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3300040
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
作 者:江國香織
譯 者:陳系美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日本女作家
出版日期:2006年09月25日
定價 210 元
優惠價  -21%  166 元
內容介紹
‧江國香織成名作,與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齊名
‧榮獲紫式部文學獎‧讀者票選最棒的愛情小說
‧江國香織最具代表性、最廣被討論的作品

像水一樣的小說,感覺荒謬的愛戀關係,卻蘊含了真正的愛、包容與體諒。
因為當你真正愛一個人時,你會捨不得對方受到任何一點委屈。


笑子回頭說「你回來啦」時的笑容,我打從心底喜歡。笑子絕不會滿臉歡喜地衝出來接我。先是一臉好像做夢都沒想到我會回來的驚愕表情,然後再慢慢漾起微笑。彷彿在說,啊,我想起來了。這讓我感到非常輕鬆而安心。
──睦月

我非常喜歡睦月,所以才會跟他結婚,可是我不相信愛情這種東西,會讓人二十四小時都想跟對方黏在一起。然而話雖如此,我也不想把這個跟睦月說,一旦說出口的瞬間,我會憂鬱到想哭。我究竟是怎麼了?
──笑子

愛情是什麼?幸福又是什麼?
笑子與睦月,在一般人的眼中是一對普通的夫妻。但其實笑子的精神很不穩定,也有酒癮;睦月還有一位同性的情人……各自懷抱著「傷」的兩人,互相關心、尊重、安慰彼此,一起對抗外界的壓力與危險。
所以,愛是「明天、後天,還有未來的日子,我們都會這樣活下去。」
純度100%的愛情小說,喜歡江國香織的你絕對不能錯過!


來自讀者的感動-------------------------------------------------
不論讀幾遍……
我已經讀過十幾遍了,可是每次讀還是會感到心痛。雖然笑子覺得只要能愛著對方就幸福了,但還是為她感到痛苦。
當你為戀愛所苦時,讀這本小說就會獲得再努力看看的鼓舞。──羽智

最棒的傑作
江國香織最棒的傑作!
三個主角個性純粹到令人心痛。特別是描寫笑子時更是了不起,如哭泣前、就要哭出來的瞬間、哭泣時、哭過後……等描寫,滿溢的情感透過文字確實地傳達給讀者,江國香織真的是天才!
這本書可以給我率直地活出自己與無比的勇氣。──雨

與眾不同的戀愛
雖然是與眾不同的戀愛,可是比起讀普通的男女愛情小說,我更能明瞭愛情是什麼。雖然是他是同性戀,但是卻是真心愛的妻子的。三個人都是純粹地愛著彼此,不管讀幾次都不會膩的小說。──小玉

普通的愛情小說
江國香織筆下的世界都非常美麗與平靜,雖然描寫的人物都不是「普通」的人,可是他們卻是過著普通的生活、談著普通的戀愛。我想那樣的愛情或許還不錯,笑子可以率直、誠實的面對自己,還有可以包容她一切的睦月。我好羨慕笑子哦!──瑠子



作者介紹
江國香織
一九六四年生於東京,出身文學世家,畢業於目白短期大學國語國文科,以輕盈卻直逼人心的愛情故事見長。
得獎紀錄:
‧曾以「草之丞的故事」獲每日新聞社小小童話大賞(收錄於《與幸福的約定》)
‧《芳香日日》則獲得第七屆坪田讓治文學賞與第三十八屆產經兒童出版
‧《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獲得第二屆紫式部獎
‧《我的小鳥》獲第二十一屆路傍之石文學賞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獲得第十五屆山本周五郎賞
‧《準備好大哭一場》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賞
暢銷作品;
《去愛吧!間宮兄弟》《甜蜜小謊言》《寂寞東京鐵塔》《準備好大哭一場》《冷靜與熱情之間》《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與幸福的約定》《芳香日日》《神之船》《我的小鳥》及多種英語繪本譯作。

譯者簡介 /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曾任空大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準備好大哭一場》《寂寞東京鐵塔》《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藍或另一種藍》《樹上的草魚》《甜蜜小謊言》《去愛吧!間宮兄弟》等書;日劇「跟我說愛我」「金八老師」「白色之戀」,卡通「相聚一刻」「小紅豆」「哆啦A夢」「鹹蛋超人」「灌籃高手」「神劍闖江湖」等。

