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600057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下)
The Love of One Millionth 2
作 者:白貓
譯 者:張亞薇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Tomato系列
出版日期:2013年02月26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韓國愛情小說天后,可愛淘接班人,
對愛情、友情最深情感人的詮釋!

或許,再也不會遇上這樣的人了。
你,敢不敢愛?

「最殘忍的結局是,我獨自被留下,而我卻連哭都不能盡情哭。」──多真
「最後一次為她而笑的笑容,卻是比淚水更悲傷的微笑。」──仁赫

愛情在仁赫的人生當中,從來不值得一提。
可是,現在多真卻成了他生命的全部。
愛上好友深愛的女孩,算是一種背叛嗎?
但正勳的絕望與憤怒,彷彿一道命令,要兩人再也不能見面的絕對命令,不可不從。

曾被家庭、學校重重傷害的多真,
在她冷若冰霜的華美外表下,其實是一個渴望情感的平凡少女。
宗瑛、正勳、智熙、仁赫不求回報的真摯友情與愛情,逐漸打破了她的心防。
然而,扭曲交錯的愛、恨、不安、嫉妒,卻在他們之間劃下深深的裂痕。
如果愛情是百萬分之一的幸運,那麼由愛生恨的機率,又是幾分之幾?

★ 喜歡《Kiss中毒症》《那小子真帥!》的你,絕對不能錯過!



作者介紹

白貓

本名李民英,生於1982年,就讀韓國延世大學生命科學系三年級時偶然間成為小說家,之後轉校,目前是心理學系的學生。她被公認是網路小說天后、可愛淘的接班人、南韓的郭敬明。
她以《我的明星老大》獲得SBS電視台「最受歡迎小說新人獎」,並曾獲頒「西江大學廣播作家獎」。三星還曾以《我的明星老大》的故事,拍攝了一系列的手機廣告。
著有《我的明星老大》《新邪惡少女》《公主與四個騎士》《百萬分之一的愛情》等十餘部作品,其中《酸甜滋味麵包坊》改編為韓劇《花美男拉麵店》,紅遍全亞洲,播映期間收視率始終奪冠,片中四位主角更被譽為「新一代的F4」。 
作者官網:cafe.daum.net/baekmyo

◆譯者簡介
張亞薇
中國文化大學韓文系畢,留學於韓國慶熙大學。曾任職於工業技術研究院,並擔任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韓語教師。
譯作有《KISS中毒症》(圓神出版)《遇見壞上司,笑著活下去》《世界名家的閱讀教育》(先覺出版)等書。
現為韓文授課教師及專職譯者。

規格
商品編號:04600057
ISBN:9789861334417
頁數:272,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4417
內容試讀

