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1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2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3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4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5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6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7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8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9
  •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6400015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11:京都名寺靈驗的秘密
万能鑑定士Qの事件簿XI
作 者:松岡圭祐
譯 者:李漢庭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WOW系列
出版日期:2015年01月26日
定價 270 元
優惠價  -21%  213 元
內容介紹

★ 歡迎新朋友!首次欣賞本系列的人也能開心讀。
★ 系列暢銷破400萬冊,改編真人電影話題不斷、備受矚目!

一座名不見經傳的京都小廟,竟能讓前往許願的議員都如願成為內閣官員?!
看莉子與同門師兄精采鬥智,看小笠原如何勇奪美人心!

當萬能鑑定士遇到頂尖聰明的帥哥住持,會擦出什麼樣的激烈火花?

京都一間毫不起眼的小寺廟音隱寺,在帥哥住持水無施瞬的經營下,五年內成為全國皆知的人氣景點。靠的不是神佛之力,而是號稱能夠實現願望的神秘儀式。

令人意外的是,水無施瞬也跟莉子一樣師承瀨戶內陸!莉子直覺事有蹊蹺,幾乎看穿了水無施瞬的手法,卻仍無法掌握關鍵證據。

正當莉子與小笠原奮力拆解音隱寺靈驗的秘密時,水無施瞬已鎖定傳說中的國寶──安倍晴明的式盤,千方百計想找到行蹤不明的式盤,占據作為音隱寺的鎮寺之寶。

總是比水無施瞬慢一步的莉子,是否來得及阻止師兄的竊取國寶之舉?水無施瞬這一連串精心的策畫,背後真正的目的何在?莉子將面對前所未見的強勁敵手,展開終極智慧對決!

作者簡介
松岡圭祐

1968年12月3日生於日本愛知縣。曾經以催眠師及魔術師的身分在綜藝節目演出。1997年推出第一部推理小說《催眠》,甫一出版便在日本造成轟動,被譽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心理推理」小說傑作。《催眠》的銷售量至今已突破一百萬本,創下小學館文庫本的空前暢銷紀錄,並曾被改編拍成電影及電視劇。目前松岡圭祐的推理小說共分為《催眠》《千里眼》及《魔術師》三大系列,展現過人的寫作深度和廣度,每每讓讀者耳目一新。其中《千里眼》系列,不但曾入圍「大藪春彥賞」,評價更勝過《催眠》,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近年來最膾炙人口的作品為「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系列(共12冊),總銷量突破400萬本,被喻為新一代日本國民推理小說,並改編為漫畫與電影,均成功再造銷售熱潮與話題,粉絲不斷追讀、緊盯系列相關出版與改編訊息,紛紛表示:「每一本都好看到一口氣就能看完,然後又要眼巴巴地等待下一本!」「題材新穎、角色設定十分有趣、穿插其間的常識,更能滿足好學的讀者,魅力遠超過一般類型小說的年齡與族群喜好限制。」

譯者簡介
李漢庭

1979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2003年進入專利事務所開始從事翻譯工作,2006年底開始從事書本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

規格
商品編號:06400015
ISBN:9789861335261
224頁,25開,中翻,平裝
內容試讀

許願文 

電視節目通常不是電視台自己拍,而是發包給製作公司。製作公司規模有大有小,大公司可以一手包辦整個節目的製作,但井村奈央任職的這間小製作公司勢單力薄,只能負責節目裡的一個小專題。

而且這個專題,還是京都地方電視台晚間新聞的外景影片,長度只有幾分鐘,之前聽說電視台還會派菜鳥主播來跑這種外景,但現在經費拮据,通常都是由派遣員工奈央來採訪。 京都北區最知名的是金閣寺,但今天要訪問它附近的音隱寺,就連京都土生土長的奈央都沒聽說過這座寺廟,但它確實座落在鏡石通上的一條小巷子裡。

音隱寺給奈央的第一印象就是小而講究,正殿似乎才剛翻修過,塗滿鮮紅的油漆,四處金碧輝煌。同行的外景攝影師不禁喃喃自語:「這麼鮮豔的顏色,暴露在紫外線底下很容易褪色吧?能保持這個光澤代表經常上漆,搞不好很賺錢喔。」

節目劇組來這裡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名為「請提供資訊」的觀眾投稿信箱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上面寫著,傳說京都有間歷史悠久、只有內行人才聽說過的寺廟。這可能是廟裡僧人自導自演,導播也是半信半疑,但當奈央見到廟裡的年輕住持,這全都不成問題了。

