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4400151

人間條件5:男性本是漂泊心情(附完整版DVD)

出版日 2013-11-25
定價 $800
特價 $599
優惠價 59折 $473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相關專欄

  • 試閱

書活網特推


《人間條件5》新書預購時熱銷盛況,書活網獨家搶先開始出貨!倉庫直擊!綠光、吳導粉絲優先取得!


看更多

內容簡介

吳念真最貼近人心、感動無數觀眾的創作
12年來成就了台灣舞台劇的新視野!

不論多老,每個男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小男孩……

不論多年輕,每個女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媽媽……

【最犀利嘲諷的爆笑喜劇】

徹底揭露男人本性,精闢剖析夫妻關係。劇名裡的「漂泊」,指的不是男性的瀟灑,而是在生活上的不安定,與心情上的不穩定。內容對白犀利嘲諷,尤其是夫妻間的攻防心機,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男人是任性的,女人是韌性的】

一場中年夫妻的離婚談判,一對事不關己等著看戲的兒女。韌性媽媽氣急敗壞,任性爸爸踏上離家自由之旅;沒有人約束的生活就此展開,讓他得以窺視那些表面上幸福的友人們,真實的生活面貌。一連串男人瀟灑、天真、荒謬的故事,就此展開……

對創作者來說,重複容易,改變則需要一點勇氣(甚至付出代價),至於嘗試著誠實地面對自己,甚至把內心深處的疑惑或晦暗的念頭挖出示眾……我知道這絕對是一種冒險。冒險需要信心,但我比誰都清楚,這樣的信心絕對不是來自自己,而是來自多年來對人間條件系列始終給予信任、始終不離不棄的你。                                  

──編劇+導演‧吳念真

我承認,我中毒了。活到這個年紀,有時候,覺得人過得糊塗一點比較好,煩惱會少一點,日子會舒服一點。但是,這一次,吳念真導演不放過我們,他偏偏要用看似溫和的方式,刺破我們的防護罩,很血腥地把真相從生活裡給挖出來,放在你面前。這個真相,因為太真實了,我們這些毫無防備的小民,很容易就自動對號入座了。我太太在排戲的初期來看了一次排練,回家後就用錦衣衛的眼神問我:「胖哥哥……你很想要自由喔!」……吳導,你真是害人不淺啊!

──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


作者簡介
編劇.導演  吳念真

全方位的創意人、電影人、廣告人、劇場人。

本名吳文欽。一九五二年出生於台北縣瑞芳鎮。一九七六年開始從事小說創作,曾連續三年獲得聯合報小說獎,也曾獲得吳濁流文學獎。並著有多本暢銷經典作品,如《台灣念真情》系列等書。

一九八一年起,陸續寫了《戀戀風塵》《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無言的山丘》《客途秋恨》和《悲情城市》等七十五部電影劇本,曾獲五次金馬獎最佳劇本獎、兩次亞太影展最佳編劇獎。改編父親故事而成的電影處女作《多桑》,獲頒義大利都靈影展最佳影片獎等獎項。

主持TVBS「台灣念真情」節目達三年,導演企畫及代言的廣告數十支。

二○○一年,舞台劇處女作《人間條件》獻給了綠光劇團,隔年又編導了《青春小鳥》。二○○六年,推出《人間條件2──她與她生命中的男人們》;二○○七年推出《人間條件3──台北上午零時》;二○○九年推出《人間條件4──一樣的月光》等系列作品,再次成功詮釋「國民戲劇」。

二○一○年,暌違文壇十二年後,推出最新散文集《這些人,那些事》,一出版就榮登各大書店文學榜冠軍,暢銷逾十萬本。入圍二○一一台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代表參加二○一一首爾書展、法蘭克福書展。

現任吳念真企劃製作有限公司董事長。

演出‧製作  綠光劇團
成立於一九九三年,團長為羅北安。綠光一直以「開創台灣歌舞劇」與「推出原創性作品」為主要創作方向。目前,綠光已經在台灣各縣市、新加坡、紐約、北京等地,陸續推出數十個全新大小製作,吸引了數十萬名觀眾走進劇場。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151
ISBN:9789861334769
劇本書160頁,西翻,平裝,全彩
看更多

