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6200005
我的波塞冬(上)
作 者:繆娟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i天后系列
出版日期:2011年11月25日
定價 199 元
優惠價  -21%  157 元
內容介紹

好想討論悲情、深情、綺情,華文世界愛情三大天后,快到「i天后」FB

女大學生意外闖進神話的三角關係中?!
霸道海皇波塞冬,穿越千年橫空奪愛,
美少女將要和神話人物展開一場幻想無限的爆笑糾葛!

超過1076萬點閱數!「晉江文學網」硬實力作者!
獨樹一格的寫作法,讓她的文章被閱讀、被奔走推薦、被歌頌,在各大論壇「最願意一看再看」的排行榜高居高不下!
網友小靈:「如果也有一段跨越千年的情緣擺在你的面前,那麼執著地追逐,那麼虔誠地守候,只為圓愛。你會不會怦然心動?」

他探望病床上的她,他的花讓打針中的她狂打噴嚏,針尖在肉裡一攪,她噴血兼大叫:「你給我走開~~~」女大生安菲和葉海就在帶著血腥味的場面裡相見了!
見面三次,見血三次。安菲大吼:「請不要對我們有任何浪漫的成見。我每次見到那美男子葉海,都有意外發生。」
19歲的安菲是漂亮的海洋地質系大學生,她暗戀出國進修後回到海洋學校教書的莫涼哥哥,他們應該會順利走上幸福快樂……直到那一天,她遇到那給她帶來一連串厄運的美少年——葉海。
他究竟是誰?平白無故的到來,從容驕橫的在她的生活中翻雲覆雨?她自己又是誰?怎麼會跟他有那麼多的矛盾關聯?身後怒浪滔天,他卻氣定神閒站在浪上說:「妳怎能隔著幾千年,為難我兩遍?」


讀者推薦

這是一本前部寫實,後部玄幻,總體浪漫,局部色情,筆調歡快的優秀作品,不可多得! 
…………………………………………………………………………………………………讀者多多是我

這本書跳躍出了現在氾濫的古代穿越文形式,而是充滿了異域風情,讓人驚豔。那麼濃郁的神話色彩,
那麼跌宕起伏的前身後世,營造出的故事情節卻不落俗套,輕鬆詼諧中流露出淡淡的愁,還有深深的感動
…………………………………………………………………………………………………讀者許我心香一瓣

剛開始真的懷疑,這真的是繆娟的作品嗎?但隨著故事的進行,真相如抽絲剝繭似的展開,醍醐灌頂間
令人恍然大悟:真的有那麼一雙命運之手,翻雲覆雨間掌控著人的命運!這神似而形不似,繆娟的作品再度讓我驚豔了!
…………………………………………………………………………………………………讀者‧Laopeng1991

老辣的文筆,峰迴路轉的情節,可愛又彆扭的男女主,每當看到他倆爆笑又有愛的互動,真是忍不住嘴角上揚。
…………………………………………………………………………………………………讀者漫隨天外雲

真是不愧為繆娟作品,語不驚人死不休,大膽且隨性。
…………………………………………………………………………………………………讀者夏天婕的果

網路小說通常沒什麼營養可言。不過,如果你還未讀懂希臘神話,如果你還不了解海洋地質,如果你還不知道世界各國的海洋開發和破壞的現狀,如果你還不懂潛水的常識,如果你想搞清楚國家利益民族大義能不能高過海洋保護……甚至,如果你還想知道熱帶風暴除了秋天久久徘徊不去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魅力,那麼,趕快來讀《我的波塞冬》吧。
…………………………………………………………………………………………………讀者‧yueyueling



作者介紹

她寫的對話,比大海更澎湃
繆娟

原名紀媛媛,筆名繆娟。
出身在軍人家庭,單身時曾任翻譯官,嫁給了浪漫優雅的法國人,讓繆娟寫起愛情小說來更得心應手。
《我的波塞冬》是一個帶著神話色彩的喜劇愛情故事,也是一本女主角倔強,男主角強大的故事,繆娟說:「我的女主角沒有一個是弱者。就像現在大部分的女孩,她們有理想,懂取捨;她們純真,倔強;她們的愛情不遺餘力,她們的心沒有風霜,但是她們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所以需要有一個強大的男主角,來溫暖豐富他們的心。」
現居阿爾卑斯山間小城生活,勤奮地書寫著愛情。代表作《日安,我的翻譯官》《我的波塞冬》等。

規格
商品編號:06200005
ISBN:9789861333892
頁數:20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3892
內容試讀

自序
你可相信這大海的後面,真的有一雙翻雲覆雨手?

