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2600041
直到約定的那一天
弘海
作 者:市川拓司
譯 者:長安靜美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05年12月26日
定價 240 元
優惠價  -21%  190 元
內容介紹
 
所愛的人不在了,就是這樣,不是用什麼東西可以填補的。

★日本百萬暢銷書《現在,很想見你》作者市川拓司,回歸創作原點,傾力完成的SF純愛物語!
一部描繪成長、青澀初戀,以及海一般浩瀚無垠的親情之奇蹟故事。

★市川拓司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作家,他讓我們知道,去愛自己身旁的每個人是何等重要。在這個作家動輒以不倫、亂倫題材譁眾取寵、挑戰傳統價值觀的時代,他的珍視純愛、看重親情,帶領讀者回歸原點思索,反而引起最深刻的共鳴。

★一本看過之後決不能向朋友透露結局的小說!──讓人驚異的劇情發展遠遠超乎你的想像之外;一本絕對不要在公共場所閱讀的小說!──感人至深的情節將令你不斷眼眶灼熱、鼻腔刺痛。


出生在平凡家庭的平凡小學生弘海,某天身體突然產生變異,肋骨部位出現了線狀傷口,伴隨而來的是日漸嚴重的頭痛、發燒及咳嗽。在此同時,弘海開始著迷於游泳,唯有沉浸在水中世界,才能減緩他的痛苦。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弘海的父母極為不安,隨著弘海與少女里沙宿命的相遇,病症的肇因之謎一步步揭開,他們隱隱預感到了離別……

繼2004年以戀愛小說掀起純愛風暴,市川拓司進而書寫更深厚、綿長的家族之愛。一對看似平凡的父母,卻擁有最不平凡的愛,讓一個退卻、適應不良的孩子勇於張開夢想的風帆,尋找屬於自己的大海。割捨不斷的親情羈絆,牽動每個人心底最深的鄉愁與感動。 


我們的約定,是讓心忍不住噗通通跳的
我們在潛水池底互相貼近,幾乎碰觸到臉頰。望著里沙的眼睛,我的心臟噗通地發出好大的聲響。水中聲音傳得比陸地還要大聲,這讓我有點擔心,不知道里沙是不是聽到了那個噗通的心跳?可是那時候我卻發現,這個噗通的聲音不僅來自我的體內,我相信連在我身邊的里沙自己都聽到了──

我們的約定,是幸福卻又太過悲哀的
我得讓他幸福,我心想。當時的心意,還像金星的大氣般炙熱。摸到他小手小腳時的觸感,現在還留在我手中。同時,我也用同樣一雙手幫他換尿布。
我有責任,讓他幸福。即便那對我們夫妻而言是一種太過的悲哀。

我們的約定,是足以填補一切的!
所謂的「不在」並非空白,反而是足以碰觸的某種質與量。有時候在房間裡不經意一回頭就會看到;伸手拿書架上的文庫本時,指尖也能感覺到那樣的存在。所愛的人不在了,就是這樣,不是用什麼東西可以填補的。


◎wc看看:我們將懷抱著更深刻的愛相聚──《直到約定的那一天》

作者介紹
市川拓司

1962年生於東京,日本獨協大學經濟系畢業。1997年開始在網路上發表小說,2004年出版的戀愛小說《現在,很想見你》一躍成為銷售突破百萬本的暢銷書,並改編為電影,將日本純愛風潮推向高峰。另著有《Separation》《戀愛寫真》《到時候代我問候他》等作品。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041
ISBN:9861331298
頁數:26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1298
內容試讀
【書摘1】

弘海:

回憶你小時候,對爸媽來說真的太過辛酸。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為什麼回憶會這麼痛苦呢?你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一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就會苦一張臉來表現自己的情感,你以為這是快樂的表現,其實這原本是遇到不高興的事情時才會有的表情,你卻完全弄錯了。

