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憤怒女神2:妒火 1
  • 憤怒女神2:妒火 2
  • 憤怒女神2:妒火 3
  • 憤怒女神2:妒火 4
  • 憤怒女神2:妒火 5
  • 憤怒女神2:妒火 6
  • 憤怒女神2:妒火 7
  • 憤怒女神2:妒火 8
  • 憤怒女神2:妒火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100014
憤怒女神2:妒火
Envy
原文作者:
譯 者:吳宜蓁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Cool
出版日期:2012年09月28日
定價 290 元
優惠價  -21%  229 元
內容介紹

妒火唯一能吞噬的,只有人心。

★最神秘魅惑的奇幻浪漫三部曲,改編電影盛大籌拍中
★《墮落天使》作者欲罷不能推薦:
絕美的小說!《憤怒女神》深深誘惑著我!

春天腳步已近,阿森辛市的雪開始漸漸融化,隱藏在地底下的秘密也將隨之顯現……

艾米莉接受了憤怒女神的條件,以換取愛人的性命。但她不甘心從此受制於憤怒女神,於是在新朋友德莉亞的協助下,誓言挖出憤怒女神的底細,並把她們逐出阿森辛。同時,她一邊亟欲與JD修復關係,一邊又搞不清楚那謎樣的阿森辛高中中輟生柯羅,到底為何一直出現在她身旁。艾米莉因而心力交瘁,但她的容貌與皮膚卻似乎毫不受影響,甚至越來越豔麗迷人。

與此同時,阿森辛高中的轉學生史凱樂正決心拋卻黑暗過往、展開新生活。因此當學校最受歡迎的蓋比把她納入朋友圈、美麗又神秘的梅格幫助她大幅改造外表之後,她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命運有機會改變,甚至可能取代蓋比成為全校最受歡迎的女孩。

不乖的事總是極具誘惑力,但是小心!憤怒女神永遠在一旁監視著,而她們的力量只會一天天增強……

敬請期待!
《憤怒女神3:永生》(暫名,預計2013年出版)
地獄的烈火,比不上女人的怒火……


【名人推薦】
◎ 《憤怒女神2:妒火》擁有所有超現實羅曼史吸引讀者追讀的元素,而「憤怒女神」是超現實領域中非常少見的人物,賦予這系列一種獨特的角度,以及豐富的故事性。 ──青少年書評網站VOYA
◎ 這部續集令人心跳加速……神秘感與高中生生活融合得恰到好處……「憤怒女神」是令人喜愛的邪惡反派角色,喜愛驚悚小說的讀者不容錯過。──科克斯書評
◎ 危險又充滿誘惑。整個故事隱含著邪惡的氛圍,令我不禁入迷,而且無法放下。 ──讀者SJH
◎ 整個閱讀過程中,有壞事要發生時總令我毛骨悚然,但在浪漫橋段又令我感到溫暖,扣人心弦處則教人激動不已。幾個主要角色都有各自的弱點,令讀者很容易與他們產生連結,並深深體會他們的感受。──讀者JL
◎ 我真的很享受這本書。我最愛的部分,就是小艾對JD的感情,以及與克羅之間詭異的吸引力,兩者之間的張力與拉扯。這兩個男生是兩種不同典型的另類男孩,很難決定到底比較喜歡哪一個呢!──讀者 潔西
◎ 一部題材新鮮又黑暗曲折的超現實小說,書中到處都有驚喜。《憤怒女神》讓我徹夜未眠!─Nancy Holder,《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 「憤怒女神」的設定真是太讚了!她們讓校園裡的友誼、愛情和各種小心機都無所遁形!-美國校園圖書館期刊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伊莉莎白‧邁爾斯Elizabeth Miles
畢業於波士頓大學,現居美國波特蘭,於獨立報紙擔任記者,曾獲新英格蘭記者協會與獨立報紙協會表揚,「憤怒女神」三部曲是她的處女作。

◆譯者簡介  吳宜蓁
台大圖書資訊學系,英國羅浮堡大學資訊與圖書管理學系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有《追月亮的女孩》《境外之境》《精靈魔咒》等書。

規格
商品編號:G0100014
ISBN:9789868772786
頁數:32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8772786
內容試讀

