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0700136
從未知中解脫:10個回溯前世、了解今生挑戰的真實故事
Courageous Souls: Do We Plan Our Life Challenges Before Birt
原文作者:
譯 者:張國儀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新時代系列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25日
定價 330 元
優惠價  -21%  261 元
內容介紹
2008年全美最重要的一本New Age 書!一本可能改變你一生的書!一本充滿力量的心靈之書!

USABookNews.com新時代非小說類最佳書籍獎
ForeWard雜誌心靈類年度最佳書籍獎
*入選研究與啟發協會(艾德加凱西協會)之推薦書籍名單
Mystic Pop雜誌專題報導
*全球搶購版權:德國、巴西、韓國、荷蘭、羅馬尼亞、克羅埃西亞、保加利亞、芬蘭、波蘭、匈牙利、俄羅斯、土耳其……

有沒有可能,是你自己在出生前就選擇了此生的種種情況、關係,以及事件的發生?
有沒有可能,你此生所經歷的挑戰,並非為了要受苦,而是為了讓自己的靈魂有所成長?

作者在機緣中接觸到「出生前計畫」的觀點,帶給他極大的療癒作用,也改變了自己的人生想法。於是他投注了三年多的時間研究,進而寫出了這十個勇者的故事,讓你知道他們在出生前為自己計畫了什麼,以及原因為何。
本書的目的並不是要說服你相信出生前計畫的真實性,而是在作者自身感受到的震撼之餘,希望能藉此幫助到其他人。
你只需要自問:如果是真的呢?並從十個不同視角來觀看出生前計畫這個想法,你將會得到更完整、更全面的理解。
準備好了嗎?歡迎跟著本書一起來探索「我們為什麼在這裡」!!

【各界好評】
充滿悲憫之心的作品……讀者在看完一次後,還會根據自己人生中的各種狀況,回頭反覆翻閱參考書中的內容。
─—安妮‧豪斯,Euro-Reviews書籍評論網

不可不讀的一本書……如果你正在找尋自己的靈魂,這本書會與深深埋藏在你記憶中的真相相互呼應。
──雪莉‧蘿,Allbooks Review書評網

強烈推薦本書給那些試圖要了解痛苦、悲慘,以及失去意義,並因此質疑生命、死亡或上帝的人。我們之中有誰沒有在自己的人生裡遭遇過這些挑戰與疑問呢?在我研究死後世界、靈性與人生目標的這八年中,我發現,有關為什麼人生會存在挑戰的原因,沒有人寫得比羅伯特‧舒華茲更貼切了。
──鮑伯‧奧森,OfSprit.com編輯

當我們愈懂得生命的意義,我們就愈能了解自己所做的選擇有多麼重要。羅伯特‧舒華茲對於我們在這個世界正在做的事,以及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提出非常完美、可能的說明。我強力推薦這本書。
──丹尼恩‧白克雷,《死亡、奇蹟、預言》《光之秘密》等書作者

本書有著深深的洞見,讓我們了解為什麼我們的人生會以如此的面目開展,並且指引我們將之導引到更深層的地方。這是一本很有力量的書,我強力推薦它。」
──桑妮雅‧喬奎,《Trust Your Vibes》作者

羅伯特‧舒華茲終於給了我們所有人等待已久的東西──實實在在的證據。長久以來我們一直懷疑自己的人生狀況是不是預先計畫好的?我們是不是與其他靈魂在頭抬轉世前就做好了約定?……謝謝你,羅伯特,你如此致力於揭露事實真相,你說服了所有人,包括那些最會質疑的人。
──柯林‧提賓,《Radical Forgiveness》作者

祥和寧靜的封面隱藏了羅伯特‧舒華茲將他的研究結果帶入出生前計畫時所帶來的震撼。…整體說來,這是我所讀過的同類書裡最棒的一本。」
──安娜‧傑瑞琪威斯基,新時代零售業雜誌

舒華茲的研究是一場確認生命意義的運動,它讓我們知道,我們掌握著自己靈魂的學習,而且我們也不是在變化無常的命運操弄下,無助的受害者。
──露絲‧帕奈,NEXUS雜誌

清楚明確的內容,令人眼界大開。它解答了我們人生中那些曲折坎坷與重大轉變的原因……羅伯特‧舒華茲寫了一本很重要的書。
─—毛琳‧摩斯,《Commitment to Love: Transforming Human Nature Into Divine Nature, and The Nature of Bliss》作者

身為一個讀了數不清多少本心靈與新時代類別書籍的編輯,做為我個人永恆收藏的書本非常有限,而本書就是其中的一本。如果你正試著要把謎題拼湊出來,這本書將會提供你其中的一條線索──非常重要的一條線索──你絕對不會想錯過。
──珊蒂‧沙格比爾,《星球上的光工作者雜誌》、新地球的孩子雜誌》編輯

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好人身上」真正的原因……這本書帶來清楚明白的思緒與平靜,因為它讓你了解到宇宙運作的方式。
─—黛安‧威利斯,芝加哥國際濱死經驗研究協會(INDA)主席

你的人生一定會因為讀了這本書而永遠改變。
──珍妮佛‧賓克利,堪薩斯州奧斯卡盧薩市

寫得太好了……溫柔、深刻、動人心弦……再過一百或兩百年後,地球上每一個人的家裡都會有這本書,而且是每一個知識份子都一定要讀的一本書。
──黛比‧凱西,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里斯市

