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1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2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3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4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5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6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7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8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9
  •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600056
百萬分之一的愛情(上)
The Love of One Millionth 1
作 者:白貓
譯 者:張亞薇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Tomato系列
出版日期:2013年01月24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韓國愛情小說天后,可愛淘接班人,
編織最感人的青春篇章!

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和那個人幸福到老的機率有多少?
我想,只有,百萬分之一。

*當一場戀愛中不只有你和我,我們要如何抉擇?*
只要和仁赫在一起,就算身處北極也不寒冷。──多真
和多真交往愈久,卻覺得她離我愈來愈遠。──正勳
我恨多真,就和愛她一樣多。──仁赫

 如模特兒般美麗出眾的私生女多真,生活被物質填滿,內心卻充滿空虛。單親的家庭背景令她在學校經常受到霸凌。對她來說,依賴是不可能的奢求,自我防衛才是生存之道。

 直到,她轉學到正勳與宗瑛的學校,被兩人真摯的友情與愛情所打動,冷若冰霜的公主找回了世上最美的笑靨。多真為了回報正勳的一往情深,同意與他交往,卻在偶然中愛上了正勳的拜把兄弟仁赫。而善體人意的宗瑛,其實從小就痴痴戀著正勳。

 一個是以陽光笑容融化冰封之心的「好友」宗瑛,一個是無比體貼的「情人」正勳,一個則是光靠近他身邊就幾乎窒息的「冤家」仁赫。

 為何第一次的痴愛狂戀,卻換來四個人的心碎……?



作者介紹

白貓
 
 本名李民英,生於1982年,就讀韓國延世大學生命科學系三年級時偶然間成為小說家,之後轉校,目前是心理學系的學生。她被公認是網路小說天后、可愛淘的接班人、南韓的郭敬明。
 
 她以《我的明星老大》獲得SBS電視台「最受歡迎小說新人獎」,並曾獲頒「西江大學廣播作家獎」。三星還曾以《我的明星老大》的故事,拍攝了一系列的手機廣告。

 著有《我的明星老大》《新邪惡少女》《公主與四個騎士》《百萬分之一的愛情》等十餘部作品,其中《酸甜滋味麵包坊》改編為韓劇《花美男拉麵店》,紅遍全亞洲,播映期間收視率始終奪冠,片中四位主角更被譽為「新一代的F4」。 

 作者官網:cafe.daum.net/baekmyo

◆譯者簡介  張亞薇
 中國文化大學韓文系畢,留學於韓國慶熙大學。曾任職於工業技術研究院,並擔任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韓語教師。
 譯作有《KISS中毒症》(圓神出版)《遇見壞上司,笑著活下去》《世界名家的閱讀教育》(先覺出版)等書。
 現為韓文授課教師及專職譯者。

規格
商品編號:04600056
ISBN:9789861334387
頁數:25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4387
內容試讀

我第一眼就愛上她,你相信嗎?我對她一見鍾情。

每個月一封,有時候兩封,正勳親筆稍來的信總是以這幾句話做開場白。
仁赫喜孜孜笑著。
正勳居然會聊起女孩子的話題,原本只喜歡足球的小子,看來真的成熟不少。
「什麼一見鍾情⋯⋯」
仁赫並不相信世界上有所謂的一見鍾情,不,甚至連愛情本身都不相信。
仁赫的爸媽當初就是一見鍾情,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所以不顧父母反對,偷偷舉行了婚禮。
不過,後來卻以離婚收場。
那年仁赫十三歲。
爸爸外遇,被媽媽抓到,媽媽大吵大鬧,威脅要自殺,最後提出離婚的要求。爸爸並沒有試著挽回媽媽,反而像等待已久的樣子,二話不說就在離婚協議書上蓋了章。
就這麼乾乾脆脆。
什麼一見鍾情,什麼沒有彼此活不下去,這種情感不過曇花一現。愛情是會熄滅的,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不曾存在過。
就算一見鍾情真的存在好了,但是這種愛情也不會長長久久。即使長久,這種愛情存在的可能性,充其量只有百萬分之一吧?
「說不定還更低呢。」
仁赫露出苦笑,繼續讀著信。看著正勳特有的、歪歪斜斜的筆跡,彷彿身邊響起他那朝氣蓬勃的聲音。

我們班上來了個轉學生,真的美呆了,簡直像仙女下凡,讓我目不轉睛。
可是我不是因為她的外表才喜歡她,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我心想:
「哇塞,怎麼那麼美?」
後來才發現,她的聲音⋯⋯真是好聽到不行。
太想聽到她的聲音,所以我愛上了她。
我告訴她,要帶她去吃肉派。你也知道,我很喜歡肉派,不過當然最愛吃的人是你。我想去澳洲是因為想念你,不是因為肉派。