我曾在一個海洋地理學資料中讀到過很多奇特的現象。
風暴經過之後的洋面,很多島嶼可能會消失不見;而原本一片汪洋,可能忽然會出現新的島嶼和意外的暗礁。
時空在百慕大三角扭曲,失蹤了上百年的航船出現在據此幾千里以外的地方。
原本産量穩定的海上石油鑽井平臺,某一個早上會連一滴油都打不出來,像被人捏斷命脈。
而即使是配備著最先進和最精密科學設備的日本考察船,在每次出航之前,也保留著祭天的傳統。
希臘人的海皇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做波塞冬,傳說中他是個法力無邊卻任性的神仙,我想他一定是得罪了作畫的師父和塑像的工匠,因此在很多美術作品中,他被塑造成一個肌肉球結的鬍鬚男。
可是在我的腦海裏面,波塞冬應該是個青春永駐的神仙,高大漂亮,風趣可愛,因爲是跟宙斯和哈迪斯三足鼎立的大仙王,難免傲慢無禮,以爲什麽東西都是他的,什麽人都是他的,直到遇見讓他手足無措的真愛。什麽樣的女孩能夠讓海皇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她首先是漂亮的,善良且純真可愛的,應該有點小的執拗和大的勇氣,她能夠讓海皇著迷......這個女孩叫做安菲特里特。
這是一個關於轉世輪迴的愛情故事,海皇波塞冬來到校園尋找他的愛人。愛情和故事在藍色的海浪中連綿不絕。希望你能喜歡。

繆娟  2011年3月7日於依雲小鎮

 

【內容連載】

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
我想起我小時候,中考之前,他來家裡幫我補習,我看著前面的珊瑚背誦英語課文,因為珊瑚的後面有小片的鏡子,我能看見他的側臉;他會不會記得送給我一枚小石頭?多層玄武岩,我留藏了多年,如今攥在手裡;那時候在日本,他的眼裡都是美麗的老師柳生蘭子,那他的心裡有誰?
我惴惴不安了一個上午,終於蹦起來,跑到樓梯下面的電話旁邊,撥通了一直記在心裡的莫叔家的電話。
鈴聲每響一下,我的心跳便加快幾分。
我跟自己說,我就是問候一下莫嬸而已,我可以說,是媽媽叫我給她打的電話,問她是否需要從泰國帶回些什麼,我還可以繞著圈子問,莫涼哥哥是不是認識我們的院長,能不能幫我修改一下選修課的志願?
有人把電話接起來,說你好,那是年輕而穩重的男聲,那是莫涼的聲音。
真的是他,他回來了。
我張張嘴吧,向外看看,急雨打著柿子葉;我轉過頭來,向裡面看,張阿姨睡在沙發上,有輕微的鼾聲;我向上看看,葉海在翻書,沙沙響。
沒有人會告訴我那是莫涼,我等待多年的莫涼,如今他回來,我該怎麼辦,我要怎麼跟他說話?
我「啪」的一下就把電話扣上了。
「啪」的一聲,葉海進了自己的房間。

我在電話裡跟林華音絮叨了一個下午,她聽我講完,尋思了半晌問了一個問題:「你談過戀愛沒有?」
「暗戀也就這麼一回。」
「自然也沒有打過啵了。」
「沒有。」
「你連聽到他說話都這麼緊張,以後可怎麼搞定啊?真沒想到,你長得挺好看,平時又大大咧咧,虛張聲勢的,原來是個小女生。」
我自己檢討之前走錯了路子,研究了那麼多戰略上的東西,其實技術上我就沒過關,怎麼寒暄,怎麼聊天,現在對我來說都成了大問題。
她在電話另一端沉吟良久:「你早說啊,我弟弟前天剛回軍醫大學了,要是他在,你就可以跟他演習了。」
「演習什麼啊?」
「至少得打啵啊。」
我的下巴都掉下來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我是為你著想,就你這樣子,哪天你要真是跟那個什麼冷哥哥親嘴了,你不把心吐出來才怪呢。」
她說到這裡我的心臟已經在亂跳了,她的話好像荒誕無稽,可是仔細想想也是有道理的:連類型題都沒有做過就要參加高考,這不是瞎子亂摸嗎?
「那你說怎麼辦?」我問。
「幫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林華音道,「時間太緊了,也不能介紹別的男孩子給你認識,我也不能把李家倫借你用啊。」
「你跟他好上了?」
「我不跟你說了,我都餓了。你一說起什麼冷哥哥就話多。」
我還待請教,那邊林華音已經放下了電話。
關鍵的時候不幫忙,這叫什麼朋友?