我讀這本書的情緒從欣喜、感激、落淚、平靜、明瞭、全然的相信,一直到愛。謝謝這本書。
──珍‧凡德威爾蒂,伊利諾州芝加哥市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 羅伯特舒華茲(Robert Schwartz
舒華茲在一場通靈會中,因為與「非肉身的存有」進行了交談而震驚萬分,這些指導靈不但知道他在這一生中所做過的事,更對他的想法和感覺瞭如指掌。他們告訴他,他人生中許多痛苦艱難的經歷,都是他自己在出生前決定好的。由於了解到如果知道了自己的出生前計畫,將會帶給人很大的療癒作用,並且讓他人了解到自己的人生考驗所具有的深層目的,於是,在接下來的三年裡,他致力於研究數十人的出生前計畫,而有驚人的發現。
舒華茲曾是美國《生活》《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等雜誌的自由撰稿人。也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在企業中擔任行銷與公關等工作。他擁有達特茅斯大學的學士學位,以及凱斯西儲大學的企管碩士學位。

譯者簡介 / 張國儀
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士、紐約理工學院大眾傳播碩士。曾任紐約長島News 12新聞台記者、台灣多所大專院校外語講師。
現任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電腦輔助工程組特助、台大土木系杜風電子報執行編輯、自由譯者。
譯有《先別急著吃棉花糖》《萬一吃了棉花糖》(以上方智出版)、《企業家的生存遊戲》《這一生是無數的機緣》(以上先覺出版)

規格
商品編號:00700136
ISBN:9789861751481
頁數:352,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751481
內容試讀

說明
為了研究出生前所設定的人生挑戰計畫,我與四位天賦異稟的靈媒和通靈人合作。我們一起從數十位參加者身上獲得有關轉世前計畫的種種資訊,其中十位將在本書中分享他們的故事。在這個章節中,我會說明我是如何找到這些人、靈媒與我如何研究他們的出生前計畫,以及通靈大致是怎麼一回事。出生前計畫的基礎概念──意即,我們的靈魂選擇轉世並體驗這些挑戰的原因──將在第一章中說明。……

2 身體的病痛
在這個時代,愛滋病是最讓人聞之喪膽的疾病。就在我寫下這幾個字的同時,有超過一百萬的美國人是愛滋病毒帶原者,而全世界共有超過四千萬的愛滋病帶原者和愛滋病患者。每天,大約有八千人死於愛滋病。它的治療方法會造成身體與情緒上非常可怕的消耗,而它的病徵更使得病人與照護人,以及其所愛的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既複雜又扭曲。難道真的會有靈魂想要這樣的經歷嗎?
當我決定要寫一本關於出生前計畫的書時,我立刻就知道身體上的疾病一定是我即將檢視的人生考驗之一。因為不說別的,基本上只要是人類,就一定會面對到健康的問題,所以這個主題有著不可忽視的重要性。我想知道,靈魂是否在投胎為人前,就已選擇了要經歷身體的病痛。有一個問特別讓我掛懷:靈魂是不是會計畫罹患某種特定的疾病呢?如果是,那又是為了什麼?

