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1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2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3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4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5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6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7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8
  •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2600106
疑心【說一輩子都會愛你的人,最危險】
譯 者:周正滄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2年04月30日
定價 370 元
優惠價  -21%  292 元
內容介紹

說一輩子都會愛著你的人,最危險……

★入圍俄國布克獎,長踞暢銷榜7年,600,000人欲罷不能!
★如果將《戀人絮語》改寫成小說,那就是這一本了。

為何我們尋尋覓覓的,總是同一種靈魂……
明豔動人的賈桂,有過三段戀曲:溫柔理性的語言學家史帝夫、感性天真的義大利演員迪諾,以及狂野粗獷的法國賽車手雷諾。三人個性迥異,卻都給了賈桂刻骨銘心的愛情。然而,三位愛人竟相繼意外死亡,讓她深受打擊,懷疑自己的愛情遭受詛咒。
歷盡滄桑的她,決定隱居濱海小屋,那是她與第一任愛人曾經共度美好時光的所在。此時,她發現前屋主留下一份手稿,裡面的故事讓她不斷憶起過往的戀情。但越往下讀,賈桂越發現其中詭異的巧合,而最終一份出現在濱海小屋的神秘包裹,以及手稿的最後一個故事,更讓她驚懼不已!
懸疑的布局、窒息的情緒,把愛情裡的偏執、猜忌、痴狂,表達得淋漓盡致。跟著主角一路往下讀,你將明白,愛一個人可以瘋狂到什麼樣境界……


【名人推薦】

張國立、冬陽、杜鵑窩人、余小芳 不疑有他推薦:震撼不已,寒毛豎立,卻無法釋卷

閱讀《疑心》一書,像是場穿梭迷宮般的驚奇之旅。在驚悚的死亡懸疑與迷人的浪漫愛情間游移。一部不受類型拘束、難以歸類的絕妙之作。──冬陽

這是一本迷惑讀者的精采作品,唯有看到最後一頁,才會發現前面那些看似雜亂無章且不知所云的伏筆竟是如此地重要,正是撥開迷霧的指示燈!──杜鵑窩人

完全占有是愛情的唯一範圍,不過先決條件是付出。閱讀這本小說,請在深刻的男女情欲細節之外,也享受一下百分百真愛的創造過程。並對結局,保持期待。──張國立

夾雜心理驚悚與世俗情愛,有著出乎想像的尾端,作者同時塑造了多層真實和虛幻交錯的世界,使人難以辨析他背後真正的劇情操作方向和企圖。《疑心》描寫極致的戲劇性的情節,具備代表性。──余小芳

究竟這是一部愛情小說?情欲文品?文藝偵探?懸疑故事?或愛情回憶錄?故事藉由數篇不同風格的小品穿插其中,鋪陳主線,揭開女主角青澀、狂野、放蕩、情欲的人生歷程。文中對「時間」的搏鬥探索,對讀者產生莫大的衝擊,令人省思萬千。──譯者 周正滄

所有18歲以上、正踏入愛情遊戲的男男女女,都該來看這本書!或許,你的愛比較不會走入歧途!也或許,你所求的,正是這樣的歧途!──俄國讀者 娜塔莎
最引人遐想、最令女人興奮,這是靈魂的顫動!──俄國 《題辭》雜誌

《疑心》的成就震撼了文壇,最佳年度小說!────《獨立報》

一部兼並純文學、驚悚小說、情色文學,及哲學論述的作品。──作家 奧莉卡.佐麗娜

這本小說的故事情節很獨特,作者將驚悚、言情及科幻等文體融合為一,儘管奇異無比,作者在文體的比重上掌握得宜,創作出獨具一格的爆炸性風格。不論文中女主人的居家模樣、學識高的知識分子或是年少心情難以捉摸的學生模樣,都深深吸引讀者。小說多層次多面性,每個穿插的故事既獨立,但同時又相互呼應,不失它們在整個故事中的統一性。一篇篇引人入勝的插曲,令讀者手不釋卷。
──俄國書評 麥克斯.克里莫夫

這部小說令人震撼不已。匯集了多層次的文體風格,實之不同凡響,同時描繪又細膩,真情流露。尤其是對女人生理心理狀態的精確刻畫,過去沒有任何男性作家能夠辦到。意想不到的結局,給予小說完美的結合。──OZON網路書店評論