規格
商品編號:03300040
ISBN:9861750347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750347
各界推薦
譯序 / 陳系美

這幾年翻譯江國香織的書,我一直惦記這部江國香織的成名作《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不只是因為這本書是江國香織榮獲「紫式部文學賞」的成名作,也不只是因為書中的女主角笑子也是位譯者,更大的原因是,那年(十幾年前了吧)我在日本留學時,愛上了同一個研究所的日本男同學,和他一起進電影院看了這部《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的電影,而這位男同學牽著的手並不是我的,是另一個男生的。

走出電影院,兩個男生意味深長地說我很像劇中的「笑子」,我也只能大大方方閃著淚光微笑說「是啊」。到了週末依然和他,還有他的戀人,還有很多同性戀的男性友人,從筑波直奔東京的新宿二丁目──號稱全世界同性戀酒吧密度最高的彈丸之地──喝酒,長達半年之久。

當然後來,我從笑子「畢業」了。不過,江國香織這部《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總是不經意地在我心裡閃著。尤其當心裡黑成一片的時候。


《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是江國香織早期的作品,也是她的成名作與代表作之一,最初出版是在一九九一年。十幾年來歷久不衰,經常出現在日本年度票選十大戀愛小說榜上,甚至還曾經和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並列為男.女作家的第一名作品。更神奇的是,這本書竟然也出現在日本大學「人際關係論」課程的學生推薦書單上,去年二○○五日本「想叫心愛的人看的書」的戀愛小說十大排行上,竟然也榜上有名(名列第六。《冷靜與熱情之間》第二,《挪威的森林》第五)。

這我就有點想不透了,因為這是一部類似《斷背山》的同性戀小說,描寫的是一個酒精中毒的妻子嫁給了一個同性戀的丈夫,這樣的夫妻生活裡還夾了一個丈夫的同性戀情人。這樣的一本書,為什麼會出現在「人際關係論」的推薦書單裡?為什麼戀愛中的人會想叫另一半來看這本書?然而這也或許就是,《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的神妙與歷久不衰的魅力之處吧。


女主角笑子是一個義大利文譯者,有酗酒的毛病,情緒搖擺不定,三不五時要看精神科醫生。男主角睦月則是個內科醫生,男同性戀者,有個同性戀的戀人阿紺。睦月的母親認為,醫生是個講求「信任」的行業,一個醫生如果不結婚在社會上的信任度會被打折,儘管知道兒子是個同性戀者,還是三番兩次要求他去相親,而睦月也都去了,心裡盤算著反正事後再婉拒就是。可是這次他碰到了笑子,笑子並不在乎他是同性戀者,還說對做愛沒啥興趣,兩人竟然也就結婚了,對社會對家庭都有了交代。

結婚的時候兩人還訂下協議,允許彼此都能有戀人。兩人也都掛念著對方的感情生活,笑子甚至主動請睦月的戀人阿紺來家裡玩,和他做好朋友,還不時提醒睦月可以去阿紺那裡過夜。睦月則找來笑子的前男友,安排他們去遊樂園玩。

然而,這樣一個沒有愛情基礎,徒具形式的異性戀者和同性戀者組成的婚姻,理應也能擁有平淡而相安無事的生活,但兩人卻在傷害與被傷害之間行走著,因為有個東西悄悄地萌生了。「愛情」,這個讓人在傷害與被傷害中反覆浮沉都無法抑止的東西。笑子最後還處心積慮想生一個「三個人的孩子」──睦月、阿紺、笑子──的。


江國香織許多作品都在思索「愛情的存活環境」。拿最近的《寂寞東京鐵塔》和《甜蜜小謊言》來說,《寂寞東京鐵塔》探討的是少男和熟女人妻的愛情,彷彿在說越不可能越被禁止的環境更能讓愛情活得堅韌有力?而在順遂的環境、日覆一日的婚姻場域裡,愛情似乎就衰微了?於是需要《甜蜜小謊言》?

而這部《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所處的環境更令人匪夷所思,畢竟要在越黑的夜空裡,星辰才能更為閃閃發光。然而我想,除了愛情的存活環境之外,《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更直逼的核心大概是:愛情是什麼?