目錄

導演的話    
第一場  羅家   
第二場  酒廊    
第三場  特等病房    
第四場  會員俱樂部    
第五場  廖清輝家臥室    
第六場  記者會    
第七場  殯儀館外    
第八場  酒廊    
第九場  陳董家    
第十場  街道    
第十一場  羅家    
演職人員總表    
看更多

導演的話

我和你,奇妙的約定

二○一一年十二月底,《人間條件》第一集在自由廣場免費演出兩場。第一天下雨,氣溫十度,志工們發出去七千件雨衣。謝幕前當我走到側幕時,心裡想著:這樣的天氣,待會兒我看到的將會是零落的觀眾和一大堆沒人坐的塑膠椅子吧?

沒想到,當我走到舞台上時,看到的卻是一望無際的、穿著淡黃色薄雨衣的人群,整整齊齊地坐著,好像沒有人離去。

於是,當我開口說第一句話,說:「謝謝大家……」時,我聽見從擴音器傳來的自己的聲音是顫抖而且明顯地略帶哽咽。

第二天,天氣晴朗,氣溫八度,志工排出去一萬兩千個椅子。開演前二十分鐘,現場工作人員的無線電傳來「現場椅子不夠,請問有沒有可能追加?」,記得紙風車基金會的執行長李永豐在後台說:「現在哪裡找椅子追加啊?這一次就算我們對不起人家吧!下回有機會再補。」

這是經常讓自己不由自主地熱淚盈眶的記憶,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何等的緣分和福分。

十年前一個無心的創作,從沒想過十年後它會成為一個系列,成為導演、演員和無數觀眾之間的一種奇妙的約定,好像時間一到,我們就會期待另一個故事出現,然後一起在劇場裡再度相聚。

演出即將開始,雖然經歷過長時間的排練,但我和所有演員以及前後台的工作人員依然忐忑不安,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樣的一齣戲是否能符合你的期待。

如果說,《人間條件》一、二、三是以溫暖的感情為基礎,讓角色自然地帶著我走入場景,帶著我說出對白、走向結局的話,我必須承認,從《人間條件四》開始,我開始嘗試著把自己的一些想法、感受「置入」在角色、場景和戲劇元素之中,雖然知道這樣的改變可能無法符合前面所說的──許多朋友對人間條件那種「笑中有淚」的期待。

但是,對創作者來說,重複容易,改變則需要一點勇氣(甚至付出代價),至於嘗試著誠實地面對自己,甚至把內心深處的疑惑或晦暗的念頭挖出示眾……我知道這絕對是一種冒險。

冒險需要信心,但我比誰都清楚,這樣的信心絕對不是來自自己,而是來自多年來對《人間條件》系列始終給予信任、始終不離不棄的你。

戲即將開演,請容我這樣請託:如果你還喜歡,請把掌聲賜給所有演員和前後台的工作人員,如果你不喜歡……所有責任請容我這個能力有限,但多年來卻一直享有意外福分的編劇、導演承擔。

看更多

試閱

第一場  羅家客廳

外頭哪有風狂雨大?

外頭風平浪靜,只有我們家在暴風圈內。

燈亮之前已經有電視颱風消息報導的聲音,我們所熟悉的那種有點歇斯底里的腔調,以及吸塵器的聲音,燈慢慢亮,我們看到羅大德坐在沙發上,手上拿著報紙,望向電視。

美枝:(OS)羅處長啊,都幾歲的人了,連尿尿都尿不準,每次都要尿幾滴到馬桶外才高興……你以為你是狗狗在占地盤啊?

大德:(近乎自言自語) 那是我胖,肚子擋住,看不見,對不準,可以嗎?