序幕 

亨利.蘭登朝雙手呵氣取暖,時間不早了,而他明天一大早還得教課。他站起來,開始收拾冰釣器具—水桶、冰鋸、魚餌、魚鉤和釣線。此時,突然覺得身後似乎有細微的窸窣聲響,他在厚厚的冰層上轉過身,但除了泥濘的湖岸、整片光禿禿的山丘,以及山丘上的枯樹之外,什麼也沒看到。冰鋸在月光下閃著冷光。 

「有人嗎?」他大喊,但只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結冰的湖面上迴響。他聳聳肩,彎腰準備提起地上的水桶,想起他那空蕩蕩的房子,回到家又要面對一片死寂。 
就在此刻,他看到了—冰層底下有一張臉,就在他站立位置的正下方。 

即使隔著厚厚的背心,他仍感覺得到心臟的劇烈跳動。這怎麼可能?他搖搖頭,用力眨眨眼,幾乎無法吞嚥口水。 
那是一張美麗的少女臉龐,看起來就像被封在博物館的玻璃櫃裡,回瞪著他。她豐滿的雙唇像血一般紅,一頭金色長髮像美人魚的頭髮一樣漂浮在水面下,看來就像正隨著水流波動。她彷彿被困在冰層底下,手裡還握著一朵血紅色的花。 

他認得這張臉。 

蘭登感到一陣反胃,開始咳嗽,努力鎮定下來。而他一閉上眼睛,回憶就浮現在他腦中:那是幾年前在加州發生的事情。在海邊,一個穿著白色比基尼的金髮女孩下水去游泳,但當時浪實在太大,她在海中拚命掙扎呼救,然後就慢慢沉入海中。他當時在場,目擊了整件事,但卻任由事情發生。並非因為他不會游泳,也不是因為已經有人下去救她了,而是因為她是他的學生,一個非常聰明、即將進入哈佛大學的十六歲女孩:凱莉。他們當時是一起到海邊去的。他們在約會。 

是她主動追求他的。說他長得像喬治.克隆尼,等他下課,經過他身邊時,會挑逗式地伸出修長手指去撥動他的絲質領帶。她全心全意地崇拜他,令他難以招架。 

他很清楚,如果那天警察到場,他的人生就完了,他絕不能讓她毀了他的一切。那個當下,他決定顧全自己,放棄她。於是他選擇逃離現場。 

他就這麼讓她死了。 
而此刻,她卻出現在這裡。 
他睜開眼睛,冰層下的女孩開始變得異常清晰,好像整個人在發亮似的。
突然,她睜開眼睛,雙眼純白而水亮,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他動彈不得。

一開始只是微小的破裂聲,像是輕輕撕破布料的聲音。但接著聲音越來越大,像一連串的爆炸,蘭登根本來不及踏出冰層,腳底下的冰就裂開了,他整個人摔下去,跌入冰冷的水裡,冰水瞬間浸透他的衣服,吞沒他的雙腿和身體,他雙手拍打著想抓住什麼,但什麼也沒抓到。他的水桶,以及他釣了一整天只釣到的三條魚,都翻倒在冰上。魚用僅存的一點生命力在冰上跳動著。 

他繼續往下沉,冰冷麻痺了他的知覺。 

他又想起那天在海邊的情景。陽光、海浪、凱莉白皙柔軟的肌膚與充滿信任的微笑。凱莉的身體,在起伏的海浪中消失不見。 

他的雙手觸碰到頭上的冰層,他猛吸一口氣,卻被冰水嗆到,肺像烈火焚燒般的痛。在如此冰冷清晰的刺痛中,蘭登意識到他不會再呼吸到空氣了,他的身體痙攣且猛烈抽搐,徹底被死亡前的痛苦吞沒。此時,他聽見遠處有女孩的笑聲。 

然後:只剩一片純白。

1

……

「回阿森辛之前,我們得先到『地窖』去一下。」德莉亞開上公路的時候說,「我現在亟需咖啡因。」 

小艾以前覺得,她和蓋比喝咖啡因飲料已經喝得夠凶了,沒想到德莉亞的咖啡癮頭才真正無上限,好像她連開口說話都要先喝一瓶紅牛才行。「妳不是說要少喝一點了嗎?」小艾漫不經心地回應。