「笨蛋小子。」

總之,我說完之後,她卻毫不留情地狠狠拒絕了我,就連說不要的樣子都很美。

「被拒絕了?」
仁赫很吃驚。
正勳總是那麼神采奕奕。
從小時候開始,爸媽的爭吵從來沒有停止過。為了錢的問題、親戚的問題、家務事的問題,還會沒事找事故意找對方碴。只要見面就吵架的爸媽,讓仁赫膽戰心驚。
當他對無法喘息的人生厭倦到了極點時,認識了正勳。正勳的微笑賦予他喘息的空間。
正勳是仁赫的荒漠甘泉。
不只是仁赫,無論是誰,只要接觸正勳,都感覺獲得了氧氣和水分。
竟然有人拒絕這樣的正勳,而且毫不留情。
他莫名討厭起這個見都沒有見過的女生。

不過,正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啊,她終於接受我的心意。
我們到現在已經交往兩個月了。
真抱歉沒能早點告訴你,那時因為我們的關係還不穩定,所以我不敢輕率說出口。
可是現在她笑口常開,也很健談,所以我安心不少。我以後會對她更好,讓她愛上我。

「讓她愛上你?她不是因為愛你才和你交往的嗎?」
仁赫皺起眉頭。
真不舒服,令人反感的女生。
字裡行間感受得到正勳滿滿的愛意,得到這樣的愛,卻不愛對方?這個傲慢的女生讓仁赫打從心裡厭惡。

幾天前,我們終於去吃肉派了。
她不喜歡吃肉,我原本很擔心,結果當她吃第一口時露出了微笑,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
你知道什麼是快樂到呼吸不過來?我就是這種感覺。
(中間省略)
真希望有天你也能遇到心愛的人,我們一起出去玩。多真、我、你,還有你的女友,宗瑛和她的男友,一定會非常有趣的。
我跟你說,因為有多真,我真的好幸福。

ps. 多真就是我的愛人,崔多真,名字很美吧?

仁赫把信從頭到尾再瀏覽一遍,才放了下來。
「金宗瑛怎麼辦?」
他想起正勳和宗瑛來澳洲時的情景。那時候的宗瑛,臉上清清楚楚顯露出「我愛李正勳」的神情。有一次和宗瑛獨處時,仁赫單刀直入地問她:
「妳是不是喜歡李正勳?」
那時宗瑛的表情,現在仍然歷歷在目。
宗瑛的臉上流露出慌張、悲傷、痛苦,還有清晰可見的恐懼。
「這麼明顯嗎?」
「嗯。」
「不要告訴正勳⋯⋯」
宗瑛用哽咽的聲音說道。
「為什麼?妳應該讓他知道。」
「不行,絕對不行,那樣一來⋯⋯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我只要⋯⋯像現在這樣就夠了,像這樣待在他身邊有說有笑,我已經心滿意足了⋯⋯所以,小赫,拜託你⋯⋯」
宗瑛並沒有哭,但是她那布滿鮮紅血絲的雙眼,看起來比淚水更淒涼。
「求求你,千萬不要告訴他。」
殷切懇求的語調,讓仁赫覺得心裡一陣糾結。
這個傻瓜,看來根本不敢向正勳告白。就算告白了,也會假裝是開玩笑吧。
嘴裡嚐到一股苦澀。
仁赫抓起筆桿,寫了回信。

祝你好運。

同時寄了 E-Mail 給宗瑛。

崔多真那女的,是何方神聖?

