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3300032
游泳既不安全也不適切
作 者:江國香織
譯 者:陳系美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日本女作家
出版日期:2003年04月01日
定價 190 元
優惠價  -21%  150 元
內容介紹
日本讀者票選年度最好看的短篇小說!江國香織繼暢銷書《冷靜與熱情之間》之後的最新力作!日本山本周五郎文學獎得獎作品!在人生裡游泳當然是既不安全也不舒適的,然而她們的確活出了如蜜般的瞬間….,只有愛是毫不遲疑,形成了女人們的故事。

作者介紹
江國香織
1964年生於東京,出身文學世家,畢業於目白短期大學國語國文科,以輕盈卻直逼人心的愛情故事見長。
1987年曾以「草之丞的故事」獲每日新聞社小小童話大賞;1992年出版的《芳香日日》則獲得坪井讓治文學賞與產經兒童出版文化賞雙料榮譽;1999年《我的小鳥》獲路傍之石文學賞。其他代表作尚有《神之船》《與幸福的約定》《冷靜與熱情之間》及多種英語繪本譯作。

譯者簡介 / 陳系美
日本國立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 專攻日本文化。曾任空中大學新竹分部日文兼任講師、出版社編審顧問,現任中華電視公司購銷組日文譯播。
審譯有:《金閣寺》《潮騷》《伊豆的舞孃》《河童》《羅生門》等書、日劇「跟我說愛我」「金八老師」「白色之戀」、卡通「櫻桃小丸子」「小叮噹」「鹹蛋超人」「灌籃高手」等。
規格
商品編號:03300032
ISBN:957679871X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57679871X
內容試讀
我一邊想著要不要跟同居的男人分手,一邊喝著紅茶。一邊喝著紅茶,一邊整理散亂的雜誌、T恤、杯麵的碗,突然,電話響了。 時間是清晨七點。 妹妹打電話來說,祖母昨夜住院了。 

「是肺炎,好像很危險!」 

九十三歲的祖母和我母親兩人住在一起。前些時候感冒了,昨天深夜突然呼吸困難,母親驚慌地打電話給妹妹,要妹妹去叫救護車。 我問了醫院地址後,把電話掛了。

搖起那個攤開四肢,只穿著一條短褲正在睡覺的男人。寢室非常悶熱,充滿酒味和菸臭味,空氣凝濁不堪。 

「喂,起來啦!我奶奶住院了,可能快要死了。我得去醫院。」 

由於我一隻手拿著馬克杯搖著男人,紅茶稍微濺了出來。不過反正房裡本來就髒亂污穢,我也不以為意。 「喂,你有沒有在聽?」 

男人呻吟了一下,伸出手臂,環住我的腰。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看病情而定,我會從醫院打電話回來。」 我撥開覆蓋在男人前額的頭髮說。這個沒有工作、成天只會喝酒、又髒又亂又愛撒賴、母親口中「沒出息」的男人,我在他出汗的額頭上吻了一下。 

出門前,我和他做了一個短促的愛。在明明是早上,卻窗簾緊閉的房裡,在腐敗的空氣裡,在潮溼床上的憂鬱裡。 

然而,這個沒有工作、成天只會喝酒、又髒又亂又愛撒賴的男人,卻跟我的性趣很合得來。真的合到令人恐怖的地步。彷彿中毒患者似的,我對它既貪婪又饑渴。它給我越多,我越想要它。無論白天,或是夜晚。這種日子,已經過了五年。 

沖完澡回到房裡,男人又睡著了。我儘可能不作聲地,在昏暗的房裡迅速穿戴準備出門。戴上太陽眼鏡,拿起車鑰匙,走出屋外。 

關於祖母的病情,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她已經很老了,已經好幾年,一天的大半時間都躺在家裡的床上。 她已經活夠了。我邊開著,邊這麼想。不帶任何感傷意味。 

由於路上交通嚴重阻塞,抵達鎌倉的醫院,已經接近正午時分。我把車停在停車場,摘下太陽眼鏡,放進皮包裡。收拾一下散落在前座的麥當勞紙袋,拎著皮包和紙袋下車。 

停車場不見人影,灑了滿地的陽光,有一種閑靜風情。突然想起,病房裡禁菸,於是我夾著皮包和紙袋,靠在牆壁上點燃一根菸。眼前是一片夏日晴空。 就在這一瞬間,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祖母或許已經死了。 

