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重逢咖啡館 1
  • 重逢咖啡館 2
  • 重逢咖啡館 3
  • 重逢咖啡館 4
  • 重逢咖啡館 5
  • 重逢咖啡館 6
  • 重逢咖啡館 7
  • 重逢咖啡館 8
  • 重逢咖啡館 9
  • 重逢咖啡館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1800029
重逢咖啡館
作 者:鄭華娟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鄭華娟系列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01日
定價 290 元
優惠價  -21%  229 元
書活網特推

華娟為撰寫本書,特地取得法國國家圖書館授權,
1692年法國路易十四的相關公告,與本書讀者專屬分享!(點圖看仔細)

內容介紹

重逢與分離,是結束也是開始。
一段源自咖啡的魔幻寫實小說!

咖啡,是生活中優雅的符號,卻也是改變世界的武器。
這溫柔與力量並存的魅力果實,三百多年來的史料,卻有著許多交代不清的地方。
一杯前所未有的美味咖啡,一本法國宮廷的八卦野史,一位神祕的人物──
黑暗盤根錯節的下水道,為這些謎團透出了一線曙光……

「咖啡」可說是花都巴黎的代名詞,但仔細想想,法國似乎沒有咖啡樹?
沒有咖啡樹的地方卻能以咖啡聞名於世,讓人不禁深究這中間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
常誤打誤撞發現真相的H大嬸,因為好友瑪莉贈與的招待券,有了一趟意外的巴黎之旅。對咖啡頗有研究的她,在觀光客忽略的右岸復古破舊的小旅館中,品嘗到難以言喻美味的咖啡。

這讓八卦的H大嬸好奇心油然升起,想深入了解這位能沖泡絕美咖啡,外型卻毫不起眼的櫃檯大嬸。在探查的過程中,她去了夢寐以求、有著大量咖啡相關資料的法國國家圖書館朝聖,一個裝咖啡樹幼苗的小籠子,開啟了解謎之門。

現實生活中的好友瑪莉,引領H大嬸到了巴黎,而歷史中路易十四的情婦瑪莉,則帶她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咖啡新世界。站在巴黎聖母院的正前方,這個法國所有道路零公里座標點的所在,H大嬸踏出了咖啡奇異旅程的第一步……

鄭華娟「新型態迴圈小說」
親赴法國國家圖書館密特朗館考證,滿載巴黎實地拍攝景物照

數學中很有名的「莫比烏斯帶」,是將一個紙帶旋轉半圈再將兩端黏起來的結構,如果螞蟻在莫比烏斯帶上,只能沿著帶面往前行走的話,那牠會一直走下去,永遠沒有盡頭。

因而莫比烏斯帶也常被認為是無窮大符號「∞」的創意來源。

《重逢咖啡館》便以此架構,述說了一個頭尾可以連接、無限迴圈閱讀的故事。

開始和結束、重逢與分離,在我們所處的長寬高三度空間裡是對立的,但加上時間的四度空間裡,這些概念就未必如此。

當時間的概念被打破,我們對於歷史、文化、人物等等或許會有完全不同的觀點?

《重逢咖啡館》,就是這麼一個在所知的事實中,充滿奇幻色彩的迷人故事……

連接過去與現在,真實與虛幻交錯,結合歷史和知識,如咖啡癮般讓你欲罷不能!

作者簡介
鄭華娟

時間和空間對她而言,都是無疆界的遊樂場。無論是扮演德國小鎮的家庭主婦、台灣的詞曲創作人、作家,或是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旅人,她都不改其脫線搞笑、貪玩好奇的本色,腦中永遠有著許多新鮮有趣的想法。

■寫過的書
《愛的連鎖殺意》《古董屋裡的微光往事》《德,意志》《溫柔的心,強大的力量》《我是氣質卡》《好笑華娟撞見維也納咖啡》《愛的可頌麵包》《氣質卡小狗學堂》《求婚大旅舍》《愛的小動作》《五月花修道院》《肥皂大學忙線中》《巧克力情書》《我的美食異想世界》《四季花杯盤》《提著菜籃上米蘭》《美麗的旅行荷包》《萊茵情人》《野葡萄藤之戀》《南十字星下的約定》《往天涯的盡頭單飛》《巴黎小館祕密情人》《羅曼蒂克路:鄭華娟亂走亂逛亂畫旅行簿》《黑森林的愛情樹》《花內褲排排掛》《溫馨廚房咖啡座》《紅12的祕密》《香水婚紀念日》《海德堡之吻》。