作者介紹

安納托里‧妥思(Anatoly Toss)
旅美的俄國作家,雖然定居波士頓,卻堅持用母語寫作。他的第一部小說《美國故事》與《疑心》均獲俄國布克獎提名。此書為他的代表作,在俄國出版後大為暢銷,至今仍在排行榜上,銷量超過 600,000 冊,並售出波蘭、希臘和多數東歐國家版權。

譯者簡介 周正滄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俄文系學士、俄羅斯莫斯科普希金大學語文碩士、俄羅斯彼得堡大學俄國文學博士班肄業。譯作有:《厄夜蘭花》(與陳翠娥合譯)《終巡者》(以上由圓神出版)《人蟲變》《恐怖頭盔》。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06
ISBN:9789861334073
頁數:46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4073
各界推薦

情欲糾葛、撲朔迷離的愛戀圖像 / 推理文學愛好者 余小芳

 

 「就是妳殺的!妳愛過的人都無一倖免。」

製造充足的懸念感,使讀者掛心,小說以開門見山的破題法揭開序幕,為之後的劇情留底。本書直接以一場夢魘帶出敘述者|我|賈桂潛藏在內心的巨大恐懼和憂傷。透過第一人稱的忠實陳述,將人惡狠狠地拉進女主角的衰頹與沉痛之內,和昔日戀人對話的惡夢內容更有著具體暗示,讓讀者隱約感受敘述者生活於先前曾遭受強大災難和衝擊。她目前的飲食起居僅是聽從醫師的指示而隱居於緬因州的濱海小屋內,生活所需物品則由農家每三日代為輸送,顯得寧靜且清心寡欲,亦因為如此,她和他們的過去令人備感好奇。

為了逃避現實的憂愁鬱結,主角透過大量閱讀排解負面情緒,卻也無法壓抑情感地追憶著一段段過往的情史,就連她所居住的林間小屋也是她的回憶之一,那是她與首任戀人史帝夫共築的愛巢,但追念卻如同建築物一樣殘破、凋零、缺爛。

相較於前述的清澄寧定,反而與接下來的描述內容形成劇烈對比:占據最大篇幅者,與其說是賈桂和她的情人們的愛戀情事和情愛糾葛,不如說是賈桂的情欲史、浪蕩史與出軌史。作者跨越道德界線、不見忠誠,筆鋒入骨地書寫賈桂與情人之間的激情性愛過程,並直接揭露賈桂內心的感受,使文中飄散濃郁黏稠的感官欲念。

此外,書內以作中作的形式穿插其他故事,將讀者自強烈的感覺刺激裡抽離。主角將閱讀視為生活必需品,卻在某日察覺自己已全數讀罄,只得翻箱倒櫃、尋尋覓覓,終於在地下室尋著了一部布滿塵埃的神秘自製書籍;裡面的章節皆有編號,彷彿錯亂又毫無秩序似的,寫著一篇篇各自獨立又蘊含哲理的故事。

有的篇章對主角而言,空泛、荒謬又愛賣弄哲理,然而數篇中篇小說內涵卻對主角一連串經歷後的思緒移轉有所啟發。看似毫無關連,卻不盡然,透過同質故事啟迪及哲學省思,預示後端劇情的基礎走向,也給予主角新的構想刺激。

總體說來,本書共區分為兩部。第一部篇幅極長,描繪賈桂的愛欲史和閱讀趣,同時併合黏膩及疏離的情感;對於愛人接二連三逝去且無人倖免於難,賈桂內心潛藏的疑惑被啟動,進而著手展開調查,屬於問題部。第二部內容極短,情節短促,氣氛卻非常緊湊,其歸結且揭示第一部所遺留的謎團,留下驚愕的解答,列屬解謎部。

擁有需要經營,逝去卻往往位於一瞬間。

由失去男主角們的女主角擔任敘述者,又由她自任偵探,為連續意外死亡案件提出解答。夾雜心理驚悚與世俗情愛,有著出乎想像的尾端,作者同時塑造了多層真實和虛幻交錯的世界,使人難以辨析他背後真正的劇情操作方向和企圖。