美枝:(從畫外音開始,吸著地出來)廁所的磁磚早晚會長香菇啦,我跟你說……

     連放尿都放不準,莫怪最大做才到處長……(美枝出來,看著發呆的大德)

你是在看電視,還是在給電視看?這個新聞從昨天晚上播到現在都一樣,我就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還開那麼大聲,你臭耳聾哦?(從他手上拿起報紙,瞄了一眼日期)人家送報紙的不怕風狂雨大,啊有人是放颱風假,在家蹺角看報紙,真正是 一人一款命。

大德:(喃喃自語)外頭哪有風狂雨大? 外頭風平浪靜,只有我們家在暴風圈內。

美枝:你實在是人大塊,神經也跟著大條呢,我是故意在講給你聽的啦!……一天到晚跟佛公同款坐在這,等人燒香等人拜, 看我從起床忙到現在,也不會出個腳手幫忙一下。…… 日本人說退休的男人像一個巨大的家具,我看一點也不像,家具起碼還有一點價值一點用處……啊你像什麼你知道嗎?你就像巨大的標本,有體無魂,歹看又陣位!你的象腿不會抬起來一下啊?

大德:(忽然拿遙控器把電視關掉)你不能安靜一點嗎?

美枝:神經病,電視是你自己要開自己要看,還跟它生氣?

大德:我說的是你,你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這麼吵?

美枝:我吵?(把吸塵器關掉)這樣安靜了吧?你有沒有高興一點? 你以為我喜歡七早八早就這麼吵哦?好啊,賣做啊,(一邊走過來坐在沙發上)大家都來好命,讓這間厝變豬窩!(把茶几上吃剩的零食包拿起來,撿東西吃)

大德:我說的不是……(放棄解釋)孩子呢?

美枝:你問我,我問誰? 孩子是我跟別人生的哦?(又打開吸塵器)平常都叫不起來了,何況是放假…….這兩個哦,好的不傳,歹的不斷,跟你一樣,一出門就不知返,一入門只會吃便領清……我好像前輩子欠你們的。

大德:(無奈地看看老婆之後,大聲喊)老大,老二!

……………………

大德:(情緒慢慢起來)這樣的人……勞苦了一輩子,孩子們好不容易拉拔到大學畢業,各自獨立,才剛卸下擔子,就走了……就這樣走了。那天在告別式裡我一直在想,這樣的一生……這個人最後給自己的結論會是什麼?後來……後來看了他的遺容之後……我就懂了。

      他安靜地躺在那兒……那麼瘦小,一頭白髮……一臉皺紋,法令很深很深,像用刀子刻出來的一般……嘴角往下拉……鼻孔外張,那表情就像他隨時都會哭出來,哭出聲音來的那種。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讓別人看到的笑容……都是裝的。

美枝:(也被感動了)好淒涼……

大德:我也覺得……因為我好像看到自己,不久之後的自己。

美枝:哪像啊?你這麼大一隻。

大德:(從哀傷的情緒裡拉出)老大,你去拿一支筆,一張紙來……粗一點,大張一點的。

美枝:你幹嘛?

大德:有些事,得讓你們明白。

美枝:喂,你可不要跟我說你要預立遺囑什麼的哦……(大德沈默,美枝望向女兒,女兒做了一個我哪知道的手勢,繼續看手機,兒子拿東西出來)

兒子:這張可以吧?

美枝:你什麼紙不拿拿麻將紙,這要花錢買呢!

大德:可以啦,錢,身外之物了。

美枝:講到這麼大扮……歸傢伙仔,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打算!

大德:老二,幫哥哥拉著!老二!(女兒這才驚醒似地,放下手機過來幫忙,大德在上頭畫了一個大圓圈,然後畫兩個十字分成八等份)

美枝:這什麼?

女兒:Pizza啦!

大德:什麼Pizza,這是我的人生……假設我可以活到八十歲,當然這要運氣好加上健保還沒倒的話。而,我今年六十六了……(把六格又一半畫黑) 所以……我只剩下這一小部分,睡覺的時候什麼事都不能做,再扣掉三分之一!(又畫掉)

