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1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2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3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4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5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6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7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8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9
  •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300008
碟形世界特警隊8:命不該絕【貴族vs平民,誰的生命更貴重?】
Snuff
原文作者:
譯 者:章晉唯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Discworld
出版日期:2014年11月27日
定價 360 元
優惠價  -21%  284 元
本書為特別優惠品,恕不列計各行銷活動
內容介紹

不管看幾次該笑的還是會笑,疼的地方還是疼得亂七八糟!
每三行就滿足我的需求,這種書怎麼可以不全部蒐藏!
一個作者可以寫書寫到封爵士?看完書,真的……很屌!
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碗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沒有從第一集開始看也不影響,因為怎麼看都很好笑也很好看!
看完泰老的書以後,覺得真的回不去了。
--碟形世界粉絲真心吶喊推薦--

★其實,我們都住在「碟形世界」。

「碟形世界」是小說迷不容錯過的傳奇系列,創作30多年,口碑狂潮直追《哈利波特》。中文版1-8集推出以來,讀者驚喜地發現故事與現實中的社會情境、新聞時事持續出現巧合,除了趣味幽默的閱讀娛樂,更啟發了對於眼前世界的深刻反思。

★全球銷售突破8千5百萬冊

★小說帶動驚人經濟效益: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動畫、漫畫、桌上遊戲、舞台劇、廣播劇…激發了數不清的再創作!

★英國書店、圖書館失竊率最高的小說,同時榮獲「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

★「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

本集奪下英國幽默文學大獎,創下書店銷售紀錄,單日飆破萬冊

★《新世紀福爾摩斯》BBC團隊改編影集籌拍中!

本集劇情:

碟形世界有句俗話說,「警察沒有假期」。威默斯終於拋下工作度假去,誰知剛卸下行李,立刻嗅到重大犯罪的味道!欲言又止的酒吧老闆、沾染鮮血的奪命山丘、極不尋常的巧合線索⋯⋯他和身懷絕技的管家攜手調查,卻意外揭發一起妖精女孩慘死血案。

在種族眾多的碟形世界,妖精被視為奴隸,連眾神也不同情,當奴隸交易的黑幕漸漸浮上檯面,威默斯又該如何扭轉世人對妖精的偏見,實現他所信仰的「正義」?    

作者介紹
全球小說名家一致崇拜的說故事高手——泰瑞.普萊契    
Sir Terry Pratchett(1948-)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得主

普萊契在15歲發表了第一篇故事,用稿費買了一部打字機,此後在新聞界任職多年,兼職寫作。1983年,他出版了「碟形世界」系列的第一本小說,三年後成為英國Gollancz出版社首位簽下的奇幻小說作家,接著開始全職寫作,從此傾盡一生,都在為讀者說故事。

碟形世界創作近30年,已出版了40本,翻譯為近40國語文,全球銷售突破8千5百萬冊,是英國史上壽命最長、冊數最多的傳奇之作。普萊契不僅締造了英國書店史上的失竊率冠軍紀錄,被封為書店業績救世主,更獲得英國書商協會頒發「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2009年,英國女王封他為大英帝國爵士,表彰他對文學的貢獻。

2003年,在全英國讀者票選的「BBC 大閱讀」書單中,普萊契他的作品在前百名占據5席名次,與大文豪狄更斯並列冠軍,而碟形世界共有14本入圍200強書單,居所有作家之冠。「碟形世界特警隊」是這套傳奇小說中最受推崇的子系列,台灣目前已出版《來人啊!》《神探登場》《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第五元象》《時空亂鬥》《砰!砰!砰!》《命不該絕》等8部作品。

近年,普萊契在個人網站親自宣布他罹患了一種罕見的阿茲海默症,此後持續推廣安樂死合法化,同時筆耕不輟,年復一年為碟形世界寫下嶄新的故事,這也讓現存的作品益顯珍貴。

譯者簡介
章晉唯
生於台北,台大外文系、師大翻譯所畢。喜愛文學、電影、街舞和咖啡館。出版譯作包括《不幫忙就閃開》《血紅帽》《錢途末路》、「碟形世界」系列《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第五元象》《時空亂鬥》《砰!砰!砰》《命不該絕》等。

規格
商品編號:G0300008
ISBN:9789869014953
336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迷霧之子》作者山德森:

500年後,我們研究的不會是諾貝爾文學獎作品,而是泰瑞.普萊契的小說!