「明天再開始,而且我看妳也需要來一點吧。」德莉亞故意挖苦她。

該死的黑眼圈!小艾搖搖頭。「我都已經睡不著了,完全不需要什麼提神飲料。」

「沒有比較好一點嗎?」德莉亞轉過頭看她。每次對向有車輛經過時,燈光就會照亮她們的臉,令她們的對話也產生了一種不規則的節奏。

「沒有。」小艾悶悶不樂地說。沒必要讓德莉亞知道其實她失眠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她看著窗外,這個冬天格外寒冷,但地方氣象播報員瑪蒂.朵芙,也就是蓋比的媽媽,預測冬末的氣候會比現在緩和許多。小艾希望真是如此,那麼她就能擺脫這種酷寒低溫,以及臥室窗外結冰的樹枝發出的嘎吱聲。

「嗯,換個角度想,」德莉亞一邊說、一邊摳著指甲,那是她認真思考時的習慣動作。「世界上所有創作天才,都承受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痛苦,我看像海明威這類的人,應該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深層睡眠吧。」 

小艾低頭看包包裡的日記本,裡面的內容絕對沒有天才水準,而且自從憤怒女神介入她的生活之後,學校成績也越來越糟了。「我的確是失眠,不過我不是天才。」小艾說。

她們正準備把車停進地窖咖啡廳的停車場時,小艾突然看見了JD的車子。她的胃翻騰了一下,他隨即出現。她看著他打開咖啡廳的門,朝他的車走去。他走路的方式很特別,好像腳底裝了小彈簧似的。

她已經沉默了好幾個禮拜,但今晚她就是想一吐為快,可能是因為剛剛才跟柯羅交談過。德莉亞車都還沒完全停進停車格,小艾就開門跨了出去。

「妳要去……?」她聽見德莉亞在背後大叫,但她得在JD走到車門邊前,衝過去攔住他。

「JD!」她大叫,聲音在夜晚的空氣中迴盪。JD抬眼一看,顯得有點畏懼。「等一下,好嗎?」她想在這裡攔住他比較好,沒什麼東西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小艾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好久好久沒這樣跟JD面對面說話了。她現在就站在他和他的富豪車之間,他如果想離開,還得先把她移開才行。他穿著一般的牛仔褲與黑色外套,看起來就像個乖乖牌,只有那一頭亂髮和粗框眼鏡,才透露出他特有的古怪風格。

就在他們兩個大眼瞪小眼,不曉得誰該先開口比較好的時候,德莉亞低著頭從一旁走過。

「嘿,方特。」她跟JD打了聲招呼,「小艾,我在裡面等妳。」

「嗨,德莉亞。」JD回應,但雙眼仍看著小艾。

然後,JD終於打破沉默,冷冷地問:「小艾,妳要幹嘛?」

「眼鏡很好看。」她說。沒有回應。一陣死寂。小艾嘆了口氣:「拜託,」她拉了拉圍巾兩端,繫緊一點。「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躲我嗎?已經好幾個禮拜了。」她認為自己做的還是安全範圍之內的事,那幾個女神跟她訂定的規定裡面,可沒提到不准問問題吧?

「看來我的策略還是沒什麼用,」JD平靜地說,「我會開始來這裡,是因為我以為妳比較喜歡去『卡屁奇諾』。」

「是德莉亞……」小艾沒力地說,「她喜歡這裡。」她喉嚨發緊,但還是努力開了口,「JD,拜託,不要不理我。」

JD冷冷地看著她,「我做不到。」他說,「如果我做了妳做的那些事情,妳有可能原諒我嗎?」 小艾也瞪視著他。他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妳知道最過分的是什麼嗎?」他繼續說,「最過分的是,妳根本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我以為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了一些進展,但很顯然,唯一的進展就是進了醫院。」

她看著他舉起手,摸摸那天被水管砸到的地方,就是那一擊,讓他掉落到購物中心地基的底部,差點被水泥活埋,如果不是她把他拖出來,他大概早就沒命了。那道淺紅色的疤痕,從他的髮際斜斜地橫越前額。她迫切想知道,他到底以為那天晚上在巨獸購物中心發生了什麼事—那個她終於明白自己深愛著他的晚上。

憤怒女神想透過殺了JD來懲罰她,來教訓她失去摯愛和遭到背叛是什麼感覺,而她已經竭盡所能地阻止她們了,包括吞下五顆發亮的紅色種子,並發誓她必須保持沉默,不管對誰,都不能透露這些事情。

