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0000367
新疆的太陽不睡覺
作 者:郜瑩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叢書
出版日期:2002年04月25日
定價 210 元
優惠價  -21%  166 元
內容介紹
半夜十二點,
新疆的太陽卻仍未打卡下班,
而月亮婆婆當值不到四個小時,
太陽公公又慌慌忙忙的從東方紅著臉趕來接班了……

沒去新疆以前,對這個古時候被稱作「西域」的新疆印象,就
是「草木不生、飛鳥難至、人煙稀少」,是個既荒涼又神祕的
地方;但是在接連三次,將新疆從南到北、從西到東走上幾回
後,卻覺得新疆是一個令人有驚詫、有感動、有詩情夢境、有
迴思追想的美麗富饒之地。

新疆,它的總面積有三個法國或四個半的日本大,除了看
不見大海,其他如冰川、雪山、沙漠、綠洲、草原、森林、峽
谷、河流、湖泊等自然景觀,都可以在新疆飽覽得到。
這樣一塊由遊牧民族建立的王國,早在舊石器時代就有人類
活動;它是貫通中西文化、商業的古絲路行經之地,遺留了豐富
的歷史文物古蹟。

多民族、多文化,形成了新疆異采紛陳的動人風貌,卻因路
途迢遙、交通不便,而掩上一層神祕面紗。
作者行南闖北的深入內陸,以恢弘的視野、細膩的筆觸,描
摹出新疆最變化萬千的天然奇景、最質樸真淳的人情故事與最另
類特殊的風土民俗……

也許你記憶中的新疆是喜多郎樂曲中的絲路之旅、是黃沙滾
滾的沙漠駝鈴,抑或是古來征戰幾人回的陽關疊唱;今天,郜瑩
將帶給你一個認識新疆的全新視野!

作者介紹
你該認識的 郜瑩
學歷:文化大學中文系畢業。
經歷:為目前海峽兩岸,唯一隻身走訪大陸54個少數民族的人。
曾任第一屆在台舉辦的中國56少數民族博覽會顧問,中華電視台、台灣電視公司、中國電視公司新聞節目製作,中國廣播公司、正聲廣播電台、警察廣播電台節目製作主持。
曾出版《889488》《媽,妳怪怪的哦~》《原色愛情》《因緣人間》等十餘本著作。

榮譽:
1987年電視節目製作金鐘獎得主。
1991年以〈紙上的家鄉〉獲中國大陸第三屆全國報紙副刊散文獎。
1992年以《因緣人間》獲中國文藝協會報導文學獎。
1997、1998年以〈民族的花朵〉獲文建會報導文化與優良文化獎。
1997年以「LKK不要聽」獲廣播節目金鐘獎。

規格
商品編號:00000367
ISBN:957607777X
頁數:24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57607777X
內容試讀
新疆的太陽不睡覺 
飛機由廣州起飛時,廣州的太陽已經在準備收拾辦公桌,打算要回家休息了;但是在經過四個半小時的飛行,抵達烏魯木齊時,新疆的太陽卻還未打卡下班呢!而我腕表所顯示的時間是晚上九點,然後一直要到十二點,烏魯木齊的天空才會整個暗下來,可是月亮婆婆才當值不到四個小時,太陽公公就又慌慌忙忙的從東方紅著臉趕來接班了。

新疆的太陽公公就是如此夙夜匪懈的照耀著大地,讓我們這些旅人,慶幸能偷得較多的白日來暢遊美景;甚至可以經常在早晨與黃昏,眺望遠方的天空時,看到日月殷殷相照的絕妙景觀。

而據說在新疆南邊葉爾羌河畔的深山峽谷裡,還可以在一天之內,看到太陽公公連續九次升起又落下的神奇景象呢!真讓人不得不對新疆太陽搏命苦幹的敬業精神,給它深深的敬佩。

然而在新疆旅行一段時間後,我們這些旅人卻往往又會忍不住要抱怨起這個不愛睡覺的新疆太陽。因為由於沒有任何人能起得比它還要早,所以在我們所拍攝的照片中,幾乎沒有見到一張新疆日出之景,通常在見到它時,它總是亮著張興高采烈、熱情無比的笑臉,不論是在巍峨的雪峰、冰川、草原交錯重疊的天山、帕米爾高原上;或是在毫無一絲遮蔭之處的茫茫沙漠,和一片駝黃、斷垣殘壁的古城……

而遠離海洋高山環列的新疆,氣候原本就乾燥,雲雨少,所以這火球般太陽的熱量,幾乎就是完全用來加熱大地和空氣,因此每個人全身的毛孔,時時都在一起張大了嘴巴喊:「熱!」熱出來的汗通常在一探出毛細孔就被蒸發乾了。

但也有例外的,那就是當我們來到溫度高達47oC、有「火州」之稱的吐魯番時,吃、喝下去的水分,很快就被烈陽「吸」出體外,焚風還未來得及舔乾時,新的汗珠又冒出頭來。
被熱得眼神渙散的旅伴琢仔,頭頂冒著騰騰汗氣,擰著水浸過似的汗巾,以昏亂的口吻大吼大叫道:「是哪個沒來過新疆的騙子寫的,說新疆的太陽是不會讓人流汗的!」
但奇怪的是,這麼一個讓人覺得會被太陽熱力烤死人的地方,當地人卻說,沒聽說過真熱死人的事。當我們這些外來遊客,被熱得頭腦不清,甚至坐在冷氣車裡還在喊「燒」時,你卻可以看到那些新疆少數民族,穿著長袖衫與長褲,在烈日下閒閒的走著,頭上居然還能扣得住一頂沒帽沿、無遮陽效果、卻可升高頭頂溫度的小花帽!真是心靜自然涼?還是習慣成自然?

除了乾熱,當地惱人的還有那風沙,由於地面植物受不了日頭的烤炙,所以十分稀疏,因此只要一起風,滾滾沙塵就會呼嘯而至,讓日月為之黯然失色,當地人將其稱之為「落土」。在容易起風沙的季節裡,每天的氣象報告中,都會特別添上「落土」的預報。

在要離開吐魯番的那天,「落土」殷殷來相送,途經著名的火燄山時,極盡目力,甚至動用到高倍的望遠鏡,皆是「山在塵土飄揚間」,半點山形都見不到。在開往烏魯木齊市時,司機幾次停下車來,去將擋風玻璃上的塵土洗拭乾淨,才能再繼續上路;並且因為風沙的阻力,和能見度只達十來公尺,車子僅能以極其緩慢的速度前進。

帶著一臉曬出來的黑斑離開新疆的那天,送機的小張說:「你們算是運氣好,在新疆旅行的這段期間,碰到的都是比較涼快的日子。」

每個人聽了都哇哇大叫起來:「四十幾度算涼快?!這是你們新疆式的幽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