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2600020

鎮上最美麗的女人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town & other stories
譯者 巫土
出版日 2003-06-01
定價 $260
優惠價 79折 $205
  • 分享至
數量
暫無庫存

內容簡介

「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聽」

★奧斯卡影帝西恩潘也是超級書迷!
西恩潘不僅參與電影「布考斯基:生來如此」(Bukowski:born into this. 此為布考斯基紀錄片,2003年入圍全球最為重要的獨立製片影展聖丹斯電影節);更早之時,西恩潘所拍攝的「戀戀風暴」(she's so lovely. 西恩潘並以本片勇奪坎城影帝),也是他想要獻給布考斯基的。

紀大偉、何春蕤、陳昇發狂推薦!美國當代最偉大的寫實作家,時代雜誌封為「無賴的桂冠詩人」!更是第一個讓歐洲人為之瘋狂的美國作家。進入布考斯基的地獄,請繫好安全帶,因為閱讀這來自社會最底層的故事,一不小心,就會發現自己內心最黑暗與未知的那一面……。最後,建議心智不夠堅定的讀者,最好一次不要閱讀超過三篇,免得導致神經衰弱!  


作者介紹
理查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 1920~1994)

生於德國。父親是美國軍人,母親是有著波蘭血統的德國人,兩歲時隨父母搬到美國。他有一段很不愉快的童年:沒有朋友,常遭父親毆打,十三歲就學會了喝酒。

一九三九年,他在洛杉磯市立學院研讀英文與新聞學的時候,美國正逢景氣谷頂,他在失望之餘,先候到了紐約、費城,過著流浪式的社會邊緣人生活。整天無所事事,喝酒、賭馬、找妓女、打零工。

另一方面,他也開始嘗試寫作,二十四歲時出版了第一本小說,但卻不被當時的讀者所接受。挫敗之餘,他停止了寫作,開始長達十年放浪形骸、荒佚無度的日子。終於,一次嚴重的胃出血,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後,他重新開始提筆寫作,也在郵局找到一個固定的工作。

到了八○年代,他的作品逐漸受到重視。雖然仍不受文學殿堂所接受,但在歐洲卻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僅在德國就狂銷了220萬冊以上,也被翻譯成多種語言,有希臘文、德文、法文、葡萄牙文……等,被喻為美國當代最偉大的寫實作家之一。

一九八七年,好萊塢將他的作品改拍成電影「Barfly」(夜夜買醉的男人),獲得很不錯的票房,影評界一直認為布考斯基替美國娛樂圈開啟了一個全新的視野。
一九九四年,布考斯基死於白血病。留下了32本詩集、5本短篇小說集與4本長篇小說。

譯者簡介 / 巫土 
曾經是視覺藝術工作者,現在專業翻譯,產量頗多,但是只有約10%讓他感覺不是在浪費生命,布考斯基的瘋狂放蕩作品就是其中之一,其中的矛盾是有待探討的神秘。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020
ISBN:9576079152
頁數:36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576079152
看更多

各界推薦

書裡的痞子說「你他媽的別再勸我吃早餐了,我已經三十幾年沒吃過早餐了……」
看來明天我也鐵吃不成早餐了……
為這種怪咖說話,簡直就像是赤腳走在剃刀鋼索上,戰戰競競的,一不小心就會跌個屍骨不存。
看了幾頁,臉紅氣喘的,像喝了烈酒。扔了書,去煮我的宵夜蚵仔麵線,包裝紙上標明是六個人份,心生嫌惡地嘀咕「這也要你管嗎?」發了狂似地就把它吃光了。顯然是「布考斯基效應」發作了。
 