「JD……」

他打斷她:「『私人司機』是吧?」小艾畏縮了。「沒錯,蓋比告訴我那是妳替我取的小綽號,她在誓師大會中不小心說溜嘴的。我知道那就是我在妳心目中的角色,艾米莉。」

「JD,那只是個蠢綽號,我不是那麼想的,一切都改變了,你必須相信我,對我來說,你真的很重要!」她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但他甩開她。

「根本什麼都沒變,妳在誓師大會上拋下我,只因為有更好的人出現了。」他的語氣中充滿了鄙夷與不屑,「妳騙我說蓋比出事了,然後就丟下我,跟別人跑到一個工地去約會。有夠低級的,小艾,尤其是發生在妳身上!」

小艾幾乎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我……我不懂。」

「廢話,妳當然不懂!」JD厲聲說道,一邊用靴子磨著泥濘的地面,「我那時很擔心妳,小艾,妳不懂嗎?所以我才跟著妳過去,而當我看到妳只是要去赴某個浪漫約會……」說到這裡他忽然停住,「而且,老天,妳竟然還笑我!」

她笑他?不對,根本沒有。但當他這麼說時,憤怒女神銀鈴般的笑聲又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像是搖動不停的風鈴。

「不對……不對,蓋比根本就不在那裡,那是個陷阱,她們想要傷害你,是我救了你!」她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JD對那天晚上的記憶……全是錯的。現在她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也沒察覺自己洩漏了事實真相。
JD翻了個白眼,「妳救了我?噢,那還真是謝謝妳啊,勇敢的戰士。」他故意比出誇張的拱手姿勢,「非常感謝妳帶我去醫院救了我,在我被妳的癟三新男友還是什麼鬼的,用工業水管重重一擊之後。妳挑男友的眼光還真好啊,小艾!」

她不禁後退一步,知道JD這樣侮辱她,是故意要讓她想起札克。她的判斷力真的太糟了。她想替自己辯白些什麼,但她知道自己必須保持沉默,再多說什麼,就會打破跟憤怒女神的約定了。

「所以,不可能。」JD繼續說,「我絕不可能再相信妳了。」

「JD,拜託,你得聽我解釋……」但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她提醒自己如果搞砸了,受苦的可是JD。憤怒女神真的很不公平,但她絕不能冒這個險,她知道自己已經說太多了。

「無話可說了吧?」JD很快地往前站一步,「那就請妳讓開。」

她只能默默地站開,什麼也不能做。感覺喉嚨緊到像是聲帶被人掐住一樣。

JD停住腳步,回頭看著她,「妳笑我。」他又重複一次,「妳為什麼要笑我?」

然後他用力打開車門,大步跨進車裡,就這麼離開了。

看著他的車子開出停車場,小艾雙手環抱住身體,強忍住啜泣。冰冷的空氣彷彿穿入她的體內。她只想回家。

小艾在咖啡廳玻璃窗外比出「緊急事件」的手勢,總算引起德莉亞的注意。然後她們就開車回家,德莉亞明白最好什麼都別問。

快到小艾家的時候,德莉亞才開口:「妳明天要一起吃午餐嗎?去校外那間熟食餐廳?我突然超想吃魯賓牛肉三明治。」

「嗯……我不確定。」此刻小艾實在沒辦法去想明天學校的任何事,想到JD那麼生氣,她卻無法做任何事去修補跟他的關係,她就覺得胃痛,心更痛。「我是說過幾天再去,或……」小艾突然住口,看見在她家巷底,灑滿銀色月光的樹叢間,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閃發亮。她從旁邊車窗看出去,想看得清楚一點。「開慢一點。」她說。

沒錯,那裡的確有個白色的東西,懸掛在她家巷底那個小公園旁的橡樹上。那是一塊帆布,就像JD和小艾小時候拿來當作信號旗的那種帆布。JD會把帆布掛在他的樹屋上,代表要小艾過去找他。她有好多年沒有想起那面旗子了,此刻看到它,卻令她心跳加速。