吃到好吃的東西,聽到好聽的音樂,拿著你喜歡的玩偶時,你就會皺著一張臉「哼啊哼」的發出鼻音。基本上那實在不算是「可愛」,但爸媽卻最喜歡你的那個表情,父母真是不可思議的生物。

剛開始學步的時候,你的平衡感嚴重不良,簡直就像是被訓練著要直立走路的四腳動物。你總是高舉兩隻手有如喊萬歲似的搖搖晃晃,但我想你是透過這種方式取得平衡吧?電視上不是常看到猩猩寶寶嗎?就跟那個一模一樣。也不知道是不是鼻子不好,你總是張著圓圓的嘴,搖擺著因尿布膨脹的小屁股走路。一步一步小心謹慎的跨出腳步,好不容易走到我們面前,你就會擺出一張苦瓜臉一股勁的撲過來。抱住你時留在臉上的暖和氣息至今都彷彿才只是昨天的記憶。

你一歲的時候,媽媽開始去打工。你也知道,就是超商的工作。當時剛好那家店開張,所以媽媽就成了這家門市的元老店員。現在也都還在那裡工作,已經是老員工了,說起來資歷比店長都還深呢!那家店換了兩次店長,從開店至今一直都在的只有媽媽而已。

媽媽開始工作,你就被寄放在幼稚園裡。那真的很難熬,因為你總是流了好幾公升的眼淚,哭到彷彿都要淹沒在自己的眼淚裡。實際上,你哭得好像氣都喘不過來,嚴重的抽咽,使得氣也無法好好吐出來。但其實把你留在幼稚園的我們也差點溺斃在那裡。對你的疼愛讓我們簡直快要窒息,那真是太難過的一關。

有一次,我因公到幼稚園附近,曾經偷偷的去看過你。可能你不記得了,畢竟那時候你還很小。

季節是春天。幼稚園院子裡有小小的鞦韆和溜滑梯,小朋友們都在那附近熱鬧的玩耍。但你卻不在那裡。爸爸躲在電線桿後面找你,因為幼稚園不希望我們把你交給他們之後又去探望,而且只要你看到我,一定又會跟早上一樣開始哭鬧。

你在院子的角落。遠遠離開離開團體,一個人拿著棒子看似在畫圖。大概離三公尺左右,公太就在你身邊,他正專心的做著土丸子。

你們背對著背,好像一點都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似的。

兩個孤立者。就算無法預測未來,也許大家也都猜得到不久之後你們會成為朋友。因為你們是那麼的相似。

爸爸很想看你的臉,因為我好擔心你是不是孤單又難過?一直望著地面是不是為了要藏住眼淚?所以我就躲到更近的一根電線桿,結果,就被你發現了。

當時我真的認為可能有某種心電感應。因為你竟突然抬起頭,筆直的朝著這裡看過來,害爸爸只得慌張的轉身背對你。

雖然我聽見你叫「爸爸」的聲音,但卻頭也不回的走掉。

「爸爸!爸爸對不對?」你用你那沙啞的聲音問。

「是我啊!」你說:

