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1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2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3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4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5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6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7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8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9
  •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300007
碟形世界特警隊7:砰!砰!砰!【千古仇恨,黑白歧見如何化解?秘訣在此】
Thud!
原文作者:
譯 者:章晉唯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Discworld
出版日期:2014年09月30日
定價 360 元
優惠價  -21%  284 元
本書為特別優惠品,恕不列計各行銷活動
書活網特推

★碟形世界中文官網,系列全追蹤。

如何享用?如何推人入坑?主編娓娓道來:這套小說裡,有你尋覓已久的人生攻略手冊!

不管看幾次該笑的還是會笑,疼的地方還是疼得亂七八糟!
每三行就滿足我的需求,這種書怎麼可以不全部蒐藏!
一個作者可以寫書寫到封爵士?看完書,真的……很屌!
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碗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沒有從第一集開始看也不影響,因為怎麼看都很好笑也很好看!
看完泰老的書以後,覺得真的回不去了。
--碟形世界粉絲真心吶喊推薦--

內容介紹

全球暢銷逾30年的傳奇小說
讀者口碑狂潮直追《哈利波特》
《新世紀福爾摩斯》BBC團隊改編影集籌拍中!

★關於「碟形世界」──

英國史上口碑延燒最久的小說,絕妙想像力激發了電影、動畫、桌上遊戲、舞台劇等無數改編創作,作者更被書店奉為「業績救世主」。書中故事發生在一個不公不義、治安卻好得出奇的城市。城裡的一切井然有序,殺手、竊賊、煉金師、會計師……你所能想像的各種職業,都有其專屬公會。「既然犯罪無法根除,有組織的犯罪總是比較好吧」,秉持著這個信念,城市統治者讓犯罪集團每年享有固定「營業額」,殺幾個人、偷多少錢,皆由「年度預算」核可。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由統治者和犯罪集團所共同把持的國度,只是剛好座落在「碟形世界」的奇幻舞台,而故事情節全都貼切呼應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

★關於本集《砰!砰!砰!》

──奇幻小說「軌跡獎」決選作品
──「碟形世界盃」忠實讀者票選冠軍作

碟形世界有個流傳千古的棋盤遊戲「砰!」:8個山怪、32個矮人,規則是矮人先走,距離與方向皆不受限;笨重的山怪則只能走一步,下好離手。古老棋局暗喻了山怪與矮人的永恆宿怨,雙方自上天造物那一刻就彼此交戰,開火不需要任何原因,只是基於一股源自血液中的恨。

當雙方砲火一觸即發,分身乏術的警衛隊司令竟然還得趕回家唸睡前故事給兒子聽……他們怎麼可能化解這史詩級的千古之戰?

傳奇作家泰瑞‧普萊契再次自我突破,本集大膽以戰爭、仇恨為題,百無禁忌的幽默筆法依舊,讀來卻多了對眼前世界情勢的深刻反思。

作者簡介

全球小說名家一致崇拜的說故事高手——泰瑞‧普萊契 Sir Terry Pratchett1948-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得主 

普萊契在15歲發表了第一篇故事,用稿費買了一部打字機,此後在新聞界任職多年,兼職寫作。1983年,他出版了「碟形世界」系列的第一本小說,三年後成為英國Gollancz出版社首位簽下的奇幻小說作家,接著開始全職寫作,從此傾盡一生,都在為讀者說故事。

碟形世界創作近30年,已出版了40本,翻譯為近40國語文,全球銷售突破8千萬冊,是英國史上壽命最長、冊數最多的傳奇之作。普萊契不僅締造了英國書店史上的失竊率冠軍紀錄,被封為書店業績救世主,更獲得英國書商協會頒發「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2009年,英國女王封他為大英帝國爵士,表彰他對文學的貢獻。

2003年,在全英國讀者票選的「BBC 大閱讀」書單中,普萊契他的作品在前百名占據5席名次,與大文豪狄更斯並列冠軍,而碟形世界共有14本入圍200強書單,居所有作家之冠。「碟形世界特警隊」是這套傳奇小說中最受推崇的子系列,台灣目前已出版《來人啊!》《神探登場》《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第五元象》《時空亂鬥》《砰!砰!砰!》等7部作品。

近年,普萊契在個人網站親自宣布他罹患了一種罕見的阿茲海默症,此後持續推廣安樂死合法化,同時筆耕不輟,年復一年為碟形世界寫下嶄新的故事,這也讓現存的作品益顯珍貴。 

譯者
章晉唯

生於台北,台大外文系、台師大翻譯所畢。喜愛文學、電影、街舞和咖啡館。出版譯作包括《不幫忙就閃開》《血紅帽》《錢途末路》、「碟形世界」系列《另有隱情》《放馬過來》《第五元象》《時空亂鬥》《砰!砰!砰!》等。

規格
商品編號:G0300007
ISBN:9789869014939
384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各界推薦:碟形世界是一股無法抵擋的閱讀狂潮!

