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會因為妳是女生,而害怕變得優秀嗎?」

女人迷的CEO張瑋軒,在一次演講中問著台下一百位女性聽眾,超過九成都舉起手。

女生的能力早已證明妳行,但前提是妳必須甩開自我貶抑與批評的雜音,妳的能力與成就,須由妳自己定義!

《姊就是大器》

轉個念頭,這樣思考「自我宣傳」

女性覺得自我宣傳很困難,有幾個原因。研究顯示,女性自我宣傳招致的社交成本太高,周遭的人(尤其是其他女性)會覺得她們不討喜。然而研究也顯示,完全不宣傳自己的女性無法被認為是有才能的領導者。所以,要找到微妙的中間地帶確實很困難。

第二,許多女性排斥自我宣傳的想法。我常聽到女性這樣說:「自我宣傳是老套的狗屁組織政治的一部分,我不想和它有牽連,不想玩這種遊戲。」我認識的女性很少聽到自我宣傳這個詞時會對自己說:「耶!我需要多做這件事。這聽起來正符合我的風格,正是這個世界需要的,應該有更多人多做自我宣傳!」對許多女性來說,自我宣傳意味著自我膨脹、勉強而彆扭的舉動,以及拚命想受人注意。

第三個問題是,許多女性覺得自我宣傳很「男性」,所以建議她們多多自我宣傳,等於要她們「更男人一點」。針對這個問題,我的回應是:想像一個活力旺盛、嘰哩呱啦的五歲小女孩,她剛做了一件讓她超興奮的事——或許是編了一首很喜歡的歌,或許是學會如何數到三十,或許是跟爸爸一起照顧的花園有花兒開了,讓她覺得很自豪。她會怎麼做呢?她會驕傲地談論自己的成就,會想要讓別人看到。她還沒學會壓抑自己,不去談論自身成就,也不知道有人認為這種想分享的直覺是自私或不對的。

當然,你不可能用五歲小女孩的方式分享成就,但她會幫我們想起:跟別人分享自己的創作、想法和成功,並非男性專利,而是人人都有的自由權利。分享成就很愉快、有趣,我們都是樂於分享的,只是有一部分人後來被教導不能這麼做。

以下提供三種思考「自我宣傳」的方式,或許能讓你感覺不那麼低劣、不自在或不利他人,且更能符合你的價值觀:

1.忘掉「自我宣傳」,思考「可見度」。

你的才華、成就與點子如何讓你所在組織或領域中有影響力的人、決策者或目標群眾看見?想著「可見度」時,你會發現這不只關乎自己,而是要讓你的成果與點子供人運用。

2.把焦點放在「服務」上。

問問自己:「我要怎麼讓目標群眾、有影響力的人與決策者更能看見我的工作成果,好讓我觸及想服務的對象?」你講述自己辛苦得來的經驗或想法的TED演講或社論文章可以幫助別人;你在公司內部網路刊登文章,或是舉辦午餐研討會討論你的團隊採取的創新過程,不僅可以提升你成就的可見度,也能讓其他團隊受益;分享你認為自己工作的醫院可以如何改進流程,不但能展現你優異的思維,對你服務的病患也會產生正面影響。

3.這是說出全部的實情。

關於自己的成就,女性撒了很多小謊──節略型謊言。對很多女性來說,請她們想著這是「說出全部的實情」,而非自我宣傳,應該有所幫助。你曾以下面任何一種方式「說謊」嗎?

.總是把功勞歸於團隊其他成員,不承認自己扮演的角色。

.提及你計畫裡的不足之處,卻避談成功的地方。

.從不提起你額外花在某項計畫上的工夫或下班時間。

.不強調過去的成就、學歷和獎項,即使它們非常重要。

.合理化地貶低過去的成就、學歷或獎項,例如說:「反正那個獎有點蠢。」「學位在這裡不是那麼重要。」「我在上一份工作被特別任命,是因為他們需要有人馬上去補位置。」


.把「不在乎外在地位指標」的個人職涯選擇,跟「貶低個人成就」混為一談。例如,離開公司法領域,轉換到社會公益單位服務,就不再提起自己曾是知名法律事務所合夥人的卓越成就;或者,個人藝術創作走向非商業化路線,就貶低作品曾刊登於大型雜誌封面的事蹟。

能自在面對「自我宣傳」是件好事,因為想要取得專業上的成功,自我宣傳非常重要。但我更感興趣的是它的深層意義:直率談論自身成就如何讓女性認識自己的成就,並把那些成就整合進自我觀感裡。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從未聽過自己承認我們曾克服、創造、培育或完成些什麼,如何知道自己擁有能力、長處和韌性?我們願意談論自己的什麼、不願意談論什麼,將如何影響我們的自我觀感?

出自《
姊就是大器:10個完整練習,帶妳活出女性優勢

Playing Big: Find Your Voice, Your Mission, Your Message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