裘恩的故事

裘恩清楚記得改變他人生的那一天: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三日。那一天,他被診斷出罹患了愛滋。「他們用一組編號來稱呼我。」他跟我說。我很好奇那是什麼感覺,患了這種被整個社會認為很羞恥的疾病,羞恥到要用一組編號來稱呼病人,而不能用名字。不過我很快就知道,恥辱正是裘恩這一世的主要課題。
裘恩出生在一九五六年阿拉巴馬州的李文斯敦,一個人口只有二千五百人的小鎮,當時社會動盪不安,美國南方的種族融合問題也方興未艾。裘恩是白人,當他還小時,看著新聞播報薩瑪的遊行,消防水管和德國狼犬被用來抵擋想要投票的美國黑人。
到了青少年時期,裘恩拿了一份「親愛的艾比」專欄給父親看,想要藉此告訴父親他的性向,專欄裡艾比恭喜一名男子對自己同性戀的孩子抱持著開明態度。
「你想說什麼?」裘恩的父親問。
「呃……我想說的是,我是同性戀。」
他父親老淚縱橫,「你知道你是裘恩.艾摩爾,而我們家到你就要絕後了嗎?我可以帶你過河去,你可以在那裡找個女人,然後好好快活一下。」
裘恩試著用另一種方法告訴他母親。有一家電視台在廣告一個白天播出的新聞特別節目,內容主要是對一個同性戀男子的專訪(他很年輕、成功,而且他是同性戀!我們將會採訪他和他的父母)。裘恩請他母親記得提醒他要看這個節目。
而當裘恩在書房裡收看這個節目的時候,他的母親坐在距離不遠的廚房桌子旁,她做著平常想消解壓力時會做的事—玩單人接龍。裘恩回憶:「每四秒鐘我就可以聽見翻牌的聲音。她每翻一張牌就會喀地敲一下。喀、喀、喀!那聲音越來越大聲。」他邊說邊大笑。我想像著空氣中的緊張氣氛,還有他母親臉上那種試著要專心玩牌的緊繃神情。
「我其實心裡偷偷希望著她會進到書房來坐在我旁邊,但是她並沒有這樣做。」裘恩難過地說。
在學校裡,發現裘恩性向的同學開始嘲笑他,他被人叫「玻璃」,而且時常受到欺侮。有一次,一個老師把他拉到一邊去說:「裘恩,你是個男人,為什麼你不能擺出個男人的樣子來?」裘恩告訴我,他從小到大所處的宗教氛圍,也跟他的性向一樣罪無可赦。
「你家是哪一個教派?」我問。
「衛理公會。」
「衛理公會怎麼看同性戀這件事?」
「忤逆神的罪。」
「李文斯敦大部分人信的是哪個教派?」
「浸信會。」
「浸信會怎麼看同性戀這件事?」
「你會在地獄裡受火炙之刑。」裘恩大笑,「浸信會的人比較好戰。」
「裘恩,我感受到的是,」我說,「你的個人生活中充滿了恥辱—學校、家庭、宗教都是—而且你選擇投胎到一個完全會被別人公開羞辱的族群和地方。」我的研究很清楚的顯示出,靈魂選擇他們的父母親,以及他們出生的地點。「無論是私人生活或公眾環境中都是羞辱,」我補了一句,「到處都是。」
「真的到處都是,」他同意我的話,「而且沒完沒了。我降生到一個充滿恥辱的家庭、一個充滿恥辱的地方、一個充滿恥辱的年代。」裘恩還說,不只一個情人曾對他說出難聽的話,讓他感到羞恥不已。但是當時我還不知道,裘恩的過去其實有著更深遠的重要性,一直到之後由靈魂那裡獲得有關裘恩出生前的計畫內容才得以知曉。
愛滋病只是這個恥辱模式中的一環而已,無論是裘恩在美國南方親眼見證的,或是他自己親身經歷過的情況,也都屬於同一個模式。當他得知自己的診斷結果時,「感覺就是『嗯,是我自己活該』。」裘恩陰鬱地說。
雖然覺得是自己活該,他依然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我回到箱型車上,我記得自己開著車在街上繞,看著路上的人各自做著各自的事,你可能從來沒有注意過,但是我真的看見了這些人在做的事,感覺上他們移動起來就像是濃稠的糖漿一樣緩慢。他們過馬路、他們走進藥局、雜貨店,他們站在人行道旁說話。我經過了消防隊,消防隊員正對著消防設備在做些什麼。我把所有車窗都關起來,然後開始大叫:「難道你們不知道整個世界都已經變了嗎?」對我來說,真的是如此。
有一段時間,裘恩病得很重,而在醫院進行治療時,他曾有過一次瀕死經驗。
「感覺起來霧很濃,」裘恩說,「不過我記得我在一間房間,裡面很暗,有很多人圍繞在我旁邊,感覺很像是一場盛大的雞尾酒宴。那個地方一點聲音都沒有,也沒有人說話,但是我可以感覺到有很多人,而且他們都來自與我不同的國度。我覺得自己可以選擇要不要加入他們,我很清楚記得自己選擇了不要。那是個發自內在的決定,感覺起來就是『我不要留在這裡』。」
裘恩選擇活下去,不只是肉體的延續,而是另一種新生命的開始。
「在你與死亡天使擦肩而過之後,你會對自己所經歷過的事情開始產生感激。」裘恩說,「我從此不再覺得羞恥了,真的。我發現就在自己如此接近死亡之際,我卻一點都不想死。」
「裘恩,」我問他,「愛滋病和你的瀕死經驗,對於克服你的羞恥感有什麼幫助?」
「你是說在經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恥辱經歷之後,我還會面對其他什麼樣的磨難嗎?」裘恩回答,「處理恐懼最好的方式就是親吻他的鼻子,然後他們就會消失了。瀕死幫助我了解到,『他們』再也無法影響我了。我們都知道『他們』是誰。鄰居、老師,還有其他那些時不時會從門裡跑出來對我說三道四的人,他們已經不存在了。」
「我只想要活下去,活在真實裡。」他補充道。
「裘恩,你會對一個正在經歷恥辱的人說些什麼?」
「被人羞辱的話語在我的人生中是實實在在、不可動搖的存在,對於紮實不可動搖的東西,你能怎麼辦呢?你就以它為基礎,向上成長。」