「妳可以讓我在這裡下車嗎?」小艾知道在這樣寒冷的黑夜中,這個要求真的很奇怪。但她也確定德莉亞不會介意。

「這種天氣散步不會太冷嗎?」但德莉亞還是停下車,沒有多問其他問題,小艾抓了自己的東西,跟她道再見。

「明天見。」小艾說話的速度非常緩慢,好像被催眠了,她的雙眼無法離開樹上的那面信號旗。她明知道那絕不可能是JD給她的信號,可是這實在是太巧了,她一定得過去看看。

德莉亞的車開走後,小艾踩上結冰的草地,喀啦喀啦地朝那塊帆布走去。那塊布被風吹得在橡樹枝上纏繞了好幾圈,小艾踮起腳尖,試著把那塊布解開。她用凍到快沒知覺的手指,努力和那塊帆布纏鬥,想起小時候在公園周圍追著JD跑的時光;想起某個下午,他們在起司盤裡放上塑膠螞蟻,想戲弄他們的爸媽;還有一晚,他們一起照顧JD的妹妹梅莉莎,就是把她帶來這裡玩信號遊戲。會不會是梅莉莎還在玩信號遊戲,所以帆布才會出現在這裡?但不可能,梅莉莎已經大到不會想玩這種遊戲了。

終於有一陣風把帆布的糾結吹鬆,它忽地拍動展開,邊緣猛然劃過她的臉頰。

「噢!」小艾不自覺地驚呼一聲,用手摸了摸臉頰。但當她看見帆布展開的全貌,不禁放下手、倒吸一口氣。那塊布的正中央,有一道像是被動物利爪劃過的恐怖裂痕。那塊布他們玩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磨損,現在卻幾乎被割成碎片。

接著,不知從何處傳來輕柔、銀鈴般的女人笑聲。小艾迅速轉身,想把纏繞在手上的布甩開。

「梅莉莎?」她朝著黑暗的公園遊樂場大叫,「JD?」

沒有回應。

小艾用力吞了口口水。才不久之前的十二月,她獨自坐在鞦韆上時,在口袋裡發現一張紙條。有時候,光說抱歉是不夠的。那是憤怒女神給她的紙條。想到這裡,她的雙手因害怕而握得更緊。
又來了。那悅耳、卻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

她認得那個聲音,不管到哪她都認得。

憤怒女神。她們在這裡。

她們為什麼回來?她已經受到懲罰了,為什麼她們還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是這個時候?她們不會只要高興,隨時都能重新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吧?她想起剛剛在停車場跟JD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難道她們知道了,所以又回來了?

她四處張望,但那笑聲像是同時從四面八方一起傳過來,讓人完全辨認不出方向。她開始退縮,慢慢一步步往後退,然後越來越快。她轉身,快步逃離那面旗子,大口吸進夜晚的寒冷空氣,朝出口方向跑,完全不敢回頭看。

突然,就在她快跑到公園邊緣的鐵欄杆時,一支尖銳的冰柱突然從她上方垂直掉落,沒有一點聲響。冰柱就像刀尖割傷她的手臂,小艾驚叫了一聲。接著冰柱就像雨一般落下,猛烈又致命,但卻連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她在街道上極速奔跑,卻被樹枝絆倒,整個人趴倒在地,在結冰的地面上打滑。她聽見牛仔褲撕裂的聲音,感覺膝蓋被沙礫刺到,包包從她肩上滑落。那笑聲一直沒有間斷,像湖面上的亮光一樣跳躍閃爍著。她看不見她們,但她們就在這裡,她可以感覺得到。

「妳們竟敢回到這裡!」她大吼,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我有阻止自己!我有遵守承諾!」她抓起掉在地上的包包,然後激動地撿回從包包裡掉出來的東西。她可以想像自己看起來有多驚恐,在黑暗的街道上到處找她的手機、粉餅、鑰匙。這令她更加憤怒,朝著夜空大吼:「我得到的報應已經夠了!」

她蹣跚地走向自家車道,打開大門走進去,再重重地把門摔上,大口呼氣。只有進到室內,看不見月亮、雪,還有那些似乎要抓她的樹枝之後,那迴盪的笑聲才漸漸消散。
小艾拖著腳步上樓。這次我沒有做錯什麼,我沒有透露太多。她告訴自己,我很安全。但不知為何她卻無法感到安心。這次是個警告。她把冰冷的手掌貼在臉上,冷卻一下滾燙的臉頰,不知是那面旗子還是冷風,把她的皮膚刮得刺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