不曉得你在這本書裡讀到的「愛情」是什麼?我在翻譯的時候,經常想起江國香織在《寂寞東京鐵塔》說的:「面對愛情,人大概非得勇敢不可。」


附帶一提,由於《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在日本的長紅不衰,許多讀者非常關心笑子的未來,江國香織在二○○二年終於發表了《雞冠花的紅、柳葉的綠──十年後的閃閃發亮》,但願不久也能和台灣讀者見面。

 

內容試讀
1抱水

睡前眺望星空是睦月的習慣,他深信兩眼都一點五的視力是這個習慣造成的。我也和他一起來到陽台上,但我不是為了看星星,而是為了看睦月眺望星空的側臉。睦月有著短而齊整的睫毛,是個美男子。 

妳在想什麼?睦月問我。

「想人生的事。」

擺明在撒謊,睦月卻一臉認真地點點頭。喝著愛爾蘭威士忌,和丈夫在陽台上吹夜風,對我而言是幸福至極的時刻。

可是,天氣很快就變冷了。

匆匆退回開著暖氣的室內,一進來就和紫色大爺四目相對。用水彩畫的紫色大爺,有著濃密的鬍子。我站在畫前唱歌。大爺很喜歡聽我唱歌。

唱了兩遍︿下雨的月亮﹀後走進寢室,先將熨斗的插頭插好。電線是黑白斑駁的那種。算好時間,適時掀掉毯子和床罩,拿起預熱完畢的熨斗一絲不紊地從床單這一頭燙到另一頭,熨得平整服貼。燙床單的時候,我不會像熨衣服的皺褶時那樣哼著歌。因為重點是動作要快。因此需要集中精神,專心地熨。這是睦月唯一要求我做的家事。

在熨好的床單上快速鋪上毯子,拔掉插頭。

「請上床。」

我們十天前結婚了。但是,要說明我們的婚姻,恐怕頗費周章。

「謝謝。」

睦月露出一貫的笑容說,很快鑽進溫暖的被窩裡。

我的工作是翻譯義大利文,其實只能算打工性質。這個禮拜拖拖拉拉一直在翻譯的一篇訪談報導,今天非得完成不可,因此我關掉大燈,關上寢室的門,坐在書桌前,將威士忌緩緩倒入玻璃杯。看著這深琥珀色的液體,我不禁一陣恍惚。

酒精中毒?妳是自尋煩惱啦。醫生曾經這麼笑著說。妳的肝臟和胃腸都很健康。基本上,妳只是每天喝個兩、三杯吧?可是我戒不掉啊!聽我這麼一說,醫生拍拍我的肩膀說,這是心情的問題。耶穌基督也說過啊,喝一點酒有益身心健康。開一些維他命給妳吧。總之,不要擔憂煩心。

總之,不要擔憂煩心。我出聲模仿醫生這麼說。

我感到背後的視線回頭一看,巨絲蘭(Yucca elephantipes)正目不轉睛盯著我瞧。這棵有「青年之木」奇怪別名的盆栽,是阿紺送的結婚賀禮。這盆葉子又大又尖長得筆直茂盛的植物,我總覺得它在向我挑戰。

我瞪著阿紺送的植物,將威士忌一飲而盡。


醒來時,睦月已經在廚房。

「早安。要不要吃荷包蛋?」

我搖搖頭。

「柳橙呢?」

「要。」

當我淋浴完畢回到廚房,睦月已經洗好餐具。一片片被切成梳子模樣的柳橙淌著新鮮的果汁,放在玻璃盤裡。

我吃柳橙的時候,睦月去設定空調,讓房裡維持一定的溫度,並且為我選好一天的BGM哻。

我把水裝在杯裡,準備給青年之木澆水。朝陽透過百葉窗在地毯上畫出條紋圖樣。水聲涮涮作響彷彿在說很好喝似的,滲入青年之木的土裡。我纏著睦月,叫他說阿紺的事給我聽,他說,回來再說吧。

睦月是個醫生,每天早上九點十分準時開車出門。他是在醫院上班的醫生,除了值夜班的日子,過著和週休二日上班族一樣的生活形態。送丈夫出門後,我迅速將報紙翻閱一遍,開始整理昨夜終究沒能完成的訪談報導。這是一篇住在米蘭的時裝設計師的訪談稿,翻譯著「我只能愛美麗的東西」之類的評語,讓我感到厭煩至極。此時電話響起。我媽幾乎每天都打電話來。