■得過的獎
2003年 德國馬克吐溫行文學獎

■拿過的執照
奧地利維也納獨立咖啡學院座高級及歐盟職業認證咖啡師

規格
商品編號:01800029
ISBN:9789861337067
208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彩色12頁
目錄

序章

1巴黎,我的旅行

2巴黎東站

3壓驚排骨蛋炒飯

4瑪戈的布提包

5絲綢咖啡

6發財樹

7纏頭巾中的祕密

8皮耶的收藏

9黃金屋

10奧圖曼帝國的咖啡生意經

11沒有名字的路

12 Point Zero

13空曠又擁擠的地窖

14咖啡的滋味

15貝登考之謎

16甜甜的時間軸

17虛擬真實的巧合

18左岸的祕密

19咖啡王朝

20不可能的真實

21重逢咖啡館

內容試讀

序章

有些巧合,不需要去解釋。

如果解釋得太多,反而就假了。因為本來可能就是假的,只是因為和某些真的事物重疊了,它就成了發生在真實中的巧合。但因為有真實的部分,混淆了眼睛。 所以眼見之事物也有可能是假的,只是錯覺讓人以為是真的。

就比如說重逢這件事,在誰也沒有安排的情況下,人與人之間多年後忽然再次見面了,這種情形下,總是帶給人很大的驚喜。當然,這位與你重逢的對象必須是你喜歡的,要不然就算重逢了,也必然想盡辦法躲開吧?

瑪莉是我的好朋友,她是德國職業學校畢業且領有最高級美髮專業證照的美髮師,我們一起到巴黎來找一家「重逢咖啡館」。因為我認識要開這家咖啡館的老闆,所以我很希望能與他再見一次面, 我更希望在這家重逢咖啡館再見到他時,問他更多關於咖啡知識的事。上一回見面時間太匆匆,我沒有把握機會,好好的跟他學習,這次若再遇見他,我是再也不會放過問他更多關於咖啡歷史的機會了。

上一次,瑪莉沒有跟我一起來。說實在真是太可惜,錯過了很多精采又不可思議之事。比如,這位要開重逢咖啡館的咖啡先生,或許可以提供瑪莉工作專業方面一些有關法國時尚史的資料。我是說真的,這位咖啡先生如果真開了這家「重逢咖啡館」,肯定會是一個神奇有魅力的地方,絕對可以吸引很多很多人來這家咖啡館喝咖啡。

只是,我們現在已經在森林區走了大約兩小時了,瑪莉說要折回市區,她已經走不動了,汗流浹背的她快要哭出來了。

「妳不是尋我開心吧?」瑪莉不肯往前走,就著路邊一棵老樹的大盤根坐了下來,順便把鞋子脫下讓腳丫子透透氣。

「我發誓就在這附近!可是為何就是找不到那位咖啡先生的房子………」我把上次離開巴黎前憑記憶手繪的地圖拿出來又比對了一下方位。

真的急死人了!雖說為了確定「重逢咖啡館」是否已經開張 ,我們今早還先去了上次我住的那家旅館,卻發現已經換人經營且整修一新,原來的老闆也退休了。 新的旅館櫃檯員說無法提供舊業主的資料,所以當初提供我「重逢咖啡館」資料的那位女老闆也找不到了。

「那別找了,我們去左岸喝咖啡就好了。不一定要找什麼重逢咖啡館啦……」身材微胖的瑪莉把鴨舌帽當扇子用,把額前凌亂蓋住眼睛的頭髮吹了吹。

「再試一次,如果還找不到,我們就到左岸喝咖啡。」雖然我也想放棄了,但心裡總有點不甘心。

這時隱約看見從林邊走來一位老先生。

「請問……」我試著用法文詢問:「貝登考先生?你認識嗎?」

老人用灰濁的眼珠看看我,他拿了一支手杖,穿了一件淺灰的小坎肩,綠格子休閒褲,腳踩著一雙皮製涼鞋,灰色的帽子和他的頭髮、鬍子幾乎同色。

「路易?」他反問道。

「是是是!」哇!真高興,看來我是問對人了。

老人一聽我說是,就開始巴拉巴拉說了一長串我聽不懂的話,邊說還邊用手杖邊指著森林的一個方向。

完了!一個字都聽不懂。

「請問需要我幫忙嗎?」後面突然出現了一位年輕人,「我是他的孫子。」

老人又把方才那段話巴拉巴拉重複了一遍給孫子聽。

「我阿公說老路易亂丟了一堆垃圾,人間蒸發了。」

「那他的房子呢?這樹林中不是有一棟很古老的房子?還有一個很大的地窖?」我問。

年輕人問了阿公關於房子的事情,老人巴拉巴拉又說了一堆。

老人的孫子試著精簡的翻譯:「沒有人知道路易去哪裡了,去年冬天他就不見了。  有一些人來把他的房子給完全剷平了,我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妳往那個方向去看看,我猜房子已經不見了。」