一九六四年出生於莫斯科,作者為一名堅持以母語創作的旅美人士,而《疑心》描寫極致的淫亂浪蕩和戲劇性的情節,口味極重,具備代表性。本書何以暢銷俄羅斯多年且賣出多國版權?讀者們可細加品味、反覆思量。
 
打造完美情人 / 作 張國立

 
「我能見到你們兩人,妳和他,就如同妳在鏡中見到你們自己。他就坐在妳前面,妳用力將雙腿抬高,雙膝打彎,稍稍將大腿移向臀部,讓它們立在散開的兩張椅凳上。妳不是坐著,而是採取半躺的姿勢,配合座椅的弧度。迪諾尚未碰觸到妳,妳就已經因為他的呼吸聲和雙唇的溫熱顫抖地不能自我。」

史帝夫在給遠於義大利女友賈桂的信裡這麼寫著,迪諾是賈桂新交的男友,她毫不保留將交往細節告訴史帝夫,讓史帝夫想像?讓史帝夫嫉妒?讓史帝夫更想搶回她?
先擱下賈桂的動機,那麼史帝夫呢?他能將腦中迪諾與賈桂做愛的畫面生動地描述出來,為的是,在失戀深淵裡的自慰?

古羅馬有則神話,著名的雕刻家畢馬龍一生奉獻給藝術,冷冰冰,涼颼颼,但當他費盡心力完成一具女人的雕像後,卻愛上了雕像,他向維納斯求助,終於感動這位女神,雕刻家的手指碰上雕像後,雕像竟成為真人,成就一段愛情故事。
於是在科幻小說裡,科學家愛上他設計出來的女機器人。在聊齋裡,畫家和他畫出的美女夜夜談情說愛。寫小說的,則和他每本小說的女主角乾柴烈火?
我的意思是,如果情人是可以塑造的,豈不完美,省去多少磨合,和──

睡──沙──發。

愛爾蘭作家蕭伯納後來將上述的神話改寫成舞台劇本《賣花女》,再後來好萊塢改拍成電影《窈窕淑女》。
故事是說一個語言學教授如何把市場內一口滿口粗話的賣花女,改造成高層社會貴婦(淑女)的經過。在原作中,賣花女的語言、儀態、生活方式都蛻變為淑女後,教授愛上了她,但賣花女卻發現她根本無法融入這個看似高級的新生活圈子,寧可回到過去粗鄙的環境去。電影裡則有不一樣的結局,賣花女也愛上教授,從此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哪種結局比較符合讀者和觀眾的期待呢?
現在旅美俄國作家安納托里.妥思又寫出同樣精神的《疑心》。一開始,當主要人物賈桂和史蒂夫上床時,賈桂內心裡說:「我知道,我明自,我的唇已經綻開,正用濕漉漉的溫柔等候著他。」呀,我誤認這是二十一世紀的《查泰萊夫人》,對女性的情欲竟寫得如此生動。然後發現,賈桂和義大利男友迪諾在一起時,她「當時的我不希望立刻宣洩,於是先以手指頭握住,接著在表面上下來回輕輕移動。我似乎聽到迪諾不斷呻吟」。怎麼好像是《聊齋》裡的畫皮,寫的是女性的性自主。最後,賈桂一再尋找,在一本書裡找到她的真愛。啊,恍然大悟,畢馬龍隱約又浮出來了。 
史蒂夫用盡所有的努力,協助賈桂去佛羅倫斯讀書,即使另交男友,兩人也透過通信了解賈桂在性與愛中的成長。他讓賈桂自由自在地追尋自我,不正如同《窈窕淑女》中使賣花女脫胎換骨的語言學教授。
是的,這是每個男人的夢想,塑造出百分百的情人。更是每個女人的夢想,教育出百分百的老公,使他體認,

洗──碗──有──益──身──心。

在《賣花女》的兩種結局之外,作者創造出第三種,而且強調,選擇權為什麼該放回女人手中,如此,當男人付出心血,他的收穫應該是女人的感動與承諾。
情欲、性愛,和愛情是不可分的,完全占有更是愛情的唯一範圍,不過先決條件是付出。
閱讀這本小說,請在深刻的男女情欲細節之外,也享受一下百分百真愛的創造過程。並對結局,保持期待。