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A. S. 拜雅特:

寫下「碟形世界」的普萊契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史無前例地吸引更多人開始讀書,因為他述說讀者想聽的故事、看了會開懷大笑的故事,而且文筆絕佳!這套書有著無與倫比的幽默、深刻的人性洞察,還有栩栩如生的奇幻世界,層次豐富,非常耐讀!    

俄國奇幻大師、《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普萊契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是歡樂的智者,是真正的文字魔法師。讀他的書,你可以發笑,也可以沉思。最驚人的是,這種感覺放諸四海皆準!       

故事奇才尼爾蓋曼: 

普萊契面前,我就像在中世紀商會裡向大師級名匠學習的技工⋯⋯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寫得太完美了!  

台灣書迷佛蘿蔔: 

諸君,這是市面上極少數可以相信書腰和書評推薦的作品!某種程度來說,碟形世界是很「現實」的奇幻小說,但故事卻不會朝向我們都知道的走向發展,而是瘋狂地扭動,試圖擺脫既定的框架。當你對傳統史詩奇幻小說感到疲累,想換個口味,「碟形世界」絕對是最佳選擇! 

英國慈善二手書店 Oxfam 店員: 

「碟形世界」真讓我們又愛又恨!書店架上永遠找不到這套小說,因為一上架就會瞬間被買走(或順手牽羊)。遇到同時身兼「書店業績救世主」和「書店失竊率冠軍」的頂級作品,我們也只能束手無策了! 


《迷霧之子》天才奇幻作家布蘭登‧山德森 鄭重推薦:

說來慚愧,我居然這麼晚才認識泰瑞.普萊契。我這大半輩子讀書都好似避著他──我以前是讀過奇幻幽默作品,也向來享受那樣的閱讀經驗,避著他實是出於無心。而我至今才發現,自己其實錯過了可能是奇幻文學中最好的作品。

要向沒讀過的人描述普萊契的作品不容易。他的故事大多發生在一個虛構的世界,世界呈碟形,題材往往是驚悚和謀殺推理,更交織了諷刺人類現實等滋補健全心靈的元素。一如奇幻文學最好的作品,讀者與書中的山怪、巫師和脾氣暴躁的警衛一起冒險後,作品會激發我們對切身世界不同的觀點。

「碟形世界」是故事、幽默和哲學集大成之作。我從來不曾讀過這樣的書,既讓我捧腹大笑,又逼得我不斷思考,最接近普萊契作品的就是莎士比亞。對,我是認真的。

這是因為,普萊契的作品不光是插科打諢,而是早已超脫此限。世上有許多有趣的作家。有些能令人捧腹大笑,有些在搞笑之餘也擅於發人深省。但不論是\多麼傑出的作家,幽默大師多半在情節安排上有所疏漏。當我放下他們的書,只記得其中笑料,卻不會迫不及待想繼續讀下去,少了一股如地心引力的拉力。簡而言之,他們的作品不會讓我在凌晨三點兩眼昏花時,還想再多讀一章。

反觀普萊契的作品,每次一讀就往往令我廢寢。他最棒的故事非常緊湊,更不時妙語如珠。尤其,還會在出乎意料的時候以尖酸的評論一腳踢醒你的大頭,令人心曠神怡。

這肯定就是小說的最高境界吧。所有偉大的作品能傳達的,他都寫出來了──而且,還能令我們開懷大笑。

五百年後,我們研究的不會是諾貝爾文學獎作品。我們研究的會是這傢伙。

謝謝你,泰瑞.普萊契爵士


目錄

收藏最完整的「碟形世界」系列小說

特警隊1-8集陸續登場!

(已出版)

第一集《來人啊!》Guards! Guards!