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家A. S. 拜雅特:

寫下「碟形世界」的普萊契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史無前例地吸引更多人開始讀書,因為他述說讀者想聽的故事、看了會開懷大笑的故事,而且文筆絕佳!這套書有著無與倫比的幽默、深刻的人性洞察,還有栩栩如生的奇幻世界,層次豐富,非常耐讀!      

《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普萊契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是歡樂的智者,是真正的文字魔法師。讀他的書,你可以發笑,也可以沉思。最驚人的是,這種感覺放諸四海皆準!    

故事奇才尼爾蓋曼:

在普萊契面前,我就像在中世紀商會裡向大師級名匠學習的技工⋯⋯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寫得太完美了!  

目錄
收藏最完整的「碟形世界」系列小說 

特警隊1-8集全員到齊!

第一集《來人啊!》Guards! Guards!

第二集《神探登場》Men at Arms

第三集《另有隱情》Feet of Clay

第四集《放馬過來》Jingo

第五集《第五元象》The Fifth Elephant

第六集《時空亂鬥》Night Watch

第七集 《砰!砰!砰!》Thud!

第八集 《命不該絕》Snuff

〈系列譯後記〉   文/本書譯者章晉唯

(警語:本文透露微量劇情,但不影響本系列正常閱讀,前提是能正常閱讀的話……)

某位知名劇作家只要有靈感,就會寫下隻字片語塞進書桌抽屜,作為未來創作的本錢。創作時,若一時沒想法,就從抽屜拿出字條激發靈感。而「碟形世界」系列小說的靈感則汲取於世界,整個世界都是作者的「點子抽屜」:1989年美國電視電影《神探可倫坡》系列重新開播,1993年碟形世界《神探登場》上市;1993,英法瑟堡漁船事件,兩年後碟形世界《放馬過來》上市;1997年,《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上映,兩年後,碟形世界《第五元象》(The Fifth Elephant)上市;2001年,《魔鬼終結者3》睽違十年宣布開拍,兩年後碟形世界《時空亂鬥》上市;2003年,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掀起世界風潮,兩年後碟形世界《砰!砰!砰!》上市。有些靈感來源作者曾大方表明,其來有本。其他則純屬我自己凌晨三點窩在角落劃圈圈的臆想。巧合?猜測太過牽強,其實毫無關係?這我不得而知,但泰瑞.普萊契的故事元素確實和世界流行、事件、經典和文化息息相關。

泰瑞.普萊契的小說採用的是文學解構、再建構的後現代手法。他將奇幻、現實世界各元素、故事和人物解構,再重新藉拼貼和戲仿,化成自己的故事。戲仿和拼貼作品其實在現代創作中早已不再特殊,包括大眾熟悉的漫畫《航海王》和周星馳電影皆是戲仿、互文的成功代表作品。但是,多數戲仿、拼貼文學往往片段而插科打諢,僅僅乘一時風潮而起。反觀,碟形世界最為人稱道之處就是雖然看似信手捻來,他卻能將這些碎片一一排放清楚,一以貫之,套以傳統敘事結構述說一個個精采又不落俗套的故事,並描繪出令人嘆為觀止的碟形世界觀。藉由赤裸裸的戲仿和拼貼,故事往往能引導讀者將場景投射到現實世界,尖銳地批判社會的不平和荒謬,真可謂「碟形世界純屬虛構,如有雷同,請對號入座」。