裘恩與格琳娜的通靈會

身為通靈人,格琳娜會進入出神狀態,而由另一個存有會透過她說話。有些通靈人清清楚楚知道通靈體所說的每一個字,有些則是對過程中所討論的事有模糊的記憶,但是沒辦法逐字逐句記起曾說過的話。很不一樣的是,格琳娜完全不記得對話的內容。在通靈會之後,她很好奇過程順不順利,以及我們究竟談了些什麼。她是個非常體貼的人,總是希望知道通靈時的討論是不是有所幫助。
格琳娜一開始通靈,馬上就看得很清楚了。她的聲音變得稍微輕柔了些,而她的抑揚頓挫、語調,以及措辭則是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有時候,就像在裘恩的通靈過程裡一樣,會有超過一個以上的無形界存有同時在場,並透過她說話。
「我們三個來到這裡見你們,就像你們也是三個一樣。」通靈體開始說話,「我們並不屬於物質世界,而是來自靈魂界—就像你們說的,藏在面紗之後的那個地方。我們其中有兩位從來不曾像你們一樣以肉身方式存在過,我們來自天使的國度,對你們來說我們會一直都是無名氏,因為我們的名字是你們所無法發音的。所以,我們只會以有顏色的模糊形象出現在你們的腦子裡,不過更常以感覺的方式出現。」
我們正在和天使對話,對於這個事實,我感到無比驚訝。透過格琳娜,我們穿越了那層面紗來到了無形界。這位天使的語調中帶有一種甜美,讓我非常放鬆舒服。這位天使的開場白和問候提醒了我,靈魂通常會透過感覺與我們溝通,而通靈人常常會看見非肉身存有所呈現的顏色,以及我們人類的氣場。
在通靈會中,這些無形的存有不使用名字是很常見的事。每一種存有,無論有形或無形,都是一種能量。能量印記這個詞彙說明了,每一個意識體都因其獨特的能量而各有不同。這幾位天使能夠辨認出裘恩、格琳娜和我—還有他們彼此—都是因為能量不同的關係。
「我們其中一位有過許多次的投胎轉世經歷,」這位天使繼續,「現在他可以直接和你們說話。」
「是的,我曾經投胎轉世到你們的國度八百六十七次。」第二位天使說,「這是我轉世到人身裡的次數,另外數不清有多少次,我選擇投胎到人類以外的肉身裡。而且沒錯,在你們其中一個人投胎時,我選擇了要當他〔裘恩〕的指導靈。我們在這麼多次的轉世中曾經一起過很多次,我們曾經是姊妹、我們曾經是母女、我們曾經是其中一個殺死了對方的敵人,而且,我們也曾經是最要好的朋友。
「每一次你和我都會一起決定我們要在哪裡碰面,以及要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為彼此帶來美好的成長經驗。我們其實就是你們所說的靈魂伴侶。兩個擁有非常相近的振動頻率的靈魂—我們倆的這個頻率有著非常相近的顏色與聲音。
「我想告訴你,我很高興也很為你驕傲,在這一次轉世中,你已經向前跨了好大一步。你證明了許多事情,也將許多能量往前推送。我一直都跟在你身邊,而在那些你認為人生到了最幽暗谷底的時刻,我會走到你面前鼓勵你。是的,你會覺得我的能量非常熟悉。我希望你能記住,親愛的,你的靈魂是多麼美麗,從你心中散放出來的光,是多麼耀眼。當你身邊圍繞著的盡是對黑暗的呼喚時,要能保持住這樣的光是非常困難的。唯有真正的療癒者、真正的聖人,能夠身處那些尚未覺醒的人之間,還持續擁有睿智的心。保有你的心,並持續你的勇氣。」
這位天使對我說:「我們聽到你想問的問題了,但是我們希望你可以一題一題問。」
「謝謝你。」我開始發問,「裘恩在出生前就計畫了要在這一世中經歷愛滋病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又是為什麼?」在通靈會開始前,裘恩和我達成協議,我們都認為這是最重要的中心問題。他和我一樣渴望聽到答案。
「好的,沒問題。」這位天使回答,「這個地方〔無形界〕不存在任何沉重的能量阻礙進步的發展,或是禁止向前眺望的能力。那些過渡時間〔介於轉世之間的時間〕會被用來評估和計畫靈魂的下一步、下一個層次或階段。你問題的答案是『是』。
「的確,我們曾討論過要從靈魂小組裡釋出血緣親屬和宗教信仰,這個小組是裘恩所屬的家族(我們很快就會知道,天使指的是在之前的某一世中,裘恩靈魂小組中的某個人。在那一世裡,這個轉世的人做了某些奠基於恐懼的行為,以至於讓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靈魂—之前裘恩的小組中從來沒有人經歷過這樣的事)。確實,靈魂小組中的每個人都同意,裘恩得挑起必要的重擔,即便會出現所謂的阻礙或一些幻象,無論如何裘恩還是要持續發光,要成為光,而且開始看見並了解自己真正的本質。
