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憤怒女神3:永恆 1
  • 憤怒女神3:永恆 2
  • 憤怒女神3:永恆 3
  • 憤怒女神3:永恆 4
  • 憤怒女神3:永恆 5
  • 憤怒女神3:永恆 6
  • 憤怒女神3:永恆 7
  • 憤怒女神3:永恆 8
  • 憤怒女神3:永恆 9
  • 憤怒女神3:永恆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100017
憤怒女神3:永恆
Eternity
原文作者:
譯 者:吳宜蓁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Cool
出版日期:2013年11月25日
定價 290 元
優惠價  -21%  229 元
內容介紹

因愛而生的秘密約定,讓她親手埋葬了自我,
卻在即將墜入另一個世界之際,觸碰到了永恆……

★讀者期待度 No.1的《憤怒女神》最終曲,魅惑登場!
★前所未見的題材、神秘曲折的劇情,改編電影秘密籌拍中!
★《墮落天使》作者欲罷不能推薦:這是一套絕美的小說,深深誘惑著我!

在看不見的角落,復仇的慾望熾烈燃燒,憤怒女神的腳步近了。

為了保護最在意的「他」,艾米莉獻出自由,吞下憤怒女神的神秘種子,並立誓永生不再接近他。那一天起,她的外貌和心靈開始轉變,總是做同一個惡夢,天寒地凍的日子依然全身發燙,而鏡中的倒影,竟出現了陌生的神情。

「妳正在變成憤怒女神之一。」好友離奇死亡前留下這麼一句話。

艾米莉頓時領悟,她即將永遠失去眼前平凡的生活,幻化為另一個身分,原有的「艾米莉」轉眼就要崩解、墜落、徹底粉碎……

憤怒女神的紅色種子究竟起了什麼作用?艾米莉立下的致命誓約,還有反轉的可能嗎?請別忘了,女神最愛玩曖昧詭譎的遊戲……

★全球讀者忍不住熬夜捧讀!

非常有原創性,完全不同於其他奇幻浪漫小說!巧妙揉合希臘神話的女神形象和愛情、友情、親情的揪結拉扯,緊湊的故事讓我被深深迷惑,完全踩不住煞車!--義大利讀者 史黛凡

「憤怒女神」的角色設定太誘人了!她們一出場,那股神秘感就令我不斷追讀,但她們冷冽的狠勁又讓我寒毛直豎!我忍不住想像,要是身邊有憤怒女神,我一定也會被她們盯上!--美國讀者 珊卓

結局太美了,卻又讓人不寒而慄!故事每一個轉折,我都忍不住緊緊抓著書頁,簡直快捏爛了!--英國讀者 瑪姬

《憤怒女神》三部曲‧完整收藏

古希臘神話中有三個「憤怒女神」,她們存活了無數個世紀,無論是任何人、在任何時間與地點,只要踏錯一小步,就會點燃她們的怒火……

當然,在愛情裡越了界,可是最重的罪。

第一集  憤怒女神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在憤怒女神曖昧的目光之下,這是唯一的遊戲規則。

第二集  憤怒女神2:妒火
妒火唯一能吞噬的,只有人心。

作者簡介
伊莉莎白‧邁爾斯(Elizabeth Miles)

畢業於波士頓大學,現居美國波特蘭,於獨立報紙擔任記者,曾獲新英格蘭記者協會與獨立報紙協會表揚,《憤怒女神》三部曲是她的首次創作,出版後大獲媒體與讀者好評,暢銷小說《墮落天使》作者蘿倫.凱特更是盛讚:「這是一套絕美的小說,深深誘惑著我!」



譯者簡介
吳宜蓁
台大圖書資訊學系,英國羅浮堡大學資訊與圖書管理學系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追月亮的女孩》《境外之境》《精靈魔咒》《憤怒女神2:妒火》《憤怒女神3:永恆》等作品。

規格
商品編號:G0100017
ISBN:9789868900295
目錄

第一幕 失眠,或傷疤

第二幕 預言,或所有美麗的花朵

第三幕 心上的東西


內容試讀

☆序幕

柯羅將車子開出小艾家的車道時,感覺腦中的影像逐漸逼近。或許,如果他開得夠快,就能在影像襲來之前開回家。他漸漸習慣了腦中滲入這種感覺,先是刺痛,然後是尖銳、刺穿般的疼痛,緊接著出現奇怪的影像。影像越來越可怕、越來越令人痛苦,此刻他整個頭彷彿被老虎鉗夾住,前方道路開始搖晃模糊。