女兒:如果這樣的話,還可以扣掉打麻將和看政論節目的時間……

大德:算你狠,不過,也很實際。(又畫掉一小部分)然後,這就是我目前所剩下的可憐又微薄的人生……

美枝:(恍然大悟)真的剩下不多呢。

大德:是真的不多,轉眼就到盡頭了。最近我很認真、很誠實地回顧了我這一生……發現,雖然不像我那個同學那麼蒼涼,但,從某種角度來看,其實也很像……他是承擔責任,我是聽命於人……念書的時候,聽父母、聽老師的,工作後……聽上司、聽長官的,有了家庭之後……(抬頭看看大家)被生活押著走……好像從來沒有一點點空間,一點點權利和餘力去想、去問自己真正的需求,真正的快樂是什麼!而且,生命已經到了黃昏的此刻,環顧左右,才發現……我根本一無所有!  你現在所看到的一切,就是我一生的結果……,而這間房子銀行的帳戶,還都是你的名字……好像不用等到最後,我已經可以結論我這一生了,我只不過是一個長工,一個已經臃腫、無力的長工!

美枝:你這樣講不公平哦?你是長工,那意思是我們是專門吃你血汗的頭家娘?那我還替你生了兩個小孩,那我們兩個是什麼關係?通姦哦?通姦一輩子哦?

      (兒子女兒不約而同地鬆手讓紙落下,兒子安撫媽媽)

兒子:爸,所以呢?

大德:我只是想在這所剩不多的生命裡,可以自由,可以離開……這裡,過自己的生活,無牽無掛地去尋找一點自己存在的價值。

女兒:爸,你是不是有外遇了?

美枝:一定是!

大德:為什麼跟這麼親近的的人……說一說一個老人家心裡一點小小的願望,就馬上要被附加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這也太可怕了吧?而且……你什麼時候又對我這麼有信心了?你覺得……有誰會對一個「歹看又陣位」的標本有興趣?

美枝:不然你怎麼會想要拋棄我們?

大德:如果我還有能力、有資格拋棄誰、拋棄什麼,說不定,我就還看得到自己的價值……

美枝:你不要一直講價值,我這一生跟著你,難道沒有勞苦、沒有犧牲、沒有壓力?我就活得很有價值,很有自己哦?

大德:所以,你也可以在生命僅存的時光裡,好好地試著找找看……

美枝:我才沒像你這麼自私,這麼絕情絕義!

兒子:如果這樣……那我們呢?我們是跟媽媽還是跟你?

大德:你們什麼時候站在我這邊過?包括現在?(兒子想靠過來,看媽媽,猶豫)我只想自己一個人……什麼都不帶走,包括房子,存款什麼的。

女兒:那你要靠什麼生活?

美枝:我之前就懷疑過,他外面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財產和存款!

大德:天啊……我還不知道我們竟然真的是這樣在過日子,一個好像老是活在被迫害的妄想中,而另一個卻不知道自己一直是活在莫須有的罪名下……

女兒:(走向哥哥,小聲地)媽的,我說我們家好像正在破碎中,竟然有三十幾個人給我按讚!

兒子:我可不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 你們兩個..到底多久沒做愛

美枝:你問這是啥?你沒見沒笑,你問這是啥?

兒子:還是,你們之間根本早就沒有愛了?因為聽起來你們兩個怎麼好像都在互相忍耐?

美枝:你問他啊,是他說不要我們的!

大德:兒子問得很嚴肅,所以,我也應該很嚴肅地回答他。都要到一個年紀之後,我才清楚,當初會和你結婚,是心存感激。那時候,你明知道我被王君蕙甩了,不嫌棄我這個被人看衰的二手貨,還肯接近我,安慰我,陪我去看電影,去公園被蚊子叮,甚至還帶我去你家吃拜拜……你爸媽,你所有親戚都那麼熱情,那麼以禮相待……

美枝:那是我傻,是眼睛去糊到屎……還有我媽媽說,外省人比較疼太太!

大德:結婚之後,孩子出生……從感激變成欣喜,然後是責任……日子一天一天過,婚姻和生活……慢慢成了一種習慣、一種道義。如果,比較起和王君蕙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心靈上的感受,我必需承認,我好像沒有真正地 愛 過你!

兒子:(喃喃地)出代誌了,出代誌了!

美枝:(站起來,暴怒,從小聲到大聲)你出去!你出去!你現在就給我出去!

燈暗。

燈慢慢亮。

羅大德站在已經暗掉的羅家之外,拖著一個大行李箱,看著裡頭,然後慢慢走過舞台。

燈暗。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