第二集《神探登場》Men at Arms

第三集《另有隱情》Feet of Clay

第四集《放馬過來》Jingo

第五集《第五元象》The Fifth Elephant

第六集《時空亂鬥》Night Watch

第七集 《砰!砰!砰!》Thud!

(即將出版)

第八集 Snuff

內容試讀

「答兜噹、答兜噹、答兜噹!」

啊,對。不管事情有多糟,永遠都有變得更糟一點點的空間……

警衛隊司令威默斯從口袋掏出精巧的棕色盒子,打了開來。尖耳綠色小惡魔盯著他,帶著思慕又絕望的笑容。牠的臉經過千奇百轉的輪迴,威默斯如今既熟悉又恐懼。

「早安,請輸入姓名!我是只管不理五代『鵝莓機』。我能為你——」牠開口說話之快,趕在勢必被打斷前說越多越好。

「我發誓我把你關機了。」威默斯說。

「你拿槌子威脅我。」小惡魔譴責他,牠搖得機台裡的迷你柵欄格格作響。「他拿槌子威脅先進工藝的預知科技產品,各位!」牠大叫。「他甚至不填登記卡!所以我才必須叫他請輸入——」

「我以為你弄掉那東西了,長官。」安谷娃說,威默斯啪一聲蓋上蓋子。「我以為牠遇到一場……意外。」

「哈!」悶在盒子中的聲音傳來。

「西碧兒總會幫我買新的。」威默斯一臉嫌惡。「更好的。但我知道這個關機了。」

「我是因為鬧鈴提示才起來的!」小惡魔尖叫。「十冒號四十五,去畫他媽的家庭肖像畫!」

威默斯呻吟。找約書亞爵士畫肖像畫。他會因此惹上麻煩的。已經錯過兩場肖像畫繪製時間了。但這次的矮人與山怪衝突事件……事關重大。

「我沒辦法去了。」他咕噥。

「那你想試試方便好用的鵝莓機藍鼻整合式訊息服務嗎?」小惡魔問。

「那是怎樣?」威默斯滿腹狐疑。他曾擁有過一代代的只管不理小惡魔,牠們其實滿有用的,差不多解決了大小問題,只不過問題都是從擁有牠們之後衍生出來的。

「呃,基本上,這代表我會拚盡全速帶著訊息跑到最近的通訊塔。」小惡魔期待地說。

「那你會回來嗎?」威默斯說,他也期待了起來。

「當然會!」

「謝謝你,不用了。」威默斯說。

「那要不要玩一場『咚隆!』,為五代特別設計的遊戲?」小惡魔哀求。「我拍子都帶了呢。不要?也許你比較喜歡不退流行的『猜我幾隻豬重』?或者我可以吹你最喜歡的曲子?我的『iHum』唉哼功能讓我能記得一千五百首你最——」

「你可以試著學習使用牠,長官。」安谷娃說,而威默斯又一次用蓋子關上了那反抗之聲。

「我用過一個。」威默斯說。

「對。當門擋用。」巨石屑在他身後低聲說。

「我只是不太會使用預知科技產品,好嗎?」威默斯說。「別說了。哈多克,快去一趟月池巷,麻煩你。西碧兒女士會在約書亞爵士的工作坊,去向她道歉。跟她說我非常抱歉,但眼前發生了山怪遭指控謀殺矮人的事件,需要謹慎處理。」


***


糖蜜街就是典型的矮人居住區——在城裡比較不宜人地區的邊緣,但不顯眼。你通常會發現矮人的蛛絲馬跡:原本從窗戶看得出裡面是兩層樓,現在成了三層,房高卻完全相同。小馬拉小馬車的景象增加了不少。當然,那些留著大鬍子、戴頭盔、真的很矮的人也明明白白站在眼前。

矮人也向下挖。那是矮人的天性。在這裡,離河遙遠之處,他們或許可以住到地下兩層,水卻不會淹到脖子。

今早不少矮人出來走動。威默斯從眉毛和鬍子之間幾平方公分的可見區域看來,他們並不特別生氣,但矮人單純閒站四處的景象並不常見。他們通常會在別處努力工作,通常是為了彼此。

不,他們不生氣,但他們很焦慮。你不必看到臉就感覺得到。矮人總體來說不喜歡報紙,新聞對他們而言,就像喜愛上等葡萄的人會鄙棄的葡萄乾。他們的新聞來自其他矮人,確保新聞很新、很鮮,而且充滿個性,無怪乎口耳相傳會衍生各種說法。這群矮人茫然等待著那則將成為暴動的新聞。

