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6400002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2:凜田莉子一戰成名
作 者:松岡圭祐
譯 者:李漢庭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WOW系列
出版日期:2013年03月28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連科學儀器都辨別不出來,莉子憑什麼本事破解謎團?!

*暢銷250萬部的新形態智慧系小說!
*「沒有血」卻充滿趣味的推理傑作!
*詢問度最高!讀者最期待中文化的一對解謎搭檔!

東京地鐵人手一本!
改編電影、漫畫,全面強勢攻占!

「你以為的真相,其實全是偏見!」

因為偽鈔出現,短短兩天,東京物價瘋狂暴漲,超商便當從數千日圓暴漲為數萬日圓,JR電車搭一站就要九千日圓以上,錢再多也不夠用。所有人急著找出幕後主使者,卻全被耍得團團轉!

莉子深入調查後,卻意外挖出東京謎樣貼紙的真相!兩者間有何關連?莉子和小笠原這對意外的搭檔,將會攜手解開什麼樣不可思議的謎團?萬能鑑定士Q究竟要如何解除日本前所未有的危機? 

Q來了!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kanteishiQ



作者介紹

松岡圭祐

1968年12月3日生於日本愛知縣。1997年推出第一部推理小說《催眠》,甫一出版便在日本造成轟動,被譽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心理推理」小說傑作!《催眠》的銷售量至今已突破100萬本,創下小學館文庫本的空前暢銷紀錄!《催眠》一書後來並被改編成電影及電視劇。
目前松岡圭祐的推理小說共分為《催眠》《千里眼》及《魔術師》三大系列,充分展現其過人的寫作深度和廣度,每每讓讀者耳目一新。其中《千里眼》系列,不但曾入圍「大藪春彥賞」,評價更勝過《催眠》,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之後,松岡圭祐主攻「大人也能看的輕小說」「沒有血卻充滿趣味的推理小說」:「萬能鑑定士Q」系列,一推出便再度引爆話題,成為近年來少數賣量超過250萬冊的暢銷作品。

◆譯者簡介
李漢庭
1979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2003年進入專利事務所開始從事翻譯工作,2006年底開始從事書本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

規格
商品編號:06400002
ISBN:9789861334486
頁數:21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4486
內容試讀

精美的贗品 小笠原悠斗進角川書店四年,擔任《週刊角川》的雜誌記者。而小他三歲,芳齡二十三的凜田莉子,則令他魂牽夢縈。 

當然不只是因為她修長的手腳,與模特兒般的傲人身材。還有那雙像貓一般的大眼睛,生硬卻迷人的笑容。最重要的,是她過人的鑑定眼光。 

莉子開了一家鋪子,名叫「萬能鑑定士Q」。店面位於飯田橋神田川沿岸,住商混合大樓一樓,裝潢時髦,店裡沒有員工,只有她一人。招牌雖然寫著鑑定士,但那只是個店名,她本身並沒有任何證照。最後那個Q  的意思也是不明不白。 

然而凜田莉子擁有深厚的知識與敏銳的觀察力,因此她的鑑定能力可以瞬間看透事物的由來,判斷一切的真假與價值。這讓小笠原覺得她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女人。聽她說她來自沖繩,真不知道究竟有過什麼樣的經歷。在偶遇之後的幾天,沒什麼機會聊到她的過去,結果小笠原還是不清楚她的背景。 

但小笠原覺得,沒關係。或許我是個不及格的雜誌記者,以男性立場挖她的隱私確實不妥。但只要親近起來,她一定會主動告訴我。沒錯,再拉近一點彼此的距離吧。 

時間過了晚上八點半,莉子身穿優雅的毛領花呢外套,與小笠原走在大久保通上,趕往牛込警察局。 

小笠原還是穿著今天早上上班的那套西裝。雖然他做夢也沒想到會進警局,但西裝果然保險萬用,應該不會被白眼。 

至少警方沒有對小笠原來訪表示厭惡,就已經謝天謝地了。通常雜誌記者到任何公家機關,都要吃閉門羹的。 

而且再怎麼說,都要感謝身邊的同夥氣勢懾人。凜田莉子發現可疑公司IONA食品企圖闖空門的伎倆,一小時前才阻止了他們的企圖。凶手集團被逮捕,現在正在牛込警察局裡接受偵訊。 

