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知識/學習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022
敢說就不難!張雅琴救急英語寶典
作 者:張雅琴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31日
定價 220 元
優惠價  -21%  174 元
內容介紹
★最近重返主播台的張雅琴,推出全新的英語學習書,以「英文敢說就不難」為主題,告訴讀者她常保英文活力的秘訣。
★書中收錄:35個張雅琴Smart英語便利貼+250個實用單字+300句情境會話。不管是出差、遊學、留學、用英文面試、旅遊或相親,本書都可以幫助讀者立即準備、立即吸收,以最快的速度適應國外的生活。


一向以敢言、敢問的形象在主播圈中獨樹一幟的張雅琴,說起英文也是又溜又有自信,採訪過東西德、蘇聯、伊拉克……在主播台上的她,以英語專業令人刮目相看,到了國外生活時仍不改「大膽說」的本色——

●搭訕:搭訕的人通常都會跑來問你:「Is this seat taken?」(這個位子有人坐嗎?)還沒等對方開口,你就可以「先發制人」,立刻落落大方地告訴對方:「You can sit down.」(你可以坐這裡。)

●「你要加什麼料?」:買熱狗、潛水艇三明治、煎蛋捲時,面對一大堆你根本叫都叫不出名字的佐料、蔬菜、肉類,只要說:Everything! ──什麼都加!如果真有不敢吃的,食指就往那樣東西一指──Everything, except this!(除了這個,什麼都加。)

原來,張雅琴常保英文流利的秘訣,就是「敢說就不難」! 
在本書中,她用多年來不斷接觸英文的經驗和趣事,告訴你只要事前做好準備,勇敢開口說,跟外國人溝通一點都不難。不論是出差、遊學、留學、面試、旅遊或相親,本書都將是你最實用的救急英語寶典!



作者介紹
張雅琴

●天蠍座。
●英文名:Catherine。
●求學時期參加英語演講比賽,榮獲冠軍。
●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哈佛大學蘇聯研究所。
●CNN實習記者、台視、TVBS新聞主播,現任三立新聞台主播。
●曾至世界多國採訪,專題包括六四天安門、東西德統一、波斯灣戰爭……
●著有《敢於與眾不同》《活出妳嚮往的人生》《張雅琴Smart英語學習法》。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22
ISBN:9861330798
頁數:176,中西翻:1,開本:2,裝訂:1,isbn:9861330798
內容試讀
2004年溫故知新紐約行

二○○四年八月下旬,卸下年代新聞台的工作,不滿兩個月後,我暫別老公小孩,自己一個人到紐約住了兩個禮拜。十月的這趟旅行對我意義非凡,一方面想藉著這個機會「Renew」一下,思考自己接下來的生活要如何安排,一方面這也是趟「回歸之旅」,因為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我,一直將紐約視為第二個家。我不是去度假的,而是去過過以前的生活,看看以前待過的地方。

Renew一下我的英文程度,也是此行的重要目的!英文一直以來都是我的最愛,除了學生時代對英文瘋狂的喜愛,大學剛要畢業就能順利考上台視,進入電視新聞的領域,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正是主考官要我即席背誦一段大一參加英語演講比賽獲得冠軍的演講稿。
英文,是我最有力的武器,也可以說是我的再造父母。

兩度留學加上多次國際採訪的經驗,包括親赴東西德、蘇聯、伊拉克……,一直到離開年代之前,我還曾以英文親自採訪鋼琴王子理察‧克萊德蒙。不過離上次到美國,也有一小段時間,所以這趟遠行,一開始我還是會擔心自己的英文退步了,不能很快適應國外生活。

然而我還是很有效地擬定了一套「溫故知新」的出國準備計畫,即使自己一個人放洋,也讓我以最快的速度適應當地,並且在全然放鬆的情況下,享受紐約帶給我的新經驗。

如果你出國不是想進行一趟刺激大冒險,而是和我及其他多數人一樣,想要放鬆心情、想快點適應不同的環境,那麼接下來,我所提出的「溫故知新」的出國準備,無論是短期的住遊、遊學、留學、出差恰公,絕對對你有很有幫助。

溫故——copy台灣原來的生活模式;複習當年國外的生活經驗
我這趟去紐約,是去「生活」,而不是去觀光的。為了盡快適應環境,我幾乎把我在台北的生活方式全盤複製。離職後我在台灣每天要做的事有三件:1.打高爾夫球。2.游泳。3.按摩指壓。於是我就聯絡我在紐約的朋友,先在當地幫我問好這些去處。一到紐約,我幾乎沒有休息,也沒有到處觀光,直接就在那裡「生活」了起來。
除了在China Town找的按摩師傅,讓我有點不太習慣,我每天都要打高爾夫和游泳,搞得想陪我到處玩的朋友,都有點不高興了。突然間,我覺得我好像變了,「I become someone I didn’t like.」(我變成了我以前討厭的那種人。)就是我年輕時所討厭的那種非常無聊且不浪漫的男生——整天只知道打高爾夫球,都不陪女孩子玩。