好在有網路,網路是個好東西,上面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我找一些城市題材的言情小說來看,發現上床上得太早,還沒怎麼寒暄呢,直接就「握住他的堅挺」了;另一些多為穿越,清一色的女主角用現代方法搞定古代阿哥,用原子彈打獵,一律是現代化和毀滅性的;終於有肯好好說話,慢慢談戀愛的了——兩個男的。
我連晚飯都沒吃,關在自己的屋子裡,一晚上就研究這個了,天可憐見,我一個理科生啊。
手機響起來,我一看是林華音打過來的。
我還沒說話呢,就聽見她一聲炸雷:「你現在跟葉海同租?!租,租,zu,zu,u⋯⋯」
「⋯⋯司令員,小的忘了跟您報告了。」
「李家倫跟我說的。」
她的一驚一乍似乎在提醒我些什麼:「你是說⋯⋯?」
「你不跟他練,你跟誰練啊?你這不是,暴⋯⋯暴『珍』天物嘛!」
「可是,我這麼做,會不會有點不道德呢⋯⋯」
「這怎麼是不要臉呢?」
我沒說「不要臉」啊。
華音低低地說,像施一個魔法在我心上:「記住,人不風流枉少年。你就把他當模擬題來做。」
對啊,那個跟我同租的美男子,那個我開恩之下才如願以償的進入潛水組的男孩,我向窗外看看,小細雨飄在靜悄悄的夜裡,我瞇起眼睛,牙關一咬:下雨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

我慢慢推開房門,發現葉海在二樓的小廳裡喝水看書,檯燈黃暈暈的,他抬起頭來,看看我。
我說什麼呢?
《鹿鼎記》裡,林青霞中了劇毒春藥,看到從前鄙如豬狗的周星馳忽然間變作翩翩美少年,她說,飽含深情的:「賈寶玉—」
我還未開言,葉海道:「安菲,每次我看你,都覺得像貓。」


第九章
人在小的時候自恃年幼,以為還有時間,還能修正,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而經常犯下一些在之後追悔莫及的錯誤。
那夜我親吻葉海,之前採取了一些在小說裡電影中經常出現的橋段。
比如披著頭髮,穿著睡衣從房間裡出來,繞過他身邊,不聲不響;我赤著一雙腳去關二樓走廊的窗戶,踩到了窗下的雨水,趿了一地小的腳印;我從冰箱裡拿出來冷牛奶,然後上樓來,仰頭喝,牛奶從嘴角溢出,流到脖頸上。
自我從房間出來後,他的書沒有翻一下。
寂靜的夜裡只有下雨的聲音。
我伸手去擦頸上的牛奶,發現另一隻手已經貼在上面。
他剛剛洗過了澡,手指尖上都是薄荷的味道,又清涼又濕潤。
我抬頭看他,如豆的黃光跟著我們的呼吸蕩漾,他的眼睛就像夜的海,深不見底。
「你怎麼了?安菲。」他問我,聲音慢而低沉。
我搖搖頭:「喝牛奶。」
「你不太一樣。」
「⋯⋯」
我只是看他。
「你這樣做很危險。」他說。
他的手指把我脖頸上的牛奶擦掉了,要離開的時候被我一下子攥住,繼續貼在上面。
其實我心如擂鼓,手心很熱幾乎顫抖,但是我就要握住他,好像握住他的手,就能機會得到另一個人的心。
他的嘴角也是我研究了很久的東西,鮮明的稜角,在末梢微微上揚,總是在笑著的,總是難捕捉到的。我心裡盤算著,今天得了手,之前的夙願也算一筆勾銷,耳朵裡聽見的是林華音的話,她說:「人不風流枉少年。」
我踮起腳,傾上前,要吻到他的時候,葉海忽然掙扎了一下,力道不小不大,剛剛好將我推開半臂,有了些縫隙,卻沒有遠離,手仍在我頸子上,保持著我營造出來的那個曖昧的姿勢。像個小獵物,能逃生卻不遠離,在前面逗得我心癢癢。
「我說,安菲。」他眼睛直視著我。
「⋯⋯」
「你可想好了啊。」
我之前心裡還想,說什麼都是廢話,想要親了再說;忽然聽他話音不對,再抬頭看,就有點害怕,心裡沒了底,我突然想說「我還要再想想」的。哪裡知道,葉海並不給修改答案的時間,手在我頸子上一勾,我便被他攬進懷中,嘴巴也被準確無誤的印上。
他輾轉,廝磨,暖暖的鼻息暖暖的唇滑在我的臉上唇上,我的呼吸不夠用了,身體向後傾,張開嘴巴要呼吸,被他的舌尖趁虛而入就那樣闖了進來,像個居心叵測又精力充沛的小蛇把一切都攪亂。
……