內容試讀

獻給JB

這一切從我站在主臥房窗前,望著落入大海的太陽那一刻開始。夕陽深深吸引我的目光,然而,我卻莫名轉身。史帝夫站在房門口,漫不經心地倚著門柱。那是他特有的慵懶姿態,嘴角帶著一抹嘲弄的笑意。當他跨步走近時,目光閃爍。此刻的他離我好近,他的呼吸直搔我的臉頰。

「妳最近如何?」他問道。「賈桂,我們好久沒來這間屋子了吧。」

「真的是好多年了。」我同意。

「我們曾經那麼幸福,記得嗎?」他向我再跨近一步。

「別這樣。」我說,擋住他的手,試圖遠離他,但他緊抓著我的手,鉗壓著,弄痛了。他將我轉向他,兩人相視,吐息對呼氣。

「為何不?」他聲音尖銳、情緒激動,但我知道那是佯裝的,是他卑鄙的伎倆。「妳不是一向喜歡我吻妳嗎?」

他不懷好意地笑著,也很清楚我無法抗拒。這就是為什麼他要問我,這就是為什麼他要微笑。我雙腳不聽使喚,無法站立,被他摟著。接著,我感覺到他嘴唇的輕觸,他的氣味同時襲來,我心蕩漾。我等候他以嘴唇掠奪我、擠壓我、輾碎我,但是我只感覺到他輕撫。

「快點啊!」我主動拉起他的手,喘口氣急促說:「來吧!我承受不住了。」

然而他卻靜止不動,只是望著我,嘴角一抹微笑。

「是啊,」他也這麼認為,「妳好久沒有過任何人,等不及了吧?」

「沒錯,是很久很久了,但我等的最久的人是你。」

我不該這麼說,但自己麻痺的雙唇早已不知所云。他突然大笑,我明白這笑聲裡的譏諷勝過愉悅,我不信任他。我試圖掙脫,但他緊抱著我。

「是啊,」他當著我的面大笑,「我怎麼可能來到妳身邊?這段時間裡,彷彿沒有我的存在。沒錯,妳殺害了我,我怎能來找妳?聽著,我無法理解,妳為何要殺害我?」

「沒有!」我大吼,試圖掙脫他的笑聲、他的話語、他的雙手。

「當然有。」他愉悅、平靜地說道,彷彿他還在這世上。「沒錯,就是妳殺的。別想逃走,我絕不會放妳走,永遠都不會。」

有一小片刻,我放棄掙脫,他也暫時停頓下來。

「先不談妳殺死我的事。」他止住笑聲,嚴肅了起來,笑意卻轉移到目光上。「算了,我的死也是自找的。但妳為何要殺害那位漂亮男孩?好像是叫做迪諾?他真的很愛妳,他對妳毫無反抗。」

「放開我!」我又再次大叫,不停抽搐。「放開我!我從未殺過人,你很清楚,我沒殺人。」

「就是妳殺的!妳愛過的人都無一倖免。還有那位,我忘了他的名,那位什麼都不在乎、很難搞的傢伙。」他又再次咯咯笑了起來。「但妳還是漂亮地把他做掉了,妳是職業殺手,簡直是大師,真以妳為傲。」史帝夫的目光流露著笑意,閃閃發亮。

「為何要這樣對我?」我大聲哭吼。「你知道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很清楚!」我全身發抖。

「我當然清楚,所以才這麼說。」

「不,不是這樣,完全不是。走開,我什麼都不想要,我現在無法⋯⋯」我再次抽搐。「⋯⋯你很清楚,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那就讓我吻妳最後一次吧。」他的聲音暗藏狡詐與鄙視。

「不要,我不想要!我不要,放開我!我沒殺人。聽好!我沒殺人!」

「算了,事到如今,妳有沒有殺人已經無所謂了。反正除了妳和我,沒人知道,我也不會告訴別人。」史帝夫大笑起來。「因為⋯⋯」他貼近我,耳語道:「因為我已經死了,被妳殺死了。」緊接著又說:「來吧。給我妳的唇吧,讓我允諾妳剛才的渴望。」
「不,我不要!」我尖叫。

我無法呼吸,眼淚淹沒了我。我睜開雙眼,躺在床上,全身濕透。費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剛才又是一場夢魘。