他沒辦法開回家了。

他把車子停在距離小艾家一哩左右的地方。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夜晚,路旁樹林陰森森的,車窗外彷彿是一道道黑牆。他雙手緊握小貨卡的方向盤,用力深呼吸,腦中爆出陣陣痛楚。強烈閃光。各種色彩。

要來了。快了,快了……

德莉亞死了。他還是無法相信。她死於一場火災,不知怎的,柯羅早已知道此事會發生。就像他知道被同學排擠的薩莎.鮑德會遇上一些不好的事……還有更糟的事,正在阿森辛高中的表象之下醞釀。

小艾有麻煩了—他已經警告過她,就在幾分鐘以前,在她的臥室裡。柯羅試著忘掉剛才小艾臉上那震驚到傻住的表情,看到她那蒼白又消瘦的模樣,他簡直想抱住她。但他終究沒有,只是重述了德莉亞告訴他的話:妳正在變成她們其中之一。

小艾必須知道這件事。德莉亞一直努力想拯救小艾,不讓她變成憤怒女神。結果,德莉亞卻被燒死在阿森辛高中的體育館。

灰燼的味道一直跟著他,似乎揮之不去。柯羅突然覺得被限制、禁錮住了,胸口開始發緊—他得到外面去。他打開駕駛座側的車門,車門生鏽的嘎嘎聲在樹林迴盪。

他走到路面上,碎石在靴子底下喀喀作響,頭加倍劇痛,令他踉蹌後退了幾步,最後雙手撐在小貨卡的置物平台上。他閉上眼往後靠,屈服於這陣暈眩。

鏡子。他的面前有鏡子,身後也有,四面八方都是鏡子。但他看見鏡中的影像不是自己,而是小艾。美麗、清醒又聰明的小艾在玻璃中旋轉,她與自己跳起了舞,但那並不是她自己,而是另一名女孩—四肢輕盈柔軟,一頭黑棕色秀髮,睫毛彷彿小羽毛,但她不是小艾。她們幾乎一模一樣,唯獨少了什麼。

柯羅感覺膝蓋漸漸失去力量,終於癱倒在地上。他四肢著地,用力喘息,銳利的小碎石扎進了掌心。煙霧。他聞到煙霧,隨即被嗆得無法呼吸。

玻璃在高分貝尖叫聲中碎裂,無處不在的煙嗆著了他。碎片中飛出了三隻黑鳥,無聲地拍動翅膀,消失在夜色之中。

柯羅倒抽一口氣,這影像令他全身發燙。他踉蹌起身,拍掉手中的碎石,在滿腦袋的煙霧和混亂中,一個清晰的念頭浮現:我必須保護她。


☆12

溪水流過小艾的腳,十分涼爽。她看著水流在生苔的石頭中產生漣漪。溪水最終會流向大海,小艾轉頭面向陽光,心想,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看見海灘。

憤怒女神總是會贏。她反覆回想在溫室裡的對話,但什麼也想不出來,只有更多的疑問。

她倒是很開心可以離開家,和柯羅待在這裡,坐在小溪邊的草地。這裡是鄉間便道旁的小公園「惡魔之徑」,河水經年累月沖刷石岸,切割出深深的水道。柯羅把她叫到這裡,說是有另一個視像要告訴她。他黃綠色的目光熱烈且嚴肅,好像貓。襯著他身上老舊的灰T恤,他的眼睛好像更綠了。

「我一直……覺得憤怒女神在我體內。」小艾垂著肩膀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說:「憤怒和……力量,一直在成長。」

這樣大聲說出來感覺真的很糟,她身體的每個部分都想尖叫、乞求,甚至以她受到傷害的方式去傷害某些事物。鳥兒在附近的樹梢飛躍跳動,絲毫不以為意。

她希望他伸手摟著她,或是貼近一些,做任何動作來表示他在乎。她希望他保護她,就像他承諾過的那樣。但他卻只是看著她,咬著下唇,好像在壓抑自己,不願開口。他無法坐定不動,一直移動身體的重心,像個小男孩般動個不停。