奈央心裡小鹿亂撞,幾乎把工作拋在腦後。

他身上的亮紫色袈裟十分搶眼,有淡淡的異國風情,理著光頭的小巧臉蛋就像百貨公司裡的假人那樣俊美,洋溢著潘安再世的氣息;那中性的長相配上大光頭,簡直是來自外星球的和尚,再配上一雙深棕色的誠摯眼眸,完全是可擄獲少女心的頂尖俊俏模樣。

態度穩重,氣質高尚,身段優雅,令人看了不禁煩惱盡空,有股衝動想皈依佛門。奈央還是第一次覺得能見到某人就是萬幸。

奈央呆站在正殿前,直盯著水無施瞬的臉瞧。

「喂,」導播小聲問,「奈央,怎麼啦?下一個問題呢?」

「啊……是。」奈央這才回過神,把頂在瞬面前的麥克風收回自己嘴邊。「聽、聽說你年紀輕輕就繼承了這座寺廟⋯⋯那個,可不可以請你說明一下這座音隱寺的由來?」

水無施瞬露出神秘的古風微笑,淡淡解釋:「本寺目前雖然無門無派,但其實應該是源自南北朝之前的名門正宗,我爺爺正是發現了指點位置的石碑,才會重建本寺,再振佛光。」

「哇⋯⋯所以這裡歷史悠久囉。請問水無施住持,聽觀眾說經常有黑頭車出入這座寺廟,而且是有錢人家帶著保鑣進出正殿是嗎?」

「妳說這件事?其實政客密訪本寺許願,並不少見。」

「政客?所以是京都市議員之類的……」

「不只,國會議員也經常來訪。比方說第二次吉田內閣那時候,一位民自黨的候補閣員就對本寺傳統儀式相當有興趣,之後所有希望入閣的議員便接連上門造訪。不瞞妳說,國家有政教分離的原則,所以政客們都是私下造訪,不能公開。」

「真是出乎意料。抱歉我說些不禮貌的話,既然名人願意拋開其他大寺大廟,特地前來此處許願,想必貴寺特別靈驗吧?還聽說這裡有獨樹一格的許願儀式?」

「不敢說是獨樹一格……只是本寺代代相傳的儀式,對我來說十分普通。這邊請,我讓各位見識見識。」

瞬邁開腳步,那步調極其優雅,簡直像莎士比亞舞台劇的演員,奈央陶醉地緊跟在後,劇組也開始移動,攝影機保持奈央與瞬的特寫。

當時還是九月下旬,離秋天楓紅還早,藍天底下的寺院一片翠綠。老實說京都四處都是庭園大師打造的美景,這裡算不上特別,而且好像是最近才整理過,修剪過的枝葉都還沒發新芽。

但這些對奈央來說都不重要,樹木花草只是用來襯托瞬的背景。

正殿的長廊上跪坐著一對身穿袈裟的銀髮男女,聽說是瞬的爸媽,奈央向兩人點頭致意,兩人生硬地回禮,看來瞬的爸媽不像瞬那麼習慣攝影機,似乎很害怕接受採訪,剛才訪問他們的畫面應該是不能用了。

正殿附近有一群石佛像,佛像群正中央立著四支柱子,每支柱子頂點都掛著一條細鐵鍊,鐵鍊連往石柱中心掛著個木盒;整組裝置周圍都圍起繩索,不讓外人靠近木盒。

木盒長三十公分,寬二十公分,高十五公分,前面下方有個小抽屜,上了個鎖頭,這木盒看來相當古老,又不斷受著風吹雨打,看來隨時都要朽壞的樣子。

奈央問瞬:「請問這是?」

「佛教於室町時代推廣到平民階級,據說就是那個時候開始,民眾會將心願寫成許願文,供奉在寺廟之中。我們音隱寺則是將許願書收在盒內,掛在這個由石佛看守的角落,這可是非常靈驗的。」

「請問是怎麼個靈驗法?」

「平安時代的大學寮(註:類似考試院)曾舉辦過式部省考試,考生為了祈求金榜題名,將收有許願書的木盒供奉在某間廟宇中,後來該廟遭祝融之災,只剩木盒傳承在音隱寺裡。」 「所以這木盒是從平安時代流傳下來的囉?」