「有沒有什麼改變?」

母親過於憂心的口吻讓我有些煩躁。氣得我一口頂回去,妳指的改變是什麼?寢室的五斗櫃最上層抽屜,放著錄放影機的說明書、結婚戒指的保證書、公寓的租賃契約書等文件,還有兩份診斷書也放在一起。母親的口吻讓我想到診斷書。原本,母親只知道其中一份。那份用措詞矛盾的日文寫的診斷書,上面寫著,我的精.神.病.並.沒.有.超.出.正.常.領.域.。那個笨醫生還說,精神病是一個非常廣義的說法,不能說妳沒有精神病,但是不要緊,只是情緒不穩定的程度而已。想喝酒也是這個原因吧。找個人結婚就好了。││找個人結婚就好了,就是最後這句沒有責任的忠告,害我被迫相了七次親。 

「怎麼了?妳心情不好啊?」

「沒有啦,因為我正在工作。」

我拿著電話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水蜜桃汽水,用單手打開汽水罐。

「努力工作也很好,不過家事也要好好做喲。」

母親接著又說,喝酒要有節制喲,過一陣子我會和妳爸來看妳,替我問候睦月。我掛上電話,將空罐子扔進垃圾桶。

知道睦月是醫生的時候,我媽非常高興。不過,高興的原因並不是醫生的社會地位或收入。

「他是醫生的話,比較讓人放心不是嗎?」

母親頻頻看著睦月的照片認真地說。(不知是約會第幾次的時候,我告訴睦月這件事,他聽了開懷大笑。哈哈哈,同樣是作賊心虛的人。)

母親的電話就這樣令人討厭,總是讓人想起憂鬱的事情。睦月不喜歡擁抱女生,所以也不曾吻過我。總之,就是這麼回事。一個酒精中毒的妻子配上一個同性戀的丈夫。真的是,同是有隱疾的人啊。


要說什麼呢?睦月問。和阿紺去看電影的事?和阿紺去海邊的事?陽台很冷,我把毯子裹成星星王子的斗篷那樣,啜著威士忌。

「和阿紺去山上的事。」 

沒去過山上,睦月笑著說。

「那麼,說阿紺跟貓打架的事。」

「那件事,上次說過了吧。」

我說再說一次,然後搖起酒杯,讓冰塊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響代替掌聲。睦月慢慢喝著埃維昂礦泉水,開始緩緩道來。

阿紺有一隻名叫克洛的柴犬,從幼犬就開始養了。他有一套很奇怪的養狗理論。每次要跟狗打架、或是罵狗的時候,如果用兩隻腳站著,用空出前腳,也就是手,來跟牠打很不公平。所以他跟克洛打架的時候總是四腳趴地。儘管他是很認真地要一決勝負,但對手是熟知脾性的克洛,所以該怎麼說呢,感覺像是在嬉戲玩鬧似的。不過有一次阿紺到我住的地方玩,那時我養了一隻貓,那大約是五年前吧,我還住在荻窪的時候。阿紺要跟那隻貓打架,因為他突然趴在地上然後狠狠地撲向那隻貓,我當然嚇了一跳,但是那隻貓受到的驚嚇更大。那隻貓的名字叫做卡波。卡波顯得非常激動,然而貓和狗是不一樣的,貓是會用「手」的不是嗎,而且用起來比人類靈活。更何況貓的手上還裝著「刀」。結果阿紺被抓得滿臉是血,簡直像時代劇被斬殺的角色一樣。那個樣子真的很慘。

睦月咕嚕咕嚕喝著埃維昂礦泉水,滿臉懷念地閉上眼睛。雖然講的是同樣的故事,但睦月絲毫沒有省略。這樣的睦月,讓我心滿意足。


比截稿日期晚了兩天,我才在車站前的咖啡店裡,將翻譯好的稿子交給編輯。這是個晴朗的日子,我稍微散步了一會兒才回家。一到家,就看見睦月的父親站在門前。他看見了我,舉起一隻手,微笑地向我打招呼。