「感謝老天我終於踏出了家門。」他最後終於說。

「你爸媽真的很生氣嗎?」她問。小艾從不知道柯羅的爸媽會處罰他,畢竟他們家本來就沒什麼規矩,當然也沒理由惹上麻煩了。

「他們一直像老鷹般窺視著我。他們知道有事發生了。我覺得他們……我覺得他們可能是替我害怕,或是怕我,誰知道?我今天可以逃出來,是因為他們出去大採購了。」他說話時一直心不在焉地抹著額頭,順著他的手指,小艾注意到柯羅手上有一些細小的疤痕,就在他手臂上。是幾道並列的線條,就像人體條碼。

「這些是什麼?」小艾抓住他的手問道。

他們四目相交了好一會兒,那一瞬間,小艾覺得他彷彿想吃掉她。然而他低下視線,抽回了手,拉下袖子遮住疤痕,「沒什麼,只是小擦傷。」

「少來,那才不只是小擦傷。」她看到了,有四或五條線,長度約三公分。小艾看著他的黑眼圈好一會兒,忽然覺得口渴。這幾週以來,她是第一次感到這麼疲憊。「柯羅,跟我說話,你還好嗎?發生了什麼事?」

「聽著,公主,我現在真的沒辦法面對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我要妳過來是因為……」

她用力吞下口水,終於開口:「好吧。」如果柯羅不想談他的疤痕,她也不會逼他。不是現在。

「我又看到一些視像了。」他往前看著潺潺溪水說。他捲起牛仔褲,腳浸在水中。不知為何,小艾一看到他的腳踝就覺得難受,因為那樣的他似乎只是個消瘦的普通人。她希望他很強壯,擁有魔法般的能力,能夠改變一切。

溪水愉悅地沖刷他們的腳,天氣還沒有暖到適合玩水,但是陽光耀眼,雪已融了,緬因州人經過漫長而嚴峻的寒冬之後,都會到溪邊玩。再說她並不覺得冷。她再也不會冷了。

「今天早上發生的。」他伸手捧了一把水,讓水從指縫間流掉。

她把腳趾抬出水面,曲膝抱在胸前:「好,告訴我吧。」

他眼中閃過一絲不安:「我看到一個穿洋裝的女人,或者不是洋裝,不太像,像是長袍什麼的—長長白白的,會飄。」他說話時,視線越過小溪落在樹林間,看著陽光與陰影交織的斑駁圖樣。「我看不到她的臉,或者說,嗯,我看得見,但是很暗,燈光照到她臉上,那不是人類的臉。她的臉上有白色線條,像是條紋,感覺她是老虎,白色的虎女。我不知道那代表什麼。」

小艾又把腳泡進水中,幾乎沒察覺冰水對肌膚的刺激。她不由自主地握緊拳頭:「虎女?真的嗎?」

「這很難解釋。」他語帶防衛:「我看見了大量的視像,還有,我不知道,是某些感覺吧。她在說話,說些關於預言的事,我想。有人在密謀復仇。然後我看到妳……」他停了下來,看著遠方。他的皮膚看起來很蒼白,樹葉的影子在他臉上跳著舞。

「什麼?我怎麼樣?」小艾催促他。

他焦慮地看著她:「妳……著火了,在火裡面,彷彿被吞沒在煙霧和火焰之中,然後,然後……」

「然後怎樣?」

「然後妳就消失了,畫面中斷了。」

這些話比溪水更加冰冷,直接刺在她的心上。

「沒有用。」她清了清喉嚨說,強迫自己保持冷靜。「她們正在接管我,遍布在我的生命裡,到處都是。」

她躺在沾著泥土的草地上,要自己不准哭。她感覺到體內的黑暗力量,就像一張厚毯子逐漸罩在她身上,讓她呼吸困難。她覺得自己再也站不起來了。有多少次,她和蓋比或JD曾並肩躺在這裡,看著樹木迎向溫暖的季節,大地甩掉身上的冰層?她曾把多少日子視為理所當然,如今卻再也無法擁有了?