這天,我回到家裡後,馬上進入夢鄉。醒來後,我起身走向書櫥。黑暗的玻璃門反射出我的面孔,一頭短髮,更凸顯我的消瘦。

我昨天才又讀完一本書,現在得再找本新的。任何一本都好,沒有特別偏好,對現在的我而言,閱讀是冥思,是每天不可或缺的儀式。這三個禮拜以來,閱讀已成為我的必須品,如同海洋、這片樹林和屋子一樣。

我端倪著一長排書籍。驚訝地發現,難道都讀完了嗎?難以置信,也許我已經無法信任我的眼睛了。我舉起手指,慢慢劃觸每一本書的鑲緣。

怎麼會這麼樣?我喃喃自語,居然都讀完了。這麼一大棟屋子裡,應該還有其他藏書。

我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每個箱子和櫃子。什麼都沒找到,連雜誌、舊報紙也不見蹤影。我佇立在房間中央。還有哪裡可以找呢?我變得急躁不安。或者,到地下室瞧瞧?

地下室堆滿舊家具和希奇古怪的廢棄品,但我只需要書。於是我開始翻箱倒櫃,陷入經年累月的蜘蛛網裡,呼吸著地下室的霉味。終於被我找到了,書就躺在一只老舊傾斜的櫃子上。我帶著戰利品起身回到明亮的地方,下意識地拍拍破爛封面上的灰塵。

找書花去我不少時間,太陽已經西垂,日照剩下不到兩個小時,我趕緊坐上搖椅,沉溺在韻律的搖晃中。或許這幅景象好比是肥皂劇的一幕戲:一位謎樣般的美女眺望著落入大海的夕陽,根據遊戲規則,她正期盼著一場無可避免的浪漫邂逅。

有何不可?我自忖,這不就是我的寫照嗎?我何必感到難為情呢?美豔的我望著夕陽,欠缺的只是邂逅。然而邂逅的橋段始終沒有出現,因為根本沒有男主角。

夠了。我克制自己,勉強將著魔般的目光自大海移開。期望、爭取、消沉。我反覆說道,一邊打開手上的書本。

我這才發現這是一本很不尋常的書籍,封面是印花棉布,內容是打字機繕打的自製書籍。我打開的書頁上有兩個章節,每章都以三位數編號。我翻了幾頁,裡頭都有編號的章節。我猜那不是章節,倒像是互不相干的段落。我不在乎究竟是什麼,因為某個隨機的編碼吸引了我的目光。

193

我來到一間古董店,店老闆長得像被蟲蛀過的罩布,我交給他自己活過的時間,跟他議價。

「嘖⋯⋯嘖⋯⋯」他不停咂嘴,「你的過去破舊不堪,有多處毀壞,你瞧,這裡還有燒過的痕跡。怎麼,你抽菸嗎?」

他突然朝我投以銳利的目光,尖銳有如歪斜在鼻梁上的破裂鏡片。我緘默未答。

「還有這裡,」他沒等我回答,又再度咄咄逼人,「都皺了。拿過來之前好歹也燙平嘛!」接著他用長著厚繭的手指摩擦精緻的表面。「你自己看,破舊不堪。」

他又抱怨了些什麼,但我沒專心聽,我很清楚他心中的盤算。

「你拿來的時間,我無法出高價。」他皺起眉頭說道。

「好吧。」我同意,也不想與他爭辯。我帶來的時間確實價值不高,但也不該如此廉價,不過我想先搞清楚老傢伙打算換什麼給我。

「真的沒辦法。」我沒反駁,反而讓他有些失落。但他還是習慣性地繼續說服著:「我沒辦法給你很多。如果你的時間能像那位先生保存得那麼好,那就另當別論⋯⋯」

他指著一名男士,他正在一堆舊物中翻找,試著不弄髒手上的黑色漆皮手套。他發現我的目光後,禮貌地對我微微點頭。

「如果你的時間和他的一樣平整、精準又有條理,」收古董的繼續說:「幾乎跟新的一樣,我就可以⋯⋯所以我實在無能為力,真抱歉。」

我仍不了解老闆到底要說什麼,不過我不想表現自己的無知,於是問道:「抱歉,那我到底能換到什麼?」

店家一臉困惑地看著我。

「什麼是什麼?當然是新的時間。」他見我一臉茫然,便耐心解釋:「你可以換得新的時間。」

「抱歉,」我笑了笑,緩和自己的困窘,「什麼是『新的時間』?」

他不悅地看著我。

「你怎麼了?第一次來?你拿到的將是新的時間,換句話說,就是自己的未來。」

我仍是一頭霧水。

「但這是間古董店!哪來新東西?」

老人瞇著眼笑了笑,皺了皺前額,嘆氣說道:「『新的時間』並不是指完全沒用過的時間,它可以是某人的舊時間。明白嗎?別人的舊東西可以是另一個人的新東西,反之亦然。」他深恐解釋不清,補充說道:「況且我們會修補它,讓它看起來跟新的一樣。你絕對看不出差異⋯⋯」