「那些〔靈魂〕一起彼此協助將他們的個性和想法灌輸給裘恩,過程中也會製造出一些障礙給裘恩,他一定要克服之後才能清清楚楚看見自己真實的本質(你會在靈媒史黛西的輔助解讀中看到,這位天使說的是屬於裘恩靈魂小組中的一員,他在裘恩出生前就同意以羞辱裘恩來作為他的考驗)。這感覺就像是一場障礙賽,你碰到同樣的障礙越多次,就越容易調整自己的移動方式來跨過它、鑽過它,或是從它周圍巧妙地繞過,直到這成為你的第二直覺。當裘恩不再覺得跟身邊的人比起來,自己很渺小、沒有人愛、不討人喜歡、不夠聖潔,他身為人時所面對的障礙就會消除了。」
在這些話中,天使傳達出人生挑戰最主要目的是:讓我們知道,自己的想法和感覺創造了我們所處的實境。人生困境的挑戰就像是鏡子,反射出我們對自己的感受。從這層意義上來看,困境就是禮物,而智慧讓我們得以認出它們來。
「的確,」天使解釋,「肉體的用途是為我們帶來覺醒,並在需要療癒的地方發光。因為這會對他的靈魂家族,以及這個國度〔無形界〕產生重大的影響,所以這會以一種非常激烈且強大的方法來執行,好讓所有人都能夠從毫不遮掩的真相中獲益。」
於是我們在此得到了答案:我們確定裘恩計畫了罹患愛滋病的經歷,不只是為了他個人的學習,也是為了整個靈魂小組的成長。這在其他受訪者的通靈會中也獲得證實,我們身為人,在這個地球上所創造出的提升與進步,不但會擴展我們個人的靈魂,也會擴展每一個在靈魂小組中的靈魂。
「可以請你再多說一些嗎?」我問到,「關於罹患愛滋病這件事如何幫助裘恩成長的這一部分。」
「要能看見你自己真正是什麼,相信屬於自己的真相、自己的本體為何,」天使回答,「這是不可或缺的一步。這一切都在於,相信所有人都值得愛,值得無條件的愛。靈魂小組參與這一部分時,預先設定了有條件的愛,這樣的愛要在特定的狀況中才能被感受到—要遵照社會習俗、傳統才行—而裘恩因為無法遵照這樣的傳統和習俗,導致家族成員收回他們的愛。在這樣的狀況下,裘恩對自己的想法就產生了:他不值得別人無條件愛他,只有當他按照設定好的方式表現,也就是達到他人的期望並且獲得他人的認同時,他才會被愛。這時候,困擾就出現了,從小培養出來的人格也就此開始四分五裂。愛滋病的出現,就是要把對無條件的愛的渴望,與認為自己不值得別人愛的想法給分開。因此,當裘恩的靈魂開始發光,當裘恩看見那樣的光,並且相信那就是自己,療癒就此開始,也因此而完整。」
天使也非常優美地說明,在這個地球上的心靈成長,其精髓為何?一旦我們不再認為自己是有限制、有缺陷的人,相反地,我們記起自己其實是超凡入聖的存在,那麼,我們對自己的愛就會開始發光。要能認識自己內在的光,需要你改變思考的模式,以及更激烈一點,以身體的健康為代價。
「裘恩的靈魂是如何計畫讓自己的光由內而外發散出來呢?還有,裘恩的靈魂又怎麼知道這個計畫一定能成功?」我問道。
「所有投胎轉世到你們國度的人,」天使回答,「都一定得要穿越最低微卑下的黑暗。那裡有憎恨的頻率、與神分離的頻率、排斥的頻率、恐懼的頻率—所有這一切都被我們隱藏在波長與一般聲音相同的頻率之中。你們無法得知、無法看見,也無法衡量這些頻率對人體的影響。」
「在這個肉身國度的你們以為,身體就是自己。你們以為自己就是恐懼、就是憎恨、就是排斥。正因為如此,所以你們可以謀殺別人、可以虐待或利用他人,因為你們依照最底層的頻率來行動。當靈魂進入肉體時,大部分的清明思緒都會消失,而身為一個人,你們開始相信身體就是你。這也是計畫的一部分,因為,忘記自己的神性,並藉由多次的嘗試來記起真相,這樣的過程帶來強大的力量,可以堅定信念,並且將頻率提升至更高的層次。」
(裘恩在之後做出這樣的回應:「這完全就是我一直在追尋的力量。我曾經做出一些非常明顯的舉動,試圖要找到內在的那個主體,我知道它就存在我裡面。愛滋病的經歷讓我相信,身體是受到了威脅,但是我的靈魂和存在,還有我的覺知,都絲毫不受到影響。」
「這樣回答了你的問題嗎?」天使問我。
「是的。」我說。雖然我還是很想了解裘恩的靈魂怎麼會知道,或感覺到,裘恩的人生計畫真的可以帶來如此驚人的成長。「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事件,是特別計畫來彰顯出裘恩的靈魂之光,而且他自己也能夠看得出來呢?」
「靈魂其實編排了許多事件讓裘恩去經歷,他可能記得,也可能不記得,這些事發生的同時,其實正是要他開啟對靈魂之光的覺知。」天使回答,「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人體振動的頻率非常低,要在更高的頻率中,真相才會顯露。不過人體無法以很快的速度接收更高的頻率,所以,人一開始只能短暫的接觸更高頻率,然後慢慢增加,讓身體適應,這樣細胞才可以累積光,並以一種漸進的方式帶進更高的頻率。」
天使說的這番話幫助我了解,身體的疾病是如何帶動心靈的療癒。但即便如此,我還是不免疑惑,為什麼我們會需要這樣的療癒呢?「裘恩試著要去撫平的羞恥感—他深信自己不值得擁有無條件的愛—最初是從哪裡來的?這種羞恥感是由什麼創造的?」我問道。