第十六章
……

今早潛水,我睡到半夜裡,身上發冷,哆哆嗦嗦的醒了。把衣服,背包都蓋在睡袋上,還是冷。我知道自己病了,又沒有帶一粒藥來,葉海說我缺心眼是不無道理的。我披上運動服出去,想去跟誰討片阿斯匹靈什麼的來吃,可是大家都睡了,去叫醒誰啊?
海灘上,剛才的篝火還有殘燼,紅色的小火星流動著,我覺得那裡也許能暖和一些,就縮手縮腳的過去取暖。
人最不能在半夜裡醒過來,孤單的人最不能在半夜裡醒過來。想起所有的傷心事。沒人聽。心裡越來越冷。
我蹲在那裡,眼前的殘火模糊了,我抹一下眼睛,它清晰起來;又模糊了,我用力的眨一下,又清晰起來。臉上潮濕。
身後有人。
我回頭,是葉海,我蹲著,從下面看著他,他身後好大的月亮。
他說:「晶晶姑娘,你也在這裡啊。」(編:電影《大話西遊》裡有一幕,至尊寶向晶晶姑娘說:「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以為只有我睡不著覺,原來晶晶姑娘你也睡不著啊。」)
我轉過來,又抹了一下眼睛:「我冷。」
他的手過來探我額頭:「有點熱。」
我沒說話,離火再近一點。海風突然一吹,已經平息了的篝火突然起了一道小焰,他從後面把我拉過去:「你要燒到自己了。」
葉海把我給拽起來,往帳篷裡面拉。我掙扎著說「我要烤火」,卻被他三下五除二的塞到睡袋裡,外面又蓋上他的運動服。
我寒顫不斷,哆嗦的直咬牙。臉擦到他衣服領子的邊緣,上面有他的味道。
他是個大個子,而這是個單人的小帳篷,他不得伸展,只得彎腰看我,看我越來越冷的一副狼狽相。
我轉過身去,我不願意讓他看到我這樣。
後面悉悉索索的聲音。
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已經進了我的睡袋,一隻手臂伸到我頸下,輕輕一攬,攬我入懷。
真暖和,他真暖和。裸露的肌膚,剛出鍋的杏子醬的味道,又香甜又暖和。
我說:「你出去。」
很無力。
他親親我的耳朵:「乖一點。」
我迷糊的腦袋裡知道這樣不好,我跟他什麼都不是,眼下肌膚相貼,如此親密;可我害怕孤獨,我貪戀他身上的氣息和溫暖。這樣想要拒絕,又真的捨不得。我漸漸折起身體,頭和腿都想要盡量離開他一些。
他慢慢的說:「安菲,你要小心,你在幹什麼?」
我反應過來,我笨拙得扭來扭去,眼下跟葉海的情勢竟然是一個危險的「K」字形。我沒敢接話,繼續在一個睡袋的空間裡調整自己姿勢,慢慢跟他隔一個距離,剛成了一個比較安全的「11」,被葉海一把拉回去,兩人一貼,成了一個加粗的「1」。
他撥著我的頭髮說:「你安靜點比什麼都好,再這樣,我就⋯⋯」
我後腦殼向上一頂把他的嘴堵住,他在後面低低的笑起來,更緊的抱住我,雙臂繞在我腰上,手握住我的胳膊。
我再傻再發燒也知道他是喜歡我的。人面對喜歡自己的人總會有那樣的自信和把握,我慢慢轉過來,枕著他的胳膊面對他,看著黑夜裡他發亮的眼睛,我們一說話,唇瓣彷彿都能碰觸上。
「說說你從前的女朋友。」我說。
「⋯⋯說什麼?」
「她為什麼離開你?」
「你⋯⋯猜猜。」
「因為你花心。」我脫口而出。
「⋯⋯」
「是真的?」
「嗯。跟別的女孩在一起,被她發現,她就跑了。」他說得很簡單,很坦白。
「我一看你就知道了。」我平躺過來說,腦袋還疼的,不過饒有興味,「你長得還行,你家裡挺有錢的吧?」
「⋯⋯算是吧。」
「所以你優越,你亂搞。你⋯⋯」
「你再說,我就成種豬了。」
此刻我離葉海離得這麼近,鼻息間都是他好聞而溫暖的體息,耳邊是他的呼吸和海浪的聲音。我想起學弟的那本漫畫,此情此景下,白天已經平息了的流氓心理又躍躍欲試起來。
他還是摟著我,眼睛看著我。
我說:「你不是處男了吧?」
「⋯⋯嗯。」
「讓我看看行嗎?」
「什麼?」
「⋯⋯」
我一沉默,他一猜測,他的身體已然有了變化。我向下看看,他的內褲又支起一個迷你的小帳篷。中椎立得很穩。
我一下子也跟著緊張起來。
他沒說話,也沒再問我是否確定,伸手動了幾下,就脫下內褲裸體在我面前。
我身不由己的向下看,黑暗中仍可見那粉色的、亮晶晶的東西,從一叢毛髮中探出來,生機勃勃的樣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小弟弟。
不像想像中那般粗魯暴戾,正相反,那是個雨後滋滋潤潤的小蘑菇,很可愛的樣子。
我看了好一會兒說:「你好啊,小弟弟。」
他說:「你看好了沒有?我要收起來了。」
我說:「我拿手機拍張照行不行?」
他痛痛快快的說:「行啊。」他穿上內褲,「你全脫了讓我也拍一張就行。」
我還是轉過去準備睡覺,他摟我過去,身上的一股重量都壓在我背上,他從後面摟著我說:「安菲,我喜歡你,你知道的。是吧?」
我腦袋迷迷糊糊的,說的話並不含糊:「你還是先找到你原來的女朋友吧。」