不到一天的功夫,就收到了回信。

美得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會讓人心疼、情不自禁愛上的人。

**************

多真走進房仲公司,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
仁赫坐在暖呼呼的沙發上,聽到多真進門的聲音便抬起頭來。
和仁赫眼神交疊的瞬間,多真發覺自己好想念他。
仁赫知道了嗎?自己和正勳分手的事。
「嗨。」
仁赫一派輕鬆地向她打招呼。
「你好。」
多真輕聲回應,想在仁赫對面的沙發上坐下,這時房仲先生正好從洗手間走出來。
「喔喔,妳來啦?來、來,坐那裡。」
他一邊說、一邊指著仁赫身旁的位置,自己則一屁股坐在多真原本想坐的地方。正當多真猶豫的時候,仁赫移了移位置。
「坐吧。」
「嗯。」
多真在他身邊坐下。
砰砰、砰砰、砰砰。
心臟噗通噗通地,劇烈跳動的聲音,好怕被仁赫聽見。
房仲先生滔滔不絕說著新家的環境和狀況,但多真一句話也沒聽進去。
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身旁的仁赫身上,即使只是細微的舉動,都會悸動不已,多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樣。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要搬?」
也許是因為同時租出兩間房子,房仲先生的臉上堆滿笑容。
「今天。」
「明天。」
仁赫和多真齊聲回答。
仁赫看著多真。
「妳明天搬?」
「對。」
「好。」
向房仲先生再詢問幾件事情之後,兩人離開了辦公室。仁赫很自然地走在多真身旁。
「你家在那個方向。」
「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走這邊?」
「我想知道妳住哪裡。」
「啊?」
「這樣明天才能幫妳搬家啊。」理所當然的語氣。
多真停下腳步,仁赫也跟著停了下來。
多真轉身正面朝向仁赫,仁赫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為什麼要幫我?」
「難道有人幫妳嗎?」
「我叫搬家公司就好。」
「可是還是需要幫忙啊,妳一個人搬得完嗎?」
「我和正勳分手了。」
「我知道。」
看來他已經從正勳那裡聽說了,也是,他和正勳是那麼要好的朋友。
「所以,現在你已經沒有理由對我好了,之前你是因為我是好友的女朋友才幫我的。」
「妳現在不是正勳的朋友嗎?」
「⋯⋯」
「正勳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瞬間,仁赫的臉上似乎閃過一抹冷笑,但隨即消失。
「朋友的朋友要搬家,卻裝作不知道,這樣不是很沒義氣嗎?」
「⋯⋯隨便你。」
那個極為短暫的冷笑讓多真耿耿於懷。似乎是衝著她來的,又似乎只是在自嘲。
仁赫好像不滿意這樣的回答,皺起眉頭。
多真勉強把視線從仁赫身上移開,繼續往前走。
「就是這裡。」
多真站在家門口。
「真氣派,從這麼好的房子搬到那麼小的房間,不會不習慣嗎?」
「我連地下室都能住。」
「為什麼分手?」
砰。
多真最不想聽到的問題。
太過突然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仁赫一隻手伸進口袋,緊緊握住拳頭,等待多真的回答。
「我有必要告訴你為什麼嗎?」
「這和我朋友有關係。」
「你不是說,我也是你的朋友?」
「對我來說,李正勳更重要。」
雖然多真老早就知道這一點,但親口聽到的瞬間還是很難受。
「那你去問正勳就好。」
「我真搞不懂。」從仁赫低沉的聲音裡,感受得到憤怒。
「李正勳是好人,說實話,他比妳好太多了,妳到底在跩什麼,為什麼甩了他?」
低沉的咆哮,讓多真心裡感到非常受傷。但是她絲毫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直直盯著仁赫。
「你說得對,我配不上他。」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
「我愛上別人了。」
仁赫的瞳孔變得混濁而模糊,多真心想: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仁赫頓時沉默不語,多真默默等待他開口。
過了好一會兒,仁赫終於開啟雙唇:
「那個人是誰⋯⋯?」
你。
好想說出來。
我愛你,仁赫,我對你一見鍾情,所以我沒辦法待在正勳身邊。一閉上眼、一睜開眼,都看見你的臉。就算你現在就在我的面前,我還是好想念你。這樣的我,怎麼能夠繼續和正勳交往?怎麼能夠繼續接受正勳的愛?
眼看這些話就要穿越喉嚨吐露出來,好不容易又吞了回去。
「就算我說出來,你也不認識。」
「說得也是。」
仁赫勉強露出微笑。
「我不可能認識。」
「⋯⋯」
「進去吧。」
「嗯。」
多真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進屋裡。
仍然感受得到仁赫的視線。背脊傳來一股發燙的感覺,讓多真難以忍受。
為什麼他總是用那種眼神看我?
多真既渴望又憎恨。
難道他想要把我撕成碎片,才用那種眼神看我嗎?
仁赫知道,多真是因為愛上了別人,才和正勳分手的,正勳已經告訴過他了。
但是,他想要聽到多真親口承認,才會像傻瓜一樣問了這個問題,即使知道自己沒有權利要求她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希望那個人會是自己。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渴望。真是可惡到極點,仁赫自責不已。
眼前這扇緊緊閉上的門,似乎在提醒自己和多真之間的距離。仁赫呆站了好一會兒,希望這扇門會再打開,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這種渴望。
但是,已經關上的門是不會再開啟的,不管過了幾小時都一樣。
然而,仁赫不知道的是,門的另一頭,多真閉上雙眼、倚著門緣跌坐下來,感受著仁赫的一舉一動,聽著仁赫的呼吸聲,藉此安慰自己痛苦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