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心靈勵志

我們究竟對他人的生命理解多少?在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宛如推理小說的宗教思辨之旅

作者:納比.庫雷希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醫學博士庫雷希關注基督信仰、古猶太教、早期伊斯蘭的根基,以及科學與宗教的關連。出生在典型的穆斯林家庭,他獲贈的第一本書就是《古蘭經》,在穆斯林教育下,庫雷希5歲時就能用阿拉伯語背誦7章的《古蘭經》,15歲時可以用英語和阿拉伯語背誦15章。

他常常用阿拉伯語禱告,並在學校與人辯論耶穌的神性。對他而言,伊斯蘭就是真理。

就讀維吉尼亞大學時他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好友。當時他與這位朋友辯論,並花許多時間研究比較《聖經》和《古蘭經》後,他發現了《聖經》的可信度。他在背叛父母的罪惡感中痛苦掙扎。

這是一個「人」面對宗教信仰自我思辨的過程。

***

有些街頭傳教士在分享訊息時,會和氣地跟人打招呼、了解他人問題、為他人苦痛祈禱。但我碰到的傳教士都站在街角對人宣揚信仰,他們確實打動了一些人,卻嚇跑了更多人。這種傳教方式的問題在於,福音需要生命根本上的改變,但我們究竟對他人的生命理解多少?

傳福音若要有所成效,就必須建立關係,少有例外。以我個人為例,我知道沒有基督徒真的在乎我,除非我也成為基督徒,他們就會和我變成朋友。但那樣的友誼是有條件的。因此,既然沒有基督徒在乎我,我也不用太在乎他們的訊息。

然而這一切就要改變。我在大專辯論賽認識了大衛。

前往威徹斯特是一次歡樂的旅程。所有的隊友互相認識彼此,一起練習辯論內容、分享生命的故事,並且一同歡笑。這對我來說是個大開眼界的經驗,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和生活方式與思想大不相同的人們如此密切交往。隊上一位女同學主張讓嗑藥合法化、一位男同學和他女友同居,另一位男同學和他的男友同居。

「歡迎成為大學生!」我想。

那天晚上大家愉快地嘻鬧著。到了飯店,教練說有兩個房間必須由四個男生分配同住。這點完全不用傷腦筋,我和大衛馬上就決定同睡一間。

隊上其他人都想出去熱鬧一下。大多數隊友去附近的酒吧喝酒或跳舞,有些人則去尋找適合的地方抽些不同的東西。我從沒參與過這些活動,也不想開始嘗試。大衛也一樣,這讓我感到好奇。我很想知道他為什麼跟其他隊友不同,反而跟我比較像。

沒多久,我就知道答案了。

整理行李的時候,我看到大衛坐在房間一角的扶手椅,雙腳架在桌上。他拿出《聖經》開始讀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感到非常詫異,那心情實在是筆墨難以形容。這輩子我從沒見過一個人在閒暇時候閱讀《聖經》。事實上,我根本沒聽說過這回事。的確,我知道基督徒很尊敬《聖經》,但我以為他們都明白《聖經》已經過修改,所以沒有理由再去讀它。

就在這個時候,我得知大衛是個基督徒。我推斷他一定受騙特別深。因為我們之間沒什麼隔閡,我便問他:「大衛,你是死忠的基督徒?」

大衛回報我一個開懷的笑容:「是的,我猜我是。」

「你應該知道《聖經》是不純正的,對吧?」

「喔,是嗎?」


「是的。長久以來它經過多次修改。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看來大衛並不相信我的話,但他對這番話頗感興趣:「怎麼說呢?」

「嗯,這是顯而易見的。首先,你看看《聖經》有多少種版本?欽定版聖經、新國際版聖經、修訂標準版聖經、新美國標準聖經、英語修訂版聖經,想必還有其他很多版本。如果我想要知道上帝真正說了什麼,我怎麼知道應該要選哪一本《聖經》?它們全都不一樣。」

「嗯。這是你認為《聖經》不可靠的唯一理由嗎?」大衛冷靜而克制的反應讓我感到驚訝。一般人通常會對這個問題措手不及。

「不,還有一大堆理由。」

「嗯,我在聽,然後呢?」

我把行李拿開,整理思緒:「有好幾次,基督徒把《聖經》幾個段落全部拿掉,因為他們不需要它們了,然後加了他們想要的內容。」

「比方說?」

「我不確定出處是什麼,但我知道他們把『三位一體』加進了《聖經》。後來,他們的謊言被揭穿,就把它拿掉。」

「喔,我知道了,你說的是《約翰壹書》第五章。」

我根本不知道《約翰壹書》是什麼,但我立刻指出他承認了這個錯誤:「你明知故問!」

「我知道你指的是什麼,但我不認為你真正了解它。」

「我怎麼會不懂?」

「並不是說基督徒擅自增減內容,這樣說起來好像人們弄了個大陰謀在操控《聖經》。我的意思是說,試想一下:如果有人真想添加什麼內容,你覺得他有辦法直接更改世上所有的《聖經》嗎?」

「嗯,可能不是所有的《聖經》吧。」我承認這點,我走向自己的床位,面對大衛:「但也夠了。」

「什麼夠了?」

「足夠有效更改《聖經》內文。」

大衛看來無動於衷。「納比,你的意思是說,全世界的基督徒會讓某人更改他們的聖典,而這麼重大的改變並未記載在歷史上?這怎麼可能?」

「不是全世界,但我可以想像某人在某個特定地區這麼做,卻沒被發現。」

「所以,你同意如果在某個特定區域有個竄改的版本,那麼我們可以在世上其他地方發現沒有記載那項竄改的《聖經》?」

「我想是的。」

「嗯,那麼,」他一副要做出結論似的:「那正可以說明多種版本的《聖經》以及《約翰壹書》第五章的議題。」

「欸,什麼?」我覺得我好像在跟大衛下棋,他卻出其不意喊了「將軍」!

「在世界各地都有《聖經》抄本的這個事實,表示我們可以比較它們,看看其中的變動。這是聖經研究的『文本批評』。如果哪裡更改了,例如《約翰壹書》第五章有關三位一體的經文,那麼我們可以跟其他抄本比較,輕易找到那修改的部分。這可以說明《聖經》不同版本之間的主要不同。」

「那麼次要不同又如何?」

「大致上來說,那些都是翻譯時造成的文體不同。《古蘭經》也有不同的翻譯,不是嗎?」

「是的,但是《古蘭經》譯本都是根據阿拉伯文原文去翻譯的,而不是透過外語的轉換。」

「嗯,《聖經》也一樣。大多數不同版本《聖經》之間的不同,都是翻譯的問題,問題並不是出自於最根本的希伯來文或希臘文。」

我先消化這新的資訊,然後以新的視角看待大衛。他從哪裡得到這些資訊?以前我怎麼都沒聽過?我覺得這些都難以置信。

我的深刻懷疑獲勝了:「大衛,我不相信你說的。我必須自己去查清楚。」


他笑了。「很好!如果你沒有深入調查,我會很失望。但如果你要做得對,你最好帶證據過來!」

我從床上站起來,走向我的行李。「別擔心,它已經帶來了。」

整理完行李後,我們為辯論比賽做最後的準備工作。但同時,我一直在想我們的對話。我仍完全相信《聖經》不是純正的,但我必須找到比之前聽說過的批評更進一步的論證。我期待回家後能更深入地埋頭研究這些議題……

--本文摘自Amazon暢銷書在清真寺尋找,十字架下尋見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