「凜田,」小笠原邊走邊問:「他們到底是什麼來頭?花這樣大的工夫,就只為了闖大樓二樓的空門?」 

「我也不清楚。」莉子嘟噥道:「但犯罪動機應該不是錢吧。」 

「不是錢?為什麼?」 

「我大概算過一下,光是租下東京都內三個店面,他們就要付兩百萬日圓以上的簽約金。因為日本店面在簽約出租時,都要先繳半年保證金。然後買瑕疵幣三十萬,買食材三十萬,廚具、廚房設備、商用冰箱,就算中古的也要五十萬。即使安裝跟拆除全都自己來,也要花汽車的油錢跟場地水電費。總共要花四百萬吧。」 

「該不會那個住二樓的公務員超級有錢吧?所以才被闖空門這樣。」 

「沒那回事。」 

「妳怎麼知道?」 

「窗戶旁邊的花紋窗簾,來自NITORI家具,一千六百日圓。雖然天黑看不太清楚,但冷氣機的室外機已經生鏽了。跟那棟全新的大樓根本不搭。可能是從其他地方搬來的時候,連冷氣機一起帶來了吧。有錢的話早就換新了。所以他的生活應該很簡樸。」 

「但這是神樂坂的一流地段啊?」 

「警察衝進去的時候,從窗邊亮起的燈光範圍來看,裡面應該是套房,頂多一房一廳。應該是在通勤方便的地方租屋,獨自生活吧。就一個在東京都上班的公務員來說,沒什麼奇怪的。」 

「原來如此⋯⋯那為什麼還要闖公務員的空門呢?如果不是要偷東西的話⋯⋯啊!該不會要是對住戶不利吧⋯⋯?」 

莉子搖搖頭,說:「那應該會帶凶器才對。有凶器的話,警方應對會更加緊張,也會沒收凶器。」 

「這麼說來也對。」小笠原抓抓頭。「對了,妳跟葉山警部補是怎麼認識的?」 

「其實也沒認識多久啦。」莉子邊走邊看著小笠原。「為什麼這樣問?」 

「沒有啦,想說妳好像幫葉山解決過案子什麼的⋯⋯」 


莉子微笑道:「那沒什麼大不了啦。只是他拿幾樣東西來給我鑑定而已。」 

「警察會付鑑定費嗎?」 

「我是沒拿到啦⋯⋯反正又不缺錢。」 

「意思是做白工嗎?」 

「我喜歡動腦呀。而且能夠幫到人,還有更好的報酬嗎?」 

「妳真是個標準的大好人啊。我二十三歲的時候,根本是個沒用的社會新鮮人,整天只會耍笨。」 

「我也是啊。高中當過棒球隊經理,也老是挨罵。」 

莉子難得說起自己的過去,引起小笠原的興趣。「是喔?妳搞砸什麼了嗎?」 

「電視上的職棒選手,不是會在眼睛底下塗油彩嗎?我跟爸爸看了電視轉播之後,爸爸說那是因為失誤,所以在臉上亂畫作為處罰。我也當真啦。隔天就拿書法用的墨汁去參加球隊練習,哪個隊員失誤,我就滿臉微笑,把他的臉塗黑。」 

莉子說完就笑,小笠原也跟著笑。但,內心卻是瞠目結舌。 

在棒球隊員臉上塗墨汁⋯⋯?除了天然呆沒有其他形容詞了。不對,不可能,一定是開玩笑。聰明如她,高中時期怎麼可能這麼蠢?我才不信。 

「然後啊,」莉子又說:「球隊顧問老師大發雷霆,吼我說:『妳以為是人體彩繪啊!』我還以為老師說的是集訓晚餐,就說:『要放蝦子嗎?』因為我聽到『繪』,就只想到『雜燴』而已。」 

「哈哈⋯⋯真開心啊。」 

肯定是在開玩笑。凜田莉子怎麼可能是這樣的蠢蛋?根本就是不同人吧⋯⋯ 

兩人來到十層樓的牛込警察局前。大廳燈火通明。不久前才剛來過,一回生二回熟。兩人向大門旁的制服員警點頭致意,就直接進去了。 

櫃檯已經無人值班。他們走樓梯上三樓,前往刑事部。 

刑警室白天還擠滿一堆便衣,現在只剩小貓兩三隻。剩下的女警看到兩人,就說葉山先生在七樓會議室。 

女警只說了這句話,沒有其他指示。看來應該可以在局裡到處自由活動吧。 

小笠原心想,我們現在還真有地位。想必是莉子的能力受到肯定了吧。不過這層樓也有會議室,卻特地要到七樓去,或許局裡高層也參加了。讓我們自由活動,應該是希望莉子出席會議吧。小笠原與莉子離開刑警室,搭上走廊旁的電梯。 

