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知識/學習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1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2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3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4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5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6
  •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7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P0110031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作 者:劉黎兒
出版社:先覺出版社
系 列:社會觀察
出版日期:2011年10月31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2012桃園縣年度之書
登上金石堂社會人文類Top2
博客來人文科普新書Top10

台灣人對核電太無知了!

沒人告訴過我們:
台灣的核電廠就建在離首都
30公里的範圍內;
即使不發生核災,核電廠也不斷在放出輻射線;
台灣的婦癌比率是亞洲之冠,不是偶然!
關於核電的
52件事,不僅僅是為了下一代,你,也必須要知道!

核電廠的安全、耐震係數,真的合格嗎?
日本政府救不了受災人民,台灣政府能嗎?
什麼?核電災變比地震、颱風更可怕,卻全無預警和防範措施?!
怎麼辦?日本的教訓,就是台灣的警訊。你不關心,就會成真!

台灣人捐了一百八十億日圓幫助日本三一一海嘯災後重建,但福島卻無緣消受,因為問題不是出在地震和海嘯,而是核災!目前整個福島縣處在嚴重輻射汙染的狀態,已經有專家估測,十年後將有
100萬人致癌,土地永遠無法復原。日本政府害怕承認,這是比廣島原子彈轟炸、車諾比核電廠事故更嚴重的輻射殺傷力,未來日本人民將長期與輻射的後遺症抗戰!

一旦發生核災,我們將無處可逃

台灣與日本同屬地震頻仍的國家,而且台灣是全世界唯一把核電廠建在首都圈內的國家!核一廠、核二廠方圓三十公里的範圍內,人口超過五百萬,其中包括首都台北市。美、日國際專家已經提出警告,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地方!核災一旦發生,我們毫無防禦能力,我們完全經不起任何一座核電廠出事。

劉黎兒在福島核災後,經歷了舉家撤離東京的恐慌,深感核電之可畏,現在她積極參與日本的反核活動,與知名反核人士會晤,取得第一手的資訊,追問大部分人所欠缺的核電常識、受唬弄的粗糙數據及事實。她期待能以日本福島核災為借鏡,提醒台灣人:「廢核電救家園」刻不容緩!


核輻射到底有多可怕?
不關心,就會任憑災難發生!

Q台灣若發生核災,規定避難範圍是5公里,這樣夠嗎?
Q關閉核電廠要花多少錢?最近原能會說無法保證核四安全,那當然應該停建,不過已經投下好幾千億,不會有點可惜嗎?
Q據說有核電廠的地方比較容易罹患乳癌,這是真的嗎?
Q輻射能據說對小孩影響最大,到底有多嚴重呢?
Q福島輻射汙染什麼時候才會從日本消失呢?
Q我們家都很喜歡日本,但現在真的可以安心帶孩子去日本旅遊嗎?
Q擁核的人都說核電是最乾淨的能源,真的如此嗎?
Q某名人說:「有人因車禍而死亡,但現代社會不會因此就不開車或禁止車輛通行,核電也不能因為會發生核災就不用!」這種推論法對嗎?



作者介紹

劉黎兒
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
基隆人,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系,後進入台大歷史研究所,
1982年赴日,曾擔任《中國時報》駐日特派員、東京支局長,現為專職作家,為《蘋果日報》《自由時報》《今周刊》《新新聞周報》《La Vie》《瑞麗伊人風尚》等刊物專欄作家,書寫對於日本都會情愛和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
親身經歷日本
311震災後,積極奔走、聯繫日本各地反核團體,促成《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事故十五年前的災難預告》一書中文版的翻譯出版,並採訪各領域核電廠工作人員,揭開核安的潘朵拉盒子,讓令人感到荒謬至極的核電廠運作實況,揭露在讀者面前。誠心希望她摯愛的兩個地方,台灣與日本,不會再發生可怕的核災。

規格
商品編號:P0110031
ISBN:9789861341781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41781
內容試讀