老人聽得很專心,這時又補充說了一堆。

「阿公說巴黎有很多古老的區域並沒有畫進地圖裡,妳有可能永遠找不到。還有那位老路易愛耍神祕,曾經告訴阿公要去外星球居住,可是我阿公說他只會製造髒亂而已……抱歉,沒辦法多幫妳。」年輕人似乎不太願意翻譯這種聽來毫無根據的鄰里閒話。

祖孫兩人走遠了。

瑪莉和我順著阿公指的方向走,只是又走了一大圈仍然看不到任何的建築物。

「哇,這老沙發好漂亮!」瑪莉突然看到路邊的草叢裡,有一張融入綠意的沙發, 因為它的顏色本來就和周遭植物的顏色相近,加上又有點潮溼,如果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雜亂的樹林植被中有一張沙發。

我向瑪莉指的方向跑過去,定睛一看「哇!」我大叫,「我看過這張沙發!」

瑪莉聽了皺皺眉,覺得我是不是因為中暑而昏頭了呀?

我立即啥也不管的跳進草叢,跨著大步,避過咬人草和踢開一堆纏腳的蔓藤,越靠近沙發,越確定我曾坐過這張沙發,「沒錯!這就是那位咖啡先生的沙發!」

瑪莉不肯跟過來,遠遠站著一臉迷惑的樣子。「這就是妳朋友丟的大型垃圾喔?」

「這不是垃圾!這裡就是我們要找的那棟房子的所在!」我大叫。

瑪莉雙手一攤搖搖頭,「房子在哪?我怎麼看不見?」瑪莉轉動著眼珠問我。

我因為太驚訝了,不想理會瑪莉的質疑,並開始檢視沙發。

我先把旁邊的草撥開,因為淋雨潮溼,沙發都長出霉斑了!我繞到沙發後方,發現沙發後頭沒有蓋到金絲絨布的白色棉布都腐朽了,我扯扯已經爛掉垂下一半的棉布,彷彿看到沙發布後頭有些什麼東西。

「喂,沙發中藏了東西……」我跟瑪莉說。

「哇!別看了!我快吐了,我最怕家具發霉了,走吧!我相信妳的故事啦!」瑪莉快失去耐心的直喊著叫我走出草叢。

「我可不會放棄,一定要看看沙發中藏了什麼……」我用手很輕易的就將腐朽的棉布撕開了。

沙發裡頭的東西,讓我完全呆住了。

原來,那裡面有很多各種顏色的絲綢蝴蝶結!雖然每一個蝴蝶結都髒汙潮溼了,卻沒有失去曾有過漂亮的質感。

在蝴蝶結中間,有一張牛皮卷軸,上面打印著很多小星星和畫著咖啡果樹,卷軸的右下方角落有一個古體刻字:

「Reunion」

我差點昏倒了!這是怎麼回事?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上一次來巴黎時,所遇見所有的人事物,當然還包括這張沙發的主人。這個奇幻的故事,到底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生命中呢?而我又為什麼會回到這個樹林中,來找一個旁人認為不存在的曾經呢?

好了,我還是先把我上一次到巴黎所遇見的故事講給你聽吧。

整個奇幻的經歷,或許是巧合,或許是刻意的安排,或許你聽完之後完全不相信, 但我建議你先聽完再說。因為有些情節看來那麼身歷其境,你一定會問到底這個故事是不是真的呢?

故事得先從一個三百年前的真實歷史場景開始………


一六八一年六月,巴黎東郊的謝勒修道院。

到底是哪些人想來巴黎?