醫院的大廳昏暗狹窄,有一種陰鬱的氣息。在服務台問了一下,得知祖母剛才已經從加護病房轉到一般病房。於是我丟了垃圾,搭上電梯,前往祖母的病房。 

這層樓的患者,無論哪個房間都是老人。在走廊上行走的,也都是老人,各個穿著柔軟圖樣和色澤像嬰兒服般的睡衣,硬邦邦的臉上卻布滿了皺紋,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有的好像住院很久了,有的在吃東西,有的在看電視,整個大廳看起來不像醫院,倒像個養老院。 祖母的病房,是個八人房。 母親和妹妹站在右邊倒數第二個床位旁,於是我知道,躺在那裡的是我祖母。我打量著我熟悉的祖母,從她的頭部開始。然而躺在那裡的卻像是別的物體,一個跟祖母的人格和人生完全無關,因為衰老而渴求休息的物體。 

「她活著嗎?」 

我小聲地問母親和妹妹。

妹妹答道: 「她還活著。」 母親有點不悅地對我蹙眉。

我也回以顏色,對她蹙了個眉,走到病床邊。 

「妳就不能換個說法啊?」 

母親在我背後說。 這個人的確是祖母,千真萬確。原本就瘦小的身軀,如今看起來又瘦了兩圈似的││我們的奶奶││戴著氧氣罩全身插滿了管子,不過眼睛卻張得開開的。一副呆然若失的表情,看起來不像現在就想永遠休息的樣子。我蹲下來和她四目相交,甚至還緩緩地點頭說: 

「真是驚人!」 我非得承認躺在我眼前的,的確是我熟識的祖母。 

「看來蠻有精神的嘛!」 這句話,當然是突兀的選擇。不過祖母怎麼看,都不像病危的樣子。

「很像烏賊嘴吧?」 

妹妹凝視著罩在祖母口鼻上小而奇妙的氧氣罩說。

「真的耶!」 

我也凝視著同樣的東西答道,在那裡站了一會兒。 

「不過真是太好了。這樣一定會好起來,她的心臟一直很好。」 

母親說道。我和妹妹也這麼認為。 可是醫生說,祖母已經無法出院。還說能度過這次危機,已經讓他夠震驚了。雖然不是現在,也可能是明天,或者一個月後,無論如何,該來的已經來了,前進的方向不會有所改變。

 「然後呢?」 

我這麼一問,換來了頃刻的沈默,之後母親和妹妹都歪著頭,一副一無所知、無所謂的樣子。 

於是我又追問: 「妳們這是幹嘛?這樣我怎麼會懂呢?」 這時我們三人相視而笑,那是一種會心的微笑。這微笑或許有點詭異,卻宛如落葉般乾爽清朗。 

「對了,妳們兩個也打扮太招搖了吧,這裡可是醫院耶!」 母親說。我和妹妹互相看了一下彼此的裝扮,真的耶,兩人都不禁蹙眉。 

「小薰的問題是頭髮啦!」我說。 妹妹梳了一個埃及女王式的髮型,一頭又直又多的黑髮,長長地垂了下來。 「她的頭看起來比較大,這樣能強調她的纖細修長。」 

妹妹穿著一件紫色吊帶式背心,兩隻纖細的手腕上,戴著十二個銀色手環。 「葉月,妳有什麼資格講我?一大把年紀了,裙子還穿得超短的,頭髮亂得像稻草似的。」 我的頭髮做了很多挑染,雖然剪得短短的,但因自然捲的關係,活像獅子頭,滿頭鬃毛亂翹。 

「不過我們倆的穿著打扮,再怎麼勁爆,都沒有那件游泳衣來得怪吧?」妹妹說。 「那件游泳衣」是有典故的,這是妹妹很喜歡的一樁往事。 

這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這個故事裡祖母沒有出場。那是我們父親過世後,三個人去鎌倉投靠祖母之前的事),母親為我們一家人,爸爸、母親、妹妹和我,各做了一件游泳衣。游泳衣是用毛線編織的,上面有複雜的花色模樣,並不是每一件都很怪異,但是全家一起穿上後,就成了怪異一族。而且遇水之後,毛線會沈重下垂,我跟妹妹是連身型的,肩帶被水的重量往下拉,整個胸部裸露無遺。 

不過那一年,我們好幾次都穿這件游泳衣去海水浴場。母親是比基尼型的,父親是熱褲型的。 …..

Warning: Unknown: write failed: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28) in Unknown on line 0

Warning: Unknown: Failed to write session data (files). Please verify that the current setting of session.save_path is correct ()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