「靈魂小組把這一點設定在血脈相傳的某個人身上,而這個人屬於有組織的宗教,可說他是個有巨大影響力的崇高人物。這個人的個性中潛藏有事先計算好的不平衡成分。而當這樣的不平衡成分掌控了這個人的身體,就會變成充滿各種恐懼的心理疾病。當這位祖先依循了這些恐懼去行事,恐懼的本質就會變本加厲,而且不只是反應在他個人的身體上,也會反應在他的子孫身上。」
我在其他的通靈會中得知,在肉體世界中,行為會強化情感,使之更深入的成為我們存在的一部分。也正因為如此,通常下一世的投胎,都是為了療癒而來。因為,在肉體世界中所創造出來的,要在肉體世界中才能獲得最迅速的消解。
「墮入這樣的黑暗中是經過計算的,」天使繼續說,「墮入這麼低的頻率裡,是之前這個靈魂小組所未曾經歷過的事。所以,在這次的實驗中,透過DNA的基因排列,這個編碼〔恐懼的能量〕被傳續下去,並且廣泛的被其他的靈魂小組採用,大家都認為這對降到較低頻率中很有幫助。」天使在這裡指的是,靈魂渴望透過經歷相反的一切,以達到更深層的自我認識。
「一個人距離存在的真相越遠,黑暗就會越深濃,頻率也越低。
「一旦靈魂小組在幾次的轉世後穿越了這些陰鬱、沉重的能量,所有一切就會被消除了。靈魂小組會再一次認知到那光、那真實。這時,覺知的意識會更加穩固。當這些存有最後終於離開了轉世之輪,進入了其他國度時,他們帶走的是由這光所教導他們的種種。這樣回答了你的問題嗎?」
「是的,謝謝你。」我回答。「聽起來,你是說裘恩的靈魂小組要他成為愛滋病患者,而他也同意。小組中的其他成員則是轉世成為他身邊的人,來批判他、拒絕他,並且不給予他無條件的愛。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天使回答。
「這聽起來是個頗有風險的計畫,因為裘恩可能會相信身邊人所說,最後認為自己真的不值得無條件的愛。」
「是的,他已經轉世好幾次了。這有一部分也是他自己靈魂的療癒。」
「那麼靈魂小組是不是繼續使用同樣的計畫,一直到某一世這個人終於發現自己是值得無條件的愛呢?」
「是的。」
我們終於碰觸到「人類為什麼要受苦」這個亙古長存的問題了。我不想讓天使覺得我接下來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但是我自己人生中有幾次的苦難是這麼深刻,我其實只是想了解這其中的必要性是什麼。從很多方面來說,我對答案的需求促使了我進行這一次的通靈會。
「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發問,「為什麼不計畫一個愉快美好的人生,其中充滿了無條件的愛呢?要讓一個人體會到自己值得,這樣不是比較容易嗎?」
「所謂的平衡,要經歷過光明與黑暗兩者之後,才能獲得。」天使這麼說,「所有轉世到你們國度的人,都在其中的幾次轉世裡,經歷過身為光明與身為黑暗的存在。有的選擇成為毀滅一個種族的人,有的則選擇要虐待兒童。所有這一切都創造了某種程度的學習與了解。這是一個好與壞對立的世界,而在光明與黑暗、好與壞之間找出平衡,便能讓你們脫離這個世界,帶你們遠離二元對立,並且在你心中創造出一種信念:一切皆為一體。」天使指的是神性的本質,以及宇宙中一體的存在。
「這是不是代表裘恩的靈魂小組療癒羞恥感的方式,包括了愉快美好的轉世,以及更有挑戰性的經驗,像是罹患愛滋病?」
「沒有錯。」天使說。聽到生命計畫的進展也同樣採取平衡的方式,讓我倍感安慰。
「之前你提到了較低的頻率,」裘恩發問他的第一個問題,「我要怎麼做才能提高頻率呢?」
「我會跟你說,裘恩,宇宙中最高的頻率就是愛。所以,盡可能讓自己長久保有這樣的頻率,這就是祕訣。」
「對那些患有愛滋病,並且也試著想要理解這其中更深層的心靈意義的人,你會說什麼?」我問道。
「保持心靈的極度開放,」天使輕柔的說,「只聽從你自己的心。這麼一來,在超越你所能理解的層次上,各種療癒都會接踵而至。」
我在其他的通靈會中也曾聽其他靈魂說過類似的話。當我們關上心房,我們就阻斷了那可以治癒我們的能量—主要是愛的能量。也因為如此,心中情感的僵硬冷漠,會造成身體上的不適。
「裘恩的靈魂小組中有那麼多人,」我問,「為什麼選中了他來經驗愛滋病呢?」
「因為這次輪到他了。」天使如此告訴我們。
「就這麼簡單?」
「是的。」
「關於愛滋病的經歷,還有什麼其他重要的部分是我們需要了解的?」
「愛滋病是你們這個時代的瘟疫,」天使回答,「它點出了存在人類之間的一種憎恨模式,它也是一種日積月累的結果,因為人類已經好幾個世紀、好幾個世代都遠離著靈魂而活,人類遠離光,並且相信身體就是自己,讓自己自外於一切存在。」
「那麼,愛滋病的出現是要治療人類,這樣說正確嗎?」
「完全正確。」天使這麼說。