〈作者序〉
別存僥倖繼續用核電

三一一日本震災、海嘯發生,但更淒慘的是爆發了史上最大規模的福島核災,善後需要百年,至少數十萬人無法重返家園。
我喜愛的福島,及周邊景色,乃至我自己在離福島核一廠八十公里的鄉下的家,雖然依然鳥語花香,但全遭輻射汙染,無法住人,甚至無法接近,連二百五十公里外的東京生活也為之變色。核災讓東日本乃至全日本都遭輻射汙染。
輻射能的恐怖在於,它是透明、看不見的,輻射物質毒性數十萬年不滅,造成「福島喪失」,日本政府束手無策,只能挽救其中部分,而且為了繼續維持體制,國家只好違法,讓國民忍受高濃度的輻射汙染基準,日本本身完全走樣,這是因為核災是人類所無法承擔的,核電是人類玩不動的怪獸。
但至少福島人真的想逃也還有別處可逃,我自己也曾在東京有輻射塵來襲時,疏散到離東京五百公里的大阪去,因此想到關於核電至少有兩項「世界一」的家鄉台灣,如果台灣發生核災,台灣人無處可逃,讓神經超粗的我,不再自然醒過。
台灣是全球唯一把核電建在三十公里圈內有五百萬人口的地方,亦即台灣核一、核二廠是在世界第一高人口密度圈裡的核電廠;台灣數十年來把毒性一億倍的用過燃料棒全擠在簡陋的燃料池裡,亦即台灣有世界第一高密度的燃料池,隨時引發核災也不足為奇。三一一後,多位日本專家當面警告我「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地方」,而後果不僅會是「台北喪失」,更是「台灣喪失」!
從福島核災,我知道,天下沒有僥倖,不能心存僥倖繼續用核電!
所有警告在事前都被說了,所有不幸的預言也都被說中了,但這種慘狀不是預言者所想看到的,日本許多反核專家都悔恨自己力量不足,沒在災前完成廢核,而眼睜睜地目睹這空前大災難發生了。
福島核一廠在核災發生前就是被並列跟已停機的濱岡核電廠一樣危險,如果日本社會能發揮理性、感性與想像力的話,已運轉三十年以上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全部六個機組都早該停止運轉了。但是搞核電的人尤其欠缺想像力,令人扼腕;地震、海嘯也早就有人預測到了,但核電當局為了多擠出自己的利益而不予理會,災前災後持續隱瞞。
台灣人常說「天佑台灣」,卻花錢續建不定時炸彈的核四廠,或因為不了解被政府、業者隱蔽的核電真相,而接受用低電費制度強迫推銷的過剩電力,不斷提供藉口給核電利益者,讓隨時可能引發核災的三個老核電廠繼續綁在我們的脖子上,還能祈禱天佑台灣嗎?
村上春樹在核災發生後出面反核,他認為沒有去阻止核電的每個人都是加害者,而在台灣呢?如果發生核災,不僅每個人都是加害者,而且每個人都會是受害者。
台灣比日本或世界任何地方都更應該廢核,而且不是遙遠或沒時間表的非核之路而已,因為我們沒地方可逃,下一個核災不會像車諾比和福島,等我們二十五年的,因為台灣三個老核電廠是集所有核災因素於一身的,而拼裝貨核四廠只要一灌燃料,不但有幾千億台幣的拆爐負擔等著,危險度更不輸其他核電廠。
我們不要核災,所以我們不要核電,而且電力也是充分的,我們根本不需要核電。核電無法真正減碳,減碳也不能由地震國的台灣搞核電來承擔。不要核電,才不會妨礙、扼殺綠能政策的推展,我們優秀的綠能產業,我們自己才享用得到,不是只為他國代工而已,而能源才不須仰賴進口。
台灣或任何國家其實都沒資格搞核電,是因為根本無法解決劇毒的用過核燃料及其他中低階核廢料的處理,尤其台灣等亞洲國家都是新生地層,整個台灣找不到任何一處可以安放這些危險的輻射垃圾,不僅我們,我們的子孫得一直抱著這些劇毒廢料十萬年,能活得下去嗎?
我至今寫男女兩性關係等文章,都是沒有結論的,因為我想提供各種不同價值,不分黑白,或許享受灰色曖昧,或較輕鬆地思考、體驗各種情境,而有屬於自己的選擇,讓感情優質化。但核電是完全不同的,只要沒有利益關係而稍有理性的人都很容易判斷,核電是不能選,也不必選的,只有這件事是黑白分明,是有明確結論的。我們不要核電,因為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