從主題來看,碟形世界特警隊系列大架構主軸多半圍繞著一致的主題:性別、種族、階級的平等。從《來人啊!》開始,故事就明文告訴讀者,作者企圖將相對於主角的「小人物」拉入焦點。隨後每一本續集,皆以城市發展為前提,著眼於性別、種族、階級流動,打打鬧鬧、懸疑解密之際,聚焦其中的誤會、衝突、摩擦、拉扯及和解。每一集都為安卡.摩波處於劣勢的角色平反,顛覆原先的社會價值。系列作後期,敘述的段落更為扎實,文學論述的力道更為厚重,而泰瑞.普萊契闡述的思想也變得清楚明朗。主角威默斯一集集從夜巡隊晉升至公爵、司令之後,故事自然而然提出了自我質疑:當小人物、街頭孩子、莽夫走卒成為了大人物、貴族之後,該如何自處?換了位子換了腦袋?判斷的標準又在何處?每個人看完特警隊系列不妨仔細思考,和主角威默斯、甚至和維提納利一塊兒找出自己的答案。

2012年年末第一集《來人啊!》出版至2014年年末,寂寞出版社費時整整兩年,出版了碟形世界子系列「特警隊」。其他系列作品尚有死神、女巫、巫師、青少年小說等等,也有一些獨立支系建構碟形世界的古文明、科學發展和工業革命背景,從特警隊系列的角度,我們偶爾可以從劇情的細微末節,嘗到背後未知故事的一絲滋味。

至於讀者最關心的,碟形世界系列好看嗎?身為讀者,我不敢說這是一系列單純令人喘不過氣,壓得你不得不翻完才大氣一吐的懸疑冒險小說,也不一定是令你啼笑皆非,無厘頭、超展開到一笑置之的消費作品。但碟形世界相當特別,特別到在兩者間找出了平衡,並值得拿到手中靜靜閱讀(也許一邊抽搐),而每一次的閱讀也許能讀出不同的亮點。尋覓閱讀樂趣的讀者能享受故事的笑料、娛樂和冒險。泰瑞.普萊契也能在語句、架構、敘事之間告訴深度讀者,故事可以這樣寫、角色可以這樣搞、結局可以這樣收。碟形世界就是如此特別,特別到有人愛不釋手、有人上癮、譯者想靠這四十本吃一輩子……(咳)。

拜託,別讓我得逞。我很怕被定型的。

內容試讀

威默斯聽到門鈴響起,男僕打開前門,接著有人走小碎石道繞到藍姆金大宅後門。不重要,只是尋常細故,男僕進門聲傳來,悄悄向西碧兒耳語,這聲音一樣歸類到尋常細故。

他聽到她說:「什麼?喔好吧,我想你最好請他進來。」她向他一開口,他便猛然回過神。「是當地警員。你能在書房見他嗎?警察從來不會好好把靴子抹乾淨,尤其是你,山姆。」

威默斯還沒看過書房。藍姆金大宅似乎永遠不缺房間。經一個女僕指點,他來到了書房,幾秒鐘後,男僕帶了當地警員進來,男僕一臉嫌惡,好像在處理死老鼠。至少,照理來說,那人應該是當地警員。但他看起來像當地警員的兒子。十七歲,威默斯判斷,而且他渾身豬味。男僕留下他之後,他光是站在原地四處張望。

過了半晌,威默斯說:「有什麼我能效勞的,警員?」

年輕人眨了眨眼。「呃,敢問您是山姆.威默斯爵士嗎?」

「那你又是誰?」

這問題似乎嚇了那年輕人一跳,一會兒之後,威默斯可憐了他,便說:「聽著,孩子,正確的程序是先說你是誰,然後才問我是不是本人,可以這麼說。畢竟,我不知道你是誰。你沒穿我認得的制服,你沒有出示警察證或警徽,你也沒有戴頭盔。不過,為了在中餐前完成這次見面的目的……我想你是這地方的警察長?你叫什麼名字?」