/ / /

雖然裘恩的通靈會並不是我所參與過的第一個通靈會,而且我也聽過靈魂向我確認,其他的受訪者選擇並計畫了他們的人生考驗。但是,這次我所聽到的,還是讓我很震驚。裘恩被選中來經歷愛滋病,而我們也已經知道這是為了什麼。我不禁要揣想,有多少愛滋病患者,或其他疾病的患者,心裡認為自己的病痛是上帝或宇宙所給予的懲罰,就算沒這麼悲觀,也會覺得這是一種無意義的折磨。與天使的這場對話清楚說明了,裘恩的經歷雖然很痛苦,卻是有深層意義的。事實上,可以說是具有脫胎換骨的力量。
裘恩形容這次的通靈會是大開眼界。「它讓我了解到,我所擁有的神性,遠比自己想得還多。比起過去那些年月,我現在更強烈體認到生命的目的。」他也提到,他的靈魂就像是裁縫師在修剪外套一樣,敦促著他修正自己的性格。「粉筆的痕跡逐漸消失,而衣服也慢慢變得更合身了。靈魂,是我最完整純粹的表現。」

史黛西的解讀

雖然我稱她為靈媒,但是史黛西就和格琳娜一樣,也有通靈人的能力。有時她的指導靈透過她說話,而她對於究竟說了什麼,只有一點點的記憶。另外有些時候,她的意識一直都保持在非常清明的狀態,並可以複誦出指導靈所說的話,又或者她可以描述出視覺影像和感覺。
就像我在本書的前言中所說,史黛西有種了不起的能力,她可以看見和聽見研擬出生前計畫的會議。我常會覺得自己被送到了另一個世界,彷彿可以伸手觸及在場的那些靈魂。能夠見證這些對話,真是靈魂賜予的禮物。史黛西和我,甚至是所有讀到這些文字的人,都得以瞥見另一個空間的吉光片羽,以及一場緊湊激烈的個人成長規畫。在這裡,靈魂討論有關他們個人進化最私密的願望,有時候,對過去幾世人生的挫敗,他們也開誠布公地致意。在史黛西的指導靈提供我們這些內容之前,要先取得相關靈魂的同意。我非常感謝他們開放的態度,讓我們也能夠參與這麼私密的經歷。
「我看到裘恩和他父親正在就出生前計畫對談,」史黛西開始述說,「這兩個人之間充滿著偉大的愛。我看到他和他父親的靈魂,不過看起來和他們在這一世裡所使用的肉身非常相像。他的父親正告訴他自己有多愛他。很明顯地,裘恩已經決定要經歷同性戀的人生了。在這兒也有討論到一場重大疾病,甚至可能會奪走生命。這些事情都已經被決定了。」
即便我之前也曾經與史黛西一起進行過類似的事,但當我聽到她逐字逐句複誦了接下來的對話時,我依然感到驚訝不已。

裘恩的父親:我不會羞辱你。
裘   恩:我需要經歷這些〔羞辱的話〕。我需要聽到你對我說這些話,這樣才能幫助我找到自己。這些羞辱會更堅定我的意向,並且給我所需的勇氣來面對我的命運。
裘恩的父親:那好吧,我同意這麼做,不過這是因為我愛你〔裘恩的母親站在他父親的身旁,他父親伸出手來將她拉近〕。我們也會保護你。
裘恩的母親:我會愛你、照顧你,並且一生珍惜你。我有可能會拒你於千里之外。這對我來說相當困難,不過,我願意為了你接受這個挑戰。

「裘恩前幾世的人生主題是要試著在情感與財務上獨立。」史黛西繼續,「他曾經連續四世都是非常窮困的,有一次還是在第三世界的國家裡。他持續要求提高考驗的難度,為了要建立一個堅強、具有扶持他人力量的自我意識,他與他的父母及另外某些人達成協議,要他們在心理層面上狠狠打擊他,這樣他才能夠向自我內在尋求力量,並且建立起他自己的人格特質。」
史黛西剛才描述的是一個典型的「反面學習」生命計畫。在這樣的計畫裡,這個人在出生前就選擇了要去經歷一種人生,那是完全沒有人想了解、喜歡的特質的人生。裘恩在之後跟我說了他對史黛西的解讀的感想,「我相信我所選擇的人生,剛好與我〔身而為人時〕最想要的相反,這樣我才能懂得對他人的同情關懷是怎麼一回事。」他說,在他人生大部分的時間裡,他都認為他會受苦,都是因為前世對別人冷酷無情所得到的懲罰。現在他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我還接收到其他一些東西。」史黛西說,「裘恩選了在這個時代進入肉身之中,是為了要經歷這個時代的意識革新以及性別革命。他想要活在這個時代、成為這個世代的一份子,這樣他才可以經歷這兩件事。
「此外,他在過去幾世的戀愛,甚至家庭關係中,也都有過無法好好控制自己行為的紀錄。現在這一世,他也還在繼續努力中。他計畫讓自己與某個人進行危險行為,並因此感染愛滋病,而這個人是他早就知道不應該在一起的人。不對的人與危險的行為加起來,剛好顯示出他缺乏自我約束的能力。」裘恩之後告訴我,史黛西說的這段話真是一語中的,「對我來說,自我控制和自我約束可以說是很陌生的事。」
「我現在看到另一個出現在裘恩出生前計畫會議中的人,她是裘恩學校的老師。」史黛西說,「她自認自己是很有藝術家傾向的,藉由在裘恩的這一世中擔任他的老師,她努力加強自己性格中強勢積極的部分,用以平衡她本身的藝術家性情。她在自己內在發展男性的能量,並且將其表達出來。無論她對他說了什麼〔羞辱的話〕,都透過了她自身的過濾。要達成這樣的協議,她可說是最佳人選。裘恩從很久很久以前的幾世裡就認識她了,用我們的時間來算的話,應該是西元第三或第四世紀的時候。」
史黛西說的話提醒了我,靈魂會在所有的事物中尋找平衡,包括了男性與女性能量的表達。我訪談過的一些人,在前幾世的人生裡,正是有表達男性或女性能量的困難。於是他們計畫了接下來的一世來練習這個技巧。
「還有其他關於要羞辱裘恩的對話嗎?」我問史黛西。
「有人告訴我,就某種意義上來說,裘恩的同學並不是他的靈魂伴侶,因為他們並沒有和他做出靈魂層次上的協議。」她重複指導靈所說的話來回答我,「不過,他們的指導靈傳授了一些話讓他們來說。他們的指導靈與裘恩的指導靈是併肩合作的。指導靈給了他同學一些該說的話,好讓他們可以不假思索脫口而出。我剛剛有問,是不是每一次都是這樣的情形,指導靈告訴我:『是的,每一次都是,而且他們根本不會記得原來是這樣。』」
我感到非常驚訝,因為我之前沒有聽說原來指導靈可以影響人說話。不過,這與我在其他通靈會中得知的訊息倒很一致,在那些通靈會中,我知道我們的指導靈會很努力地確認我們真的經歷到了出生前所計畫的事情,即使這些經歷會很痛苦。雖然也許這些經歷從人的角度來看會很不愉快,或是很難面對,但是從靈魂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經歷卻有著全然不同的意義。身為靈魂,我們知道人生只是一場以塵世為舞台的戲,而我們被傷害的程度,不會超過聽到另一個演員對你說出台詞時的難過。
我還想知道有沒有其他出現在裘恩生命中的人,也是同意要羞辱他的。「那戀愛的對象呢?」我問。
史黛西停頓了一下,她正在調整接收這場會議其他部分的頻率,有一段裘恩與一個男人的對話,而這個男人就是這一世較早時裘恩的戀愛對象。