有人為了時尚而來,有人為了藝術而來,有人為了浪漫而來,有人是為了到此一遊(像我就是,一定要寄很多明信片跟所有親朋好友炫耀一下),有人只是經過但並沒有很想要來巴黎……

然而十九歲的瑪莉,她其實處在百般不願意的傷感中來到巴黎的。她是三百多年前的人,我們只能猜想她的痛楚,看看她的處境,或許可以試著體會她的心情。

她的遭遇是這樣的:

瑪莉在炎夏中的修道院中發抖。

她已經完全不知道,這是因為身子太孱弱,還是修道院的房間太冷而造成的身體顫抖。雖說這個謝勒修道院與皇室關係密切,主持修道院的女主持全是歷代皇室的單身女眷,且這些修女不是公爵便是公主,雖都是金玉之身,但為了顯出勤儉虔誠的形象,修道院中的設備,當然不能與當時太陽王路易十四居住的凡爾賽宮的奢華相比。瑪莉有位姊姊便是在這個修道院出家的,負責照顧從凡爾賽宮搬來修道院休養身體的瑪莉,而瑪莉在修道院中的日常活動和去留,都要經得路易十四批准。所以不管瑪莉想要回凡爾賽宮還是回娘家,除了路易十四的官方批准手諭規定的活動路線之外,修道院裡沒有任何人可以擅自作主讓瑪莉自由來去。

瑪莉的修女姊姊每日來看瑪莉幾回。這天早晨,當姊姊發覺瑪莉來日不多時,忍不住哭了。姊姊先在修道院的小聖堂幫瑪莉祈禱了一番,離開時囑咐小女僕瑪戈,若有任何狀況都要立即通知她。

修女姊姊離開之後的房間,顯得更是清冷。

瑪莉蒼白的臉和嘴脣,只是不斷的發出類似「嗚嗚嗚」或「啊啊啊」斷斷續續急促的呼吸聲,她想停也停不住,總是不時的像是要卯足力氣才能吸一口氣般,接著憋住那口氣在胸中半晌,然後又在一陣狂咳之後,回復成急促的呼吸模式。

瑪莉就這麼個樣兒辛苦的重複著半日了。

小女僕瑪戈拿著剛燒好的熱水進來,用食指和拇指拎起水盆中的熱毛巾,鼓起兩腮試圖吹涼些才好將毛巾擰乾,因為所有的冷水都燒成滾水了,她忘了留一些冷水下來。瑪戈聽著瑪莉因為疼痛嗚咽的聲音,內心感到慌亂不已,她知道瑪莉將熬不過今天了。

瑪莉繼續用虛弱的聲音喊著冷。

小女僕瑪戈只好不停的用熱毛巾給瑪莉擦熱身子,順便將瑪莉身上不停冒出的冷汗拭淨。瑪戈將瑪莉一頭紅色的髮絲撥到她瘦弱肩膀的一邊,輕輕的擦拭完汗水後, 再將紅色的長髮抓成束狀攬起,重覆擦乾瑪莉的上半身。

「妳聽!皇帝應該來了吧?」瑪莉突然眼睛一亮,用力的把瑪戈的手推開,急促的呼吸似乎也停止了。瑪莉茫然且無法聚焦的眼神望向窗外,只是她眼神就算怎麼用力的聚焦,似乎也無法看得很遠。

瑪莉似乎想看得更清楚,於是用雙手的指腹揉了揉雙眼,她或許只是想製造一些幻想,她以為曾如此疼愛她的皇帝,會應她的要求從凡爾賽宮到巴黎來看看她。

好多天前就要小僕役捎口信去給皇帝,說受著痛楚的瑪莉想見皇帝最後一面。瑪莉說只要皇帝來看她一眼,就算身體再痛也無所謂了。然而凡爾賽宮那邊竟然靜悄悄的一點回應都沒有,皇帝甚至到此刻也未出現,瑪莉身體的痛卻日漸加劇。

瑪莉聽窗外的馬車人雜聲漸漸遠去消失了,理解到並無人為她而至,她費力的半起身,舉起兩隻手臂,像有人在她上方吊著隱形的絲線那樣無法自主的左右亂晃,瑪莉用力的把手指伸入蓬鬆凌亂的紅髮絲中,接著所有的失望化成一長聲的嗚咽尖叫……

小女僕瑪戈看到瑪莉這種半瘋的狀態,只能緊握著毛巾,嚇軟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這是房間中僅有的一張椅子。

環顧整個房間,也只有一張瑪莉躺著的床,床頭上方有一個釘著耶穌的十字架。瑪莉帶出凡爾賽宮僅此一套的絲緞華服,沒有夠大的木箱或衣櫥可以置放,只能胡亂搭在床腳上。這件漂亮的衣服早就全壓皺了,是被瑪莉自己的雙腳給踏踢得凌亂不堪。小女僕瑪戈瞥了一眼這件漂亮的錦羅綢緞,偷偷想著或許瑪莉再也不需要漂亮的衣服了吧?此時的瑪莉身上僅穿著一套白色的棉質長睡袍,然而也早已被瑪莉自己的汗水、口水和莫名的嘔吐物給弄得又黃又臭了。