「嗨,太好了。我正想沒人要回家呢。」

中年,這個字眼總給人疲憊衰頹的印象,但他的笑容卻和這個印象大相逕庭。

我說了一聲對不起,說我去散步了,睦月還在醫院。一邊打開大門的鎖,遞了拖鞋給他,又泡了玄米茶。

「我馬上就要走了,不用麻煩。只是來看看你們的情況。」

他這麼說,我不禁緊張起來。來看我們的情況?什麼情況?我的父母和睦月的母親都非常贊成我們的婚事,唯一反對的人就是這位公公。

「這間房子很不錯嘛。」

是啊,託您的福。我竟然這麼回答,話一出口就覺得「託您的福」說得實在太卑屈了。

「到底還是結了婚啊。」

公公突然進入主題。

「我對妳的父母感到很抱歉。」

「請別這麼說,我爸媽很高興呢。」

「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的關係吧。」

來了。另外一份診斷書的事。檢查的結果,沒有愛滋病的嫌疑。

是沒錯啦,可是我們也很抱歉。這句話到了嘴邊還是吞了回去。我實在說不出口,我也有情緒不穩定的毛病,所以算是扯平。

「跟他結婚,就像抱著水一樣吧。」

此時,我感到背後寒氣逼人。不消回頭也知道那寒氣的來處。於是我用青年之木也聽得到的聲音,清楚而大聲地說:

「無所謂。因為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做愛。」

公公霎時一臉驚愕,但隨即微微地笑了笑。我想緩和一下這種僵硬的氣氛,連忙站了起來。

「聽點音樂吧?」

從睦月的CD盒子裡,隨便挑出一張放進音響裡。

「我幫您換杯茶吧。這杯茶已經冷掉了。」

咚咚咚,音樂大聲響起。

「妳喜歡歌劇啊?」

我端新茶來的時候,公公說。

「妳真的很特別啊。」

是轟隆作響的音樂起了作用嗎?之後公公閒聊了一些家常就走了。但是,「像抱著水一樣」這句話,卻清楚地烙在我心裡。這是抱著辦家家酒般的愉悅心情,以及任性而便宜行事所結下的婚姻,必須付出的代價。


星期天,而且還是聖誕夜,睦月卻在為地板打蠟。我想一起打掃擦擦玻璃窗,睦月卻說,等一下我來擦就好了。星期天打掃家裡是睦月的興趣。

「笑子,妳去睡個午覺吧。」

睦月有潔癖。如果不親自把一切弄得乾乾淨淨就覺得不舒服。

那我去擦皮鞋好了。我這麼一說,睦月回了一句,我剛剛擦好了。

「怎麼了?」

看著呆呆杵在那裡的我,睦月一臉不解地問。睦月經常遲鈍到令人訝異。我當然知道這是一開始就說好的。不必在意什麼是丈夫該做的、什麼是妻子該做的,這種荒謬無稽的事。無論是打掃或是煮飯,誰比較擅長就誰做就好了。

實在太無聊了,我拿了一瓶白酒坐在紫色大爺前面。

「喝吧,不要理睦月了。」

大爺一臉開心的樣子。

「笑子。」

睦月嘆氣似地說。

「不要坐那裡啦,我正在打蠟。」

我喝了一口冰涼的德國白酒。

「嘮叨的睦月。」

無可奈何,我只好坐在沙發上避難,唱歌給大爺聽。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的︿White Christmas﹀是我唯一會唱的英文歌。當我一邊喝酒(這酒雖然便宜但是很好喝)一邊唱歌,睦月卻走了過來,搶走我的酒瓶。

「不可以把整瓶喝掉。」

我忽然覺得自己不幸極了。

「還給我。」

睦月快速走向廚房,把酒放進冰箱裡。

滿懷抗議的心情,我用力大聲唱歌。唱到喉嚨都痛了,耳朵也痛了。但是,睦月卻絲毫不為所動。

「不要像個小孩一樣。」

我感到背後有人在訕笑。回頭一看,果然是阿紺的青年之木。這使我怒不可遏,先是抓起旁邊的抹布,接著是玻璃清潔劑和蓋子,接二連三往那株可恨的植物丟過去。

「笑子!」

睦月連忙制止我。

我難過到難以自抑,不由得放聲大哭。哭著哭著覺得自己很沒用,卻又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停止哭泣,呼吸就變得困難起來。睦月將我抱到床上,用從容不迫的語氣說,妳就稍微睡一下吧。這反而讓我更加懊惱,一直抽噎個不停。