「呃,費尼,大人,我是費尼.夏敞……呃,費尼警察長?」

威默斯自覺羞愧,何必嘲諷這孩子,但這孩子居然聲稱自己是警官,連諾比聽了都會笑。

他朗聲說:「好吧,費尼警察長,我名號不少,但我就是山姆.威默斯爵士,我剛才正想去找你。」

「呃,很好,大人,因為我剛才正想著,我差不多該來逮捕你了,罪名是涉嫌殺害鐵匠傑洛。」

威默斯面色不動。所以,我現在要做什麼?什麼都不做,正是如此。你有權保持緘默,我對幾百人說過這句話,這話我聽到都爛了。還有另一點是我絕對肯定的:我除了愛的教育之外,絕對沒有碰那他媽的鐵匠。所以接下來可好玩了,我們來看看這小傻蛋為何覺得他能來逮捕我。

✽✽✽ 

「不好意思,大人,但我花了一個小時才把豬趕出去,把牢房弄舒服一點,大人,仍有一點消毒水味,大人,加上豬味,說到底還是有的,但我已經重新粉刷牆面,有張椅子和床供你坐臥。」

威默斯起身。「我要去散個步,警察長。你想的話可以跟來。」

「不好意思,大人,但我已經逮捕你了!」

「不,孩子,你沒逮捕我。」威默斯說著走向前門。

「但我確實告訴你你被捕了,大人!」他幾乎是哀號了。

「你身上究竟有什麼能告訴我你是正式的警察?」威默斯回頭問。

「我有正式的警棍,大人。那是傳家之寶!」

威默斯停下腳步,轉過身。「嗯,小子,如果那是正式的,那你最好給我看一下,對不對?來啊,拿過來。」費尼照做了。

那是一根過大的皮棍,上頭拙劣地燙了「法律」兩字,也許是用撥火棍燙的。不過,重量挺稱手的。威默斯拿皮棍在掌心敲了敲說:「就我了解,你懷疑我是個殺人犯,而你把武器交到我手上!你不覺得這不太聰明嗎?」

威默斯身子飛過階梯平台,眼見四周景色飛梭,背朝地落到了下方花床上,他望著天空。費尼滿是關懷的面孔出現在視線中,臉稍大了點。「不好意思,司令。我個人不是真的想傷害你,但我不想給你不好的印象。那一招的名字翻譯過來是『人上人下非常抱歉』。」

關節分別隱隱作痛,威默斯勉強坐起。「不准再這麼做,聽到了嗎?」

「我會盡量不要的,大人,但你被逮捕了,大人。」

「我跟你說,年輕人,你沒有好好逮捕我。」威默斯起身,喘了喘氣。「要合法逮捕人,警察必須實際碰觸到嫌疑犯,明白說出『我逮捕你了』五個字,就像這樣,不過那時,你需要明確指出嫌疑犯可能涉及的犯罪行為。同時……」威默斯說到這裡,一拳重重打在那孩子心口,他整個人蜷了起來。「……小心一點不是壞事,這是你未來必須做的,小子,若你打算逮捕我的話。不過,我還是要指出,你目前依然沒做到,這很可惜,因為如果你都做了,你就能明確控訴我拒捕,外加攻擊警員、妨礙公務。順帶一提,目前為止,你身上沒有一點讓我相信你真的是警察。」

威默斯就近找了顆石頭坐下,看著費尼慢慢直起身子。「我是山姆.威默斯,年輕人,所以別在我身上試什麼上上下下的鬼功夫,懂嗎?」

現在,費尼細聲細氣喘息著說:「然後有一天,有人會這麼對你說:『你知道我是誰嗎,警員?』聽到這句話,你會回答:『是的,先生,或者可能是,夫人,我來拜訪你,因為你涉及上述犯罪。』也可以視場合改用類似的話,不能包括以下詞彙,例如『你完蛋了,寶貝』或『這下我把你逮個正著了吧』。忽視所有威脅,但要記在心上。法律只有一本,不會改變。法律不在乎誰是誰,在那當下,你就代表法律,因此你也不會在乎誰是誰。」

威默斯張著嘴,坐望費尼繼續說:「我們這裡不常有《安卡時報》,但我一年前買了一堆豬的藥,包在《安卡時報》裡頭,我在上頭看到你的名字,你在談當警察的事。看了令我相當自豪,大人。」