「據說是如此。」瞬指著木盒說,「最近一年來,本寺受多位期望入閣的國會議員之託,將姓名寫成許願文,收入這木盒內。」

奈央不禁失笑:「安倍內閣今天才要公布閣員,名單還沒人知道呢。」

「本寺也清楚在公布之前公開許願文,會造成社會動盪……但今天讓各位瞧瞧無妨。」

導播突然高喊:「有意思!攝影機先停住!」

收音人員退下,攝影師也離開,導播問助理:「內閣名單公布了沒有?」

助理操作著手機說:「電視台政治組好像還沒收到消息,我再看看各家報紙的網站⋯⋯還沒刊出來。啊!等等!」

「有了嗎?」

「各大報的手機網站都換頭版了!剛出爐的最新報導!」

「很好。」導播接過手機遞給奈央,「拿著,要拍囉。」

「是。」奈央拿著手機面對瞬,「水無施住持,媒體已經公布名單了。」

瞬露出微笑,踏入繩索中:「我們來瞧瞧許願文吧。」

攝影師湊上前去,拍下瞬的一舉一動,看來他並沒有任何偷雞摸狗的動作,光明正大地打開鎖頭,拎起抽屜的小把手,拉開抽屜。

抽屜裡只有一支紙捲,大概寬二十公分,直徑兩、三公分,瞬用他如鋼琴家般細長的手指拿出紙捲。

材質應該是和紙,又像西洋書信一樣上了封蠟,就是在文件折口滴上紅蠟,然後蓋上寺章。封蠟看來已經又乾又舊。

奈央把麥克風推到瞬面前:「請問這是何時供奉的呢?」

「兩個月前。」瞬剝開封蠟,「心願是由我親手書寫。」

瞬攤開紙捲,上面寫著工整清楚的毛筆字。

鏡頭拉近,第一個看到畫面的攝影師帶頭驚呼。

奈央也同時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只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連忙比對手機的液晶螢幕。

導播更不顧正在運轉的攝影機,高聲大喊:「這!這怎麼回事啊……」

--誠心祈求以下諸位入閣。安倍晉三大德,菅義偉大德,長勢甚遠大德,麻生太郎大德,尾身幸次大德,伊吹文明大德,柳澤伯夫大德,冬柴鐵三大德,鹽崎恭久大德

感覺就是不禁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新聞報導裡的閣員名單應該沒有任何民眾知道,卻全都寫在這紙捲上……

寺院從一大早就準備錄影,包括住持在內,沒有任何人接近這個木盒。

所以是有某人熟知組閣詳情,兩個月前來到這裡提出閣員名單祈求順利入閣?還是希望入閣的議員,分別前來許願?無論如何,這實在太靈驗了,傳聞一點不假。

奈央問瞬:「水、水無施住持⋯⋯請問這寺廟,那個,有接受民眾個人許願嗎?」

「當然有的。」瞬氣定神閒地說,「本寺接受考生祈求金榜題名,以及單相思祈求天賜良緣。」

天賜良緣⋯⋯奈央眼前的水無施瞬面帶微笑,笑容比神佛更加耀眼,這位潘安再世的俊美青年如今又套上無比的神性,簡直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總是沒什麼好桃花的奈央不禁想,如果下次能供奉祈求天賜良緣的許願文,一定要請住持把我跟他的名字寫在一起。

京都  小笠原原本想得很輕鬆,先下了車再想想是要參觀音隱寺,還是轉車前往嵯峨嵐山。

但公車一到音隱寺,不尋常的光景就將他愉快的心情震個粉碎。

公車站設在寺院中巨大停車場的角落,仔細一看,停車場裡有幾處像公車站的轉運點,可以從這裡轉搭公車至各處。但小笠原和莉子一下車,就被迫和大批遊客一起沿著以繩索圍起的路線前進,而且是單行道,直達音隱寺正門。

人潮又多又擠,根本沒機會詢問要搭哪班車才能去嵯峨嵐山,簡直就像隅田川畔舉辦煙火大會那樣擁擠。人龍在繩索圍成的簡單通道中擠得動彈不得,小笠原他們也被困在其中。

「傷腦筋了。」小笠原嘆氣道,「左右兩邊都是人,根本擠不出去啊。」

「或許就這樣往前走也不錯。」莉子也放棄掙扎,「先參觀廟裡再從出口出去應該更快。」

但無論對寺廟有沒有興趣,進門一律要付參拜費,隊伍前方的窗口正強迫每個人交出八百日圓。

直到下午四點半,兩人才總算穿過大門。由於時值夏季,太陽還高掛天上,可以看見寺院中擠得水洩不通,簡直像新年一樣熱鬧。兩人只知道腳底踩著砂石,眼前除了人的腦袋瓜什麼也看不見。

踮起腳尖一看,寺院座落在小山腰上,就像其他的京都寺院一樣,左手邊有木造的兩層樓佛堂,正面有兩座建築,門口匾額寫著大大的漢字,左邊金堂、右邊講堂。更裡面有棟紅通通的平房,肯定是正殿。