小笠原在電梯中說道:「說不定會給一筆獎金喔。」 

「才不會呢。」莉子像在苦笑一般:「經濟這麼不景氣,這點小事怎麼會有獎金?」 
「可是妳遏止了犯罪啊。不感謝妳才奇怪吧?」 

電梯門打開,兩人走上走廊。 

這層樓就像一般公司裡的幹部樓層。燈光、壁紙到地板,風格整齊劃一,質感超群。沒有下面那些亂堆的紙箱,也沒有人來人往。氣氛就像一池寧靜的湖水。 

正當兩人不知如何是好,那頭傳來了開門聲。 

走廊對面某一扇木紋房門打了開來,走出一位熟悉的瘦削男子,腳步相當急促。正是葉山翔太警部補。 

他低著頭走路,似乎沒注意到旁人,差點就要從小笠原他們眼前走過。小笠原開口道:「那個⋯⋯剛剛辛苦了,應該大功一件吧。」 

葉山停下腳步,看著小笠原。但他的臉上沒有笑容,眼神渙散,就像第一次在刑警室裡看到的一樣。葉山呢喃說道:「喔⋯⋯是你們兩位啊。」 

小笠原有點摸不著頭緒,問道:「請問後來怎麼了?逮捕的嫌犯有誠實招供嗎?」 

葉山默默撇開了視線,好像在思考些什麼,然後看也不看小笠原就說了:「兩位,請跟我來。」 

他轉身走向剛剛那扇門。葉山敲敲門說:「報告。」打開門,看著小笠原兩人。應該是要等小笠原兩人進門,才能把門關上的意思。 

從動作來看應該是歡迎,但葉山的表情跟態度卻不是這麼回事。 

莉子猶豫地看著小笠原,小笠原對莉子聳聳肩。 

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但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小笠原用眼神示意:進去吧! 

莉子點點頭,第一個進去,小笠原緊跟在後。 

兩人走進房間之後,葉山也跟著進去,隨手帶上了門。 

房間裡空間寬敞,地上鋪著紅地毯,牆上則是高級的紡織壁紙。但為什麼看起來如此不對勁?應該是因為巨大圓桌旁只坐著兩個男人吧。 

兩人身穿西裝,而且一眼就知道相當高級,跟葉山完全不同。一個有點胖,戴著眼鏡。另一個又瘦又高,留著小鬍子。兩人的共同點,就是屁股都黏在椅子上,一點都沒打算要起身,相當不親切。 