威默斯記得那段演說。那是他為了警衛隊學校新結訓成員的閱兵典禮而動筆寫下的。他花了好幾個小時卻寫不出來,因為對他而言,任何文學形式從各方面來說他都一無所知。

他的思緒被相當有禮的咳嗽聲打斷,威利金的聲音傳來:「不好意思,司令,我覺得這時候剛好,可以介紹這年輕人跟我朋友勃雷先生和壯臂先生認識認識。見到您被逮捕,西碧兒女士可不會高興,司令。恐怕您會發現她有點……難以招架,先生。」

威默斯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你這大白癡,天啊!把那他媽的鬼東西放下!不小心就會走火!現在立即放下!」

威利金無言地將閃閃發亮的十字弓放到階梯欄杆上,如母親放嬰兒入床。砰一聲,十五公尺外的天竺葵慘遭斬首。

階梯上驚險的情境被西碧兒打斷,以一個大女孩來說,她的腳步相當安靜。「各位,這裡發生什麼事?」

「這位年輕人聲稱自己是本地警員,打算依謀殺罪嫌拘禁我,親愛的。」

此時夫妻兩人一照面可謂心電感應。西碧兒盯著費尼。「啊,你一定是年輕的費尼了,我想。很遺憾聽到你父親過世的消息,我相信你母親過得很好。我小時候常去找她。你想要逮捕我的丈夫,是嗎?」

費尼眼睛睜得老大,不專業地擠出一句:「是的,夫人。」

西碧兒嘆了口氣,嚴聲說道:「好吧,那我至少希望逮捕過程中別再殺害植物了,行嗎?」她望向威默斯。「他要把你帶去監牢嗎?」

她目光回到費尼,他現在面對的是裝有上層階級千年自信的一門重砲。「他需要清潔的衣服,警員。如果你能跟我說你要帶他去哪,而且你會告訴我你要帶他去哪,我會親自帶合適的衣服過去一趟。我必須自己在衣服上縫條紋嗎?還是條紋會自動出現?下午茶時段你能讓他回來的話,我不勝感激,因為我們要招待客人。」 

✽✽✽ 

監牢門哐啷打開,警察長費尼溜到這矮小屋子的後面。有東西又吠又叫,然後威默斯好端端坐在裡頭,忽然妖精就出現在他大腿上。其實只有一隻,但在小屋子裡一隻妖精也夠你受了。首先,是那股氣味,最後,也是那股氣味,因為味道滲透了世界。但不是臭(老天爺啊,雖然牠們身上散發著有機生物能有的所有臭味);不,任何能走在安卡.摩波街道的人多多少少都對臭味免疫,現在確實有個消遣叫收集臭味,謂為潮流。妖精天生的氣味裝不進瓶子裡(或不管收集的人是怎麼集的),因為那不是臭,而是一種感官衝擊,你牙齒的琺瑯質會受到衝擊而蒸發,身上任何盔甲都加速腐蝕。威默斯搥那東西,但牠雙手雙腳緊抱他不放,發出理論上是叫聲,聽起來卻像一袋核桃被重踩的聲音。但是,牠沒有攻擊他(除非生化攻擊也算在內)。牠腳扣緊,雙手揮舞,威默斯急忙阻止費尼用警棍打牠,因為你只要注意聽,妖精是在說話,牠說的是:姨!姨!我們要正姨!要求!要求正姨!對?正姨! 

妖精一爪指著威默斯的左腕,望著他的臉說:「正姨?」那是個請求。爪子拉著威默斯的腿。「正姨?」那生物搖搖擺擺到門口,抬頭望向怒瞪牠的警察長,然後轉向威默斯,表情望眼欲穿,一字一句慎重地說:「正 姨? 警 察  啊 大 人?」

威默斯拿出鼻煙盒。他說:「好了,警察長,這裡有人找你尋求『正義』。你要怎麼辦?」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