〈前言〉
全世界只有台灣,把核電廠建在首都圈內

日本著名作家廣瀨隆在二十五年前出版過經典名著《把核電廠建在東京》,意思是政府或電力公司既然說核電是如此安全便利的玩意,那乾脆建在東京,就建在人最多的新宿西口好了。以供電效率而言,不是最好的嗎?為什麼要建在人口過稀的窮鄉僻壤,是那裡的人死了也沒關係嗎?這是黑色幽默,但廣瀨隆當時沒想到,台灣真的就是把核電廠建在首都圈!
我在四月三十日於東京一處演講會跟廣瀨隆聊了一下,他現在正呼籲日本人及世人正視福島核災並未朝安定方向前進,也要求日本應該關閉各處建在斷層或預測地震震源上的幾座危爐,而且從長年調查及內部資料,他發現沒有哪座爐是安全的。廣瀨隆對我說:「我不知道下一個會重演福島核災悲劇的是日本或台灣、中國,因為都是地震大國!」
不僅廣瀨隆,多位呼籲應停止運轉位於東海地震震源上的濱岡核電廠的日本核電專家,都更為台灣的核電廠擔憂,因為台灣的核電廠集所有惡劣因素於一身,如立地於斷層邊、老舊缺陷爐、多頭建造、現場管理困難鬆散等,更嚴重的是,核一廠、核二廠就位在首都圈內,這是全球絕無僅有的。
一一年六月號《自然》期刊的研究報告指出,若以福島核一廠半徑三十公里為核災的避難標準,全球共有九千萬人生活在此一範圍內,承受著爆發核災的風險。全球二百一十一座現役核電廠中,有六座的三十公里圈內人口超過三百萬人,其中台灣就占了兩座:台電核一廠、核二廠的三十公里圈內,人口超過五百萬。相對於此,福島核一廠的三十公里圈內有十七萬人,地廣人稀多了。台灣其實是世界唯一把核電廠建在五百萬人口的首都圈內的。
以色列原本去年打算在南部的內蓋夫沙漠中建核電廠,那就離耶路撒冷十公里,建在首都圈的程度跟台灣有拚,但在福島核災發生之後,以色列判斷這是天災加人禍,隨即宣布取消建核電廠的計畫,所以目前還是只有台灣的核電廠是建在超高密度人口的首都圈內。
台電核一廠、核二廠的三十公里避難圈,台北就涵蓋在內。福島核災發生時,美國設定的美僑避難圈是八十公里,事實上福島核災發生,連在四十公里計畫避難圈外的福島縣民也飽受高濃度輻射被曝之苦,福島有七六%的學校被曝量超標,日本政府殘忍地將被曝基準提高,因此避難八十公里很有道理。若核災發生在台灣的核一廠、核二廠,連新竹人也得避難,即使只看三十公里圈內的五百多萬人,避難時不可能全擠到南台灣。日本政府不敢擴大避難圈或疏散學童,也是因為避難本身對災民或政府都很困難,災民等於放棄至今擁有的人生乃至平凡的夢想。
廣瀨在二十五年前就指出,核電廠外部電源喪失就什麼都完了,很容易發生爐心熔毀以及使用過核燃料臨界等問題,他也指出核電廠的冷卻水循環技術、調整壓力技術,以及抑止輻射能的各種弱點,這些在福島都成了現在進行式,廣瀨的預言不幸成真。福島核一廠的許多問題,如冷卻機能喪失、一號機連五百蓋爾的搖晃都耐不住等,現在查出是在海嘯來襲前就已經發生,類似問題存在於日本所有核電廠,至今也未改善,到台灣參觀過核電廠的日本專家如菊地洋一等,認為台灣不會是例外,更為台灣擔憂。
因為福島核一廠是供應東京首都圈用電,核災發生後,福島人說:「把核電送還給東京!」但若是台灣核一廠、核二廠發生核災,根本連送還問題也不存在,因為台灣是世界上唯一把核電廠蓋在首都圈裡的!