小鬍子問道:「這一男一女是?」 

葉山誠惶誠恐地介紹:「這位就是萬能鑑定士Q  的老闆,凜田莉子小姐⋯⋯」 

「哦∼」眼鏡胖子高高在上地說:「就是慫恿管區妨礙我方行動的人啊。」 

莉子瞠目結舌,一臉錯愕。「咦⋯⋯?」 

小鬍子坐在椅子上,又更往後仰了些,問道:「藤堂到哪去了?」 

「藤堂⋯⋯是哪位啊?」 

「別裝傻!就是你們放走的男人,藤堂俊一!」 

葉山急忙對小鬍子說:「請等一下,我並不覺得她協助藤堂逃亡。她不是故意的。」 

胖子焦躁地低吼道:「結果來說就是這樣!」 

小鬍子的口氣也一模一樣:「把你們知道的全招出來,否則別想回去!」 

小笠原感到相當不舒服,反駁道:「請等一下!兩位究竟想問什麼?凜田小姐只是盡力防堵犯罪啊!」 

小鬍子聽了便嗤之以鼻:「什麼防堵犯罪,根本是火上加油!」 

胖子拿下眼鏡,掏出手帕邊擦邊說:「你們說的犯罪,如果是指有人要侵入那棟大樓的二樓,那就錯得離譜了。」 

這指控簡直令人無法忍受。小笠原反駁道:「用那樣周全的偽裝偷偷闖入二樓,還不算犯法嗎?」 

小鬍子不耐煩地問:「你又是誰來著?」 

「⋯⋯我是《週刊角川》記者,小笠原悠斗。」 

說出職業就尷尬了。想必對方一定會更加厭惡,搞不好還把我轟出會議室呢。 

但沒想到,氣氛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完全超乎小笠原的想像。 

胖子又戴上了眼鏡,一臉困惑地看著小鬍子。小鬍子也是啞巴吃黃蓮的表情。 

「原來是記者大人啊。」小鬍子整個客氣起來。「誠如你所說,那確實是非法入侵。這點我們也很清楚。緋崎,你說是吧?」 

姓緋崎的那胖子,也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頭說:「那算不算非法入侵⋯⋯確實不合法。請讓我收回方才的發言。」 

嚇死人!小笠原偷偷咋了舌。我還以為報出記者頭銜會被趕走,沒想到對大官反而挺有用的。跟葉山這些管區警察的反應有如天壤之別。 

小笠原心底鬆了口氣,但努力不表現在臉上,說道:「凜田小姐無法忍受 IONA 食品的違法行為,找葉山先生商量,才逮捕了這一行人。我想無論全國哪一間警察局在相同狀況下,都會採取相同行動。沒人感謝不打緊,但也不應該受責備吧?」 

大官怕媒體的性格似乎非同小可,兩人臉上的火氣明顯消退不少。 

小鬍子總算挺起了腰桿:「有不禮貌的地方,我們表示歉意。但請兩位了解一件事情,今天晚上神樂坂的非法入侵行動,並不構成刑事案件。嫌犯沒有被拘留,也不會被起訴。所以嚴格來說並不成案。」 

「咦?!」莉子驚呼。 

小笠原也是詫異不已,目瞪口呆地問葉山:「不是以現行犯逮捕嗎?怎麼會這樣?」 

葉山移開視線,像蚊子叫一樣喃喃說道:「因為⋯⋯有很多複雜的原因啦⋯⋯」 

「好了。」小鬍子伸手示意葉山住口。「我們要問凜田小姐的事情很簡單。妳知不知道這個人去了哪裡?如此而已。」 

小鬍子打開手邊的檔案夾,拿出一張照片,往圓桌上一拋,就滑到了小笠原眼前。 

小笠原拿起照片一看,是個中年男子,那張臉似曾相識。 

莉子大吃一驚,嘟噥道:「這個人是⋯⋯」 

兩個男人一看莉子的反應,雙眼炯炯有神。緋崎瞪著莉子說:「妳果然認識!」 

「是啊。」莉子不明就裡地回答:「我是認識,但只有剛剛在路上的一面之緣罷了。」 

「真的?」 

小笠原代替莉子回答:「她說得沒錯。就在闖入二樓的嫌犯被逮捕之後沒多久,他就從神樂坂人行道上往我們走來。」 

年齡四十來歲,身材瘦小,髮線有點高。身上西裝雖然沒有小鬍子那樣高級,但也很不錯,領帶則樸素了點。一臉老實樣的男人。 

「那麼,」緋崎嚴肅問道:「你們跟他說過話?」 

「說過。他問我們發生什麼事,我們說大樓二樓被闖空門了。」 

「⋯⋯然後呢?」 

「他聽了,就轉身快步離開。我跟凜田小姐只知道這麼多了。」 

兩個男人面面相覷,長嘆一口氣,又往後仰了去。 

緋崎咋舌道:「不妙,竟然碰巧在回家的時候發現騷動,給他跑了!」 

小鬍子抓著頭說:「葉山,為什麼沒讓便衣刑警在四周待命?你們多少有查過,他就是二樓住戶吧?」 

葉山乖乖地說:「我們知道住戶是公務員,藤堂俊一。但長相就⋯⋯」 

「要防範闖空門,卻不知道被害人是什麼人物?這在普通搜查中也是大漏洞啊!」 

緋崎指著莉子說:「我倒想問問妳。為什麼要找上警局?妳明明沒有受到任何危害,何必要這麼多管閒事?」 

莉子看來更不知所措了。「我是⋯⋯」 

小笠原突然打斷對話,向著緋崎說:「如果你有問題,怎麼不先把來龍去脈說清楚?凜田小姐只是平凡不過的民眾,什麼都不知道卻要接受你們的盤問,完全不合理!這是侵犯人權!」 兩人啞口無言。小笠原感到自己冷汗直流。 