結果我就這樣哭著睡著了。醒來已經是黃昏時刻,家中變得一塵不染。

「去洗個澡吧。」睦月說。「今天是聖誕夜,我們去外面吃飯吧。」

為什麼總是這樣呢?睦月實在太溫柔了。這反而常常讓我覺得很痛苦。

「睦月。」

我想說,明年自己煮什麼大餐來吃吧。

「什麼事?」

「明年買一棵聖誕樹吧。」

寬大的睦月輕鬆地笑了,然後遞出一個小包裹說,這是今年的聖誕禮物。

鬆開綠色的蝴蝶結,打開白色的包裝紙,出現了一個銀色的東西。形狀像是一朵百合花,用這個花型來做打泡器真是太別緻了。

「這叫香檳攪拌匙。」

睦月說,用它來攪拌香檳酒,能打出細緻美麗的氣泡。

「好棒哦。」

那麼,今晚買一瓶上好的香檳回來吧。我這麼一說,睦月卻搖搖頭。

「可是,上好的香檳用不著這個啊。」

為了讓便宜的香檳打出氣泡的香檳攪拌匙,是何等美麗的禮物啊。

睦月送我的第一份禮物是泰迪熊。古董的複製品,淡粉紅色的泰迪熊,裝在大盒子裡繫著緞帶,睦月在相親的翌日拿來送給我的。

第二份禮物是地球儀。透明塑膠製的,我一眼就愛上了。那是去文具店買筆記本看到的,睦月當場就買給我。睦月送的禮物不曾讓人失望過。

喜歡嗎?當然喜歡。就在回答瞬間,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離譜的事。明明是聖誕節,我卻沒有為睦月買任何禮物。我壓根兒就沒想到要送禮物。

「好了,想去吃什麼呢?」

「睦月,我跟你說……」

我買了天體望遠鏡想送給你,但是因為年底的關係,可能要好幾天才會送到。││竟然把謊言說得這麼流利,我自己也感到很驚訝。

「太棒了!」

睦月眼睛發亮。我的丈夫,是個不會懷疑的人。

今晚,究竟有多少情侶共進晚餐呢?室內的燈光映在亮晶晶的玻璃窗上。紫色大爺、青年之木、同性戀者、酒精中毒者,都在這薄薄的玻璃窗裡。


 

後記

平常我就非常小心謹慎,然而再怎麼小心,也會突然愛上一個人。

我想寫的是極為基本的愛情小說。例如愛上了一個人,對那個人的感覺。我認為,每個人都是天涯孤獨的。

《那年,我們愛得閃閃發亮》這個書名,是取自入澤康夫的一首詩。這首詩是這樣的。


閃閃發亮

掏出閃閃發亮的錢包

買了閃閃發亮的魚

也買了閃閃發亮的女人

買了閃閃發亮的魚

放進閃閃發亮的火鍋裡

閃閃發亮的女人擁有

閃閃發亮的鮮魚火鍋

拿著閃閃發亮找的零錢

和閃閃發亮的女人一起

帶著閃閃發亮的魚

帶著閃閃發亮的錢

走在閃閃發亮的夜路回家

看著閃閃發亮的星空

閃閃發亮的淚珠奪眶而出

閃閃發亮的女人哭了


各章的標題裡,「熟睡者與守護者」以及「撒星星的人」是擅自從繪畫借用來的。後者我已經忘記是哪位畫家,前者是西蒙.索羅門(Simeon Solomon)的畫,原題為「THE SLEEPERS AND ONE THAT WATCHETH」,三個男女互相偎著臉頰、有點不可思議的美麗繪畫。西蒙.索羅門是十九世紀的人,因為被疑為同性戀者而被逐出畫壇。

坦白說,我認為談戀愛、相信彼此,是一件魯莽的事。怎麼想都是蠻勇。

儘管如此依然有許多人我行我素,談起戀愛來不瞻前顧後,但願這些人會喜歡這本書。


一九九一,春。

                                                            江國香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