我將視線移開書頁,轉向大海。這是什麼書?空泛、荒謬又愛賣弄哲理。我不安起來。是誰寫出這種玩意?還慎重其事地列印出來,甚至裝訂成書?是因為無所事事吧?一定是!這到底是一本怎樣的怪書?難道整本都是這種無聊、空虛,還要花腦力的辯述?我又翻了幾頁,卻是不相干的段落與編碼。

對此書的惱怒油然而生。這本書自己過於拚命,卻徒勞無功,顯得絕望又可笑。我望著大海,久久凝視著,它又再次撫平了我騷動的情緒。接著,慣性使然,我再次低下頭,目光停在另一個編號上……

__________

我們來到海邊的屋子,草草收拾必備物品,我取來短褲和運動鞋,開始準備換裝,但史帝夫阻止了我。

「不用換。」他說,「這般穿著就得了。」

我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穿著完全不適合海上出遊:窄短裙、高跟鞋。我滿臉狐疑望著史帝夫,他微笑回應,宛如知道我一臉不解。

「我今天將是妳的僕人、妳的船長、妳的水手,任何妳想要的角色。想像妳雇用我和我的遊艇兩天,我有義務讓妳滿足一切。妳只須盡情享受,而我的任務則是達成妳享樂的目標。」

我開心地笑了,我已經習慣他種種的怪點子。

「我還不需要付錢購買男人的服務,我的身價仍是很值錢的唷!」我一邊笑著說。「若這服務不貴,我就勉強答應。畢竟你是這麼一位特別的友人。」我走向他,在他臉頰上輕輕拍彈,「又這麼可愛。」史帝夫咧嘴大笑回應我,宛如天真男孩。

「女士。」他說,「妳絕對不會後悔的。」

他一副傻呼呼的樣子很滑稽,害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史帝夫一路用手抱著我登上遊艇,接著,他從船艙拖出一張大躺椅和手推車,放到甲板上,細心將我安置好。一個裝冰塊的小桶頓時出現,裡頭裝有一瓶香檳,看起來,他早就安排好這個戲碼,一切準備就緒。

五分鐘過後,遊艇已經滑行在水面上。當天晴空萬里,氣候宜人。我坐在船首,背靠著躺椅,翹著二郎腿,喝著香檳酒。因為穿著高跟鞋和窄臀短裙,我有些不自在。然而,就依史帝夫所言,我不是航組人員,我扮演一名刁鑽的千金小姐,享受一段異國情調的巡行旅程。

我望著史帝夫,他還真的有如水手。他打著赤腳,下半身穿著一條黑色喇叭褲,上半身則是套著一件水手條紋背心。他好似飛躍在甲板上,一下東綁綁,一下西捆捆,一下又忙著調轉船帆的方向。活像個不超過二十歲、動作輕盈的小伙子,至少當下看起來是如此。他跑來我這兒不下數次,幫我斟滿高腳杯中的香檳,殷勤地問道:「還有什麼需要的嗎,女士?」他將自己的角色飾演得很好,帶著迫切渴望的眼神看著我,但卻也不敢採取主動。

當他下一次又跑過來的時候,我小心翼翼提起他的手,試探性地看著他說道:

「是否可以坐到我身旁來?否則我會有點無聊。」

「遵命,女士。」我聽話的僕人回答,從船艙內拖來一張椅子,擺在我面對面的位置。

「幫自己也斟上一杯。」我拿給他一只高腳杯,自己已經有點微醺,因為身旁盡是香檳、大海和他。

「謝謝,女士。」他感激地直點頭。

我們相互對坐,他直盯著我瞧。

「我好喜歡看著妳。」他說,雖然他不明講我也知道。

「我知道。」我贊同他的話。

「脫掉衣服!慢慢來不要太快。」他忘了加上「女士」一詞,但我已經寬恕了他的無禮。

「我不會太快的,我會慢慢來。」

我的視線也沒離開過他,我自己也很喜歡看著他,尤其他今天的打扮真的很不一樣。他很渴望得到我,這麼一個我快認不出來的大男孩,他的欲望幾乎可以讓人伸手就觸摸得到,這股瘋狂挑起了我的情欲。

「先脫高跟鞋嗎?」我問。

他點頭。

「但雙腳要交疊。」

「淫鬼。」我說道,但說出口的話語似乎沒有意義。我交疊雙腳,不費力氣除下高跟鞋,讓腳掌得到自由。他磨蹭自己的下巴,把手就留在上頭沒離開。

「我很喜歡妳的腳。可惜,妳沒穿絲襪。」

「穿絲襪不舒服。」我為自己辯駁。「好吧,下一次會記得。」

「已經沒有下一次了。」他神秘地說道。

「那下一步呢?」他這般吊人胃口的欲望,令人難以忍受。

「現在襯褲。」他回答,將手掌下滑到脖子上方。我看見他正輕咬著自己的唇。

「襯褲?」我再次確定。我想先複述他的命令,再依指示執行。

他沒回答,僅點頭示意。我將身體從躺椅上稍微撐起,撩起裙子,露出腹部和臀部。

「把雙腳放在躺椅的邊緣。」根本是史帝夫本人下的命令。

在這種時刻,我喜愛聽命於他。我再次把裙子拉高,害羞地擋住我的肚緣,但我的肉體不害臊,一心一意渴望羞澀。我此刻欲火焚身。我背部微微向後,雙腳擺放的姿勢就像他要求一樣,我知道他要什麼:膝蓋彎起,大腿向兩側微張,將頭放在兩膝之間。我身體有點搖晃,企圖保持平衡,我的雙手慢慢地觸碰我光滑的肌膚,從膝蓋遊走到臀部,停在內褲邊緣。

「你喜歡我自摸嗎?」我期盼的不是已知的答案,而是渴望他的聲音。

「喜歡。」

沒錯,他的聲音聽起來已不再熟悉。

「伸進去。」他下令。我閉上雙眼,深知更柔順、親密的感覺正等候著我。

我的手指在臀部內側滑動,我無法睜開雙眼。我知道還不到渾然忘我的時刻,但此時也已沉陷,全然忘卻那是我自己的手。

「不要,不要碰,還太早!」壓抑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我不情願地拿開手指。「天啊!妳還真是百看不厭!」

「只有看嗎?」我微微張開雙眼。

「當然不止。」

「我想脫掉。」我乞求著。似乎,他想說什麼,但欲言又止。「你能幫我嗎?」

我需要他靠近我站著。我的雙手已經不夠用了。

「不行。妳自己來。」

「你不能只是旁觀。我需要你的全部。」我坦白說道。

「忍一下,妳不是很能忍受嗎?」

不是為了他,而是自己,我呢喃回應:「愛死了。」我喜愛這種痛楚般的延宕。

「當我來到妳身旁,」他便開始說道:「我會坐在妳腳邊的地上,用力將它們張開。妳會等著我將妳的雙腿分開,讓我進去。妳會傾斜向我靠來,妳會睜開圓滾滾的雙眼,如同我渴望妳的眼神一樣地望著我。妳的嘴保持半開,我從底下可以見到妳抖動的舌尖。妳會以為我要親吻妳,但我卻連碰也不碰妳。」

他沒進一步靠近我,但我仍感受到他的每個字。我的雙腿,啊,早已被他雙手壓得疼痛不已,我可以感覺他在我肚子下方的氣息。身上的窄裙惹得我氣急敗壞,居然擋住他的雙手,不放它們進來征服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知道他就是要我這樣。我沒脫掉裙子,僅僅把兩腿間的長細帶移到一旁,拚命抓住想要竄回原處的絲帶。我以兩指將自己打開到極限,再用第三指從底下往上進入。我的背部和肩頸劇烈振動,整片濕漉漉、暖烘烘、脆弱不已。

「我都濕了。」我不停地喘息說道,莫名地慌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