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師傅會老,會死掉,那一天來到的時候,就由你幫村子裡的人讀信、寫信,知不知道?」

吳念真導演曾在臉書上分享了一張充滿回憶的照片,

吳導:「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卻是我的『人生導師』之一,是啟蒙者。十歲左右,他教我怎麼替鄰居寫信、讀信,讓我在那樣的年紀裡就開始進入大人世界,理解他們真實的愁喜哀樂。

由於他的信任,讓我一向自卑的性格裡終於有了些許自信。

奉獻自己之長於所需要的人、讓人願意親近、受人敬重絕非來自成就或地位,而是來自你對待人的態度以及你為他們做了什麼事...等等這些都從他身上看到、體會到、理解到。

游條春先生,豪邁、優雅。一個不平凡的礦工。」


游條春先生(轉自吳念真臉書


日前接受商周訪問時,吳導談及了疫情下的人性,他說台灣人是這樣,當人跟人之間覺得「這是我的義務」,就變成非常簡單而美麗。像他小時候住的村莊,彼此有難互相幫忙。所以他在創作《人間條件》的舞台劇時,總思考著寫下台灣人充滿情義的故事,回應那個單純年代的價值:重情義、責任與感恩。

像是《人間條件3》的故事裡,那個為阿玲復仇而入獄的年輕人阿榮,他的朋友阿生擔心他,長達九年時間寫信撫慰牢裡的他。《人間條件2》的阿嬤帶著家人不顧安危,為那些犧牲性命的年輕人收屍。《人間條件1》的阿嬤回到人世,就為了向恩人說一句千萬要幸福、千萬要平安。甚至是《人間條件6》描述的每一個家庭,縱然有多少的傷痛,仍默默承受、付出自己。


照片收錄自《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劇本書中〈宋老師家〉篇章(全套57折再優惠中)


作家九把刀
也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他偶然聽了吳導的演講,每每想起吳導述說他回憶游先生的童年往事,都還是會流淚的心得。


「真正的知識分子,是心啊!」九把刀在這篇文章重現吳導多年來對游先生的懷念──當時盤尼西林(一種很經典的消炎藥)是很稀有的藥物,如果村子裡的人受了傷,傷口發炎,得靠「自然好」,時間往往拖了很久,有時傷口還會惡化。看醫生?不都說了大家都很窮嗎,當然是看個屁。

事情總要解決,那師傅單單看了雜誌上對這種藥物的介紹,想了想,就命令村子裡的人湊錢,從外地亂買了一堆盤尼西林回來。

買回來了,亂打藥可是會出人命的,於是師傅叫自己的兒子把屁股挺起來,讓他先打一點點看看。過了許久,兒子的傷口比較不痛了,也沒什麼過敏反應,於是------

「這個藥不錯!」師傅結論。

他立刻發出消息,請每個受傷的人都輪流過去讓他打一針。

聽起來很恐怖喔!

但在當時,師傅可是什麼都可以搞定的萬事通,大家都仰仗他。

村子裡的大老粗請師傅寫信時,常嚷著:「師仔!你就跟他說,幹你娘咧你這個夭壽孩子出去工作都這麼久了,半毛錢都沒有寄回家,啊再不寄錢回來,兩個弟弟就沒辦法去上學啦!實在有夠不孝!是要把我活活氣死!」

師傅點點頭,一邊寫著一邊複述:「吾兒,外出工作,辛苦了,但家裏經濟拮据你也很清楚,如果你領了薪水,別忘了家中還有兩個弟弟要唸書,寄點錢回家吧。你離鄉背井,還請多多照顧自己。父字。」抬起頭,問:「是不是這樣?」

「是是是!就是這個意思啦!」大老粗眉開眼笑,也許臉還紅了。

大抵如此。


出自《人間條件六:未來的主人翁》,吳念真飾演老父親(全套57折再優惠中)

有一天,素有威嚴的師傅叫村子裡所有的小孩在廟口集合,要大家乖乖坐好,寫一篇「請外婆到九份吃拜拜」的邀請信,他要檢查。小孩子哪敢反抗,全都開始寫。

寫完了,師傅一個一個看了。第二天,師傅把正在玩的吳念真叫了過去。

師傅說,他不是真的要大家寫信邀請外婆,而是想看看這些小孩子裡誰的文筆最好。那人就是吳念真。

「有一天師傅會老,會死掉,那一天到的時候,就由你幫村子裡的人讀信、寫信,知不知道?」師傅嚴肅地看著吳念真。

我想當時吳念真一定很迷惘、卻也很驕傲吧。

九把刀回憶吳導說:「他這輩子就看過這麼一個真正的「知識份子」。師傅讓吳念真知道,所謂真正的知識份子,是將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他的一生中,就只有當年亂打盤尼西林的師傅符合這樣的標準。

我想,這就是一顆柔軟的心吧。

當然這是吳念真心中的知識份子典型。」

另一個寫在吳念真《這些人,那些事》書中的一則往事〈頭家返鄉〉,也是讓人深深懷念,老一輩台灣人傳承下來的「情義」。重溫吳念真筆下的故事,如九把刀的感慨:希望大家都能成為這個時代的,良心。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