男人:我不想這樣做。我不想這樣對待你。
裘恩:但是我想要這樣做。我想聽到有些人對我說出某些字句,我想要一種可以刺激我有所行動的態度。我想要這樣。

「裘恩會做出這些聲明是因為,這是他在前幾世裡就曾想過的事情。」史黛西解釋。

裘恩:因為我是這麼愛你,我會原諒你的。在我離開這一世時,我不會把這些話放進心裡帶走。我不會怪你,而且這不會產生新的輪迴,讓我們在另一世裡再次成為情侶、讓我練習原諒。
男人:做出這些聲明加上這樣的態度,真是很孩子氣〔他暫停了一會兒來考慮裘恩的要求〕。我會同意你所要求的,但是我們之間一定要有愛。我們一定要經歷愛才行。

裘恩之後告訴我,「我們的確有愛,我們真的經驗了愛。」
「我現在看到換了一個人,」史黛西繼續說,「這個人到處走來走去與其他人說話。我現在被帶到一個地方,他得到別人的同意,一定會從某個人身上感染到愛滋病毒。他正在跟一群靈魂說話,這群靈魂全都會以同樣的方式得病。他們說,在這樣的經歷中,除了學習自己個人的課題之外,他們也願意藉此教導長輩們一個不容動搖的課題:寬恕與無條件的愛。這已經超越了個人事務,成為這個靈魂小組更廣大的目標。我看到這個人走回裘恩身邊。」

男人:這裡有個議題,比個人感染愛滋所獲得的好處更加重大。我們可以教導我們的長輩、榮耀他們,並且提供他們一個難得的機會來經驗、學習、成長。
裘恩:我同意,但是我自己也需要藉此來經歷自己對改變的抗拒,並且學習更常運用智慧,做出更明智、更富有感情的事。

我現在終於了解裘恩的靈魂小組所承擔的責任有多麼重大。他們所做的是為了群體的利益。他們想要達成的是,為這個世界的人性多增加一些寬容。他們願意忍受這個社會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批判,藉此讓那些做出批判的人能夠選擇表達,並且知道,他們自己就是無條件的愛。
史黛西與她的指導靈提供了清晰的畫面,讓我們知道為什麼一個靈魂要在出生前計畫感染愛滋病,而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可是,那些並沒有在出生前計畫要得到愛滋病,卻又得病的人呢?在這種情況裡,如果有所謂的角色的話,這個靈魂又是扮演了什麼角色呢?
「我有個朋友死於愛滋,但是他在進入這一世時,並沒有這樣的計畫,」史黛西回答,「他自己選擇了這樣的結果。」
「是在靈魂層次上的選擇,還是肉身的選擇?」我問道。
「靈魂層次上的選擇。不過做這個選擇的他當時還在肉身裡。」
「所以這個靈魂想要離開這一世投胎?」
「是的。」
「為什麼?」
「我的朋友感覺不到愛,而且是從出生開始就沒感覺過愛。他不想以自殺來做自我了結。他會想這樣做是因為,在生病的過程裡,他可以得到許多的愛和關注。他的更高自我〔靈魂〕也認同他的肉身所感。他的人生充滿了哀傷,缺乏諒解,而且自責不已。要讓他的靈魂離開這一世的生命,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靈魂要怎麼讓肉身得到愛滋病?」我問。
「已經有很多種行為存在,很容易就有機會從隨便幾個伴侶身上得到了。」史黛西回答。
我還是不太理解這是怎麼做到的。「但聽起來好像是由靈魂來掌控這個人會不會感染愛滋病,靈魂是怎麼做到的?」
「我們晚上睡覺的時候,會做許多靈魂層次的事。這個決定是在他睡著時做成的。」
「換句話說,這個人在夜晚進入了光體之中,與靈魂相會,然後答應等到睡醒,他就會去感染愛滋病毒嗎?」光體這個詞是用來形容我們成為靈魂時的外觀樣貌,這是個非常實在的形容詞,因為我們那閃耀的身體是由光所組成的。
「是的。」她回答。
「史黛西,除了我們已經討論過有關裘恩的例子,靈魂計畫在人世經歷重大疾病的最主要原因還有哪些?」
突然間,史黛西說話的方式慢了下來,而且變得更謹慎從容。在這場通靈會中,史黛西第一次逐字說出指導靈透過她想傳遞的話語。感覺上就好像是指導靈知道這次的解讀已經接近尾聲,而他想要提出他的結語。
「有很多〔原因〕,包括自我和自私。」他說,「重大疾病可以用來讓一個人由內在開始調整自己和自己的信念、價值觀,以及對事情的看法。有時候疾病的發生也是輪迴的一種平衡作用。」
「對一個身染疾病,或者是關心某個生了病的朋友,並想了解疾病更深層心靈意義的人,你會對他說些什麼?」我問。
「要用很多很多的愛。此外我也要提醒你的讀者,雖然當個生病的人,或是要照顧一個生病的人,看起來好像是個沉重的負擔,但這是通往某處的踏角石。疾病,是進化階梯上的一級台階。」