徹夜難眠。
毫無睡意。
像逃亡一般,倉皇逃回家裡。即使再自責,再自我厭惡,還是無法改變事實。
怎麼會吻她呢?
提議在多真的家裡辦派對,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錯了。但是,即使時光倒轉,重來一次──我還是會去,因為我想見她,如果沒辦法見到她,我會死的。
仁赫雙手摀住臉。
沒用的傢伙!吻她,和她道歉,丟下她逃走,你真是天下最沒用的傢伙,金仁赫,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懦弱?
不管再怎麼自責,心情絲毫未能好轉。
真的好柔軟。
多真的嘴唇讓仁赫感覺全身彷彿融化一般,那麼柔軟而夢幻。腦海裡面所有的雜念消失,理智似乎不曾存在過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剩下想要親吻多真、擁有多真,想要多真成為自己女人的骯髒欲望,這些念頭支配著仁赫。
即使用冰到刺骨的冷水洗澡,心情還是一樣。思緒亂糟糟的,完全無法思考。
多真的吻。
腦子裡全部被這個念頭占據。
「你這個瘋子。」
仁赫重重癱倒在床上。
多真沒有拒絕仁赫的吻,甚至沒有試圖掙脫,反而順勢接受。
為什麼呢?為什麼妳不拒絕我?
心裡早已有了解答。
其實很久以前就已經知道答案,只是不想確認,不想接受,想要假裝不知情罷了。
仁赫對多真一見鍾情的那瞬間,多真也同樣愛上了自己。
對,崔多真也愛上了我。
這番話聽起來也許傲慢到極點,但的確是事實,無法否認的事實。
多真望著仁赫的眼神,對仁赫露出的溫柔微笑,只有對仁赫說話時,才會出現的嬌嗔聲音。
這就是愛情的證據。
真該死!
接受事實之後,反而更覺得煎熬。這樣的愛情,彼此陷入情網的愛情,卻必須推開它,無論如何都必須斬斷的愛情。
真是悲劇。
又不是現代版的羅蜜歐與朱麗葉,這到底算什麼啊?
恨不得馬上奔向多真,但是絕不能背叛正勳,說真的,根本完全無法想像。
其實我早就背叛他了,親吻多真的瞬間,愛上多真的瞬間。
只要以後不要再見面就好了,但是仁赫心裡很明白,自己絕對做不到。如果不能見到多真,就像空氣被抽光一樣,再也不能呼吸,怎麼可能失去她而繼續活著呢?
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清晨六點,冬天的太陽姍姍來遲,窗外還是一片黑暗。
「我的睡眠泡湯了。」
仁赫喃喃自語,從床上爬了起來。
至今從沒發生過這種事,仁赫很想挖個地洞鑽進去,愛情在仁赫的人生當中,從來不是全部。
可是,崔多真,現在變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仁赫披上一件夾克,爬到和多真接吻的頂樓,想要再次感受那一刻。
雖然嘴上說著要多真忘了這件事,但他自己卻不想忘記。就算多真忘記了,自己也一定還記得。
嘎嘎。
仁赫一邊想著,一邊打開頂樓的門,看見眼前的景象,不可置信地停下了腳步。
木板床。
昨晚,仁赫和多真並肩坐過的木板床上,出現一個蜷曲的身影,和多真一模一樣的身影,是現實還是幻想,仁赫分辨不出來,呆佇在原地。
糟糕!
當他意識到是現實時,火速衝了過去。
是多真,身上的衣服和昨晚一樣,動也不動的多真。
「喂,妳!」
仁赫粗魯地抓住多真的肩膀,多真的視線緩緩落在他身上。和仁赫眼神相接時,多真臉上露出清新的微笑。
不知道多麼寒冷,才會讓多真的嘴唇冷得發紫,全身像冰塊一樣冰冷。
「喂,妳!」
仁赫再次喊叫。
「嗯……沒關係。」
「什麼沒關係,妳這傢伙!到底……該死!妳說什麼沒關係!」
「嗯……」
多真闔上眼睛。
仁赫拉過多真,緊緊抱在懷裡。
好脆弱,這個用冷漠武裝自己的女孩好脆弱,脆弱到會因為小小的一句話而崩潰受傷。
就算她自己也很清楚,但為了守護自己的內心,還是強裝冷漠,天底下再也找不到這樣的人了。
懷裡顫抖不已的身體,仁赫好心疼,好不捨,胸口快要扯碎了。
在氣溫這麼低的情況下度過一整夜,身體承受了多麼大的痛苦,一個人待在黑漆漆的夜晚中,心情多麼寂寞。
仁赫抱著多真走下樓。
「嗯……嗯……我沒事。」
多真不斷低聲重複著。
仁赫啊,我沒關係,你叫我忘記,這句話讓我很受傷,但是我真的沒關係,所以你不要為我擔心。
多真默默傳達內心的話。
仁赫回到房間,將多真放在自己的床上,把室內暖氣的溫度調到最高,為多真蓋上厚厚的羽絨被,拉到蓋住她的脖子。
即使如此,多真仍然全身發冷,哆嗦不止,仁赫難過得快哭了出來。
他把手伸進被窩,尋找多真的手,用自己的雙手緊緊包覆住她冰冷的手。
「對不起。」
因為折磨而痛苦的音調。
「對不起。」
「嗯……沒關係。」 
「什麼沒關係?妳應該……狠狠罵我混蛋傢伙。」
「怎麼……可能……」
多真微微一笑。
「我對你……」
噹啷啷啷啷啷!
多真凍僵的嘴唇,好不容易費力打開,這時手機鈴聲響起。多真閉起嘴唇,看著仁赫。
仁赫緊緊咬牙,很想把這個打電話的人揍一頓。
多真沒有被仁赫握住的另一隻手,探了探衣服口袋,掏出手機。
如果不是這通電話,自己已經對仁赫說出真正的心意了。整個晚上腦海裡一次又一次,不斷浮現的那個吻,那個聲音,那股香氣。
就算沒有結局,也不想抹煞這份心意。如果就這樣消失太可憐了,生平第一次花苞綻放的愛,就這樣凋零實在太可憐,所以她下定決心要向仁赫告白。
就在說出口的瞬間,電話卻突然響起,真是可惡,真是可恨,多真用埋怨的眼神盯著顯示螢幕。
是正勳。
多真沒有接起電話。
「是誰?」
不想回答。
「正勳?」
「……嗯。」
才安靜下來的電話又再度響起。多真緊緊握住手機。
「接一下吧?」
「……。」
「正勳不會毫無理由,在這個時間打電話來。像這樣打給妳,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妳就接一下吧,不是分手以後就變成陌生人的。」
字字句句維護著正勳,就像銳利的刀刃一樣刺著多真。和徹夜獨自待在冰冷的寒風中比起來,多真此刻更備感寒意,更覺得寒心。
好不容易凝聚的勇氣消散了,費盡力氣敞開的心門關上了。
「那……」
多真甩開被仁赫握住的手。因為仁赫沒有用力握住,很輕易就鬆脫了。
多真掀開棉被,從床上起身。
「你既然這麼擔心的話,不如你接吧。」
多真把手機推向仁赫。
短暫靜止的手機,又再次鈴聲大作,喧鬧不已。仁赫沒有理會它,只是看著多真。多真也一樣,眼睛盯著仁赫。
昨晚的吻彷彿只是一場夢。現實如此冷酷,愛情必須掩飾、壓抑,殘忍的現實。
「他是打給妳,為什麼我要接?」
「因為擔心的人是你,正勳最重要的朋友也是你。」
「難道妳就不是正勳的朋友嗎?」
「這……你說呢?」
「正勳真可憐。」
「對,只要是和我扯上關係的人,都會變得很不幸,你既然知道了,最好離我遠一點。」
「不要說這種讓人心寒的話!」
仁赫生氣的原因,不是多真的態度,而是對自己生氣,也對自我藐視的多真感到生氣。
說什麼不幸,說什麼和妳扯上關係的人會變得不幸。
因為妳,我開始期待聖誕節!心臟感覺要撕裂了,要爆炸了,就算這樣,我還是覺得好幸福,因為可以見到妳。
好想告訴她這些話。
「再見。」
最後還是留不住多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