不過我說過了嘛,我是去生活的!而且人恐怕是真的會變的。

然而紐約和台北畢竟不同,我在台北可以大啖麻辣火鍋,到了那邊當然沒有這樣的美食。食衣住行上,另一項「溫故」的工作,就是回憶我在哥大時的生活。

當年我常在「deli」(熟食店)吃早餐,這次去也不例外。這次我去的deli店,將早餐分為A、B、C、D四種餐。

A餐裡面就包括了2 eggs、2 toasts、potato mash(薯泥),飲料有orange juice和coffee。B餐則多了bacon(培根);C餐則加了pancake……以此類推,份量越來越多。

一般我吃A餐差不多就飽了。餓一點時,就點B餐。第一天去,看看menu,問問老闆,第二天老闆就記得我了,後來天天去,幾乎一坐下,老闆就知道我要吃什麼。

知新——人生處處有驚奇
一場豔遇?


雖然每天上午我都要游泳打球,過著和台灣一樣的生活,又複習著十幾年前我在哥大的生活:上deli吃飯、吃路邊買的hot dog、看電視、看報紙,快把住在紐約準備陪我大玩一場的朋友給悶死了。可是人生還是處處有驚奇。

比如我此行唯一的一趟「觀光」是去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在紐約飛往Las Vegas的機場裡,就有個老先生一直和我聊天,他告訴我他的女兒是model,沒多久還拿出她拍的雜誌封面照,乖乖!真是美呆了。才短短十幾分鐘,我好像是他們的鄰居,認識他們全家大小幾十年了,老美的open-minded (心胸寬廣)可見一番。而這也正是旅行中最有趣的事:你可以從生活片段中去感受一個國家的民族性。

我到了Las Vegas之後,第一件事不是去賭博,也不是去大吃大喝,我的朋友想四處逛逛,看那些雄偉炫麗的大飯店,吃一頓豐美的自助餐,我卻只想「grab a sandwich」(抓口三明治吃吃),一心一意還是以找到當地的高爾夫球練習場為目標,之後,我又嫌太陽大,怕曬出一臉黑斑,只想躲回飯店裡吹冷氣,於是協議各走各的。

鮮的是,正當我閒逛完坐在飯店咖啡廳裡休息的時候,遇到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先生,叫做Allen。他一副想搭訕的樣子,我看了他一眼,還沒等他開口問我:「Is this seat taken?」(這個位子有人坐嗎?),便「先發制人」,立刻落落大方地告訴他:「You can sit down.」(你可以坐這裡。)。老先生一身運動服,也大方地與我聊天,說:「I am a tennis player.」我心想既然他也是來運動的,就問他是否知道此地的高爾夫球場,順便告訴他我大老遠飛來紐約卻把朋友撇下,請她自己去逛街的事。「She must be pissed off.」(她一定氣瘋了吧!),我說。老先生想了想,也回答:「Perhaps!」(大概吧!)

接著他便很好心的提議要開車載我去找我的朋友,順便去尋找高爾夫球場。我竟然直截了當非常二百五地問他:「Is that safe?I mean I don’t even know you.」(這樣安全嗎?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這位老先生只好趕緊把他的Driver license(駕照)和Social security number(類似台灣的身分證)掏出來給我看。如今想想,遇到我這種怪怪的外國人,該小心自身安全的,不知道是誰啊?

到了賭城還是打到了高爾夫球,實在是太開心了。初識的老先生和我們也玩得很融洽,相約隔天一早七點鐘,如果我們想去哪裡玩,還可以開車來接送。結果我厚著臉皮清晨五點多就打給Allen。

「Allen, would you pick me up at 6:00 am?」(Allen,你能不能六點來載我?)

「TO play golf?」(去打高爾夫球?)

「No, to the airport. I ‘m leaving Las Vegas this morning.」(不,是去機場。我今天早上要離開拉斯維加斯。)
結果好心的Allen還是來了,不過也不免抱怨地說:「我還以為會有一場東方豔遇呢!沒想到一切結束得這麼快。」

張雅琴Smart英語便利貼

說出內心話
遇到剛認識的人邀請你做任何事,我們難免會心生戒心,不妨直截了當地問對方:「Is that safe?I mean I don’t even know you.」(這樣安全嗎?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說清楚,講明白,偶爾直來直往也不錯。

搭便車
請朋友載你去機場時,可以說:「Are you going to take me to the airport? /Will you drive me to the airport?/Will you give me a lift to the airport?/Could you give me a ride to the airport?」(你可以載我去機場嗎?)當然,「出外靠朋友」,最後可別忘了真心道謝——「Thanks for driving me to the airport.」(謝謝你載我到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