小笠原牽著莉子的手,在人山人海之中往前硬擠,四周吵鬧得連說話都聽不清楚,只要手一放開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對方,實在是不尋常的熱鬧。

費盡千辛萬苦,只見金堂與講堂的形影愈來愈大,穿過兩棟建築物後,慢慢接近正殿。

人龍來到這裡反而順暢起來,化為正殿前井然有序的參拜隊伍,人們似乎不太在乎正殿,而是往正殿側面走去,並且個個高舉手機與相機試圖拍些什麼。

那裡有什麼嗎?小笠原踮起腳尖一看,前面有四支柱子,以及吊在正中央的木盒。

「有了!」小笠原對莉子大喊,「是電視上常看到的許願盒!」

莉子也大喊回應:「許願盒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怎麼出去啊?!」

也對,小笠原左思右想,如果媒體要來採訪那盒子,同事應該就在附近。

兩人又努力撥開人群往前奮進,走到不能再走為止,這裡圍起繩索,卻離許願盒還有段距離,應該是最前排的位置了。繩索前方架著數不清的相機與腳架,電視台的攝影機更架在高一層的平台上,到處都是掛著臂章的媒體記者,幸好這個區塊還算空,記者們都走得輕鬆愉快。竟然明目張膽地禮遇媒體到這種地步,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小笠原望向媒體區,總算發現自己的同梯。「宮牧!」

宮牧拓海的體形、身高、西裝價位都跟小笠原一樣,只是一雙骨碌碌的大魚眼與眾不同。他訝異地回過頭,雙眼瞪得更大,悠哉地往兩人走來。

「喲!」宮牧大喊,「這不是小笠原嗎?怎麼,要來求姻緣啊?」

「你有多的工作證嗎?」小笠原問,「讓我們進去啦!」

「啊?聽你胡說八道。嵐的演唱會門票連成員自己的家人都拿不到,你以為自己人就能走後門?大錯特錯啦!」

此時莉子從人群中探出頭來說:「宮牧,拜託啦!」

宮牧突然一臉正經八百,拉起繩索就說:「進來吧!」然後又對警衛說,「這兩位是我們《周刊角川》的同事,能不能給個工作證?」

總算逃離擁擠的人群了。媒體專區簡直是天堂,連莉子都不禁目瞪口呆,一邊整理起剛才遭受一番推擠的雜亂髮絲。

宮牧親切地對莉子說:「凜田,歡迎來到音隱寺。真想不到妳會來……妳不是跟小笠原一起去採訪嗎?」

小笠原告訴宮牧:「剛才已經結束啦。許願文怎麼了?還沒拿出來嗎?」

「說要等水無施住持誦完經啦。他從早上一直誦到現在還沒停,跟我來吧。」

宮牧走向媒體區的前方,記者們在大砲鏡頭前面擠成一串,更前面是個連媒體都不准進入的區塊,地上鋪了十張左右的榻榻米,擺著一套佛具,正中央可見一名僧人跪坐的背影;這人身穿亮眼的紫色袈裟,正是紅遍各大媒體的名人,二十九歲就在京都獨領風騷的廟方代表:水無施瞬住持。

喧嘩之中隱約可以聽見誦經聲,香客們瞥見水無施瞬的身影,就拚了命地挺起身子對他猛拍。

誦經聲戛然驟止。

兩條繩索從正殿平行拉至石佛群,圍起一條通道,宛如廟方人員專用的伸展台,通道上面有另一名僧人正走向許願盒。

這名僧人的袈裟比住持樸素許多,手上拿著鑰匙。小笠原嚥了口口水,關鍵時刻總算到了。

媒體記者們喧鬧起來,攝影師各就各位,閃光燈閃個不停,僧人就在喧囂之中慢慢走向四柱。

他伸手將鑰匙插入許願盒上的大鎖,拆下鎖頭,緩緩拉開木盒正面下方的抽屜。

小笠原曾經在電視新聞上看過,僧人沒有任何可疑舉動,手上也沒有藏任何東西,現在抽屜裡就只有一支紙捲。

僧人拿出紙捲,沒有掉包的可疑動作,他迅速拆開封蠟,拉開紙捲給媒體觀看。

記者們一看立刻驚呼連連,閃光燈閃得更勤,電視台記者也激動地拿著麥克風說:「許願書已經公布了!上面的內容是……」

宮牧感嘆道:「真了不起⋯⋯還是一樣嚇死人的準啊。」

小笠原也愣在原地。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