沒問題?」

「嗯,真的。」芙羅倫斯心裡明白(她說不出理由,但就是明白)這份工作突然找上她是天意;她想要闖出自己的名號,就該踏出這一步。就算葛蕾塔開出的條件是上刀山下油鍋,她應該也會點頭。

「那好。我留一個電子郵件地址,妳把履歷表寄過去。妳記下來。」

芙羅倫斯當晚便把求職信和履歷表寄給葛蕾塔的助理,隔天就接到電話,安排了和莫德.迪克森視訊通話的時間。

★12.

「哈囉?聽得到嗎?」

「聽得到。」芙羅倫斯回答:「可是我看不到妳。」她自己的臉出現在電腦螢幕下方角落的小方格中,很清楚;莫德.迪克森理應現身的那一格卻空空如也。

「嗯,對呀,匿名不就是不想露面嗎?」對方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

「噢。」芙羅倫斯不覺臉一紅。「也是。」

「妳背後那個光是什麼?我看不清楚妳的臉。」

她回頭一看,原來是桌上的檯燈,連忙伸手關掉。

「好多了。」莫德說:「妳頭髮滿好看的。」

芙羅倫斯不禁摸了摸頭,彷彿在檢查自己那頭鬈髮有沒有變形。「呃,謝謝。」

「好,那簡單介紹一下妳自己吧。」

於是她滔滔不絕講起自己的背景、大學時代研究過哪些作家、後來又怎麼到了紐約。

「妳已經不在『佛瑞斯特』了?」莫德問。

「對。我覺得那邊能學的我都學到了。」

「好,還有呢?」

「嗯,我自己也創作。或者可以說,我想當作家。」

「那很好啊。不過我不需要作家,我要的是助理。妳會打字嗎?妳願意跑腿辦雜事嗎?妳會做研究嗎?」

「當然,當然,這些我都會。」

「那好。還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芙羅倫斯努力轉著腦袋,苦思自己還有什麼與眾不同的特色可講。「呃,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跟妳一樣。」她隨即發現自己說錯話。「或者說,和妳書裡面的人物一樣,抱歉。就像妳書裡面的那個莫德。」

「嗯,好。還有呢?」

「不知道耶。我就是很喜歡妳的書,也喜歡妳的風格。能跟在妳身邊學習是我的榮幸。當然,只要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盡力去做。」

對方沒作聲。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