小女僕瑪戈哭了起來,無意識般的也顧不得髒,用給瑪莉擦身子的毛巾哽咽著緩緩拭淚。她不敢哭得太大聲,以免瑪莉會更加誇張的幻想著皇帝的到來。就像過去這幾星期的情況,瑪莉歇斯底里的大叫和幻覺,讓人簡直快要精神崩潰,瑪戈已經被瑪莉鬧得好幾天沒闔眼了。

瑪莉突然轉頭回神望著瑪戈。這突然的舉動讓瑪戈嚇得停止哭泣,因為瑪莉的臉實在太蒼白了,她空洞的眼神像極了兩個無底的漩渦,瑪戈摀住眼睛不敢看瑪莉,她怕一不小心就會跌入這巨大的狂亂空洞之眼中……小女僕瑪戈六神無主, 她因為過於害怕,卻又找不到辦法解決眼前的混亂,只好輕輕閉上眼睛,握著毛巾的雙手顫抖著舉到胸前,壓著自己怦怦跳的心臟……然而儘管瑪戈看不到瑪莉混濁的眼珠和可怕的表情,但是還是聽得見瑪莉的不規則呼吸聲,更聞得到房間裡充滿的惡臭氣味。其實小女僕瑪戈此時已經不怕這些味道和聲音了,因為還有另一個更讓她不寒而慄的東西飄散在空中……瑪戈開始念著修女姊姊教她的玫瑰經,她想聖母瑪莉亞一定可以趕走房間裡纏繞著瑪莉的鬼怪……

說到這裡,我只能告訴各位,這是真實的歷史故事,不是我杜撰的人物和場景。 這位正在承受著身體疼痛的瑪莉,原本是一位紅髮的絕美少女。

她其實並不愛哭,只要看過瑪莉笑容的人,都會對她深深著迷。瑪莉的美麗和天真,在當時的法國絕對無人能敵!我誇張了嗎?一點也不!瑪莉以貴族女公爵身分進凡爾賽宮生活時,被法皇路易十四的弟媳莉絲露特讚譽有佳,這位莉絲露特本是來自德國的公主,嫁給了路易十四的弟弟菲利浦。莉絲露特一生看過無數美女,但當她看到瑪莉‧安潔莉克‧德‧思柯瑞這位法國貴族軍官的女兒時,還是忍不住驚為天人!身為法王路易十四弟媳的莉絲露特,甚至還寫了一封信給她德國的貴族親戚們,形容這位當時不過十七歲少女的絕世美貌。尤其是瑪莉那一頭紅髮,絕對可以讓路易十四有重新戀愛的感覺!

年方十七的瑪莉就靠著美貌與紅髮,從原本只是想到宮中找個丈夫的貴族女公爵,一夕翻轉被路易十四選為正式情婦,瑪莉立即踢開所有情敵,成為路易十四皇帝的最愛。

而十五歲的瑪戈,正是從家鄉跟著剛滿十七歲的瑪莉來到凡爾賽宮一起生活的小女僕。除非必要,她們是鮮少來巴黎的。畢竟凡爾賽宮離巴黎市區有十七公里, 平常出趟門並不容易,而且年輕的瑪莉只想在凡爾賽宮度過她榮華富貴的一生, 因為她在凡爾賽宮所得到的任何東西,都要比巴黎來得更華麗也更昂貴。

然而世間虛華如泡影。

瑪莉在兩次小產之後,莫名生起病來。

對路易十四而言,瑪莉兩年前十七歲時,來到宮中的天真爛漫和一頭天生紅髮的吸引力漸漸都已消失。再者,路易十四素來喜愛聰明、有交際手腕和可以幫忙政事的女性,而漂亮的瑪莉卻只顧著享受奢華生活、著重時尚、花錢如流水,又對學習新事物興趣缺缺,皇帝也就開始對她不耐煩了。

一心想要懷上路易十四的孩子,藉「子」鞏固宮中地位的瑪莉沒能如願。就在第二次產下死胎之後,身體越來越差。

路易十四要瑪莉到巴黎東郊的皇室修道院靜養。或許凡爾賽宮人太多了,在巴黎這座離塵不離城的老修道院,對於治癒或許患了心病的瑪莉有幫助。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路易十四的安排很現實。一切圍繞在他身邊的人事物,都必須如太陽般明亮,因為他是太陽王啊!一個莫名其妙開始病懨懨的少女,且在宮中樹敵眾多的十九歲官方情婦瑪莉,並不符合皇帝的期望。