現在,群眾分開讓他們通過。巨石屑的出現引起一陣喃喃,山怪聰明地不去聽。

「感覺到那個嗎?」安谷娃說,他們走過街道。「腳下?」

「我沒有妳的感官,中士。」威默斯說。

「砰砰聲持續不斷,地底下。」安谷娃說。「我感覺得到街道在搖。我想是個幫浦。」

「也許是用幫浦打出更多地窖?」威默斯說。聽起來像個大工程。他們可以挖多深?他很好奇。畢竟大部分的安卡.摩波建立在從前的安卡.摩波之上。有史以來這裡一直有城市。

仔細一瞧,就會發現眼前不只是一群隨意走在街頭的民眾。那也是一條隊伍,沿著街道,極為緩慢地走向一扇側門。他們在等著見噶啦喀。請為我父親唸誦死前禱文……請為我店裡的生意提供建議……請指引我的事業……我離祖先遺骨很遙遠,請幫助我保持矮人……

眼前可不是做個「德喀薩」的時候。嚴格來說,安卡.摩波大部分的矮人都是「德喀薩」,意思類似「非真正矮人」。他們沒有活在深深的地底下,只有晚上才出來,他們不挖金屬礦,他們讓女兒至少展現出一絲女性特質,他們面對某些儀式的態度通常都有點草率。但孔恩山谷的塵煙已飄於空中,在此時刻不宜當個差不多矮人。所以你要重視噶啦喀,他們會讓你走在正途。而且,截至今日,威默斯都覺得無所謂。但是只到今日而已,因為城裡的噶啦喀決定不舉報謀殺。

他喜歡矮人。他們是可靠的警員,通常天生就懂得守法,至少在沒喝酒的情況下。但現在矮人全都看著他。他能感覺到他們目光傳來的壓力。

當然,圍觀人是安卡.摩波最主要的產業。安卡.摩波是銳利目光的出口網。但不是這種目光。街上的感覺不完全是敵意,卻很陌生。然而這是安卡.摩波的街道,他在這裡怎會是陌生人呢?

也許我不該帶山怪來辦案的,他心想。但是連山怪都不能帶,這城市會變成什麼樣子?讓民眾從名單上自行挑選警察嗎?

兩個矮人站在槌碎的房子外頭守衛。他們比起一般矮人更是全副武裝,能佩帶的武器都帶上了,但氣氛之所以懾人壓迫,可能是他們的黑色肩帶使然。肩帶向識得的人表示,他們替地底矮人工作,因此墮落的普通矮人面對地底矮人時感受到的魔法、神力、敬畏和恐懼,他們也分得了些許。

他們盯著威默斯,表情和世界各地的守衛一模一樣,簡而言之:你已經死了,只是耐心暫時拉住了我。但威默斯準備好了。以五個說得出口的地獄之名發誓,威默斯對此早習以為常。他以高人一等的「目中無守衛」表情給予反擊。

「城市警衛隊司令威默斯。」他舉起警徽說。「我必須馬上見噶啦喀槌碎。」

「他不見任何人。」一名守衛說。

「喔。所以他真的死了?」威默斯說。

他感覺得到答案。他甚至不必去看安谷娃微微的一點頭。矮人害怕這問題,冷汗直流。

接下來的舉動不但讓兩個矮人又驚又慌,連威默斯自己也相當訝異:他居然坐到兩人之間,從口袋拿出一盒廉價雪茄。「我不會分一根給你們,因為我知道你們值勤不能抽菸。」他優游自在地說。「我不准我的手下抽。我抽菸之所以沒事,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沒人能罵我,哈哈。」他吹出一縷藍煙。「好了,你們都知道,我是城市警衛隊的頭兒。是嗎?」

兩個矮人直望著前方,略有似無點了點頭。

「很好。」威默斯說。「那代表你們,你們兩人,阻止了我執行警員職責。我因此有了,嗚呼,包羅萬象的選擇。我現在想到的是召來剁夫警員。他是個陶偶。天底下什麼都無法阻止他恪盡職守,相信我。到時候光是地上的碎屑就能讓你們撿上好幾週。換作我是你們,我不會擋他的路。對了,這是合法行動,所以說要是有人打鬥起來,事情就真的好玩了。聽著,我告訴你們這些,只是因為這麼多年來,我本身也當過守衛,有時一副硬漢的樣子有效,但有時——容我提醒,包含目前這一次在內——為了你們的生涯發展著想,最好去問問裡面的人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能離開崗位。」一個矮人說。