如果說話不小心點,可能會被抓到小辮子,遭人反將一軍。 

沉默了半晌之後,小鬍子的表情變了。 

他的態度明顯比剛才沉著很多,說道:「好吧。照片裡這男的,藤堂俊一,是中央公務員。職位是國立印刷局的工藝官。」 

「工藝官?」小笠原嘀咕道。 

莉子告訴他:「就是畫鈔票圖版的人。負責先用紙筆畫出原稿,然後雕刻原版。」 

緋崎的臉又臭了起來。「妳怎麼知道這件事?」 

小笠原不高興地對緋崎說:「她是知識淵博的鑑定士。」 

葉山也小心翼翼地為莉子辯護:「是的。雖然她是個人執業,但與古幣商有往來,了解紙幣製作過成並不奇怪。當然,僅限於有公開的範圍。」 

緋崎不開心地低頭,凝視桌面。 

小鬍子清了清喉嚨說:「我是絹笠遼,現任於財務省大臣官防秘書課財務官室。這位是緋崎敦司,是我根據警察廳警備局指示,從警視廳公安部請來的。」 

公安⋯⋯小笠原心想,事情應該不單純。 

日本公安部的職責,主要取締特殊、殘暴、大規模的犯罪行為,例如思想犯、組織犯等。資深記者曾說過,由於職務本身的隱密性,連媒體本身都很難接觸他們的搜查行動。 

緋崎用手指推了推眉間的眼鏡框:「我們的手法,跟社會大眾知道的警方辦案手法不同。基本上,也是以合法為前提,但當國家陷入緊急情況,為了打開局面,就會採取一些不太合法的手段。」 

小笠原問緋崎:「今晚的非法入侵就是⋯⋯」 

「如果法院有發搜索票,當然最省事。可惜沒有證據。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要逮捕藤堂,才能掌握印製偽鈔的物證。」 

莉子大吃一驚:「你說偽鈔?」 

「沒錯。」絹笠用手指捻著嘴邊的小鬍子,點頭說道:「現在冒出了完美無瑕的偽鈔。不僅肉眼看來毫無差別,更能輕鬆通過任何儀器檢測。」 

緋崎接著說:「從製程來看,畫家手法跟真品一模一樣。可見工藝官藤堂肯定有牽扯在內。但是這案子不能照警視廳的正常立案程序來跑,畢竟就算抓到藤堂,沒揪出背後的偽鈔製造集團,也毫無用處。如果大張旗鼓逮捕嫌犯,打草驚蛇,對方肯定會湮滅證據。所以我們才用了最低程度的非法手段。這方法可以將影響社會的程度降到最低,不僅能搜索藤堂的房間,或許還能捉到本人。甚至還請教聲音專家來做掩護呢。」 

小笠原背脊發涼。「不過⋯⋯這種小事只要跟房東借鑰匙不就⋯⋯」 

「藤堂把房門鎖換了,不能複製也沒有備用鑰匙。而且門窗都裝了警報器,唯一可以侵入的小窗也裝了鐵窗。再加上沒有搜索票,房東不一定會答應,而這項行動也不打算被房東發現。我們行動的第一前提,就是機密。目前完美偽鈔出現還是最高機密,我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騷動。尤其不想被你這種媒體相關人員發現。」 

如此不惜成本,原來是為了打造完美犯罪啊。他們連自己的警方同伴都騙,避免公安的非法行為留下紀錄。這次闖空門實在令人傻眼。沒想到竟然會花數百萬的納稅人血汗錢,來掩飾犯罪行動。 

小笠原問緋崎:「IONA食品那個姓立浪的人,還有非法入侵被逮捕的人,都是你的手下嗎?」 緋崎搖搖頭。「我們並不打算被管區盯上,所以還正式成立法人,取得有限公司的名號。沒有實際活動,但有合法登記。公司不僅有董事,還聘了員工。裡面大多是警視廳相關保全公司的人,文件上表示他們是調職,但他們並非公務員。不過他們的一切行動,由我們負全責。我們已經向葉山說明過,他也清楚了。所以相關人員全都無罪釋放。」 

葉山臭著臉。被公安的保密主義耍著玩,當然不會開心。 

小笠原看著緋崎:「情況嚴重到⋯⋯不得不採取非法手段嗎?」 

「當然。」緋崎嚴肅地看著小笠原:「說是戰後最大的緊急狀態,也不為過。」戰後最大的緊急狀態,也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