一個日本,兩個世界
福島當地居民正飽受輻射汙染之苦,有八百多名兒童流鼻血,然而在東京卻依然歌舞昇平,令人懷疑一個日本卻存在著兩個世界。
的確,現在即使連離福島核一廠六十公里外的福島市或更遠的喜多方,當地的輻射劑量也都高得驚人,國際間調查過車諾比核電廠事故的人士都大喊「
Crazy!」(瘋狂)。像福島市,等於整個城市都在輻射管制區域內,卻還有二十萬市民居住。
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後,超過一小時
.五七微西弗的地方不准住人,但現在像福島市車站前超市都能測到十微西弗、渡利中學即使把操場汙染土剷掉後也還測到四微西弗以上,跟現在離車諾比核電廠三公里處的地方一樣高。車諾比核電廠事故至今已經二十五年,目前三十公里圈還禁止進入,但渡利中學卻每天都有學生去上課,令人不忍。
日本政府不想正視福島縣高輻射劑量的問題,等於是用透明輻射刀在殺害兒童。許多日本人都對國家在做如此不人道的事而驚訝、感嘆!日本原來根據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
ICRP)規定,容許輻射劑量一年一毫西弗,但現在連小孩的容許劑量都提高至一年二毫西弗,即一小時三.八微西弗。雖然最近政府表示要努力降低學校校園內的輻射劑量,但這只是確保學童在八小時的學校生活中不會遭嚴重汙染,但整個大環境沒改變,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而且鏟掉的土還沒決定去處,還堆放在校園一角,輻射值一旦降低後也還會回升。
車諾比核電廠當初噴出的輻射物質有一五%落在白俄羅斯,九百萬人口的白俄羅斯有二百萬人生活在輻射汙染地區,這些地區被說是「找不到健康的小孩」,九八%的小孩都生病,無精打采,容易心悸或頭痛,白血球數增加,每節課不是四十五分鐘,而是二十五分鐘,有辦法的人都出國了,只剩下農家。即使二十五年前未遭輻射的人,後來吃了汙染土壤長出的蔬菜等作物,體內被曝嚴重。
現在的福島也陷入了同樣的處境,除了政府強制避難的十幾萬人之外,其他有兒童的家庭,只有約十萬人自力搬遷,還有一百多萬人應避難而無力搬遷,只好繼續留在高輻射區吃汙染食材,不敢想像數年後有多少人會發病,若有畸形兒誕生也不足為奇,福島的悲慘世界無奈地存在日本之中。

福島兒童的心聲:「我能活到幾歲?」
在整個核災事故中,最令人心疼的就是福島兒童,他們無辜地承受著大人造成的災難。
說來真的令人非常不忍,因為兒童是最容易受核災影響的。福島縣內公立中小學的學童人數約十一萬七千人,核災發生後,到八月底時約一萬四千人轉學,九月後轉學的人數繼續增加,但還是有很多小孩因為家庭經濟能力及父母工作關係,無法離開福島。
福島兒童透過投書媒體、寫信給國會議員,或在各種集會表達意見,藏在孩子內心深處的聲音,令大人更羞慚,覺得大人怎麼能把災難讓無辜的孩子來承受?
孩子們的心聲如「我能活到幾歲?」「我是不是能長大成人?」「我很擔心我會死掉,聽說遭輻射會得癌症、早死,但我不想死!」「我跟我的朋友驗尿都含銫,是不是都會死?」「我將來能不能生小孩?」「我又沒做什麼壞事,為什麼上天要降輻射能來殺害我們?」「為什麼大人蓋核電廠,卻要福島小孩遭輻射?」「都發生這樣的事了,核電廠還要恢復運轉?」
核災後,福島許多小孩沒法去戶外玩。棒球隊只能在教室用紙球練習。室內體育館不夠用,只能在課桌上做柔軟體操,孩子們問:「輻射能什麼時候才能消失?我想去外面玩!」「什麼時候可以不戴帽子?什麼時候可以拿掉口罩?」「在外縣市舉辦夏令營的小朋友要來福島看我們,我怕他們遭輻射,要他們現在最好不要來!」
在外縣市避難的小孩說:「請趕快除卻輻射汙染,我們是在什麼心情下離開家鄉,你們知道嗎?在故鄉還有多少人是關緊門窗過日子的,你們知道嗎?政府把輻射容忍基準提高數十倍,對我們中學生也說不過去的,怎能讓世人信服呢?」「我想給在福島的親人寄乾淨安全的食物!」或「我想回福島!我想回到我從小熟悉的地方!」「我想回到我熟悉的福島學校,因為那裡有很多朋友!」「我轉學換了兩所學校,大家四處分散,這是無法忍受的悲痛!希望讓離開的人、留在原地的人都能一起避難!」