而來到巴黎郊區老修道院的瑪莉天天盼著皇帝的拜訪,卻一天天的失望,身體也一天天的孱弱下去。而她卻一心只想告訴皇帝一個祕密,這個祕密只有她和小女僕瑪戈知道,瑪莉計畫如果皇帝來看她,她想用這個祕密交換回到凡爾賽宮的機會,只要她能把這個祕密親口告訴皇帝,她就可以重回凡爾賽宮的生活圈!只是路易十四卻沒有給瑪莉這個機會。路易十四只希望瑪莉能好好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而且最好不要在凡爾賽宮裡結束生命。

這真是太沒人性了,對吧?我只能說更可憐的故事還在後頭。瑪莉的身體之所以日漸虛弱和流產,正是因為法國最有名的凡爾賽宮投毒事件。當時的貴族很愛占星算命,又愛聽從占卜師的指導,只要不高興誰,就偷偷去占卜師那裡拿毒藥回凡爾賽宮對別人下毒,當時的凡爾賽宮因為許多人中毒而讓宮中生活亂成一團。

年紀輕輕的瑪莉其實一直明白凡爾賽宮中有人下毒之事,但她總以為若是遠離是非圈,不過問其他嬪妃和貴族們的權力欲望,或許就可以躲過被算計的命運。當瑪莉看到許多懷了孕的宮中女貴族們接二連三流產或胎死腹中時,心裡極度恐懼, 完全明白是有人想要爭寵而謀害有著皇帝血緣繼承人的詭計。

當瑪莉再度懷孕時,她決定演出流產的戲碼,她偷偷將新生的嬰兒交由小女僕瑪戈的母親撫養,瑪莉想等到身子好些時,再告知皇帝這件事。

只是瑪莉並不知道,這極機密的戲碼挽救了她的孩子,卻沒有拯救自己日漸惡化的健康。

瑪莉被送到了皇家修道院來,說好聽是安養,其實就是等死。

「皇帝可能明天會來吧。」瑪戈禱告完後,啜泣著站起來將毛巾淘淨,又開始幫瑪莉擦掉額上的汗珠。

「妳總是說明天,我等了許多個明天。可是,我想這次沒有明天了。」瑪莉悠悠的說。

「我想皇帝一定會來的,他最喜歡妳幫他設計的蝴蝶結,不是嗎?你們曾經不論穿什麼衣服,都要繫上同一款由妳設計的蝴蝶結……」瑪戈故作輕鬆狀的說。

「以後會有三個蝴蝶結,是吧?兩個大的,一個小的……我都想好樣式及顏色了,皇帝今天來,我就會跟他說要買印度的絲綢布……」瑪莉說到這,便開始大聲的咳嗽。

瑪莉想要起身,但全身充滿著疼痛,她抓著瑪戈的手臂半坐起身,臉突然脹成深紅色,同時間瑪戈聽到修道院前庭又傳來馬車的聲音。小女僕瑪戈機警快速的扶瑪莉躺回床上,接著跑到窗邊探頭看是誰來了。

「孟德斯潘夫人……」小女僕瑪戈摀嘴大叫。

「怎麼是她!妳快走!那個布包包……」瑪莉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著小女僕瑪戈喊著。

瑪戈驚慌的提起瑪莉交代她要帶回家鄉的一個大布提袋,和自己幾件細軟的小布包,慌亂到不行的腳步還踢翻了水盆,她關門前看到瑪莉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 嘴角還似乎隱約流出血來……

瑪戈從修道院的洗衣房後頭一個小門,跑到了後方藥草花圃的樹林裡,她的裙邊勾到樹叢的枝子因而撕裂了好大一塊。她發瘋似的什麼也不管的從老修道院一直朝馬恩河的方向跑去。在那兒已經有瑪莉的家人安排好的車夫,隨時等著把瑪戈載回家鄉。

跑得滿身大汗的瑪戈用力搖醒已經在河邊等了好幾天的車夫,她跳上馬車,車夫機警的一鞭擊著馬身,馬車朝南方回家鄉的路上快速駛遠……

看到這裡,各位可能以為我寫的是一部歷史外傳小說,對吧?其實完全不是。現在就要來述說,為什麼我要用路易十四太陽王最後一位官方情婦瑪莉的故事來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