「別擔心。」威默斯起身說。「我會替你站崗。」

「你不能這麼做!」

威默斯彎身靠到那矮人耳邊。

「我是警衛隊司令。」不再是好好先生的威默斯嘶聲說。他指向鵝卵石地,「這是我的街。我想站在哪裡都可以。你們正站在我的街道上。這是公共道路,因此我差不多能用十多項罪行來逮捕你,此時此刻。沒錯,那樣會惹上一些麻煩,但其中受創最重的將是你。我們警衛和警衛之間私底下講,我建議你放聰明點,快去找個高—上層階級的人,好嗎?」

他凝視繁茂雙眉和叢生八字鬍之間焦慮的雙眼,漸漸察覺出其中的微小細節,於是補了一句:「快去吧,女士。」

那矮人搥著門。小活門拉開。一陣細語。門打開。矮人急忙進去。門關上。威默斯轉身,到門旁的崗位上立正站好,動作比尋常稍誇張了一點。

一、兩個笑聲傳出。他們雖是矮人,但只要是安卡.摩波人,總是想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剩下的守衛細聲急說:「我們值勤不能抽菸!」

「哎呀,對不起。」威默斯說著拿下雪茄,塞到耳後留著之後抽。這又贏得一些輕笑。讓他們笑吧,威默斯對自己說。至少他們沒扔東西。

太陽照耀。眾人圍站依舊。安谷娃中士望著天空,小心維持面無表情。巨石屑靜止不動如石,保持山怪目前無事可做的樣子。只有拾戒看起來很不安。此時此地,恐怕對一個配有警徽的矮人不太有利,威默斯心想。但為什麼?幾星期以來我們唯一做的,就是努力阻止兩群白癡相殘啊。

而現在又遇上這種狀況。這早晨會害他挨一頓罵,他心想,不過其實西碧兒罵他時從來不吼不叫。她只會難過地說著話,但那樣子感覺更糟。

見鬼的家庭肖像畫,麻煩就在這裡。似乎必須在畫室耗上許多時間,但這是西碧兒的家族傳統,無可多說。每一代或多或少是同樣的肖像畫:快樂的家庭成員,襯著他們起伏的土地全景。

威默斯沒有起伏的土地,只有起泡的痛腳,但他後來發現,身為藍姆金家的財產繼承人,他也坐擁克朗多莊園:一棟鄉下豪宅。威默斯不介意鄉下,只要鄉下離他遠遠的,不進攻就好,但他喜歡腳下有鋪石,把他畫成鄉紳地主這種事他壓根兒也不想。截至目前,他用來無止盡延後畫肖像的理由都算合理,但遲早會功虧一簣……又過了一會兒。矮人中有些人漫步而去。威默斯動也不動,他聽到活門滑開一會兒又關上。

看來他們想耗到他走。

「恰恰隆噗叮咚、叮咚、叮咚鏘鏘!」

威默斯頭不垂,維持著守衛遙望千里的冷漠目光,從口袋拿出只管不理小惡魔,舉到嘴邊。

「我知道你關機了。」他嘟噥。

「即時鬧鈴提示,記得嗎?」小惡魔說。

「我要怎麼阻止你這樣?」

「正確指令在使用手冊中,請輸入姓名。」小惡魔一板一眼地說。

「使用手冊在哪?」

「你把手冊扔了。」小惡魔說,語氣滿是責備。「你每次都這樣。那就是你永遠不會使用正確指令的原因,那就是為什麼昨天我不『滾去把頭塞到鴨屁股裡』。你半小時後和維提納利爵爺有約。」

「我半小時後有事要忙。」威默斯喃喃說。

「要我十分鐘後再提醒你嗎?」

「告訴我,『把你的頭塞到鴨屁股裡』哪一個字你聽不懂?」威默斯回答,順手把那東西塞回口袋。

所以,剛才經過了半小時。半小時就夠了。事情會變得很慘烈,但他也看到矮人對巨石屑擺出什麼臉色了。流言是毒藥。

他向前踏,正準備召來陶偶警員剁夫,不計後果一舉入侵此地的同時,門在他身後開啟。


「威默斯司令?你可以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