「我了解,」柯羅低沉地說:「但我可不是這樣就算了。我有計畫。」

他牽起她的手,大拇指按摩著她的掌心。她得承認這樣很舒服,她低頭看著兩人交纏的手指,他的手很好看,指甲修剪得很短,指節很粗糙。她抽回了手。

「好吧,是什麼?你聰明的計畫是什麼?」

他又靠近了一些,彷彿要蜷曲在她身邊的草地上。她沒有移開。「我不能告訴妳。」

「你……什麼?」她掙扎著坐起來:「你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說?我說不定能幫忙呀?」

柯羅搖搖頭。他微笑,但眼神卻黑暗而毫無表情:「對不起,親愛的,妳固執得像頭驢子,妳會阻擋我的。」

「你有個計畫,不但不打算讓我幫忙,連告訴我都不肯,還要我信任你?」她的聲音漸漸上揚。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信任他,甚至不確定他是否真的相信他自己。

「看來是這樣沒錯。」他朝她挑起了一邊眉毛:「相信我,妳不會想參與這個計畫的,妳已經陷得夠深了。」

「但我就是想參與啊,這是我的人生,也是你的。我們應該相互扶持。」

柯羅側著頭,好像在認真考慮這些話,「我唯一能說的就是,我已經沒辦法繼續忽視這一切了,或許我應該深入研究。」

「研究?」她懷疑地重複他的話:「誰?憤怒女神嗎?」

「不完全是。是那些影像,我得讓自己去聽……屈服於影像。」

「你開什麼玩笑?」她猛然縮回手,有點暈眩地再次坐起身,「你是說你要臣服於那些視像?試著更靠近?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我根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柯羅語氣中帶著一絲奇怪的幽默:「妳覺得我是男性的憤怒之神嗎?」

「我覺得這一點也不好笑,你竟然可以拿這件事開玩笑,簡直令我作嘔。我很害怕,柯羅,我也很擔心你。」其實她的心情只有悲傷和擔憂,但話一出口,語氣卻無法克制地變得憤怒。

「我不需要保母。」柯羅反擊道:「何況我也一點也不覺得好笑。」她感覺他又要飄回遙遠的深淵了。

「我知道。」她試著把他拉回來,但已經太遲了。他站起來轉身離開,在溫暖的石頭上留下溼溼的腳印。她開始後悔自己的反應,但又真的很害怕他想做的事。臣服於他的視像?屈服於那些黑暗力量?這太危險了,光想都覺得太可怕。然而,小艾心底深處卻有什麼被觸動了。柯羅的策略會不會同樣適用於她的身上?如果順著憤怒女神的把戲玩,她會不會比較有機會贏?

不可能。她已經失去太多原有的自己了,不能冒險放開她與這個人生最後的連繫。



☆13  

在距離德莉亞家不到一哩處,JD把車子停在路邊。他拿出手機,手仍不停顫抖著。他上網搜尋,迅速掌握了兩項重要資訊:

一、憤怒女神是神話中專司復仇的女神。

二、她們通常三個一組出現,名字很拗口:提西福涅、阿勒克圖、瑪姬拉。

泰、阿莉、梅格。

他的胃一陣翻騰,繼續瀏覽網頁。讀到憤怒女神的資料時,他感覺非常不舒服、不公平。

JD與泰、史凱樂的姊姊,以及菲佛先生之間不自在的互動,只是加深他此刻的不安,更別提他找到的蛇型墜飾了。真實和瘋狂的界線如此難辨,瘋狂的故事和行徑,在這裡似乎漸漸被習以為常了。

然而,他究竟該相信什麼?故事中的三個角色走出了希臘神話,跑到阿森辛的街上?其中一個就是泰,另外還有她的表姊妹?

梅格、泰,甚至阿莉,她們都很漂亮,但是不太對勁。JD想起他曾在葬禮的棺木中見過的屍體,經過脫水、填塞、上粉,三個女孩就是那種感覺:外表看起來很完美,內在卻空洞而腐爛。這點確實感覺得到。

最近三個神秘的女孩進入他的生活,名字和神話中的女神出奇相似(只是簡化發音,叫起來順口些),這已經夠奇怪了,再加上露西和菲佛先生都留下暗示,顯示憤怒女神和阿森辛最近的事件有所關連。但,巧合畢竟不是證據。

不過,小艾極有可能身陷這場混亂。畢竟他初次接觸到「憤怒女神」一詞,就是在她床邊的書上……他前額滲出汗水,按下車窗,深深吸了幾口涼爽的空氣。外面的風在樹林間輕語,彷彿在傳遞什麼秘密。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覺得這是真的,他責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