兒童更容易受到輻射的傷害
成長中的兒童,最容易受到輻射能的影響。兒童因遭輻射而致癌死亡的風險比成年人高,常導致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
日本人雖常說「小孩是寶」,但核災發生時,首先遭殃的就是小孩!福島核災至今最令人心疼的就是至少有八百多名福島兒童流鼻血,其他則有小孩驗尿含銫,抑或受檢兒童有半數甲狀腺遭輻射碘汙染等。雖然日本政府在遭受各界批判之後,決定努力透過鏟土等措施來改善、降低學校的輻射量,但福島兒童並非只有在學校八小時遭受輻射,其他時間也生活在高汙染環境中,而且,只能吃喝汙染食材或呼吸輻射空氣所造成的體內遭輻射更是可怕。
體內細胞分裂最頻繁的小孩,比成年人更容易受輻射線影響,一般認為是三至十倍,年紀越小越受影響。日本過去曾以「兒童新陳代謝活潑而輻射感受性高」的理由,廢止了集體照胸部
X光。從廣島和長崎原子彈被爆者的調查顯示,兒童因遭輻射而致癌死亡的風險是成年人的二至三倍,而最容易受影響的是胎兒,孕婦若遭輻射,胎兒出生後可能罹患白血病等癌症。
兒童若吸到輻射碘,會集中於甲狀腺,因此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後,該地區得甲狀腺癌的兒童增加。銫一三七集中在肌肉,比較不會致癌,但從含銫可以推斷有鍶九
,或若測出鈽二三九等就很棘手,尤其鍶會讓人體誤認為是鈣而蓄積在骨骼內,破壞造血機能,導致小兒白血病,而如果有鈽附著則會得肺癌。
日本政府至今還在說,遭輻射未滿一百毫西弗的致癌風險未經確定,但是就連最寬鬆的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都承認,一百毫西弗以下也有致癌的可能。因此應該讓最容易受影響的小孩減少遭輻射的機會。
曾診察過六千多名廣島被爆者的醫師肥田舜太郎認為,鼻血、下瀉等是遭輻射汙染的病狀,但是現在福島的醫院經政府指示,不承認這些病狀是輻射能造成的,肥田從廣島被爆者在半年後出現倦怠病的經驗研判,福島人從秋天起也會開始傾訴有倦怠感,兒童更難倖免,數年後也會發生兒童致癌比率高升的情況!

日本進口的食品,哪些可以吃?
許多人很喜歡吃日本產的水果和糕點,但現在有輻射汙染的問題,到底哪些可以吃?哪些不能吃呢?
現在買日本食品要非常小心,雖然並非全都有問題,但許多產品因為日本政府一下把人體輻射汙染容許劑量提高到災前標準的二十倍,食品輻射劑量的上限也跟著提高,許多產品即使未超標,但也高得嚇人,不買是正確的。雖然日本政府或業者表示那是「風評受害」,但明明汙染劑量相當高,消費者不買才不至於實質受害而體內被曝,說是「風評受害」好像是別人冤枉了這些產品,其實一點也不冤枉。
日本外務省在輻射牛問題爆發之後,終於在八月上旬照會各省廳,表示日本今後不能對外國宣傳「日本流通的食品是安全的」,因為「沒有出示明確的根據而強調安全,會給國際間不誠實的印象」。外務省也承認,現在汙染問題除了牛肉之外,也擴展到米、乳產品等,各國當然會不安。
來自日本的東西,究竟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呢?主要看產地,像出產蘋果的青森雖然同樣在東北,離福島核一廠有三百公里,加上地形、風向的關係,較未遭輻射汙染。蘋果本身也跟茶葉或葉菜類不同,較不會累積輻射,青森蘋果也是我家災後重要的水果。
至於其他各種蔬果、魚貝產品等,盡量買關西、九州、四國產,像我去京都旅行,抱了兩條京都產大苦瓜、數條小黃瓜,以及大量魚漿製品、山椒小魚、宇治綠茶等回東京,在京都時也拚命吃岡山葡萄與和歌山水蜜桃,以及京都產抹茶類甜點。菇菌類最易吸收內藏大量輻射物質,我買乾香菇或鮮菇更是要確認是九州產或新潟產、北海道產的才買,小魚乾、海帶苗則買德島等瀨戶內海產的。這些地區的食品基本上未遭汙染,收割後處理還是比中國等會濫用防腐劑安全可靠多了。