第十八章
……
在圖書館裡看一會兒書,溫習明天要考的內容。快到吃晚飯的時間,閱覽室裡的人漸漸少了,對面是一本《希臘神話》,雖然是1982年版,舊了一點,勉強還能入眼。
打開看,卻是有趣的一段:海皇波塞冬變成海豚追求他的仙女妻子。我心裡讚歎,有法力多麼好,追求愛情都這麼隨心所欲,他的妻子跟我的名字有點象,叫安菲什麼特。再隨便翻一段,又是很有趣,波塞冬婚後還追求某女神,那個女神叫什麼斯。再看一段,他跟某河神的女兒有染,那個女人叫什麼拉。再翻一翻,阿芙羅蒂特跟他也有淵源一段。我終於看到熟人了,大名鼎鼎的美杜莎原來也是他的情人,因為辱駡雅典娜而被這個脾氣更不好的女子變成了蛇發女妖。
我翻來翻去,只覺得波塞冬此人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流氓;一定要三個字的話:陳冠希。

我跟葉海說起這個的時候,他正在二樓的小廳裡擦自己的長笛。擦得特別認真,比我擦眼霜還要小心。聽完我的評價了,好久沒說話。
我說:「你聽見我說什麼沒有啊?」
「……我聽到了,」他慢悠悠的說,「你不是說波塞冬流氓嘛。」
我喝一口優酪乳道:「你是學民俗學的,這些東西是不是多少也研究一點?你跟我說說,古代的神是不是也飢渴?那方面的。」
他轉過身去,後背對著我。
「葉海?」
「聽見了。正在想呢。」
我盤腿坐在沙發上,等了半天,葉海說:「你知不知道,波塞冬法力高強,手持三叉戟,翻雲覆雨,地動山搖,盡在掌握。風流一點,也不能說全是他的毛病,女人們,女神們都還招惹他呢。身體好的人或者是神,自然那方便要求也多一些。最主要的是,」他回頭看我,小黃燈下面,眼睛和表情十分認真,「他還十分英俊呢。」
我「嗤」的一下笑起來:「像你見過他一樣。」
他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