「是我!弘海!」

爸爸還是繼續走,看著地面,假裝沒聽見你的聲音。

「爸爸!」你大叫。

「我在這裡啊!看我!是我!」

雖然好幾次都想停下腳步,但爸爸還是忍住了。如果當下轉過頭跟你說話,你第二天一定又會像這樣找我的身影,等待那個不會來的爸爸,並且再度失望。

「爸爸!」遠遠的你的聲音漸小。

「爸爸!我最愛你……」

爸爸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當時的聲音。



【書摘2】

我減慢了一點速度,透過後照鏡,看見弘海還惺忪的揉著眼睛。

來!看啊!看看吧!我不禁在心裡催促。這就是海啊!你名字的意義就是取自這浩瀚的水世界,希望你成為有如大海般心胸開闊的人,你的名字裡有爸爸如此的期待。

弘海眨了幾次眼睛,將額頭壓在車窗望著外面的風景。

沒有聽到期待中的感嘆,他只是表情寧靜的看著大海。內觀的神色。眼底彷彿凝視著自己的過去或未來。

「怎麼樣?」我有點不安的問他。他太過奇怪的安靜讓我耿耿於懷。

「嗯!」弘海說:「好厲害喔!是海!」

「很大吧!」

「嗯。那就是水平線喔,真的是弧形欸。」

「你不高興嗎?」

「我很高興啊!心跳得好快。」

「可是你怎麼這麼安靜?」

「有嗎?」說著,弘海輕輕的笑了一下。感覺很像大人的微笑。

「可能是說不出話來的感覺吧。嗯!就是這樣。」

終於,我看到免費的公共停車場,便將車子停了進去。可以容納五十輛車的空間,只停了一輛小卡車。我開到裡面最接近海的位置停下車。引擎蓋前就緊接著陡峭的崖壁,差不多往下走五公尺左右便是一片開闊的海天。岩石環繞著幅員不大的海灘。雖是冬天,但海浪還算平靜,彷彿連大海都為了在陸地長大的我們而特別貼心的溫柔接待。

一熄掉引擎,美和就醒了。

「咦?」她正想問些什麼,往窗外一看,便大叫:「是海耶!」

「好棒喔!是海耶!哥你看到了沒有!」

「嗯!看到了。」

「我可以下去嗎?」美和興奮的問。

「可以啊!爸爸媽媽也跟你們一起下去。」

站在停車場,雙頰迎著海風,其中帶有濃密原始有機物質的味道。
仔細一看,有往沙灘的指示。美和打頭陣走下有點生鏽的鐵製樓梯,穿過貧瘠的草地,馬上就到了沙灘。

美和不停的直走到水邊,回過頭來向我們揮手之後,便蹲下來把手放在濕濕的沙灘上。

弘海站在我們夫妻中間,看著妹妹在浪起處玩耍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三個人的手牽著手。應該是弘海牽住的。

他們年幼時,我總牽著他們的手,右邊是弘海,左邊是美和。兩人當時都還是未定型的柔軟生物,感覺要是我放手讓他們去到充滿惡意和混沌的世界,他們就會馬上壞掉似的。所以我得保護他們,我這個相當緊張用力的父親,一刻都不鬆懈的繃緊神經守護著我小小的孩子們。

「弘海你也去看看啊!」

我推了一下身邊的兒子。風吹動他柔軟的頭髮。牽著我的手有點流汗。即便在這個季節,他的手也還是很溫暖。

哥!美和呼喚著弘海。他仰頭望望我,然後再回過頭看看母親。

「那我去囉!」

說著,他放開手。弘海腳步有點踉蹌的跑過去,跑到妹妹身邊的時候,便望著她手中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撿到貝殼?他們兩人相視微笑。

忽然感到手邊有個冰涼的觸感,我將視線轉到妻子身上。

「真是來對了。」

她說。我憶起許久以前妻子還是我打工公司前輩時的記憶;當我專屬謄稿員時期的她。真由美凝視孩子們的臉龐,與二十年前的記憶靜靜地重疊。

「嗯!」我說:「妳看他們多高興。」

「是啊!」

終於,孩子們脫掉鞋子,捲起褲管往更接近大海的地方跑。危險!心裡這麼想著、正要跨出腳步時,卻被妻子牽著的手拉回來。

「沒關係的。他們不會亂來。」

「是啊!說的也是。」

「那是我們的孩子啊!」

「妳的意思是他們有謹慎的基因嗎?」

「是啊!那是在腳踏實地的家庭裡生活的小孩。」

我們聽到他們叫爸爸、媽媽的聲音。背對著潮來潮往的海浪,孩子們正用力揮著手。看起來好幸福!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忽然有想哭的衝動。一定是因為幸福的關係。我自作主張這麼決定。這種時候,人就是會哭。因為不好意思讓妻子看見,所以我對孩子們喊:

「喂!爸爸也要過去囉!」

然後我放開她的手開步跑去。

擦掉模糊了視線的眼淚,我呼喚著孩子的名字:

「弘海!美和!我過去囉!等著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