核災避難的距離,連一百公里都嫌少
在距離福島核一廠一百公里之遙,都還測到高濃度的輻射值。台灣政府規定核災的避難範圍是五公里,這怎麼夠呢?
避難範圍五公里當然不夠,而且差太遠太遠了,台灣「緊急應變計畫區」以五公里為核災逃命圈,原能會若不是無知無能,就是太輕忽台灣人的人命了。
雖然台灣原能會認為車諾比核電廠是石墨水冷反應爐,才需三十公里避難圈,而台灣是輕水式反應爐較安全,但日本福島核一廠也是輕水式反應爐,發生核災時只是方式不同,也有類似核爆的核反應,散播的輻射物質量超過車諾比核電廠,比原子彈核爆嚴重多了,還不斷在飛出累積中,不僅日本政府強制的三、四十公里圈必須避難,整個福島縣及周邊地區都比台灣醫院輻射管制區的輻射基準還高,許多專家呼籲原本被認為相對安全的地區,如會津等,也要避難才行。
最近在福島地方法院會津若松分院的排水溝汙泥,測到每公斤十八萬貝克的驚人數字,雖說排水溝原本就是輻射物質最易聚集之處,但會津離福島核一廠有一百公里遠,輻射汙染都這麼嚴重,歐洲輻射風險委員會祕書長巴滋比到會津大喊吃不消,呼籲不避難不行。
他表示,未來福島人致癌與核災關聯的訴訟,他一定會作證,但他拒絕到福島出庭,而用錄影帶,因為福島全域的輻射劑量太高了,而且百年難改善。
台灣擁核人士居然至今還敢說福島核一廠避難只有十公里的謊言,而政府也沒想修訂五公里避難規定,事實上修訂也沒用,因為政府也沒有針對五公里圈有任何準備。避難圈的三項基本條件是碘片、大量巴士與避難所、精密的風向及輻射物飛散預測。台灣核電廠五公里圈內,里長只有碘藥水,連碘片都沒有,更遑論有其他準備。沒有這三項,等於船上沒救生艇,甚至連救生圈都沒有,到時候台灣人只有自尋活路,必將引起重大社會混亂,這種核電廠還能讓它運轉下去嗎?

核電廠與乳癌的發生有密切關係
美國有兩位醫師研究發現,核電廠發出的低劑量輻射線是會致人於死的。居住在核電廠附近的女性比較容易罹患乳癌。
在美國或日本的研究顯示,附近有核電廠存在的居民,癌患乳癌的比例比沒核電廠的地區高出好幾倍,而且所謂的附近,是一百六十公里圈內,而不只是幾公里周邊而已。
美國從一九五
年至一九八九年的四十年間,白人女性罹患乳癌的比率增加了兩倍,古爾德(Jay M. Gould)與古德曼(Benjamin A. Goldman)兩位醫師比較美國所有距離原子爐一百六十公里地區跟沒有原子爐地區做比較,發現有原子爐地區的乳癌率非常高,是其他地區的五倍。從核電廠發出的低劑量輻射線是會致人於死的,這兩位醫師因此寫了《致死的虛構國家主導的低劑量輻射線的隱蔽》,震撼世界,最近因福島核災發生而再度受到矚目。
全世界的乳癌罹患率從一九九
年開始減少,但有核電廠的國家如日本、台灣反而上升。日本女性的乳癌死亡率從一九五年至二○○四年之間,增加了五倍,也有日本醫師研究認為是日本列島蓋了五十五座原子爐所致,核電密度遠超過美國,普通市民平時就遭到比美國更濃的輻射汙染。
我曾專訪過前東芝核電工程師小倉志郎,他表示,以前世人以為要發生像車諾比核電廠事故般的核災,才會有輻射致癌的問題,現在了解核電廠平時放出的微量輻射線也有問題。核電廠的煙囪、冷卻用海水裡,都含有輻射物質,員工作業服都用海水洗,以前很單純地認為讓海水來稀釋就好了,後來才知道即使微量的輻射線也會影響健康,更覺得核電廠不能不全面停機。
台灣在亞洲先進國家中,乳癌罹患率及死亡率排名第二,死亡率也是台灣女性第一位,相較於歐美是停經後罹患居多,台灣患者年輕了二十歲,其他婦癌如子宮癌等也名列前茅,台灣人平常被曝於核電廠放出低劑量輻射的濃度又高過日本許多,像台北在三十公里圈內就有四座原子爐,是否也應追究台灣女性或台北女性罹患乳癌的原因?