──陳昇‧推薦序
看更多

試閱

鎮上最美麗的女人

「天殺的,妳還是想要摧毀妳的美麗嗎?」
「不,這是流行,你這個笨蛋。」
「妳瘋了。」
「我想念你。」她說。
「妳有其他男人嗎?」
「沒有其他人,只有你。但我在接客。一次十塊錢。不過你可以免費。」
「把那些針拔出來。」
「不,這是流行。」
「這讓我很不快樂。」
「你確定嗎?」
「媽的,當然確定。」
凱絲慢慢把針拔出來,放進她的皮包中。
「妳為什麼要破壞妳的美麗?」我問:「妳為什麼不接受它?」
「因為大家覺得我只有美麗。美麗什麼都不是,美麗不持久。你不知道你的醜陋有多麼幸運,因為如果有人喜歡你,你就知道是為了其他原因。」
「好吧!」我說:「我很幸運。」
「我不是說你醜。別人會覺得你醜。你有一張很奇妙的臉。」
「謝謝。」
我們又喝了一杯。
「你在做什麼事?」她問。
「沒什麼。我什麼都不想做。沒興趣。」
「我也是。如果你是女人,就可以接客。」
「我想我不會與陌生人那麼親密,很操勞。」
「你說得對,很操勞。一切都很操勞。」
我們一起離開。大家在街上還是會盯著凱絲看。她仍然是個美麗的女人,也許比以前還要美麗。
我們來到我住處,我打開一瓶酒,我們聊天。凱絲與我談起話來總是很輕鬆。她說一些話,我傾聽,然後我說一些話。我們的談話毫不費力。我們似乎一起發掘秘密。當我們發現了一個好秘密時,凱絲會笑了又笑——以她獨有的方式笑。那就像是來自火焰的愉悅。我們談話時開始親吻,靠得更近。我們都慾念高漲,決定要上床。這時候凱絲脫下她的高領衣服,於是我看到了——她的喉嚨上有一道醜陋的疤痕,又大又厚。
「天殺的女人,」我在床上說:「天殺的,妳做了什麼事?」
「有一晚我用了破酒瓶。你不喜歡我了嗎?我還美麗嗎?」
我把她拉到床上,親吻她。她推開我,笑著說:「有些男人付我十塊錢,然後我脫掉衣服,他們就不要了。我留著十塊錢,真好笑。」
「是的,」我說:「我快要笑死了……凱絲,妳這頭母狗,我愛妳……不要再毀壞妳自己了;妳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
我們又親吻。凱絲無聲地哭泣。我可以感覺到眼淚。那頭長黑髮披在我身後,就像死亡的旗幟。我們結合,進行緩慢、肅穆而美妙的性愛。
凱絲早上起來做早餐。她似乎相當平靜快樂。她在唱歌。我躺在床上享受她的快樂。然後她過來搖晃我,「起床,混蛋!灑些冷水到你臉上與你的傢伙上,過來享受早餐!」
那一天我開車載她到海灘。那不是週末,夏天也還沒有到,所以海灘很迷人地冷清。海灘流浪漢睡在沙灘上方的草地。還有人坐在石階上,瞪著空酒瓶發呆。海鷗在空中盤旋,一無所思,但仍會讓人分神。七、八十歲的老婦人坐在長椅上討論房地產買賣,那是她們從丈夫那裡繼承來的,他們很久以前就死於生活的節奏與愚蠢。大致而言,空氣中有一股寧靜,我們聊天,躺在草地上,沒有多說什麼。光是在一起就感覺很好。我買了兩個三明治、一些洋芋片與飲料,我們坐在沙灘上吃東西。然後我抱住凱絲,我們一起睡了約一個小時。那甚至比做愛還要好。一起翱翔,沒有任何壓力。當我們醒來後,我們開車回到我住處,我弄了晚餐。吃完晚餐後,我向凱絲提議我們同居。她遲疑了很長一段時間,看著我,然後她慢慢說:「不。」我開車載她回到酒吧,為她買了一杯酒,然後走了出去。翌日我在一家工廠找到了包裝的工作,於是一直工作到了週末。我沒有剩下多少力氣,但週五晚上我還是去了酒吧。我坐下來等待凱絲。幾個小時過去了。等我已經很醉時,酒保對我說:「我對你女友的事情感到很遺憾。」
「什麼事?」我問。
「我很遺憾。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自殺。她昨天下葬了。」
「下葬?」我問。她彷彿隨時都會走進來。怎麼可能?
「她的姊姊埋葬了她。」
「自殺?請告訴我怎麼發生的?」
「她割了自己的喉嚨。」
「我知道了。再給我一杯。」
我喝到酒吧打烊。凱絲是五姊妹中最美麗的一個,也是鎮上最美麗的。我設法開車回到住處,繼續喝酒,我應該堅持要她與我住在一起,而不是接受她的「不」。我看得出來她是在意的。我只是太漫不經心了、太懶了、太不用心了。我應該跟她一起赴死的。我是一隻狗。不,狗又何辜?我起來又找到一瓶酒,大口喝下去。凱絲是鎮上最美麗的女孩,二十歲就死了。
外面有人一直在按汽車喇叭。非常響亮、堅持。我放下酒瓶大吼:「天殺的,你這個混蛋,安靜!」
黑夜繼續湧入,我束手無策。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