台灣有全世界最密集、最危險的燃料池
台灣的核電廠問題重重,比起日本不遑多讓,這使得專家認為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國度。
台灣的核電廠除了沒核安可言,更根本的問題是沒辦法處理用過的核燃料,因此原本沒有使用核電的基本資格。累積一萬五千多束劇毒的用過核燃料,宛如綁了三千多噸的核彈在台灣人脖子上。但台電從不提這個世界最密集、最危險的燃料池問題,不顧台灣人死活。
東芝前核電工程師小倉志郎是專門設計燃料冷卻池的,他對我說:「按理,不需要反核,因為各處核電廠的燃料冷卻池現在都爆滿了,新的用過的燃料棒根本沒去處,無法更換,核電廠就無法運轉了!」
剛用過的核燃料因為含鈽,毒性是沒用過的一億倍,毒性要十萬年才會逐漸消失,最初要不斷放在燃料冷卻池降溫,日本雖然還有送到英、法去處理,但也是爆滿。日本列島早已成為核廢棄物列島,用過燃料棒有五萬九千束,重達一萬三千五百三十噸,非常可怕,因此東電急於在下北半島建立中間儲存池。
但是台灣的情況更恐怖,用過核燃料找不到去處,也無法送到英、法處理,從一九七八年啟用核電廠以來,三處核電廠的用過燃料棒,都放在原子爐上方的燃料冷卻池,而且超級爆滿,密度是世界第一,核一廠燃料池有五五一四束,核二廠七五四四束,核三廠有二四
一束,全部一五四五九束,核一、核二廠池內,束與束都快碰在一起了。
台電聲稱這不會發生核反應,當然是騙人的,原本燃料池設計只能放二、三千束的份量,是為了定檢或更換燃料時暫放的簡陋設施,上面是輕薄的屋頂。因為燃料池密度過高,不要說是從上方丟炸彈或飛機失事,只要稍有擠壓或有異物從池子上方掉下,即使是一顆保齡球或工具等掉入,壓到燃料棒,使燃料棒破損,就可能造成核反應,池裡燃料棒的密度越高,發生事故的可能性越高。
再者,燃料池若缺水,雖不會直接有核反應,卻會釋放出致死的高度輻射能,整座核電廠的人員都須撤離,無法管理,會引發其他核反應等失控的大核災。
許多國際專家認為台灣的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國度,但他們都還不知道,台灣核電廠的燃料冷卻池也是世界危險的。

核災一旦發生,台灣人無處可逃
日本前首相菅直人回顧福島核災最壞必須疏散三千萬人。如果換作是台灣,有多少人必須疏散,又能疏散到哪兒去?
三一一核災當時,日本政府內部曾擬定「最壞狀況方案」,福島核一廠二百五十公里圈內的三千萬人都必須疏散,而東京正好離福島核一廠二百五十公里,亦即連整個首都圈都必須疏散。菅直人因此體悟,核災可能導致整個政府、國家機能喪失,因此唯一的解決對策就是擺脫對核電的依賴。
不僅日本,連美國也在三月十四日三號爐爆炸,導致東京也有輻射塵來襲時,曾考慮要讓東日本的九十萬美國人撤離,但因為擔心影響美日信賴關係,暫時觀望了一下。
事實上,三月十五日起,東日本有非常多的日本人也都讓家小往西疏散。我自己也是全家疏散到離東京五百公里外的大阪,但那是因為日本腹地很廣大,還有關西、北海道、九州、沖繩等地可以疏散。換作是台灣,人們將無處可逃,尤其若是核一廠、核二廠發生核災,在三十公里圈內的六百萬人要往哪裡逃?許多朋友說:「只有往海裡跳!」這似乎不是黑色笑話,而是恐怖的現實。
因為腹地不大,本身就會帶來嚴重的社會混亂,陷入大恐慌狀態,地狹人稠的台灣,不要說在地震帶上原本就沒有逃命的餘地,怎能還把自己綁在核電這種巨大的不定時炸彈上?
疏散是從人多處往人少處遷徙,東京的三千萬人要疏散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東京的首都機能將因此敗壞,日本將面臨國家存亡危機。即使現在,東京的德國大使館有半數館員逃離,不願在東京接受微量輻射以及吃汙染食物,寧可辭職,使大使館機能減半。至於台灣,不管到哪裡都人口過密,無處疏散。萬一核災發生在核一廠、核二廠,則不僅台北喪失,台灣也會跟著喪失,房地產價值一夜變成零,各項經濟、金融機能都喪失,股票也都變成衛生紙,因此只要是珍惜自己資產以及身家性命的人,都應該大聲主張廢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